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前妻再教育 > 第六章

前妻再教育 第六章

作者 : 香奈儿
    他是她上司,不必想,天天都能见到那张让她心动又心痛的俊颜——

    “什么都答应?不怕我把你拐去卖?”不同于她的伤心,元以伦的声音听来十分愉悦。“既然你愿意,明天一早把辞呈交到我桌上。我们不适合在同一个工作场合,我碍于人情压力暂时不能离开,所以你委屈一点,另找工作——我手机快没电了,就这样,明天见。”

    他交代完毕便结束通话,钟心瑜拿着手机,迟迟无法从震惊中回神。

    “明天一早把辞呈交到我桌上。我们不适合在同一个工作场合。”

    是,分手的恋人在同一个工作场合,的确尴尬,可是有必要急到要她明天立刻辞职吗?

    临别前的难分难舍,难道只是她一个人的错觉?

    “我喜欢你,或许是目前所有女性友人中最喜欢的。”

    既然是最喜欢的,为什么他能如此轻易放弃,不给她更多机会证明自己值得他去爱、去珍惜?

    因为自己在他面前掀了所有底牌,他评估认为没有继续让她“试追”的必要,所以快刀斩乱麻,完全不顾她的心情,彻底将她排除在女友名单之外?

    那么,之前的甜言蜜语、浓情密意,又算什么?

    好失望……

    三个月来倾尽全力的追求与真心,就在他轻快又理智的话语中灰飞烟灭。

    直到最后,她都捉不定这个谜样男人,连让他决心放弃自己的主要原因都想不通。

    很好,现在她爱情、事业两头空,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对啊,为什么元以伦叫她辞职,她就得辞职?她也许在爱情上犯了错,工作上可是尽职到足以获选模范劳工了。

    但是死赖着不走也不是办法,先别说元以伦是她上司,天天见到他就是一大折磨。

    只是——上不了床就毫不留恋地用电话通知她走人,无情又伤人,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从以为恋情将修成正果到幻灭,心情由喜乐变悲怒,这一夜,她哭红了眼,彻底失眠。

    一大早,尹南锋一通电话,百货公司企划兼公关经理的元以伦便直奔机场,陪好友兼上司飞到香港参与一场名流慈善义卖,两人返抵公司,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带你去果然是明智之举。”尹南锋嘴边噙着揶揄笑容。“竟然让你三言两语就说动康倩来当今年周年庆的代言人,拿的还是友谊价,元经理的魅力果然无远弗届,不如我来开间经纪公司专门捧你,肯定大有赚头。”

    “你想开的不是经纪公司,而是顶级牛郎店吧?”元以伦端起咖啡,优雅浅笑。“只要你愿意领头下海,我乐意奉陪。怎样,我手头上可是有不少对你极有兴趣的贵妇,你的『第一次』应该至少有一千万的红包价,要不要我帮你牵线?”

    尹南锋狠狠瞪他一眼。“我牵你下地狱比较快一点。”

    “你牵我?”元以伦摆出敬谢不敏的表情。“抱歉,虽然我的魅力男女通吃,不代表我愿意和你共赴黄泉,你对我的爱意还是早早收拾干净,来生你投胎当女人,我们有缘再续。”

    尹南锋闻言气结,还来不及出招,又瞧他勾唇浅笑,摆出招牌的算计笑容,头皮开始发麻。

    “还有件事忘了告诉你,让康倩拜倒的不是我,而是你。我注意到她的视线不只一次停留在你身上超过三秒,所以告诉她,我们年轻有为的尹大少对她十分仰慕,请我来邀请她为周年庆代言,来台期间你『绝对』会善尽地主之谊招待,她立刻点头答应。恭喜你,艳福不浅。”

    “艳福?”尹南锋此时深刻明白何谓养虎为患。“那种只会唱歌、跳舞的小女生入得了我的眼?根本就是挖坑让我跳,这种做法跟街头拉客的马夫有什么不一样?”

