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丫鬟嫁到 > 第十章

丫鬟嫁到 第十章

作者 : 巫灵
    王尚奕派了许多人出去寻找慕初晴的行踪,京里找不到,就沿着出京道路找出去,他甚至亲自上首富唐家拜访,向唐夫人打听慕初晴有可能会去哪里,姿态摆得极低。

    然而唐夫人一听到慕初晴离开王家,难得盛怒,她知道慕初晴的性子,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离家出走,问题肯定出在王尚奕身上,只说了慕初晴不在唐家后,就命人请王尚奕离府,不想再和他多说。

    在没有任何线索的状况下,王尚奕只能盲目的乱寻,还发下悬赏,只要谁能提供慕初晴的下落,让他寻回她,就有一千两的赏金相赠。

    没过多久,王尚奕疯狂寻妻的事情就在京里传开来了,大家才知道原来王家除了原本那一个有名的败家子之外,还有一个跛了脚的双生哥哥,这些年来茗耀茶行都是哥哥在掌理,才没有因为出了一个败家子弟弟,让整个王家都没落。

    王尚奕寻妻之事顿时变成大家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每个人都想去领那一千两的赏金,但就是不知道慕初晴的下落,只能看着悬赏告示干瞪眼。

    然后,半个月过去了——

    王尚奕一脸疲惫的坐在书房内,脸色明显变得憔悴,新长出的胡碴也无心刮理,整个人看起来非常落魄,难掩失意。

    这半个月来,慕初晴一点消息都没有,离开得决绝,他每日都在不停的煎熬,简直生不如死。

    没了她,他整个人失心丧志,根本无心理会任何事情,茶行与钱庄的工作也已经搁置半个月,无法振作,只能任由两方的管事忙得焦头烂额,叫苦连天。

    他不懂,她为什么狠得下心来,连半点线索都不留,就这样消失无踪,放他一个人痛苦。

    难道她都没听到消息,他寻她寻得有多苦,难道她一点都不心疼他,任由他继续消沉下去,无法从苦海中挣脱?

    他不相信她真狠得下心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她绝不是如此无情的女人!

    “大少爷。”

    吴实推开门,端了一碗粥进来,苦着一张脸试图劝说道:“喝碗粥,填填肚子,免得少夫人还没找到,您就先倒下了。”

    “我没胃口。”他语调虚弱的拒绝。

    “就算没胃口,多多少少还是要吃一些呀,要是让少夫人知道您如此折磨自己的身子,她可会心疼死的。”

    “她真的会心疼吗?”他自嘲的笑着,“她如果真会心疼,早就出现了,怎么会直到现在都还没半点消息?”

    “这……”吴实也接不上话了,只能无奈叹气。

    他真的很愧疚呀,都是他向少夫人说了那些话,少夫人才会决定离开,早知道当初他就别那么多嘴了,也不会演变成现在这种状况。

    他真的很担心,少夫人要是再继续下落不明,大少爷恐怕会越来越憔悴,早晚会弄坏身子。

    “大少爷!”此时另一名仆人急急冲入书房内,手上还拿了一封信,“这是从聚富钱庄送来的,说是要给大少爷的急信。”

    “我现在无心处理公事。”王尚奕头一偏,连接都不想接。

    “可是听那送信的人说,不是公事,而是大少爷目前最关心的『私事』。”

    “私事?”

    他颓丧的表情顿时一振,即刻将信拿过来,拆开阅读。

    他迅速的看完了信,激动不己,马上吩咐吴实,“吴实,快去备马车,我要到聚富钱庄!”

    “是!”吴实赶紧转身跑了出去。

    王尚奕找她找得心急如焚,慕初晴都知道,她也感到很心痛懊悔,很想回到他身边,但她没有办法,因为她i|被人给软禁了!

