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暖暖包女孩 > 第八章

暖暖包女孩 第八章

作者 : 简薰
    【第六章】

    无论凌天宇怎么不愿意,他的新助理还是在隔天进驻他的牮丽公寓。

    “凌先生您好,我叫珠玉,是您接下来的保母。” 很例落的一个女生。

    客套完后,她立刻拿出平板电脑,跟他确定了未来一周的行程,接着就丢下一句,“星期五早上四点我会去叫你起床,房门请不要锁。”

    然后她就钻进刘晓珊之前住的那间房间,不一会,里面传来对话的声音,不知道是什么肥皂剧,她很快的爆出笑声,听起来十分开心。

    很快的,凌天宇体会到高雅全口中“非常专业”的意思了。

    珠玉是一个非常专业的保母,工作以内的事情都是满分,工作以外——抱歉,她才不会管你。

    晓珊以往除了睡觉,都会尽量在客厅或者餐桌工作,让他一打开房间门就看得到人,那给了他一些安全感,而珠玉则是跟他交代完下次出门的时间 之后,在玄关脱了鞋子就往自己房里钻,除非必要,根本不会再出现。

    他曾经有一次要珠玉帮他叫外卖,珠玉很正式的跟他说:“我是工作助理,不是家务助理,我会全面协助你工作上的事情,至于你的私务,请自行 动手,尊重我的专业。”

    想当然咯,对于凌天宇这种大爷来说,他很快的要求换人了。

    某一天他回到公寓,突然发现又出现了另一个女孩子。

    “凌先生您好,我叫盛菲,是您接下来的保母。”

    一看就是超级好说话的那种好好小姐。

    好好小姐很乐意帮他做各种服务,例如叫外卖,例如帮他煮咖啡,她也会在客厅或者餐桌工作,等他出来时对他投以梦幻的眼神。

    一次、两次,凌天宇确定了,盛菲绝对是他的歌迷。

    有回他在电话中跟沈柚星强烈的沟通过后,随口骂了几句脏话,盛菲立刻睁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又受伤万分的样子,好像他多辜负她一样。

    对啊,他私底下完全不贵族,火大起来会飙脏话,意见不合不发脾气难道要他说自已好开心吗?

    那一天,盛菲眼眶红红,回程车上,她终于哭了,一边哭一边瞄他,表情似乎在说:快道歉,道歉我就原谅你。

    凌天宇假寐,不想理她。

    没有得到预期中的忏悔与保证,盛菲越哭越大声,“你怎么可以这样?” 转头,再睡。

    “凌……天……宇,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继续睡。

    在盛菲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伤心之后,终于,司机大哥忍不住了,“顺辉,那个人素不素欺负你?”

    “他……他……”

    “他怎么样?跟我讲,免惊,就算是明星也不可以做坏事,不用怕,你不敢讲,我帮你去跟他讲。”

    “他……他居然说脏话……” 司机大哥楞了两秒,干笑几声,继续开车。

    后来的保母是个年轻男性,叫什么他不记得,因为那人当天就把女朋友带来过夜,隔天凌天宇就要他打包了。

    再后来是一个很朴素的女孩,叫做淑秀,任务型的女生。

    无论跟她交代什么,她都会用最快的时间完成,而且完成度极高,但是,如果他没讲,她就什么也不会做。

    他就算清了十次喉咙,她也不会动一下,一定要说“给我一杯温水”,她才会去倒水。

    西装后面的固定夹松开了,她也视若无睹,一定要他说“帮我把夹子整理一下”,她才动手帮他整理。

    在换第五个之前,凌天宇跟顾姊抗议,顾姊说,助理只是助理,又不是圣人,不可能如订做一般完美。

    他瞥瞥扭扭的说:“之前……就还不错啊……”

    “之前?盛菲吗?还是珠玉?”

    “都不是。”

    “那是谁?应该不是小瑞吧,他不是踩了女友留宿这个最大雷吗?”

