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前妻再教育 > 第八章

前妻再教育 第八章

作者 : 香奈儿
    美好的一天是从开早会被上司盯着记下一堆该做、该小心的备忘录开始,电话一拿起来就有“奥客”打来申诉,劈头先“问候”妈妈,午饭才扒两口,就被协理叫回来处理突发事件,刚上楼和主厨讨论下周要更新的菜色,马上又被叫去B1处理客户和精品店的买卖纠纷,与己无关的事却得赔笑、鞠躬兼道歉——

    欸,总之饭店里什么杂七杂八、能推能扔的麻烦事全丢来公关部,同事还笑称公关部如果要供奉神明,千手观音肯定是不二“神”选,明明忙得想多出一千只手帮忙做事,还得对众人轻声细语、笑得慈眉善目,苦啊!

    可是她没想过另谋出路。

    她甚至做得很起劲、很有成就感,有种“啊!这就是我想做的工作”的归属感。

    她有些怀疑,当初男友告知她这个徵才消息、鼓吹她转来这一行,就是看出她适合这份工作,毕竟要不是他怂恿自己试着和他一样从事公关业,她原本是想应征企划人员的。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元以伦比她还了解自己,他那双眼像有洞悉人心的能力,不只能看穿人心,还能分析、提供最明智有利的选择,像这样集智慧与外貌于一身的优质型男,竟然真的让她倒追成功,成了她的男友,到现在还感觉像在作梦一样。

    嗳,她真的好想他……

    “笑什么?看起来傻乎乎的。”

    同事轻轻推了她一把,钟心瑜才发现自己竟然一时恍神,连音乐结束,开始派发饭店准备给派对客人的圣诞礼物都不晓得。

    她赶忙跟着其他同事发礼物,虽然只是几颗包装精美的巧克力,不过也是法国名店空运来台,看见一些识货客人拆封后的惊喜表情,曾参与这个企划讨论的她也跟着开心,工作一整天下来的疲惫瞬间消失不少。

    “心瑜,过来拍照!”

    “我要坐在圣诞老人大腿!”

    “我也要!”

    “救人哪!我的腿快断了~~”

    派对结束、送走客人,全部工作人员聚在圣诞树旁一起拍照,大家嘻嘻哈哈地玩闹一阵才甘心收拾善后,各自准备下班。

    “心瑜,时间很晚了,要不要搭我的便车?”

    客服部的林华寿和她同期进饭店,对她颇有好感,这回自告奋勇来帮忙圣诞派对,就是为了和佳人“共度”佳节。

    “不用了,我现在走还赶得上最后一班公车。”

    钟心瑜对他的爱慕毫无所觉,倒是非常清楚另一位同事对他芳心暗许,鸡婆个性立刻发作。

    “欣欣,你等一下!”她朝一位正走向电梯、个头娇小的女同事喊着。“我记得你家跟林华寿他家是同方向,要不要搭他便车?反正顺路,坐他车嘛!”

    女同事红了脸,点点头,钟心瑜完全没发现林华寿脸色黑了一半,继续开心扮红娘。

    “别说姊姊没照顾你,欣欣她对你印象不错,加点油,明年此时你就不用一个人孤零零地过节,快去!”

    她笑嘻嘻,林华寿可是苦哈哈。明明才大他不到一个月,老把他当弟弟……

    “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回家路上小心一点。”

    他苦笑道别,钟心瑜还当那是羞涩,拍拍他的背要他快去。

    “铃——”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喂?”

    她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接听,一边对着挥手道别的欣欣点头微笑。

    “还没下班?”

    “以伦!”

    听见男友低沉的嗓音,钟心瑜立刻收回视线,粉脸满是甜蜜。

    “那么开心,不气我不能陪你过圣诞?”他语气带笑。“还是我在不在都无所谓,放你自由自在更快活?”

    “我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女生,你去帮爷爷祝寿、和家人团聚是理所当然,我干么生气?顶多有点寂寞而已。”她甜笑问:“你打电话来是不是担心我在派对里被别的帅哥追走?话说得很酸喔!”