    “啧,完全不同,我可没那么低级。”元以伦好心情地先喝口咖啡才回他。“我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鈎。”

    “她愿意当鱼,我不愿意当鈎。”他冒火了。

    “你的意愿不在我考虑范围内。”

    “你——”

    “我是你三顾茅庐请来的诸葛亮。”元以伦抢先他一步开口。“别忘了,当初是谁说让我放手去做,在不犯法的范围内,尽避使尽镑种方法在最短期间内炒高公司名气,让你在两年后能转手卖出高价?叫你陪客而已,又没要你卖身,报酬率超高的小差事,何乐而不为?”

    尹南锋无话可说。

    在商场上耍阴狠,没几人玩得过他,但是要说耍嘴皮、斗算计,元以伦称老二,绝没人敢称第一。

    幸好,元以伦最大的优点就是护短,虽然堂堂总经理被下属设计去陪客,倒霉的是他,从中获利的也是他,损益计算一下,的确利多于弊,他勉强能接受。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尹南锋聊胜于无地宣告一声。

    “我尽量。”

    他的回答令尹南锋开始头疼,心脏不够力真不能聘请元以伦这种像双面刃的鬼才。

    讲点子、论交际、说计谋,元以伦称得上是第一把交椅,可是他行事从来不按牌理出牌,连付薪水的老板都能拿来算计,被算计后还只能照做,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因为他真的是以赚钱为最大考量——

    “我肯定是自虐狂,才会请你来帮忙。”尹南锋下了结论。

    “呵,那么多人被你整得哀哀叫,该说你是虐待狂才对。”元以伦好笑。“我才想劝你这位魔鬼CEO手下留情,别拿自己的高标准放在员工身上,高阶主管就算了,连楼管、电梯小姐到扫地阿桑,你也看不顺眼就叫人走路,不嫌自己管得太宽?”

    “不是看不顺眼,是看不过去他们散漫的态度。”尹南锋正色纠正好友。“我的公司容不下一颗老鼠屎,之前的经营团队太散漫,下面的人跟着混吃等死,既然要改造,连最不起眼的螺丝钉也要锁死,锁不紧的立刻扔掉换新,这就是我的工作原则,你应该比谁都明白。”

    “明白,但是依你的标准,两年后公司里应该只剩下你带进来的经营团队,下面的员工一个也不剩。”元以伦耸耸肩。“这也算是另类的出名方法,到时候所有主管下放去服务台和收银台,我去当电梯先生,你去当扫地阿伯,肯定能造成话题。”

    “为什么你不去当扫地阿伯,我去当电梯先生?”

    “因为我比你漂亮。”

    “哈哈哈——我服了你!”

    尹南锋笑弯了腰,他再好强,也绝不会跟人家争“漂亮”这一点,他败得心甘情愿。

    “好吧,听你的,我会尽量放低标准,反正我的心思要转移到更大的目标,的确没闲工夫管人事这种琐事。”

    元以伦笑睇好友,能听得进旁人建言,是尹南锋最大的优点,只是有时行事太急进偏激,连他也挡不住。幸好到目前为止,结果都是好的,没出什么大纰漏。

    “这是什么?”

    元以伦看好友咕哝一句,从办公桌上拿起一张纸,越看眉皱越深。

    “那是什么?”能让尹南锋皱眉的文件,他也好奇。

    尹南锋抬头看他。“企划部有个员工叫钟心瑜的,我记得她能力不错,这回周年庆企划,我选中的就是她的案子,没错吧?”

    “没错。”

    元以伦讶异地发现,当好友夸起她,自己竟然会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那么——”尹南锋拿起纸张甩了两下,神情看来不太高兴。“元经理说:『我们不适合在同一个工作场合,我碍于人情压力暂时不能离开,所以你委屈一点,另找工作』。她在上头写的辞职理由,能不能请元经理您本人给我解释、解释?”

    “那张是心瑜的辞呈?”

    元以伦不免意外,毕竟昨晚他明明交代她把辞呈交给他,结果她倒厉害,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一路越级送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来,写的辞职理由还老实得可以。

    不,老实到这种程度简直是蠢!

