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欺皇子 > 第十四章

欺皇子 第十四章

作者 : 丹甯
    瞧出他的防备之意,李灿璃叹了口气,“昨日袭击你们的,其实不是一般山贼吧?”

    手微微一顿,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这事父皇已命人彻查,是不是山贼,不久便有结果。”

    他盯着他半晌,突地笑了,“那武器上有卫军的标记,我不信你们没发现。”

    “二哥消息倒是灵通。”李熙平勾唇,又为自己斟了一杯茶,心中却有几分戒备。

    这事他只和可清私下讨论过,谁也没对外提起,没想到二哥居然也知道。

    “你们认为是我做的?”

    “原本只是稍有怀疑。”觑了他一眼,“不过你连武器标记的事都晓得,这嫌疑不免就更大了。”

    “若我说不是我呢?”李灿璃有些苦涩的扯唇,“不管你信不信,可清和嫣嫣是这世上我最不愿伤害的两个人……至于我为何会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你们随行的人当中有我安插的人。”

    “你的人”李熙平皱眉,“那些人都是可清的亲信。”

    这令他对二哥的警戒倏地加深。

    “是,但那并不冲突。”李灿璃静静望着他,“我给他们的命令,是誓死保护可清。”

    李熙平看着杯中的茶水,“你说不想伤害可清,但你先前已伤了她。”

    “我别无选择——”

    “你有。”冷哼了一声,打断他,“只是你不愿选择。”因为在二哥心目中,皇位比可清重要。

    “或许吧。”李灿璃轻叹,“从你们刚刚的相处情况看来,你已知道可清的身分,也打算和她在一起了?”

    李熙平想了想,“是,总之她在哪儿,我便在哪儿。横竖我只是个闲散王爷,父皇也未对我有太大期许。”就是王爷这位置不要也无妨。

    李灿璃瞧着他满不在乎的表情,脑海中浮起了先前见到的那一幕。

    他很了解自己的武功与可清和五弟的差距,要在不惊动下人的情况下潜入景王府容易,但想瞒过这两人根本不可能。

    然而可清刚才却没发现他,可见她眼里尽是五弟,没察觉他的存在。

    其实过去她也曾那样瞧过他的,可他没把握,而他知道今后再也不可能了。

    直到那一刻,他才终于明白自己放弃的是什么。

    “这样也好。”李灿璃点点头,“或许她就是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护着。”有五弟在她身旁,他便能够放心了。

    李熙平皱眉瞪着他,“我们遇袭之事真与你无关?”

    他站起身,“你放心,我会去查清楚的,无论此事背后是谁指使的,他们的目的显然是想把我们都卷进去,甚至令我们反目。你们今天这么做很好,那些证据想必也是为了掩人耳目,在查明真凶之前,把那些证据拿出来只会在朝中引起不必要的风波。”

    直视着他好一会儿后,李熙平才耸耸肩,“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我不想理会,就听你的。”这么说,也算是信了他的话。

    “谢谢你的信任。”李灿璃松了口气,接着起身朝外走去,却在离开凉亭前,突然停下脚步,回头道:“可以的话,尽早带可清离开淮城吧。”

    李熙平心中一凛,“要出事了?”

    李灿璃并未否认,“最近朝中暗潮汹涌,你们还是躲得越远越好,以免被波及到。”

    “好,我知道了。”这下连他也看得出来,二哥是真的在乎可清。既然如此,他不介意承他这份情。

    微微颔首,李灿璃转身正准备离去,没想到一转身,便看到那令他心心念念的人。

    穆可清站在那儿,不知听了多久。

    两人目光对上,她立刻微微欠身,“毅王殿下。”

    李灿璃望着她,一瞬间,心像是被一只手掐住了。

    明明是那么熟悉的脸,然而那平静的表情却是如此陌生。

    没有高兴,也没有怨恨,平平淡淡的,就像面对陌生人。

    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客气的唤他“毅王殿下”,而他明白,以后她也都会是这个样子。

    她不恨他,也不爱他。李灿璃藏在衣袖下的手握得死紧。

    但这是他选择的路,怨不了谁。

    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吧?他从很早以前就明白了,自己不可能和可清有结果,只是过去总不愿去面对,才会拖到现在,耽误了她。

    父皇迟迟不立太子,各皇子对那位置虎视眈眈,众臣纷纷选边站。夏国因此内存隐忧,外有强敌,所以需要﹁穆将军﹂这样的将领镇守边关,而他个人亦需要一个手握兵权的支持者。

    他总告诉自己,可清只能是﹁穆将军﹂,不能是毅王妃、太子妃或是皇后。

    倘若五弟愿意没名没分的陪伴在她身边是最好了。

    然而为何他理智上知道,心里却还是那么难受?