    她离开王家没多久,就有人找上她,将她给“请”上马车,然后她就被迫在一间厢房住下,哪里也去不了。

    而那一处厢房的所在地就是——聚富钱庄的后头。

    她一个人在厢房内忧心忡忡的来回跛步,不知该如何传消息给王尚奕,她人就在聚富钱庄内,她还没有走远。

    而示意将她软禁起来的,除了太子之外,还能有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真的想都想不透!

    “王夫人,厢房内的地面都快被你给走出一条沟来了,你也该好好坐下来歇息歇息了吧?”

    “呃?”

    慕初晴停下脚步,才发现太子正带笑的站在门边,像是在看好戏一样。

    “太子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慕初晴愤怒的质问,“将我给软禁在这儿,你到底是何居心?”

    她已经主动离开王尚奕了,难道还不够吗?还是非得要她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他才能真正的安心?

    “你已是尚奕的弱点,若是放你继续在外头,难保会让与我作对之人得到你,然后反过来威胁尚奕,这样我不就亏大了,得折损掉一个重要的心腹?”宗书律进到房内,姿态优雅的在桌边坐下,替自己倒杯茶。

    所以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她大叹了口气,问道:“要不然,你打算如何处置我?”

    “我还在思考,在有一个确切结果出来之前,只能请你继续待在这儿。”

    宗书律其实现在有些心烦,慕初晴消失了半个月,王尚奕整个人萎靡不振,连聚富钱庄的事情都荒废了,要是王尚奕迟迟无法振作起来,他依旧是折损了一个重要心腹。

    情爱这种东西,果真可怕,可以要人生、要人死,甚至完全改变一个人,也不是不可能。

    为了她,王尚奕居然打破十年来的自我禁锢,走出王家,就只为了将她给寻回去,他看在眼里,真是五味杂陈。

    他本以为,王尚奕这一辈子都摆脱不了心魔,而他也要内疚一辈子,但慕初晴的出现,改变了一切,将不可能全都化为可能了。

    但他却无法肯定,这样的改变到底是好是坏,因为他也有摆脱不掉的心魔,他有太多太多事情得顾虑,无法以平常心看待这一切。

    此时厢房外的穿廊上突然传来急急奔走的脚步声,过没多久,王尚奕的身影出现在门外,满脸的憔悴心急。

    “初晴!”

    “尚奕!”慕初晴又惊又喜,没想到他会找到这个地方来。

    “初晴,你真的在这里!”王尚奕激动的冲进房,与她紧紧相拥,开心得眼眶泛泪,几乎要流下男儿之泪。

    煎熬了半个月,他终于见到日夜都挂心的心爱之人了,看到她平平安安的,他内心的所有担忧全都烟消云散,彻底松了口气。

    她身上熟悉的香味、体温,即刻洗懈了他疲惫的心魂,内心的感动已经无法言喻,只能一直紧抱着她,让她明白,他有多么想她,想到心都快碎了。

    她也紧紧回抱着他,眼角泛起湿意,他瘦了好多、憔悴了好多,她光看就痛心不已,真不敢想象这半个月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如果早知道她的离开,会让他这么痛苦,甚至生不如死,她绝不会轻易做出这种决定,用自己来折磨他!

    宗书律讶异的挑了挑眉,王尚奕怎会突然找到聚富钱庄来?而且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在他也在的时候来,到底是谁向他告的密?

    王尚奕依依不舍的松开手,拉开两人的距离,将慕初晴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你在这儿,有没有人欺负你?”

    “我在这儿很好,你别担心。”她眸光泛泪的笑着摇头。

    “这样就好。”在确认了慕初晴的安好后,他才转头瞧向宗书律,一神色拟重,“殿下,我想咱们必须要好好的谈一谈。”

    “我想也是,你坐吧。”宗书律也一整神色,没了刚才的笑意。

    王尚奕牵着慕初晴在桌边坐下,以非常认真的口气说道:“殿下,你不必担心初晴出现之后,咱们俩的关系会有任何改变,甚至您更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有贰心,会更尽心尽力的帮助您。”

    “怎么说?”

