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暖暖包女孩 > 第六章

暖暖包女孩 第六章

作者 : 简薰
    【第四章】

    在录音周结束前,阿派很认真的跟凌天宇说:“找一天你有空的时候,我要去你家玩。”

    凌天宇扬起眉。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前一分钟他们才在因为十首歌大功告成,彼此高兴了一下,阿派正在算成品时间给他,怎么话题一转就变成这个?

    “你没听错,我要去你家玩。”

    凌天宇皱眉,“我家没什么好玩。”

    “可是我想去。”

    “你现在是在演五岁小孩吗?”

    “那我求你。”

    三月的天气已经有点回暖了,但凌天宇还是起了鸡皮疙瘩,“我很少拜托人,但我认真拜托你不要这样跟我说话,很惊惊。”

    “我只是想表达我的诚意。”

    凌天宇难得的回了。阿派啊阿派,你到底怎么了?

    过去那么多年,阿派连他家住哪都没问过,现在却突然要去他家玩,还指定要吃个便饭?

    静默中,只见阿派悠悠叹口气,用跟他粗犷外表不搭的语气说:“我不是对你家感兴趣,我是对你家的助理感兴趣。”

    “晓珊?”

    点头,胡子男的脸颊浮现淡淡红晕。

    好,他懂了,阿派被晓珊煞到——不是想到他家来玩,而是想去晓珊家玩。

    但晓珊……

    “唉,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阿派拍拍他的肩膀,“晓珊的外型当然不比明星女模,可是她心地善良,我那天看她那样对小朋友,就觉得这女孩可以来往。我们这个世代,人面兽心的人越来越多,心地善良的却越来越少,那天你也看到的,那个马落斯以前老对她大呼小叫,她完全可以借机酸他一顿,但她也没有。

    “美女嘛,我看得多了,看看就好,真的想找个人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分享生活点滴,比起外貌的美丽,更重要的是心灵的美丽。”

    关于这说法,凌天宇倒是无法否认。

    像丁爱,五官精致得没话说,但只是因为他在某个票选没有投给她,就记恨到现在,还巴不得他在节目上出丑。

    “虽然才相处一个星期,但我完全了解高副总栽为什么给她这样高的评价了,她完全值得副总栽的称赞,当之无愧。”

    高雅全称赞了晓珊?“副总栽说了什么?”

    “说她聪明。”

    “就这样?”

    “狐狸很少称赞人的啊。”

    这倒也是。

    “副总栽说的聪明,并不是指那种智商上的聪明,也不是那种算计的小聪明,而是她懂得消化情绪。她以前带那臭小表,从来没发火,现在带你,也没发火一重点是,她也没让你发火,就这点来说,她根本是神了好吗?”

    “我没那么糟吧?”

    “那得问问那十几个被你辞退或者主动求去的助理才知道,至少,就我本周所见,她做事很得你心意。”

    “老实说,我没有太大的感觉。”

    “那就对了,一个完美的助理是这样,她在的时候,你不会有太大的感觉,一旦她不在,你就会很有感觉。”

    是这样吗?

    他真的觉得,其实目前为止的状况都只是“还好”而已。

    阿派搭上他的肩,“大哥啊,你跟丁爱的事情我听说了,你知不知道晓珊在白**人节时帮你送了花给丁爱,听说是大到要两只手才能抱住的香槟玫瑰,直接送去电视台的休息室,所有人都看到了。丁爱收到花很有面子,看到你的手写卡片也很开心,下次你去上她节目包管她会对你很好。”

    手写卡片?他哪有写过那东西……

    等等,他想起来了,但她跟他说那是要送给沈抽星的公关卡片,他嫌麻烦,于是她拿出一张纸说已经帮他想好内容了,让他照着抄就行,当时他还心里又给她加了五分,没想到……

    天杀的刘晓珊。

    低气压。

    虽然才带凌天字一个多月,虽然凌天宇本来也就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刘晓珊还是可以感觉到他那种不爽。

    奇怪,她只不过去买了一杯咖啡而已,怎么回来后整个气氛都猪羊变色?

    凌天宇很不爽,阿派看她的表情则有点歉意,“晓珊,不好意思,我把香槟玫瑰的事情跟天宇讲了。”

    刘晓珊僵了一下,偷瞄了一眼凌天宇……杀气腾腾。

    她当然知道以他的性格是不甩丁爱,但艺人可以有个性,保母可不能有个性啊。她不知道丁爱不高兴就算了,既然知道,好歹得做一下补救措施,她是骗了他没错,却也是为他好,但这种话应该只会火上加油而已。

    凌天宇现在脸颊线条紧绷,下巴也仰得比平常高,战斗力已经高到就算一次出来三只怪兽,他也不用靠队友,可以独自消灭的地步。

    真是……

    她之前还偷偷得意自己挺厉害,居然可以跟他相处一个多月安然无事,他没有跟副总裁说要换掉她,她也没有痛苦到想求去,累极时,就想想自己户头会多五十万,隔天醒来又是一条好汉了。

