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家有匪婆 > 第一卷 命运拐弯处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当出气筒

家有匪婆 第一卷 命运拐弯处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当出气筒

作者 : 伊人花开
    (加更)

    方重天被金家大太太怒气冲冲的模样吓了一大跳,转瞬便明白过来,这种场合里他确实不该跟金熙到回廊上来,任哪个有心人瞧见了也不好看。他一个老鳏夫倒无所谓,金熙还要做人呢。

    金熙却被大太太这一通话气了个倒仰。这是来拿她当出气筒来了?皱眉盯了大太太几眼:“伯母您这话儿说得好笑。难道我有要紧事儿要和方大哥说,就在宴席上大声聊么那岂不是更没了规矩?”

    大太太被她抢白了这一句,胸口更加憋闷,不由辩驳道:“有什么要紧事儿非得这会儿聊不可?要不然你说出来我听听,到底是不是要紧事儿”

    金熙冷笑着瞟了大太太一眼,大太太这才纳过闷来,自己这话问得太直截了当了。

    唉,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大太太颇为沮丧。若方家这位爷真对子音有意思,请人上门提亲不是早晚的事儿么,她眼下急切成这样子,叫人瞧出来多不好,倒以为子音是烂在家里推不出去了。

    何况她又不是事多的人,这么些年了也没像今天这么冲动,若被老太太知道了,不是更没个好脸给她了

    从好斗的架势变成垂头丧气斗败了的模样,一共也没用了半分钟,大太太佝偻着身子缓缓回了酒席上。金熙明白这位伯母也不容易,先有金子音后有金予豪这么捶打着她,没疯了就已经算是很坚强了——眼下这种年代可不像二十一世纪,离婚这种事儿又不像吹破一只气球,除了吓一跳之外没啥大损失。

    大太太的背影在回廊门里消失不见好久,方重天的尴尬才完全消散干净。再把目光转向金熙,示意她说话,金熙却冷了场……

    “罢了罢了,大太太说得也对,咱们还是先各回各桌吧,等找个合适的时机,我再跟你说说我想说的事儿。”金熙沉默了一下,也没了心情,“我所谓的要紧事儿,其实没什么要紧,改天再说也来得及。”

    方重天微微一琢磨,又回忆了一下他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黑黑的脸膛不禁染上了紫红色。金熙的眼睛贼着呢,也许叫他出来就是要提醒他吧,一味的盯着金家大姑娘看个没完,确实是太失礼了。

    各揣着心思回到酒席上,方重天重回到自己的位置落座,金熙便去了偏厅里。偏厅里都是年轻女眷,她本就该在这边作陪的。不想还没等在覃慕盈和佟雅宁这一桌落座,便听到相隔一桌上有人低声唤她。

    是洪静婷?自打女中毕了业,两人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尤其是毕业前,洪静婷又刻意远离她和覃慕盈那佳期这一拨儿,就好像从来没和她们好过一般,如今这人怎么不但来参加金子琳的订婚宴,还上赶的和她打上了招呼?

    金熙低声和覃慕盈说了句我去去就来,便笑吟吟来到洪静婷身边打招呼,“我都没认出你来怪不得都说女大十八变,你如今这么淑女,我都不敢认了。”

    洪静婷也仿佛从来不曾与她起过间隙一般,亲热的拉她就坐,“你也变了,变成大姑娘了。说真的,我都想你了,因此收到方家的请柬把我高兴坏了,我就想着今儿一定能见到你。”

    方家送去的请柬,怪不得。金熙极其自然的坐在洪静婷身边,又微笑着对这张桌子周围的女子们点头打招呼——除了洪静婷外,她一个也不认得,想必都是方家请来的客人。

    低声跟洪静婷你来我往说了几句寒暄般的闲话,金熙就想起身回覃慕盈那一桌去,却被洪静婷拉住了手,极低的问了起来:“慕盈她……是不是还生我的气呢?”

    “生你的气,为什么啊?我怎么从来没听她说过?”金熙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其实覃慕盈本来也没生过洪静婷的气,是洪静婷自己把覃慕盈当成了敌人。

    洪静婷心头一松,脸上的笑意也真切了许多:“没生我的气就好。她方才远远地看了我几眼,却一句话都没跟我说,我只当她心里还记着我的不是呢。她是不是春天里也该订婚了?不知道她愿意不愿意我出席呢……”

    金熙不免腹诽道,她若愿意你出席,自然会遣人给你送请柬,若是不愿,我总不能替她写一张送给你吧,跟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处?

    可春天订婚这事儿,覃慕盈可是没透过一丝口风,就连她也不知道呢,洪静婷又是从哪里听来的?问了这些话,打得又是什么主意?

