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凛凛佳人 上 > 第三章

凛凛佳人 上 第三章

作者 : 雷恩那
    那个叫大智的马夫拽着缰绳,抖着细鞭轻轻一抽,马匹嘶鸣一声后随即调头,他们渐行渐远,渐渐没进细雨中,消失在眼界里。

    “如何?”老人家再问。

    他斜觑年轻男子一眼,明摆着非讨个说法不可。

    年轻男子一瞬也不瞬地注视前方,似要穿透这一幕春雨,去瞧透谁、盯紧谁。

    好半晌,他薄唇微微一扬,嗓声如浸过芳蜜,醇厚流动——

    “就她吧。至于如何不如何,也得试过才知。”

    五日后

    今晨,庆阳城门甫开,一辆马车从城外而进,一路来到位在城东大街底端的夏府大宅前,说是专程来接夏家小姐出城。

    夏晓清带着果儿丫鬟,在同父异母长兄兼夏家主爷夏震儒的目送下,一语不发地上了马车。

    她敛裙方未坐妥,立在车篷后的夏震儒突然伸手抓住她秀腕。

    她心头猛然一震,必须咬紧牙关才能压下欲甩脱他掌握的冲动。

    愈怕,愈不能去怕。

    她扬睫迎视,微微抬高半边仍留瘀青的伤容。

    “虽不知他为何执意见你,但原因不重要,你只管伺候好那人,别坏事。懂吗?”夏震儒嘴角淡勾。

    听着兄长慢条斯理、带古怪笑意的告诫语气,她背脊禁不住窜寒……什么叫做“伺候好那人”?“那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又为何找上她?只要“那人”想做的事、想得手的东西,她都得“伺候好”吗?

    “你是夏家女儿,自家生意上的事本该多帮忙,这回确实是个登天梯的绝好机会,千万别弄拧了。”他略顿,笑笑又道:“搞砸了,大伙儿全没好处,你不好过,我想姨娘也不会太好过,你也不愿她老人家难过,不是吗?”

    扯到生母,她玉颜几无血色,两排贝齿咬得生疼,好一会儿才面无表情地强迫自个儿点了点头,算是给出回应。

    夏震儒一笑。“这才乖。”他放开箝握的五指。

    马车帘子掩下,车轮开始辘辘滚动,果儿随即挨过来替主子揉捏手腕,不敢大声哭,眼泪却跟珍珠串似的,一串串滚出眼眶。

    “怎么这么爱哭?”夏晓清叹气。

    “小姐被欺负……我、我见了难受……”果儿吸吸鼻子,忍不住瘪嘴。

    欸,跟了她这样的主子,也实在为难这小丫头。夏晓清反握她的小手,安慰般挲挲她的手背,柔声道:“好果儿别哭,不会有事的……”

    能守护的,她尽力去守。

    当身边的人软弱,她会尽力挺住。

    无法远走高飞,就尝试平气忍受,坐困若能自享,或者终有否极泰来的时日。

    她极淡一笑,对横在眼前、不得不走的未知路像似坦然且无谓了……只是啊只是,在无谁觑见的时候,她眸心会不自觉深幽颤湛,眉心也扣轻愁。

    离城约莫五里路,马车来到北坡竹林。

    夏晓清禁不住揭帘子往外瞧,内心惊疑不定,因占满北坡的这一大片细竹林地竟不知何时开通一条小路,路宽恰容一辆马车行走。

    车行时,竹叶时不时挲过车身,沙沙娑娑的穿林声夹伴竹枝摇曳时咿咿呀呀的声响,落进耳中倒有一番意趣。

    突然间豁然开朗,林深之处辟地建宅。

    马车甫停妥,有仆婢随即迎将过来,替车上的女客撩高帘子,摆上踏脚凳。

    夏晓清越来越觉古怪,如坠五里迷雾,实在摸不清主人家底细。

    宅子很新,该是方建好不久。

    进宽敞前厅,果儿便被留下,名梳双髻、扎粉带的小丫鬟领着夏晓清继续往内院去。

    走在长长回廊上时,午前春光穿过雾化的朝露落在檐前,檐沿溜边儿处宛若镶了命、镀了银,水亮亮闪动,然后凉风拂发、拂脸、拂过袖底与裙襬,风的气味透着野地香气,微腥,却丰饶舒爽……夏晓清走着、走着,觉得自个儿仿佛越绕越深,深进北坡竹林,深进林中某个凭空而现的秘地。

    她被带到一座花团锦簇的园子里。

    “主子等会儿便至,请小姐先在这『绮云园』内用些小丙和香茗。”道完,小丫鬟朝她福身作礼,夏晓清遂轻声道谢,小丫鬟一听,眨眨眸对她嫣然一笑,突然微扬声嗓,清清脆脆地说:“心眼好,长得也好看,小姐真是好人呢!”