    “当然不是。”

    顾姊叹了一口气,“天宇,顾姊年纪大了,你想说什么直接跟我说,不要再叫我玩猜猜乐了,我头好痛。”

    “就……刘晓珊。”

    干辛万苦终于说出这三个字,凌天宇觉得都要听到自已的心跳了,他总觉得电话那头的人会知道些什么,所以一直不肯正面回答。 高雅全那日调侃他的笑容留给他太大的阴影,导致他比之前更难表达出自已的意思。

    “晓珊啊?”顾姊恍然大悟的说,“真是,还以为你在讲谁,原来是晓珊。怎么,想她回来带你?”

    “我觉得她做得不错,分寸跟时间的拿捏都很好,有她在旁边,我不用去烦其他的事情,觉得比较顺心。”说出关键字之后,接下来就顺畅多了, “可以的话希望还是她,比较习惯。”

    “习惯?不会吧,你不是对她很不满意?”

    凌天宇想了一下,明白了。

    这圈子果然很小,不管是谁去跟顾姊说,也不管顾姊听到了什么,他都无法否认,因为在当下,他看起来的确是对晓珊很不满意没错,连司机大哥 都抱不平地给过他好几次白眼。

    “你对淑秀不习惯,我会再安排,晓珊的话没办法,她已经开始带马落斯了。而且马落斯现在乖巧又可爱,比以前好很多。”顾姊顿了顿,“也比你好很多,晓珊是忙,但至少不用瞎忙了。”

    挂了电话之后,他突然知道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送花给丁爱有什么?把卡片送给丁爱有什么?他当时到底在发哪门子番王脾气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个助理……算了,他已经不抱期望,随便了啦。

    在第五号跟他自我介绍递名片时,他突然想起阿派说过的话——

    一个完美的助理是这样——她在的时候,你不会有太大的感觉,一旦她不在,你就会很有感觉。

    阿派睿智,这一个月来,他真的很有感觉了。

    闪烁造型工作室。

    凌天宇在第六号的陪伴下,让造型师在他的头发上大力改造——这是第六个助理,他已经不想去记名字了。

    新戏开拍在即,他得让自己外型像剧本中的男主角一点才行。

    造型师莉莎说,他现在是典型的伸展台发色,太有个性了,绝对不行,得平凡一点,好符合剧中的小男人设定。

    凌天宇看着电视剧,任莉莎跟她的助理一边在他头上弄来弄去,讨论着他的头发该用儿号颜色,该再剪掉多少会比较好之类的问题,偶尔“嗯”一 声,表示有听见,其实他根本不担心。

    莉莎手艺好得很,他只要告诉她这个造型是用来干么的,她自会打点好一切,而且成果总是让他满意。

    电视播的是一个外国的综艺节目,还算满有趣的,广告时间,一个有点眼熟的小少年出现在萤幕上,唱了几句,然后对镜头一笑,字幕打出了——马 落斯最新EP,预购开始,二十七日正式发行。一行字。

    马落斯……马落斯?!那个臭小表?

    原本已经无聊到不行的凌天宇脑袋动了起来。月底发行的话,现在应该开始跑通告了吧……

    莉莎吱的一声,“马落斯耶。”

    “你喜欢他?”

    “算不上喜欢不喜欢,不过他晚一点会来做特典海报的造型,第一次见面,希望相处愉快。”

    凌天宇很快的听到重点,“他等一下要来?”

    “你结束后就是他。”

    所以只要他拖得够久,应该就会见到晓珊吧。 但要找什么理由拖,这倒是问题……

    莉莎完全误解了他的沉默,“不想看到他的话也不用担心,本人知道艺人时间宝贵,因此绝对不会让人等。你的话大概七点前就好了,我跟马落斯 的保母约了八点,除非他们真的提早一小时,不然绝对遇不到。”

    呃啊,他可没办法拖到八点——空是有空,但是理由不好找。

    就在凌天宇脑内作战到最高点的时候,有人推开了工作室的玻璃门,“莉莎姊,不好意思我们来早了。”

    凌天宇从镜子里看到刘晓珊大包小包的,跟着一个两手空空的少年进来。

    他一下睁大眼睛。一个月没见了,不知道她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那天,他跟高雅全从副总裁办公室走出来,一下就听到宣传部门喧闹的声音,什么“混蛋退散,下一次恋爱会更好”之类的。