    洪静婷见金熙半晌不说话,抿嘴笑起来:“你瞧瞧,我一说到她的婚事,你就避着不吭声,怪不得谁都说你们俩虽然不是一家人,却比亲生姊妹还要亲。”

    “你放心啦,她都要定亲了,我还能如何?何况当初想跟白警长提亲……那也是我爹**意思,跟我全无干系。”

    金熙暗暗摇头,想跟白松涛结亲若真仅仅是你爹**意思,你当初为何把覃慕盈当成了洪水猛兽远远躲着?还不是满心的羡慕嫉妒恨在作怪?

    “瞧你说的,都跟你无关了,不是跟我更无关,我有什么不放心?”金熙不由有些嗔怪道。脑袋里也急速转着弯儿,想找个借口赶紧离开。

    却见洪静婷神秘兮兮的探了头左瞧瞧右看看,一把握住了金熙的胳膊:“嗳,我问你,那佳期的爹娘是不是在给她说亲事,说的就是覃家少爷?说的是覃家四少还是五少?你总去覃家做客,慕盈这两个哥哥你都认识吧?他们两人儿哪一个更好些?”

    金熙被她这一个紧接着一个的问题轰炸得脑袋生疼,微微用了些力气才想明白,原来洪静婷是要打听覃家几位少爷的事儿?她紧着摇头:“你问的这些我都不知道呀。”

    “别逗我了,谁不知道正月十五那天、那佳期跟着覃家少爷看灯去了?你可别瞒我了。”洪静婷先是撇嘴儿,转瞬便想起来金熙和那佳期关系也挺好,连忙又换上笑脸,剩下两句不好听的也没敢说出口。

    金熙皱眉:“你这话儿我可不懂了,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问我?”

    洪静婷见金熙有些恼,心底不由有些含糊。眼前这丫头脾气可不大好,今儿也就仗着她过去和这丫头处得还不错,若换了别人,想必金熙早就翻脸了吧。

    “好好好,是我的错,那佳期的事儿我不问了成不?不过你好歹跟我说说,覃家那四少爷和五少爷都是什么样的人?”

    洪静婷过去跟覃慕盈还算交好时,倒去过覃家几次,不过那几次覃家的两个少爷都没露面……小时候洪家跟覃家倒是偶有走动,可那时的事儿早都忘干净了不是?

    金熙闻言恍然大悟。是不是白松涛与覃慕盈的婚事基本落了听,洪静婷没了念想儿,便想换条路子走走?这姑娘,也太急切了吧,哪有这么当众打听别家少爷的道理?这是拿这一桌子人都当空气了?

    “你放着你姝玉表姐不问,反倒来问我,你叫我怎么说呢?”金熙很无奈的瞪着洪静婷。

    洪静婷立刻扭捏起来:“我不是不好意思问她么,她又整天猫在覃宅里养胎,我都没机会能见到她。”

    “要不我把慕盈叫过来,你亲自问问她好了,怎么样?”金熙一边说一边就站起身来,明明白白摆出了一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架势扭身就走,洪静婷忙伸手拉她,哪里还拉得住。

    死死盯了几眼她的背影,洪静婷黑了脸:“装什么蒜啊装,是谁整日里往覃家跑得不亦乐乎的,这会儿又装上了淑女。”

    “洪小姐说什么?说谁装蒜?”洪静婷身边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笑眯眯问道。

    洪静婷猛然惊醒。这可不是在学校那会儿了,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呢,她这总爱自言自语的毛病可实在要不得,刚才又跟金熙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难道不怕隔墙有耳?连忙紧着摆手说这位姐姐您一定听错了……

    这二十几岁的女子,正是方重天的远房表妹卢雨涵,夫家也姓那,跟那佳期家是族亲。

    方才洪静婷问了金熙几句跟那佳期有关系的话,全被卢雨涵听在耳朵里,她直觉便对这位洪小姐不喜起来,这会儿又听见洪小姐背后念叨金六小姐的不是,暗地里不知皱了几回眉头。

    那金六小姐倒是个聪明的,太极拳打得极好,被这洪小姐问了好几个尴尬问题,全都跟没回答差不多。

    想到这儿,卢雨涵猛然想起自家婆母在她临出门前还在念叨的事儿,说是她那三小叔子那冉鹏年纪也不小了,得赶紧寻门好亲事才是……

    可仔细一想,卢雨涵不由有些失望。今儿跟表弟卓文定亲的可是金家三小姐,这么算来,方才那金六小姐上头岂不是还有两个姐姐没定下亲事?

    也不知她上头那两个姐姐都是什么样儿,是不是像她一样机灵。若是差不离儿,妹妹不行姐姐也成啊,卢雨涵想到这里,便偷偷朝正厅里头张望起来,想找找金家另外几位小姐在何处。

    不想卢雨涵一眼便发现重天大表哥正盯着一个女子不错眼珠儿的瞧呢,那女子,不是金家大小姐金子音又是谁?

    ╭(╯3╰)╮

    女主前世就是生长于单亲家庭,这一辈子又来了一次“单亲”,于是情商还没学会爬到及格线~~所以花儿决定,接下来不谈感情了~过几年再说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家有匪婆最新章节 | 家有匪婆全文阅读 | 家有匪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