    夏晓清有些丈二命刚摸不着脑袋。小丫鬟突如其来的脆嚷似要说给谁听一般,但园子内静得很,哪还有其他人?

    小丫鬟嘻嘻笑,转身跑掉了,仅余她独自一个。

    环顾周遭,她细细端倪,觉得这座园子布置出来的模样有北方园子的大气,却不失江南庭园的细腻,没有太过繁复的亭台楼阁,倒有层层迭迭的春花春木,用了大晕的石料做出山景与岩壁,粗犷石材却能眼琢出精致纹路。

    然后园子的央心摆设石桌、石凳,桌面刨溜得平滑无比,光可鉴人,府内仆婢送上的果子、糕点和香茶摆满桌面。

    她静静打量着,内心猜过又猜。

    猜不出主人家的来头和竟图,是有些沮丧,但见每色小丙与茶点制作精细,巧思诱人,嘴角又不禁发软,竟难以克制地泌出唾液。

    她探出秀指,怕碰坏般轻轻抚过一盘雪条糕。

    “那是山羊奶和过蒙地酥油一起打成的北方小点,配上南方浓茶恰好可以,夏姑娘不妨尝尝。”

    裂绸般的中低男性嗓音蓦然而起!

    夏晓清心中陡震,眉眸倏扬,这一瞧,一口气硬生生憋在胸房之内,堵得她张口无语,浑身绷紧。

    那一溜泛光的回廊檐下,男子不知何时到来。

    他走下回廊,朝她徐慢踱近,身上的一袭铁灰色袍衣夺去她的呼吸,让她双眉渐渐挑高,两眸缓缓瞠圆。

    她能认出,那是同一块布料。

    眼前男子与五日前在码头区舫般上的男子所穿的衣料一模一样……所差的仅是衣袍上的暗绣图纹,她在舫般上所见的是蝠纹绣,此时他身上的却是兰草纹。

    耳中轰轰作响,脑子里声音乍迸,在瞬间又归寂静。

    她被轰傻一般怔怔望着他握在左手的手杖,看着他使用那根乌木杖,步伐微跛地走过来。

    他停在她面前,她如中迷魂咒般抬起脸容,眸线从那根乌木杖移到他指节分明的修长五指,移到他胸前,而后移向他的脸。

    眼前男人有张棱角分明的清俊面庞,挺直的鼻梁,人中略深,薄唇的形状稍显严厉,焦觉并非常笑之人。他目光如炬,如两潭深渊、如她最最不能明了的事物,他直勾勾看她,像无情无绪,又似暗藏玄机。

    “夏姑娘对我手中乌木杖如此感兴趣,其中门道,不妨说出来听听。”

    他语气持平,听不出心绪起伏。

    夏晓清实不知自己竟能懵得这般彻底,在她回过神之前,一长串的话已本能般溜出唇瓣——

    “……材后坚实如铁,木色黑中透红,纹挥清美,断面柔滑,若按书朋中所记,该属海南一带的树种,且是取乌木最珍器的木心部位做成手杖,木心中的油脂能让乌木不蛀、不朽、不腐,这把手杖能用一辈子,而且——”停!

    老天!夏晓清,你都说了什么?!

    她先前上他的舫舟,对般舱内的摆设已不知收敛、不懂藏拙地叨絮一大堆话,如今真犯浑了,竟说到人家拄在手是的杖子!

    “抱歉……我、我很对不住……”

    她不该如此失仪。

    只是察觉出他是当日避于折屏后的船主,且是今日遨她前来的神秘男子,再加上他太过年轻好看的外表以及腿上的残疾,让她一下子思绪停滞。

    “为何道歉?姑娘说得颇好,正因不蛀、不朽、不腐才以乌木心做此手杖。”他拇指挲了挲杖柄,仍徐静道:“这把乌木杖确实可用一辈子。”

    男人看起来不似发怒,仅就事论事一般,不觉被她冒犯,亦不觉她笨拙失态。

    夏晓清内心更增困惑。

    见他在石墩凳上撩袍而坐,她犹自伫立,被动且消极地对峙着。

    桌上摆了茶,他原已端起一只盖杯欲品茗,见她并不随他落坐,他指尖一顿,放下杯子,扬睫再次瞧她。

    外表温驯,性情柔韧——看着她时,他脑中自然而然浮现这些评断。

    秀而雅的眉睫沉静伏敛,眸心却隐隐颤动,有迷惘,有惊疑,有不安与戒慎,她无故落在他的掌握中,进入他的局,然,她把持得极好,即便心生慌惧,旁人也不易嗅闻得出。

    “在下姓宫,宫殿之宫,双字静川,北方松辽人士,家中营商,以盐为大宗。夏姑娘既肯赏脸来访寒舍,何妨坐下来说聊几句?”

