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前妻再教育 > 第十五章

前妻再教育 第十五章

作者 : 香奈儿
    被他这样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害她脸红心跳、不由自主地闪躲这过分炽烈的目光,好像说大话心虚的人是她,就是没法子继续理直气壮地直视着他说话。

    “我就是为了这些,才逼不得已和你离婚,忍受了四年多的相思苦。”

    这句话让钟心瑜将视线又移回他身上。

    “你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从刚刚到现在,我一句也听不懂?”

    “如果当年我不答应离婚,就不会有今天意气风发的你。”元以伦说出重点。“离婚是我最不得已的选择,我不想离开你,如同你舍不得离开我一样,因为你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我身上,怕一疏忽就会失去,所以你忐忑不安、自卑,因为无法信任而更加多疑,越爱我就越想独占我,也不愿意我和所有异性接触。可是理智又告诉你这是不可能、也不应该提出的要求,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越来越不快乐,工作欲振乏力,朋友的邀约也提不起兴趣,一天比一天更忧郁。看着这样的你,我除了放手,还能怎么做?”

    钟心瑜双唇微启,却吐不出半句反驳。

    他伸手轻抚她柔嫩脸颊,轻叹道:“或许你会说这是个烂藉口,当初可以明白告诉你,劝你改变就好,可是我知道,不出三日,你又会陷入同样的恶性循环。除非让你对我彻底死心,主动远离我、远离这个环境,才会激发你的斗志,将全部心力转移到自我成长,发挥你的才干,实现你被我绊住脚步而停滞不前的梦想,到那时,我们夫妻才能破镜重圆。这就是我从答应离婚的那一刻起,心里盘算的计划。”

    钟心瑜听得很清楚,脑袋却一团乱。

    “这就是我们离婚的真正理由?”她拂开他令人迷乱的温柔抚触,难以置信地追问:“所以我们离婚只是为了施行你的『老婆再造计划』,没有第三者、没有其他理由?”

    他微颔首。“没有其他理由,从结婚到现在,除了你,我心里没有第二个女人,无论心灵或rou体从未背叛过你。”

    钟心瑜很努力地想从元以伦的眼神、肢体动作,看出一丝虚情假意,却只见他眸色澄澈、态度坦然,找不出半点破绽。

    在感情路上跌得惨痛,完全搞不懂枕边人的心思,让她痛定思痛,修了不少心理学分,先前用在公关工作上帮了不少忙,让她常能读出对方的身体语言,但一对上前夫就失灵。

    不,或许不是失灵。

    只是她不愿相信,自己想了四年多都想不透的离婚理由,竟然不是因为前夫不再爱她,或是移情别恋,而是为她好、为她着想,他宁愿被全世界认定是负心汉也要做此决定。

    她应该觉得感动吗?

    可惜她没感动,还从心底窜出一把无名火,烧得又急又旺!

    “我莫名其妙离婚,伤心地远走他乡当了四年弃妇,害家人朋友为我担心难过,就为了这个狗屁不通的理由?!”她越想越火大。“元以伦,我又不是你女儿,你凭什么自作主张决定我的人生该怎么过才对?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痛哭流涕回到你身边?”

    “我没这么想过,也知道你一时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定还是会大发脾气。”

    他微顿,露出迷人的微笑。

    “话说回来,在机场发生那种误会,换作是从前的你,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俪婷母子,就算隔开我们双方、听完相同解释,依旧不会轻易相信,一定要出示人证、物证,才可能让你冷静下来。但是现在的你不会感情用事,能相信自己的判断、分辨别人话中虚实,不觉得为人处世比起四年前轻松许多,也更有自信?”

    “谁多活了四年不会有任何长进?”她偏不想让他如愿邀功。

    “长进也有分多寡,如果这四年我们没分开,你不会取得博士学位,也无法升任公关总监,时常被那些胡扯的绯闻扰乱心宁,不知道该相信我还是传闻?你可能已经说服自己去习惯,也可能活得更不快乐,甚至后悔嫁给我,真心想离婚。

    “当然,我也想过为了让你安心而辞去工作,但是我相信你绝不乐见我那么做,也会反对到底,即使我坚持,结果也是夫妻一起退步,而不是进步。夫妻任何一方委曲求全、为了迎合对方而舍弃人生中某些重要的东西,甚至梦想,不可能毫无遗憾,更可能因此埋下怨怼。我希望我们能一起成长,而不是成为彼此的阻碍,虽然使用的方法过于激烈,却是当时对你我来说唯一的选择。

    “看你为了挪出更多时间和我相处,选择放弃进修成长的机会,压抑自己的企图心,努力当个贤妻,我很感动,可是也备感压力,怕有一天你会觉得一切不值得而怨我,我也无法因为自己舍不得跟你长久分离,就对你的不快乐、忧郁和越来越严重的自我怀疑视若无睹,所以我做了自认为你好的选择。”

    “离婚、让我伤心欲绝,这算是为我好的选择?”

    无论他理由再正当,她就是咽不下被蒙在鼓里的那口气。

    “那根本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当时我的梦想就是嫁给你、为你生儿育女、有个美满家庭,在工作上才没你那么强的企图心——”

    “真的没有?”元以伦摇摇头。“你可以骗我,却骗不了你自己。提出离婚的那天,除了我和嘉嬿的绯闻,公司也公布了新的人事命令,代替你赴法进修的后进员工成了你上司,这件事不也是让你无法接受,更加觉得当时为了我放弃进修不值得,所以冲动地说出离婚的原因?”