    “因为我不会让在乎的人因为自己的背叛而连累受苦,包括初晴,还有我的家人,为了让他们可以安安稳稳的过生活,我当然不会做傻事。”

    他知道宗书律的心结难解,但他的心结都有解开的一日了,难道宗书律不行?

    无论如何他都要试着说服宗书律。

    这不只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王家所有人、为了宗书律,他真的很不想与宗书律反目成仇,但如果宗书律真的执迷不悟,始终容不下慕初晴,那么就别怪他翻脸不留情了。

    宗书律微蹙起眉,在王尚奕知道慕初晴是他藏起来之后,两人的关系已经走在危险的边缘,他要是处理不好,或许他就要多一个敌人了。

    现在反倒是他处在不利的状态,只要一个闪失,就会输得凄惨。

    “只要我心爱的人始终待在我身边,你就不必担心我会反叛,这对你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反倒是好事,事情不是每一次都会往坏的方向发展,我和之前那个人的状况完全不同,根本不能一概而论。”

    “人心是会变的,你现在说得信誓旦旦,又怎有办法肯定,将来就一定不会变卦?”

    “有一句话说得好,『日久见人心』,您是否愿意给我,也给您自己一个机会,赌一赌我到底会不会变?”他笑了笑,“做大事之人,必要的冒险是一定的,才会有大成大败,而您……是否有这个勇气冒险?”

    宗书律眸光一锐,王尚奕倒是使出了激将法,他要是不答应,不就表示他没做大事的胸襟气度?

    宗书律冷笑了笑,“尚奕,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为了保下她,你可是无所不用其极呀。”

    “那也得殿下赏脸不可。”王尚奕适时的摆低姿态。

    “罢了。”宗书律摆摆手,“我累了,你们回去吧。”

    他妥协了!慕初晴欣喜的瞧着王尚奕,她终于不必再被关禁在这里,可以和他回家了!

    但王尚奕还不打算离开,“还有一件事,请殿下成全。”

    “什么事?”

    “还留在王家的那位孟娉婷,请殿下收回去吧,这对我来说,才是最好的成亲贺礼,她是个聪明的姑娘,留在王家太过大材小用,我相信殿下可以替她安排一个更好的位置,为殿下效力。”

    “你倒是得寸进尺了。”宗书律冷睨了他一眼。

    王尚奕毫不畏惧的与太子对视,反正他已经豁出去了,没什么好怕的。

    宗书律笑了笑,倒是转而瞧,向慕初晴,“妳是个有福气的女人,现今甘愿一辈子只守着一个女人的男人,犹如凤毛麟角,难得一见。”

    他这是拐个弯应允了!

    慕初晴开心的低头道谢,“多谢殿下成全。”

    “这样你们总甘心走了吧?”

    王尚奕开心的挽住慕初晴的手起身,两人再次向太子行礼后,才转身离开厢房,已经迫不及待回王家去了。

    而宗书律则是一个人继续坐在厢房内,淡淡喝茶,神色有些木然。

    “这样皆大欢喜,不是挺好的?”换苟又卿站在门边,笑意盎然的说着。

    宗书律没有转过头,背对着她质问道:“是妳泄的密?”

    “说泄密太严重了,我是为了自保呀,再不让尚奕找到他心爱的娘子,我一个人忙钱庄的事忙得没日没夜,到时你折损的不会只有一个心腹,而是两个。”她指指自己。

    “啧,一堆歪理。”

    “殿下过奖了。”她毫不在意的继续笑着。

    宗书律将茶杯放下,沉吟了一会儿,才又开口,“妳说……我是不是已经偏执过了头了?”

    “殿下心中已有定见,不必我回答,想必殿下也已经知道答案了。”苟又卿非常巧妙的四两拨千金,将问题反丢给他自己。

    “是吗……”宗书律自嘲的苦笑,倒是没有继续逼问,独自一人沉思起来。

    王尚奕的心魔已经不复存在,那么他的心魔,又有谁人能解?