    只是她这个好汉现在头很痛,觉得肩膀很重,完全笑不出来。

    她清楚自己即将迎接两人的第一场战争,没关系,她有心理准备,她会告诉自己要忍耐。

    再糟糕,也是会过去的。

    见阿派欲言又止,刘晓珊安慰道:“嗯,没关系啦,反正他早晚也会听说。”

    见她这么说,阿派更自责,“真的不好意思。”

    公关工作就像鸭子划水,只能在水面下,出了水面,可能会有反效果,他刚刚一定是短路了才会这么不小心。

    “我都说不要紧了,喏,这是你要的摩卡。”她的心里在打鼓,但表面上还是故作轻快的说:“成品做好跟我说一声,我安排时间过来听。”接着向凌天宇,“我已经请司机大哥到电梯口了,我们走吧。”

    “晓珊……”阿派还想说些什么。

    刘晓珊微微一笑,“没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事情大条了——只是她不能把脾气发出来。

    助理是艺人的附属品,她的一言一行都关乎着别人对他的评价,她在这里发一分钟脾气,未来可能要花一天来善后。

    “走吧。”她像过往一样轻拍凌天宇的手臂,果不其然,被他伸手格开。

    “我自己会走。”

    好吧,事情不是大条,事情是非……常……大条。

    上了保母车,他把后座跟司机中间的隔音板拉上,劈头就问:“谁告诉你可以用我的名字送花给丁爱的?”

    面对他很不爽的表情,刘晓珊有种全身酸痛的感觉,“如果过节是一束花就可以消掉的,那其实还是消掉比较好,这圈子又不大,以后好相见。”

    “谁要跟她好相见?我以后不上她的节目总行了吧。”

    “以后电视台遇到,大眼瞪小眼又不会比较愉快。”

    “我高兴那样。”

    “我不能明明知道、明明能解决却装作没有这回事。”这事卡在那,总有一天会传出去,到时不要说高副总栽,就算是顾姊也不会放过她——公关也是保母的工作之一啊。“我有我的立场。”

    “那我的立场呢?你告诉我,我为何要在白**人节送花给一个讨厌鬼?而且还让电视台上上下下都知道?”

    刘晓珊已经开始头痛了。真是无法沟通!虽然他不喝酒,但他现在卢的程度跟酒醉也差不了多少吧?

    还是不要解释好了,反正他也听不进去,他现在就只是一个大小孩,不是真正想知道原因,他只是想发脾气。

    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为了头期款,忍耐。

    “还有,你居然骗我写卡片?!”

    她想跟他说,那张卡片真的是要给沈柚星的,只是她不知怎么搞的,忘记放进巧克力荆盒早,送花去给丁爱时突然看到,想了想,那就不要浪费吧

    他的戏已经确定在丁爱的电视台上演,而丁爱又有一对高层老爸跟高层老妈,电视台几乎就跟她家一样,万一她在宣传广告牌或者广告上捣乱,整个气势会差很多呢——他睽违萤光幕一年多的戏,一定要登上大楼外面那十公尺的广告墙才行,不然会有很多不利他的耳语。

    “这阵子相处得不错,我还认为你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没想到你居然跟我耍这种心机。”

    ……我忍!

    “你就这么想立功吗?”

    ……我再忍!

    “我想顾姊会对你很满意,不过,我对你很失望。”

    ……我吐血三尺。

    接下来半个月,刘晓珊充分体会到番王的不合作程度,衣服不满意,发型不满意,明明自己说想喝咖啡,等她买回来又说要喝乌龙茶,订了他指定的饭店餐盒,他却突然想吃路边摊。

    沈抽星传来五集剧本,凌天宇每一页都有意见,于是她得想办法再让两人见面沟通,可凌天宇空下来时都已经是晚上十点过后,而沈柚星就说太晚了,最晚她只同意到八点见面。

    不能见面,那就视讯吧,但转念一想,算了,凌天宇就是要她辛苦,就算他明明有空,沈柚星也在那头等待,他还是会有其他理由推掉……要补眠、要上厕所、要打一通很重要的电话……

    于是她开始变成传话筒——

    “沈小姐,不好意思,凌先生的想法是这两页的对白都比较家常,希望再加个笑点。”

    “凌先生,沈小姐说这段虽然比较平淡,但不能删,因为这一段是线,后面要带梗出来的。”

    “沈小姐,能不能麻烦你在第二集最后面……”