    钟心瑜轻咬下唇。诚如他所说,那一刻她的心态的确如此,要否认太虚伪。

    “看来Baron什么事都跟你说了。”她直到回台前才知道执行长和前夫是好友。

    “嗯,他是内奸二号。”元以伦一口承认。“不过Baron公私分明,这次升职纯粹是你的能力得到他赏识,与我无关。”

    “我知道。”

    钟心瑜没怀疑过这一点。

    她相信自己不必靠任何后台就有能力胜任,而且元以伦若要插手,她的职位恐怕不只是亚洲区公关总监而已。

    现在想想,若没有当初的彻底分手,她的确不会毅然决然抛下一切、远赴法国,也就不会有如今的成就,更不可能有此刻的自信。

    她应该仍旧过得战战兢兢,无时无刻害怕老公被比她更好的女人抢走,像个小媳妇,当个得过且过的小职员……

    唉,她到底该恨他、怪他、还是感谢他?

    “心瑜,回来我身边。”这才是元以伦最想说的。“现在你已经是能独当一面的女强人,具备足够的抗压力与判断力,不会再轻易被子虚乌有的传言动摇心志,我也培养出堪当大任的下属,不必再事必躬亲,加上集团名号这几年已经打得够响亮,需要曝光的机会也大幅减少,这次再婚,我们一定能携手直到白头,相信我。”

    能相信吗?

    钟心瑜在心中默问自己。

    她知道,一半的自己听完解释后,巴不得立刻点头,因为她依然爱他如昔。

    可是另一半的自己惶恐不安,忍不住想,万一将来某一天,他又自觉她哪里应该加以改进,再来一次“老婆再造计划”——

    她的心强到能再千锤百链一回吗?

    “心瑜?”

    元以伦有些意外。原以为误会解释清楚,前妻明白他所做的一切全因为爱她、为她着想,就会欣然同意复合,毕竟她仍深爱他,不是吗?

    已经苦等四年,他不想继续过着相爱却不能相守的日子,她矜持没关系,他给足下台阶就是了。

    “心瑜,我爱你,请你嫁给我。”

    元以伦单膝脆下,牵起她柔荑,诚心诚意地向前妻求婚。

    “铃~~”

    正当灯光美、气氛佳,钟心瑜被前夫突如其来的下跪求婚撼动心房、脸红心跳,彷佛又回到了十七、八岁,有点冲动地快要点头,客厅里的电话却杀风景地大响特响,像是打定主意要响到天荒地老,怎么也不挂断。

    “你先去接电话。”

    铃声让钟心瑜的理性盖过感性,及时吞回差点脱口许下的承诺。

    “好吧,你等我一下。”

    元以伦由她神色看出打铁趁热的时机已过,看来又有得磨了,不禁埋怨起那个不识时务打电话来坏人好事的“祸害”。

    “喂——”

    “砰!”

    听见关门声,刚接起电话的元以伦回头一看,钟心瑜竟然乘机溜了。

    “为什么关手机?算了,我有急事找你。”

    电话中,步向仁完全不晓得自己坏了别人好事,还气急败坏地大声嚷嚷。

    “老头竟然预立遗嘱,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那间房子,留给一个硬要照顾我的疯女人!最可恶的是你爷爷明明是公司律师,竟然没跟我商量一声就照做,我无论如何也要把房子要回来!祖债孙偿,你给我想办法!”

    “简单。”元以伦淡淡回他。“你乖乖让她照顾,让她对你日久生情,娶了她就可以厚着脸皮住进『老婆家』,解决。”

    “这是什么烂办法?!”暴龙总裁立刻暴走。

    “办法想了,用不用随你。”

    元以伦二话不说挂断电话。

    拿出手机,他找着老婆娘家电话,立刻打过去向内奸三号、四号报告战绩。

    呵,逃走又如何?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这四年他可不是光在台湾傻等,岳父、岳母面前他唱足了苦情戏,陪吃、陪玩又陪罪,已经让两老对他误会冰释、化敌为友,对于“回收女婿”这件事高举双手赞成,还保证会在女儿返台后,成为他最有力的说客。

    他心爱的前妻肯定不知道,回娘家之后还有另一场好戏等着她。

    元以伦扬唇一笑。为了娶回美娇娘,他可是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喂?”

    “妈,我是以伦……”

    钟心瑜快抓狂了——

    家是最好的避风港?这句浑蛋话是谁说的?!

    天知道她躺在饭店百万名床上失眠一整晚,最终仍拖着疲惫的身心返家,想回最熟悉的地方寻求双亲安慰,结果却是——

    “吃冰对身体不好,何况待会儿就要吃饭,老婆……”

    “谁是你老婆?”

    钟心瑜瞪眼,恶狠狠地警告巴在自己身边唠叨不停的男人。

    “元先生,我现在火气非常大,不让我吃冰,小心我剥皮拆骨吃了你!”

    “想吃我?”男人笑靥如花,暧昧低语:“那有什么问题,我十分乐意把自己剥光当你的饭后甜点,亲爱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钟心瑜粉脸瞬间爆红。

    “我听起来是这个意思。对吧,爸?”

    “啊?喔,对。”

    正专心看节目的钟父,虽然没听见前女婿刚刚到底和女儿说了什么,可也没忘记老婆交代,无论元以伦说什么、问什么,只管回答“是”和“对”。

    “对什么对?”

    钟心瑜不服气地站到电视萤幕前,让老爸只能看着她。

    “爸,我离婚那时候您怎么说的?说是元以伦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要是有胆出现在您面前,您绝对要把他打到变狗爬!现在他安安稳稳坐在这里等吃饭是怎样?”

    “唉呀,那时候是因为我们误以为他真的是负心汉,在气头上口不择言,现在明白人家全是为你着想,对你用心良苦,我们感激以伦都来不及,哪可能恩将仇报去打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前妻再教育最新章节 | 前妻再教育全文阅读 | 前妻再教育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