    或许,永远都无解吧.

    王尚奕带着慕初晴离开紧富钱庄,坐上马车,一进到马车内,他再度将她给紧紧抱在怀里,好好慰藉这半个月来的相思之苦。

    “初晴,妳别再吓我了,我不能没有妳!这半个月来,我没有一日不痛苦的煎熬着,如果真的找不到妳,我或许会彻底疯掉也不一定。”

    “对不起,我不会再莽撞的做出这种事了。”她心疼不已的承诺,“从今往后,除非你不要我,要不然我不会再离开你了,不会再害你痛苦的。”

    “什么我不要妳,我才怕妳不要我呢。”

    她轻笑出声,“就算我真的不要你,放心,肯定还有不少姑娘要你的。”

    “但那些姑娘都不是慕初晴,都不是我唯一深爱的女人。”

    他的心已经遗落在她身上,再也要不回来了,所以他只有办法认定她一个,其他的女人都无法得到他的心,因为他已经没有心可以给人了。

    所以她要是真的离开,他的心也会跟着死去,他就只会成为没有心的行尸走肉,连个人都不算。

    慕初晴感动得眼眶泛红,能有他这一句话,够了,就算要她为他而死,她也心甘情愿,不再有任何遗憾。

    她紧紧的回抱住他,深深依偎在他的怀里,两人不再说话,静静感受这久违了半个月的亲密,珍惜又满足。

    能回到他的身边,真好,真是幸福……

    两人一回到王家,得到消息的王晏及玉芷芳马上来到前院,难掩激动,他们也盼着她回来好久了,终于盼到好消息,他们早就坐不住,只想赶紧见到她。

    慕初晴一下马车,进到门内,就见到王晏及王芷芳前来迎接她,同样开心的漾起笑,“爹、芷芳,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没事,妳能平安回来就好。”王晏欣慰的连连点头。

    “大嫂,妳应该不会再离开了吧?”王芷芳期待的问。

    “她当然不会再离开。”

    王尚奕来到妻子身边,没好气的瞪妹妹一眼,她问这什么烂问题?

    “她可是我的妻子,妳的大嫂。”

    “可是大嫂似乎已经丢了一张和离书给你,这样她到底算是大嫂,还是『前大嫂』呀?”王芷芳一脸无辜的反间。

    “呃?”王尚奕脸色一僵,她居然哪壶不开提哪壶,是故意的吗?

    慕初晴也愣了一下,突然微红起脸蛋,觉得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她一时冲动写下的和离书,到底还算不算数呢?

    她同样一脸无辜的瞧向王尚奕,“你说,该如何解决?”

    “初晴,妳不会还继续当真,或是故意随着芷芳瞎起哄吧?”王尚奕有些紧张的蹙起眉来。

    “那就要看你的『诚意』如何喽。”慕初晴笑容甜美的暗示。

    “诚意?”

    一个月后

    一大早,天晴气朗,京城内也是热闹不已,鞭炮声响彻云霄,再加上敲锣打鼓的乐声不绝于耳,使得很多百姓都好奇的来到街上观看,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迎亲的队伍。”

    “有人要娶媳妇了……”

    许多百姓挤在马路两旁,看着一行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经过,坐在马背上的新郎官生得俊秀非凡,且抬头挺胸的,很有气势,让人印象深刻。

    “这是哪家的新郎官要娶媳妇?”其中一名百姓问道。

    “听说是茗耀茶行的那个王家。”一旁有人即刻回答。

    “茗耀茶行的王家?他们家到底有几个儿子呀?不是一个摔死了,另一个已经娶妻了吗?”

    王家儿子寻妻之事,一个多月前不才闹得沸沸扬扬的,好不容易落幕,现在又是来哪招?