    “熙平。”他侧头对着身后的五弟道:“可清就麻烦你了。”

    “不劳二哥费心。”可清是他的女人,他自会照顾,用不着他人提醒。

    李灿璃不再说话,快步走出亭子,头也不回的离去。

    穆可清只瞧了一眼便收回视线,却见亭子里的男人目光正直直落在自己身上。

    她挑眉,“怎么这样看我?”

    “我以为你会和我二哥多说两句。”

    “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她语气淡然。

    既然决定要放下,她就会全部放下,至于李灿璃是不是曾想夺她兵权之类的,她已经无心探究。若他没打算对付她那是最好,如果有……她也仅会觉得遗憾。过去曾为他伤过一次心已经够了,她不会再伤第二次了。

    李熙平听了她的话,终于满意的扬起微笑。他起身走上前,轻轻牵住她的手。

    “不提你们之间的事,我想,我们先前可能误会二哥了。”情敌既已无胜算,他不介意帮兄长多说点好话。

    “嗯。”穆可清点点头。

    他们刚才的对话她听到了六七成,也决定相信李灿璃所说的话。

    “最有嫌疑的人已被排除,看来我们原先的推论又得重新想过了。”李熙平忍不住叹气。

    他讨厌被卷入朝廷斗争,但如今既然有人主动来招惹,他也不会轻易放过,更何况他们居然还想害可清!

    “换个角度想,至少我们不用浪费时间在猜疑他是不是主谋上。”其实这让她松口气。

    他觑着她感慨的侧颜,忽道:“可清,等此事结束后,我们就尽快离开京城,再也别回来,好不好?”

    即使二哥没提醒,这话他本来也是要说的。和淮城比起来,他更喜欢景城的单纯生活。

    穆可清回望向他,嫣然一笑,“当然好了,我可是很想念云儿,再不想和它分离这么久呢。”

    “哼,那只又胖又懒的笨兔子有什么好?”她这意料之外的话,明显令某人吃醋了。

    想到那只胖白兔每天都可以在她身边蹭来蹭去,光明正大的接受她的抚摸与温言软语……李熙平就心理严重不平衡。

    她一怔,好气又好笑的嗔道:“你跟只畜生计较什么?那我这几年每夜和嫣嫣同床共枕,你岂不是要嫉妒死了?”

    “……”很好,他会记得回景城后要让她们分房的。

    “真是小心眼。”见他脸更黑了,她忍不住取笑他,正想挣开被握住的手,他却突然握得更紧。

    “关于你的事,我永远都不可能大方。”

    穆可清看清了他眼底的认真,心不由得狠狠一震,她张嘴想说些什么,他的唇却蓦地覆了上来,热烈而炽烫的,吞没了她所有声音。

    从不曾尝过**滋味的她几乎立刻就沦陷了,只能任他攻城略地,节节败退,所有的抵抗在他的猛烈进攻下不堪一击的崩溃。

    他的吻极富掠夺性,此时的他一点也不像平时和善温文的李熙平,然而她却隐隐觉得,这才是这男人的真实面貌。

    他吻得太火热、太深入,直透她灵魂深处,在他的强势下,她的挣扎是如此无力——也或许是她根本不想挣扎。

    许久,当他终于放开她时,向来体力极佳的穆可清发现自己几乎站不住,只能虚软的倚靠在他怀里,双颊生晕,眼底漾着水光。

    “我不会放手的,可清。”他突然开口,双手牢牢环住她的腰,“我和二哥不同,他能够任由你走出他的生命,还能祝福我们,就这点而言我打从心底佩服他,因为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他在还不知她是女儿身时,便已对她动了心,原本只想以朋友的身分守在她身旁,但之后不仅发现她是女子,更进而得知她对自己也有情……教他如何能再忽略自己内心的渴望?她大概不晓得,当她承认自己也喜欢他时,他有多么喜悦并感谢上苍。

    他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今日,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开她的手?更遑论祝福她和别的男人了。

    他承认自己在感情上是个自私的人。

    即便等在前方的是最崎岖的险路,他也不会放弃,而是会选择与她携手走过。

    “没关系。”她的头贴在他胸前,轻声道:“你不需要大度的成全我和别人,你只要一直牵着我就好了。”

    她太死心眼,只要他不先放开她的手,她永远不可能移情别恋。

    有什么困难,他们可以一起面对,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了,她从不是怕危险的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欺皇子最新章节 | 欺皇子全文阅读 | 欺皇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