    他再不食人间烟火,也大概知道晓珊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那天晚上,当她跟他说明天会有新人来接的时候,他只点点头,然后跟她说:“好好保重。”

    那时她很惊讶,却还是笑着点头说:“会的。”

    现在看来,她应该好多了,神色不再像那日般憔悴。工作果然是良药,忙着忙着,就忘了伤心。

    五月的天气忽冷忽热,就见她从大包包里拿出保温杯,要那臭小表喝一些。

    很熟悉的黑镜框,很熟悉的马尾,很熟悉的体贴。

    他想起她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公寓转变成他想要的样子;在丁爱的节目上给他打暗号;在他死活不愿去海岛拍写真时提出新提案。

    她的大包包里永远 有小毛毯,让他随时补眠;永远有温水,让他滋润喉咙;给他打果菜汁,好让他饮食均衡,连化妆师都说他的气色比起以前好很多。

    她很像第一天见面时她递给他的暖暖包一样,握在手上的时候,舒服得不太会意识到它存在,一旦不在,很快会觉得冷。

    他现在就觉得很冷,看到晓珊充满母爱光辉的照顾臭小表,感觉更冷。

    小枕头、随身毛毯,刘晓珊很快的在工作室的沙发上布置了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马落斯老实不客气地躺了进去,戴上眼罩跟耳塞,补眠。

    莉莎已经见怪不怪了,一定是上个工作提早结束,而她工作室的沙发又比保母车好睡——当初挑选家具时她就有考虑到这点,地方不够做一个休息隔 间,她只好变通的买了一个可以休息的家具,她的沙发可以当单人床使用。

    “晓珊,你最近很忙哦?”

    “有点,我最近一直在带他试镜。”讲到这个,刘晓珊的语气明显轻快起来,显得颇高兴,“我觉得他表现不错,应该有机会,运气好的话,说不 定下个月就可以上戏了。”

    “但上戏的话你更累了吧?没日没夜的,根本就是随着剧组迁徙。”

    “莉莎姊,我现在充分体会到工作的真义了,忙碌就是幸福啊。何况马落斯现在真的很上进,课都有乖乖去上,也没缺席,连苏经理都说看好他。”

    莉莎一脸忍笑的样子,“但你们家苏经理眼光是出了名的不准耶。”

    环东的苏先生是总裁么子,看人的眼光奇差,但偏偏总裁十分护短,总是在会议上力排众议支持自己儿子的决策。

    而既然总裁大人都出马了,大家 当然会识相的退让一下,给总裁留点面子,反正等半年表出来就知道,么少爷觉得一定会大红特红的人到底有没有帮公司赚钱。

    面对莉莎的调侃,刘晓珊完全无法否认,哎唷一声,“就算十箭九歪,至少也会中一次嘛,而且正确来说,马落斯算是石经理那边的,石经理眼光 就准多了。”

    终于,凌天宇忍不住了——她都进来这么久了,居然一直没看到他?不是装,是真的没看到。

    她的心思都在臭小孩身上,十五六岁有了吧,又不是婴儿,居然还拍拍……

    于是他拿起杯子喝水,故意在放下时弄出不小的声音,此举果然吸引了刘晓珊的注意。

    她一脸意外,但隔了一会,还是走过来打招呼,“这么巧?”

    “是啊。”喔耶!

    “嗯……你你最近好吗?”

    “还不是一样,上节目、拍照、出席活动”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了,我知道『Office』过几天要开镜了,我对新戏很期待哦。”

    喜!

    “大女人跟小男人的设定很有趣,而且我现在是沈柚星的粉丝。”

    呃……

    “沈柚星的粉丝?”为什么不是他的粉丝?

    “对啊,最近刚好有时间,把她写的戏都看了一次,真的都好好笑,幽默又知性,完全不输给外国影集。我后来还买了原著剧本,如果有机会见到她,我要跟她要签名。

    居然想跟沈柚星要签名,她都没跟他要过签名说……

    “你这么喜欢的话,可以把书拿给我,因为我接下来会密集的跟她见面。”

    “不用那么麻烦啦。”

    “一点也不麻烦。”

    “这样不太好。”

    “哪里不好了?”