    他将属于她的那杯香茗缓缓推近,而后对她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脑子里原是乱哄哄,听到他所说的,夏晓清心魂不禁一凛——

    爆姓。

    松辽人士。

    从商。

    盐为大宗……盐商!

    她终于应他所请落坐,眸光深直锁住他。

    “……公子是『松辽宫家』的人?”

    “是。”他淡淡颔首。

    “那……那公子……可是宫家主事之人?”

    他举杯饮了口茶。“是。”

    夏晓清瞠眸瞪了他好一会儿,瞬间明白了,明白长兄因何亟欲讨好他。

    盐业一向是朝廷专营的事业,能从朝廷手中分得经营之权的大商寥寥无几,怕是五根指儿都数得完,而“松辽宫家”正是其中之一,他们开盐井、引海水煮盐,垄占北边盐利。

    似宫家这样的商家不仅是豪商之贾,因与朝廷、官府关系密切,能独榄专卖之外,亦享权势,简而言之就是——皇商。

    她抿唇不语,记起出门前兄长那副嘴脸和语带威胁的叮嘱——

    别坏事。别弄拧了。伺候好那人。

    她心中兴起一阵厌恶,甚至还有些无以名状的失望之情,似觉眼前之人品味虽佳,却也是一丘之貉。

    “公子要家兄知会我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他未答话,眼神别具深意,看得她都想不争气地垂下颈项。

    然后,他静声问“左颊上的伤是你夏家哪位爷下的手?”

    夏晓清闻言先是一怔,随即掩饰般撇开脸蛋。

    五天前挨的掌掴,到今日已消肿不少,不小心咬破的唇舌也不太疼了,一时间真会忘记自个儿颊上犹有瘀痕。

    爆静川盯着那张又现倔强神气的秀容,道:“这几日,我与夏姑娘的两位兄长曾有接触,府上的二爷脾性不若大爷沉稳,姑娘脸上这一掌该是夏家老二打的,是吗?”他语调平稳,神态亦稳,眉宇间不见波动。“他动手伤你,是因那日在码头区,你散了自家钱银帮了『伍家堂』,是吗?”

    这会儿换夏晓清不答话,然而,他也不是真要她回答什么。

    爆静川继而道:“你家掌权的老奶奶已仙逝好些年,你爹亲也病笔,夏家嫡母对你生母一直存有心结,不可能善待你,而两位同父异母的兄长尽数把持家中产业,婚前纵有一身本事也难出头,不是吗?”

    她实在不明白这男人究竟打什么算盘!

    只是……被一个尚算陌生之人道出家中之事,还说得如此直白,底细全被揭尽,她满心难受啊,向来定静能忍的性子几要不能维持。

    咬牙,咬得牙龈感觉出疼痛。

    她不再闪避他的注视,螓首一扬,将伤颜坦然曝露,清冷道:“想知道的事,公子不都打探出来了?既是心知肚明,又何须再问?”

    她盈盈起身,玉颜淡罩寒霜。

    “公子倘无要事相谈,恕我告辞。”很气、很恼,男人的目光和言词让她深觉无到藏匿,那个最最真实的她仿佛失去一切防护,他再深进一步,只要一小步,就能击垮她似的。

    她福身作礼,这礼作得很是敷衍,草草一福已旋身要走,哪知宫静川竟倏地站起,她走出两步,他未拄手杖已跨步追上,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夏晓清大吃一惊,凭本能使劲挣扎。

    不知怎么搞的,该是她回身甩手时的力道太强,狠狠往他胸前搥中一记,他重心陡失,再加上腿脚不好,如此连拉带扯,导致她自己也没能站稳,结果整个人朝他扑去。

    下一瞬,两人双双倒落。

    他当了她的垫背,被她完全压在底下。

    跌倒时,他的大掌一直扣住她,怕她真要跑走一般。

    受了惊吓,夏晓清伏在男人胸前细细喘息,眸光往上一瞄,蓦然与他相视,她觑见自己投落在他瞳仁底的影儿,这才意会到两人挨得有多近!

    她轻抽一口气,欲爬离他胸前,他五指却又一按,牢牢抓她手腕。

    “唔……”她眉心轻拧,唇死拒着,双肩不禁微微一缩。

    见她吃痛般瑟缩,宫静川立即放松指劲。

    他迅捷坐起,不由分说推高她单边衣袖,清光之下,姑娘家的细腕泛开一圈圈红痕,有几处严重些,已浮出点点的乌青瘀伤。

    “是我造成的吗?”他单刀直入问。

    坦白道,夏晓清真想用力点头、坚定答是。

    他恰恰施力在夏震儒今早箝握她的地方,瞬间疼得她抽气。

    她想引发他的罪恶感,想让他明白他有多么可恶,只是啊只是,凝稳神思去想——自己这么做,又何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凛凛佳人 上最新章节 | 凛凛佳人 上全文阅读 | 凛凛佳人 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