    她的快速拨号键一,为此已经从妈妈的号码变成沈柚星的手机,因为每天至少要打两次以上。

    热线生涯进入第二周后,连沈柚星都开始同情她了。

    证据就是,刚开始时,沈柚星对于这种事情颇有抱怨,说自己写了这么多年剧本没遇过这种事,但后来两人沟通得差不多时,她会叹口气,然后对说:“你也真辛苦。”

    刘晓珊听了,忍不住在内心流下两行宽慰的眼泪想,我是真的很辛苦啊,古代在深宫中伺候皇上也就是这种感觉吧。

    凌天宇的心情跟喜好一日数变。

    上电视得有话题,她帮他整理了几个有趣的主题,然而他都不满意,退了几次后,才肯跟她说想要的是什么。

    他的诸多挑剔总是让她疲于奔命。

    她一直告诉自己,会好的、会好的,但事实证明,没有。晚上洗头时,她都有种落发变多的错觉。

    她不是没想过求去,但想到副总栽跟她说的那五十万,就又挺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累。

    躺在床上,她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想着过去两个星期的特殊训练,忍不住傍自己鼓鼓掌。

    刘晓珊,做得好,马落斯没有难倒你,凌天宇也没有难倒你,坚持下去,你会成为这个圈子的传奇。

    翻了个身,想着自己要不要去洗澡的时候,电话响了。

    她直接抓起电话,端出温柔嗓音,“环东刘晓珊,您好。”

    “晓珊,是我。”

    听到这声音,她顿时睁开眼睛,一下从床铺上坐了起来,“国志?”

    他打电话给她干么?国际电话很贵的。

    为了将来的生活,两人都有节约的共识,过去一直是视讯……不过她最近被整得太惨,已经跟他改了好几次时间——难道因为这样,所以他……她的心情一下子柔软起来,多日来的疲累不自觉一扫而空。

    “好久没跟你讲电话,感觉好奇妙。”

    “嗯,我……我也是。”黄国志顿了顿,“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还好。”

    实话是她今天累到翻。

    今天是在海边取晨景,她站了好几个小时,又冷又痛苦,等摄影师OK放人时,已经是早上八点多的事了。回到公寓,她能做的只有提醒凌天宇下一轮的起床时间,接着游魂般的飘回自己的卧室,动弹不得。

    其实她不是没想过这样下去要跟高副总栽辞掉这次的保母工作,但那念头通常只是一闪而逝,直到此时此刻,她真心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撑下去,而且不会再想着要求调职了。

    “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嗯,我在听。”

    “那个……”

    十几秒的空白后,她忍不住问了,“哪个?”

    “就是……”

    又是十几秒的空白。

    刘晓珊的女性雷达在这时候终于启动了,直觉告诉她,男生跟女友讲话时支支吾吾、结结巴巴,通常不会是什么好事。

    况且还特别打国际电话来……

    她心里隐约有了些想法,但又觉得应该不会。

    静默中,她听见电话那头有个女生的声音在催促,“快点,电话费很贵。”

    真是哀伤的宾果。

    她又倒回床上,想不通怎么会是这样?

    其实她大可说一声“我明白了”,接着挂上电话、洗澡睡觉,迎接新一天的挑战,可是,她就是很想听听他的说法——黄家三代都喝过洋墨水,因此他未能免俗也要拿个学位,当时他也跟家里说过好多次,他不想去……

    隐隐约约的,她又听见那女孩催促了一次。

    “晓珊,那个我……我对不起你……我在这边有一个女朋友,我过来的第一个月我们就开始交往了,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所以一直瞒着你。”

    当初他在机场紧紧抱着她,要她千万别变心,要她千万要等他,那时他说——

    “我拿到学位会马上回来。”

    当时她也是哭着点头说“一定会”,然后两人你侬我侬的要对方多保重,要好好照顾自己,接着又说起勾勒的未来给彼此加油打气……怎么也才一年多而已,就变成这样了?

    然后黄国志吞吞吐吐的说起跟新女友是怎么认识、怎么在一起,最近被对方发现了他一直跟台湾的女友有联络,要他做个选择……

    他后来说了什么,她已经不记得了,等她回过一神来,已经快中午。

    她想了想,还是打了电话给副总栽,说她不行了,得换人——她至少会情绪低迷一阵子,而凌天宇的不合作也有往上发展的趋势,她不希望哪一天自己控制不住对他发火了,那不好。

    高副总栽问清楚凌天宇下一次应该出现的时间之后,只说知道了,明天下午会派新的助理去接人,她把需要移交的东西交接一下,这几天好好休息,下星期一再来上班就好。

    解决了!

    刘晓珊终于认分的去浴室洗澡洗头,等她一身干干净净躺在被窝里时,睡意瞬间来袭。

    这阵子因为精神很紧绷,她其实不太容易入睡,这一天倒是因为大哭过后的疲累,意外的很快入眠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暖暖包女孩最新章节 | 暖暖包女孩全文阅读 | 暖暖包女孩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