    “再帅再优秀又如何?你的心早就双手奉上,不在你身上,在我手上,而且黏得死牢,别人想抢也抢不走,不是吗?”

    “唉,是啦、是啦!”她娇嗔地噘起小嘴。“谁教我爱你比较深,反正你吃定我,还专程打电话来炫耀,真坏!”

    “知道我坏你还爱?”

    “有什么办法,我是自虐狂嘛!”她走到圣诞树下,看着闪烁的灯,唇弯如月。“以伦,我真的、真的很爱你,全世界应该没人比我更爱你,比爱我自己还爱你,不娶我真的是你的损失,所以——我们结婚吧!”

    手机那端传来元以伦爽朗的笑声。“钟小姐,这是你第几次向我求婚了?”

    “第六十六次。”她自己都觉得好笑。“六六大顺嘛,这回总该答应我了吧?”

    钟心瑜等了一会儿,手机那头没回应,她其实有些落寞。

    越是深爱就越是不安,越想捉住一些实际的东西,就算她明白这年头一纸结婚证书也难保两人相守到老,她还是希望元以伦对她的爱,至少能多到愿意和她走进结婚礼堂,才能幻想白头到老的可能。

    她不是玩笑,每回求婚都是真心真意,她想成为他的妻、和他相伴一生,只可惜对方似乎尚未如此认定。

    元以伦已经是她认定的唯一,他心中的唯一却还不是她。

    这个认知,让她在孤单的圣诞夜倍感忧伤,鼻子酸酸的,眼眶也泛起泪花。

    “好吧,看来我第六十六次求婚又失败了。”她语调轻松,眼泪却已顺着双颊滑落。“没关系,有志者事竟成,大不了来个一零一次求婚,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点头说我愿——”

    “我愿意。”

    闪动璀璨光芒的高大圣诞树下,一名穿戴宛如圣诞精灵的红衣女子,瞬间腿软地跪坐在地,怔愣模样像中了魔咒的石雕。

    “哈罗,还有人在吗?”手机那端传来元以伦的清朗笑语。

    钟心瑜呆望着双手紧握的手机,傻气地捏了脸颊一把,这才相信自己不是在作梦。

    “你刚刚说什么?”她把手机紧紧贴着耳朵,生怕漏听。

    “哈罗,还有人在吗?”

    “不是,再前面那句。”

    “前面?”他故意停顿了下,听见她深呼吸才轻语:“我愿意。”

    “愿意什么?”她一手紧捂胸口,音调微抖。“愿意答应我的求婚?”

    “不然呢?”

    简单三个字,像千发烟火在钟心瑜眼前发射,她的世界霎时缤纷灿烂、美不胜收,找不到任何言语形容她此刻的喜悦,心不知道被什么胀得满满的,几乎快爆炸。

    她哭了。

    不像方才含蓄无声、怕让人听见,她哇哇哭得像个孩子,泪如清泉潺潺,压抑的委屈整个倾泄而出。

    “哭成这样?我答应你的求婚有那么可怕吗?如果你不乐意的话,要我反悔也不是不——”

    “不是可怕,我是太开心。”她心急地哭嚷:“答应了就不许反悔,圣诞节不能说谎。”

    “呵,圣诞节不能说谎?这规矩谁定的?”

    “……我。”她小小声,说得好心虚。

    如果他只是一时起意捉弄,自己也不能押他去结婚,这么一想,开心的泪水又开始泛酸。

    元以伦微乎其微地轻叹一声。“别哭了。地板不凉吗?还不爬起来。”

    这句话比什么安慰都有效,原本哭得淅沥哗啦的钟心瑜呆了两秒,立刻惊喜地起身移动脚步、左右张望,这才发现一直站在自己视线死角的男友。

    “以伦?!”