    “这你就不懂了,人家是重新再娶一次呀,前一回新郎官没有亲自前去迎娶新娘子,让新娘娘家很没面子,这一回新郎官决定慎重的重新迎娶一次,好表示对妻子的尊重,不让新娘子有所遗憾。”

    “原来是这样,看来王家这一个儿子还挺重情重义的”

    迎亲队伍在百姓的祝贺下终于来到慕家,将新娘子迎上花轿,再回头前往王家。

    虽说慕初晴只要个完整的仪式就够,不需要大肆铺张,但王家这一回还是席开好几桌宴客,不收礼,纯粹让亲朋好友再来沾些喜气、凑凑热闹。

    热闹的一日过去,直到夜深,王尚奕终于能够回到位于百合院的新房,与娇妻单独相处。

    “大少爷。”丫鬟们见到王尚奕进来,都笑意盎然的向他行礼恭喜。

    他挥挥手,丫鬟们立刻识趣的接连离开新房,不再打扰。

    此时慕初晴正静静的坐在床畔,等着夫君前来掀开喜帕,他来到她面前,伸手一掀,终于见到她微带羞意的容颜。

    今晚的她很美,美得动人心魂,依旧有着新嫁娘的娇羞,眼波流转之间,尽是妩媚风情。

    慕初晴抬起头来,瞧着自己的丈夫,柔美一笑,他愿意堂堂正正走出王家的大门,亲自将她迎娶回来,圆了她心中的遗憾,她真的很感动,也已经别无所求,心甘情愿的一直跟着他,再也不会离开他。

    他轻抚着她柔嫩的脸颊,感性的说道:“初晴,难为妳了。”

    她一开始所受的委屈已经无法改变,他只希望重新给她一个完整的婚礼,真的能够抚平她心中的遗憾,不再有所牵挂。

    他是真的很爱她,如果知道自己最终会爱上她,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让她难堪的事情,深深伤了她的心。

    “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她心满意足的笑着,笑容是无比的甜美灿烂,“对了,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她招招手,示意他低下头来。

    他纳闷的微挑了下眉,还是依言照做,爱妻要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她在他的耳边,微带娇羞的低语道:“我怀有身孕了。”

    他讶异的睁大眼,偏过头来瞧着她,“真的?!”

    她笑着点点头,其实她已经知道好几日了,好不容易才忍到两人重新成亲的这一晚,好给他一个惊喜。

    王尚奕的脑袋先是空白了一片,什么都无法想,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就难掩开心的笑着,激动不已,“哈哈……孩子,咱们居然有孩子了……”

    虽然他之前觉得孩子并不一定要急着生,但一听到她怀有身孕,他还是忍不住兴奋激动起来,很期待孩子的到来。

    “初晴,太好了!”他将她紧拥在怀里,完全控制不了自己此刻欣喜若狂的情绪,“咱们的孩子,肯定男的俊、女的美,长大之后人见人爱,人人想抢。”

    “孩子都还没生出来,你就能如此肯定,会不会太狂妄了些?”她不得不取笑他。

    “这有什么好不能肯定的?孩子不是像爹,就是像娘,咱们俩是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所生下来的孩子当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亏你还真是有脸这么称赞自己,算了,随你怎么说吧……”

    她满心甜蜜的与他相依相偎,共度这无比幸福美满的一刻,不必有太多的言语,只要互相守着彼此,就已经足够。

    阴错阳差绕了一大圈,他们终究还是圆满了,或许是上苍的刻意捉弄,也或许是巧意安排,反正无论如何,结局是好的就够了。

    感谢上苍给了他们一些波折,要不然他们不会认清彼此在自己心里的重要性,也希望上苍能够保佑他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不再有任何烦忧。

    还有她与他,能够一直相爱相守,永不改变……

    想知道哪些男人拥有好媳妇后前途从此光明,幸福美满?请见——

    *玛奇朵新月甜柠檬系列一门好媳妇之《厨娘嫁到》

    *阳光晴子新月甜柠檬系列一门好媳妇之《掌柜嫁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丫鬟嫁到最新章节 | 丫鬟嫁到全文阅读 | 丫鬟嫁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