    他认识的钟心瑜在感情上或许迷糊,工作上可是聪慧伶俐,一点也不蠢,这种做法分明是存心要尹南锋介入,也确实达到她预期的效果。

    “我警告过你,在公司收敛一下你的超强费洛蒙,我知道那些女员工没一个入得了你的眼,但是她们迷恋你,缠到你受不了,后果就是这样。你要她滚容易,但我可是丧失了一位好员工,你不把情况交代清楚,我不能随便签这份辞呈。”

    既然本人无言,尹南锋便依自己的猜测解释。

    “你认为是我不想和她一起工作,所以逼她辞职?”元以伦挑眉问。

    “不然呢?白纸黑字,你也没否认,不是吗?”

    “原来如此。”元以伦露出豁然明白的表情,随即又苦笑。“看来这下误会大了。”

    “误会?”尹南锋难得见他苦笑,好奇追问:“怎么回事?难道是她误会,你并没有要她递职呈?”

    元以伦摇摇头。“这点是没误会,是我要她立刻辞职,既然送到你这里了,直接盖章交给我。”

    “我说了,把情况给我交代清楚。”关乎公事,尹南锋一点都不含糊。

    “OK。”元以伦放下杯子,两手一摊。“因为我这个人有护短的怪癖,如果谈起办公室恋情,除了我女朋友,其他人都不可能升迁,所以——”

    “等等!”尹南锋伸手制止他往下说,双眸如猎鹰发现目标。“刚刚你说『女朋友』?你的意思是,钟心瑜将会是你有生以来承认的第一位女友?”

    “没错。”

    他话才说完,尹南锋已经飞快打开电脑、调出人事资料,勾勾手要好友来到他身后,指着萤幕上的一张大头照,问:“是她?”

    “嗯。”

    尹南锋仔细审视一遍,下了结论。“不是绝世大美女,所以床上功夫惊人?”

    “后面那句听起来不错,让还没试过的我非常期待。”

    元以伦淡淡一句,让尹南锋瞠目结舌。

    “你是转性还是被下蛊?”尹南锋怀疑自己听错了。“我认识的元以伦,不是以精尽人亡为人生目标?什么时候也学小男生谈起纯爱了?”

    “随你爱怎么调侃,我无所谓。”元以伦手指敲敲搁在桌上的辞呈。“快签。”

    “签什么,她可能是我未来嫂子,不是吗?”尹南锋笑得暧昧。“放心,对于你护短的行径,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我和你也不过再掌事一年多就要将这里脱手,这点小事我能通融。”

    他当然能通融。

    认识元以伦十几年,还是头一次听说他决定要当某个女人的男友,那个钟心瑜到底是何方神圣,他都还没有机会认识,何况把人留在身边,就等于握有元以伦的“弱点”,下回在他那边吃了亏,不怕讨不回面子,可以和钟心瑜聊聊他的猎艳功绩,让他被醋淹死——

    “不签也行。”元以伦皮笑肉不笑地说:“薪水加一倍、职务升为我的特助,上班时间内就连吃饭上厕所也要寸步不离跟着我,任何人召见都可以不予理会。”

    “那我请她干么?”简直是白花钱替人养老婆。

    “是啊,你请她干么?”他反问,又在纸上敲敲。“你签你的,我得要去找她解释清楚,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解释清楚什么?”

    “你以为辞呈为什么会越级跑到你桌上?”元以伦撂下这句话,转身离开总经理办公室。

    尹南锋拿起辞呈看了一会儿,灵光乍现。

    “你认为是我不想和她一起工作,所以逼她辞职?”

    看来元以伦在哪个环节出了错,让钟心瑜和他抱持相同想法,才会故意把辞呈送来这里,还照实写出连白痴都看得出他们有暧昧的理由,想看他如何处理。

    “呵,原来聪明如他,也有凸槌的时候。”

    很好,他平衡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前妻再教育最新章节 | 前妻再教育全文阅读 | 前妻再教育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