    她无法置信地看着一身帅气的灰色风衣,含笑朝她走来的男友,又惊又喜地跑上前,扑进他怀中。

    “我不是在作梦吧?”她抬起头,凝视他的双眼漾着迷蒙水雾。

    元以伦没回答她,直接俯首覆住她嫣红唇瓣,先如品尝美酒般细柔浅酌,再如蛇舞般旋绕、挑逗,渐渐加重力道,诱惑她不自觉地发出娇吟,勾得她神魂皆醉,虚软地只能倚靠在他怀中。

    “是梦吗?”他淡笑反问。

    “不是。”她爱恋地凝望他带笑的神情,双手捧着他的脸轻叹道:“元以伦,我真的爱死你了!”

    “我知道。”他拉下她双手,神秘地眨眨眼。“跟我来。”

    没问要去哪、做什么,钟心瑜眼里只有他,感觉到的只有从两人十指交握的手心传来的热度,心里千百个愿意跟这男人到天涯海角,就算他下一秒骤然化身恶魔,她也乐于跟随他直坠地狱。

    结果,他带她搭上直达电梯,进了总统套房。

    “又傻了?”

    元以伦笑着,由后将她环抱入怀。

    “你这个坏蛋……”

    被他推入房中的钟心瑜嘴上骂着,心却像被裹进层层蜜糖里,甜得化不开,泪水再度积聚。

    圣诞节当天的总统套房,早在两个月前就被神秘客预定。

    她知道,客厅里摆着一棵垂挂五彩拐杖糖的小圣诞树,冰箱里除了红酒,还有香甜好吃的提拉米苏和苹果牛奶,房里没有知名花艺师的华丽插花作品,只有陶瓮里的大把野姜花吐露芬芳,浴室里没有让人洒满一缸浪漫的玫瑰花瓣和精油,倒有一堆如弹珠晶莹的七彩沐浴球和黄色小鸭。

    依客户列出的需求,大家都猜是带着孩子的一家人来度假,要不然就是有钱暴发户带着幼齿情妇来“回春”。

    她没兴趣猜客人身分,只是有点羡慕,这些要求在别人看来或许不伦不类、不是顶级品味,可是对她来说十分怀旧、有趣,纵使待在与身分格格不入的顶级房里也能放松享受,因为那些全是她喜爱的摆设和吃食。

    只能在租处一坪大小的浴室里淋浴的她,只要想像自己咬着拐杖糖、听着音乐,在超大按摩浴白里看着七彩沐浴球一颗颗融化,陪她共浴的可爱小鸭在水面载浮载沈,便觉得自己一定会玩到水凉才舍得离开,然后窝进一床数十万的暖被里,一口蛋糕、一口牛奶,吃饱喝足了再让花香伴她一夜好眠,就觉得好幸福~~

    她怎么也没想到,羡慕的对象原来就是她自己。

    而让她幸福得不得了的人,就是身后那个瞒着她秘密安排这一切,还骗她说无法共度圣诞夜的大坏蛋!

    “圣诞快乐,亲爱的。”

    耳畔传来的低语逼出钟心瑜两行泪,不同的是,这回她是真的喜极而泣。

    “坏蛋!还骗我不能一起过节……”

    面对女友的娇嗔埋怨,元以伦笑而不答。

    其实他没骗她,虽然订了总统套房,但按原计划,住进来的只有她。

    因为无法陪她过节,又知道她必须支援圣诞派对,较晚下班,所以他提前准备这些,也拜托好和自己有些交情的客房部经理,到最后一刻再告知她这个惊喜、将房卡交给她,要让她像公主般舒适地安睡一夜。

    只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

    他一早开车北上,载着父母一起去机场接机,回来路上两老轮流催婚,竟然连阿姨远从日本带回的“伴手礼”,都是一叠日本女性的相亲照。

    他实话实说自己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他们还嗤之以鼻,说他身边女人是不少,可惜够资格嫁进元家的却没半个,然后开始数落起他太过博爱的男女关系,游说他离开公关业,看是要接掌父亲公司,还是考张律师执照进爷爷的律师事务所都行。

    结果爷爷更狠,寿宴和相亲宴一起上,逃都逃不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前妻再教育最新章节 | 前妻再教育全文阅读 | 前妻再教育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