    就在奇怪的言语拉锯战中,莉莎笑了起来,“你们两个怎么了 ?讲话就讲话干么这样奇怪?没有重点又坑坑巴巴,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分手的男女朋友。”

    凌天宇心想,糟糕!

    果不其然,就见刘晓珊神色微微一黯——才一个多月,没办法那么快走出来吧?

    莉莎浑然不觉自己刚刚丢了个深水炸弹,就像过往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啦,等十五分钟让它吃色,再过来帮你洗头。我去打个电话,你们就自己打发时间吧。”

    莉莎不在了,气氛顿时有点尴尬。

    正当他考虑着要说什么的时候,晓珊先丢下一句“我去看看马落斯”就走了,而他则被困在奇怪的头罩下面,动弹不得。

    想了想,拿起手机,他在上发了一个超可爱的表情符号过去。

    凌天宇从镜子里看到她滑动手机萤幕,接着有点楞住。

    两人的眼神在镜子中交会,他对她点点头,她则露出想笑的表情。

    不一会,回信来了,“你居然用表情符号?你居然用表情符号?”

    “因为我想装可爱。”

    镜子里,他又见她笑了——他突然想起来,他很喜欢看她这样子,很容易逗,很容易心情好。

    在他不起番的时候,她总是笑颜以对。

    “你现在是放荡不羁的人耶,装什么可爱?”

    “那只是形象。”

    “形象很重要啊,形象就是一切,我现在都不准马落斯边走边吃。”

    “那臭小表现在好带吗?”

    “好啊,他现在合作很多,应该说非常合作,他终于知道我为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还有,他不是臭小表,他最近接了橘风天然洗衣精的广告 ,他每天都很香。”

    他想起以前,只要附近有艺人或者工作人员说想喝点什么,她就会马上从包包里拿出他代言的英伦咖啡或者英伦奶茶说:“不介意的话……”脱妆浮粉时,也是她拿出他代言的超细面纸分送给大家使用。

    她那个包包,好像小叮当的百宝袋,可以变出他所需要的,跟他所代言的东西。她总是努力从里面拿出一项又一项,而当这些画面在娱乐新闻曝光,想当然耳,厂商对他的满意度绝对是节节高升。

    这一个月,他真的不只一次想起阿派说的——“一个完美的助理是这样一她在的时候,你不会有太大的感觉,一旦她不在,你就会很有感觉。”

    “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

    “虽然有点晚,但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当作没有那么一回事,所以,你要看仔细了。”

    刘晓珊发了一个全神贯注的娃娃图过来。

    “之前跟你发了那么多毫无道理的脾气,不好意思。(惭愧符号)”

    凌天宇等了几分钟,发现她没再回复,于是忍不住问了,“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表达一些什么吗?”

    火大也好,欣慰也好,没有回音是怎么回事?

    在他催促过后,刘晓珊才过来讯息,“你是不是被掉包了?你不是真正的凌天宇吧?还是你现在头上那顶帽子太热了,所以一时糊涂了?”

    他哭笑不得,“都没有。”

    她又丢了一个怀疑的表情。

    “我现在很认真。”

    两人的眼神再度在镜中交会,虽然他现在头上还罩个一个航天员的帽子,但她应该可以感觉到他是认真的,证据就是,她的神色也开始认真了。

    “我不清楚自己当时为什么那样生气,但经过这一个多月,我想了很多,就像你刚刚说的,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应该要谢谢你,而不是把全副精力用来跟你作对,我很抱歉。”

    不过就是几句话,但他的手指在萤幕上点点改改许久,才终于送出。

    他也发现,原来沟通没这么难。

    虽然跟他想的不一样,但勉强也算“当面”喽。

    镜子里,她看着手机萤幕,低低的笑了。

    凌天宇见状,又发了一条过去,“当朋友?”

    “当然是朋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暖暖包女孩最新章节 | 暖暖包女孩全文阅读 | 暖暖包女孩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