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我的妹妹嫁不得 > 第七章

我的妹妹嫁不得 第七章

作者 : 金晶
    身后的门关了起来,他不由地回头看了看,嘴角扯着淡淡的笑。

    床边的闹钟响起,徐诗雅一手按掉,“真不想起来。”嘴里念念有词,虽有诸多不满,却还是快速地起来,冲进浴室里洗漱。

    换好衣服后,徐诗雅背着双屑包,套上鞋子,走出门口的时候,看见对门安安静静的。

    她想关彻说要送她去上课,也许只是一时的兴起吧,看着没有动静的对门,她猜想他应该还在睡觉,她还是不要吵到他好了,她也没有真的想要关彻开车送她去上课,反正她自己可以搭捷运。

    乘着电梯,来到一楼大厅,像往常那样与管理员打招呼,快步地离开大厦.

    大厦门口停着一辆亮眼的车,她对车不是很懂,可连她都知道,这辆车价值不菲,虽然是低调的黑色,但车子的流线自然平滑,会是谁的车?在这里住的也有一段时间了,她都没有发现过这辆车,她忍不住地吹了一声口哨。

    如此轻佻的动作,加上一身轻松自在的打扮,不会让人觉得轻浮,只觉得率性中带点可爱,这是关彻的想法,不过任何人看见了都会同意他的看法,上身一件嫩绿色的针织衫,下身一条简单的牛仔裤,再配上一双淡蓝的球鞋,活脱脱的就是清纯的女学生。

    按下降窗键,关彻对着车外的女人打招呼道:“小雅。”

    徐诗雅原本要往捷运站走的脚步停了停,转过身,看见那辆她刚刚打量过的车里面有着一抹她熟悉的人影。

    “关哥哥?”她喃喃道。

    “上来吧,要迟到了。”关彻催着。

    “哦。”徐诗雅满腹的疑惑,却还是乖乖地听话上了车。

    “吃早餐。”他将一袋早餐递给她。

    “哦。”她还是傻乎乎地接过,脑袋一片空白地咬着早餐,过了一会儿,她才突然大喊一声:“你怎么在这里?”

    无语地看了她一眼,关彻一心二用地开着车,她想不通问题,还敢坐他的车。

    “啊!不对。”他会带她上课是昨天约好的事情,“我是说你怎么会……”咦,好像这样问也不对,她原本想问他怎么会在这辆车里,可这样问又很奇怪。

    他这么有钱,先不说关叔叔的财产,关彻自己赚的也不少,她怎么会因为他有一辆车这么惊奇呢?

    “我之前开的不是这辆车。”他好心地解释,实在看不下去了,她的大脑活动太不活跃了,等她自己想通的话,大概要等好久。

    他的车有几辆,平时都放在关家的车库中,他也很久没有回关家了,平时他开的是一辆跑车,昨天心血来潮地要管家把这辆车开过来,他想要开这辆车送她去上学。

    “哦。”她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她话都没说完整,他都能懂她的意思,这感觉真轻松,她也终于放开心吃了。

    凭着她昨天告诉他的路线,关彻娴熟地开车,其实他很少会开这辆车出门,若是以往的话,大概会开跑车,骚包的外形和颜色更容易引人注目,但他最爱的是这辆低调中带着华丽的车。

    “谢谢你哦。”吃了大半的早餐,徐诗雅才想起要跟他道谢。

    “不用。”他凉凉地回道,他如果中途反悔了,要她不准吃,不知道她这个后知后觉的家伙该怎么办,她像个小孩一样,吃东西吃得很专心,好似跟他说话也是抽空勉强来那么几句。

    “我还以为你还没起床。”吸着豆浆的小嘴不在意地发出声音,吃的不亦乐乎。

    “我起来的时候你还没起来。”他起来的时候大概是早上六点,本来想叫她一起的,可想她有可能还在睡,所以就先去买早餐,然后干脆坐在车里等她。

    “怎么这么早起来?”她的课是早上一、二堂,但也不用起太早,她都七点才起来,她认为七点钟已经很早了,没想到他会比她还要早。

    “嗯,没什么。”关彻有点别扭地转过头:心里想到自己竟然因为要送一个人去上学而兴奋地早起,他就觉得好笑。

    小时候去游乐园玩,他都不会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原因而持续兴奋,可他到现在还兴奋地要命,只能拚命装酷。

    “反正谢谢啦。”

    其实有个哥哥不错嘛!独生女的徐诗雅第一次觉得有一个人保护自己,呵护自己的感觉会是这么好,这次对关彻的观感有了一个天翻地覆的转变。

    以前只听八卦杂志说他多厉害,年纪轻轻就有了自己的事业,在事业巅峰时,峰回路转地转为幕后,同时还将自己的事业推上了一个顶峰,创造了属于他的传奇,除此之外便是他的花边新闻,对于这类型的人,徐诗雅是敬谢不敏的。

    但相处下来,她发现他很有礼,女人也有那么几个,就连第一次见面都被他误会是他的一夜情人,可除去此事,她觉得他对她真的很好,给她做饭,给她带宵夜,现在又送她上学,单纯的她觉得他真的是一个完美的哥哥。

    她想,以后真的成了一家人,他们肯定会成为一对感情很好的兄妹。

    “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开心?”关彻余眼瞄到徐诗雅嘴角可疑的笑容。

    “没啦,我想我认你当哥哥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她心直口快地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手上的方向盘差点打滑,关彻赶紧握好。

    扮哥!她是这么想他的?不对,她一开始也说了要认他当哥哥,他也没有坚决地拒绝,抱着无所谓的心态,可现在他不知为何心里有点闷闷的感觉,正想开口问个清楚,却被她打乱了。

    “关哥哥,停在这里就好了。”徐诗雅说道。

    必彻没说话地停在了一边,想问个清楚,小人儿速度快得很,便打开门,便说:“关哥哥,我先走了。”

    “等……”关彻干瞪着徐诗雅飞快离去的背影,无奈地搔搔头,他的思绪还一团乱,正需要跟她谈一下,偏偏不合时宜。

    算了,等到晚上再说好了,也不急,他们就住在同一层楼,早不见晚也得见。

    准备离开时,却瞧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走到徐诗雅的身边,两人好似认识的,有说有笑,感情似乎不错,他胸口又开始燥热起来,关彻不舒服地揉了揉,眉头仍是紧皱着,舒展不开,眼见那个男生亲昵地搭着她的肩头时,胸口的火热烧得更猛了。

    “喂,小雅,那个人是谁呀?”

    “喂,死阿克,你想吓死我呀!”徐诗雅白了眼自己爱玩的同学,伸手拍开他放在她眉头的手,轻拍着自己的胸口,吓死人不偿命。

    “你还没回答我呢。”阿克无所谓地松开手,一副八卦的模样。

    “要你管,八卦!”徐诗雅瞪了他一眼,可惜她生得娇柔,那一瞪反而更像是调情。

    “哎哟,要命,一大早就被你勾魂了,只剩两魂两魄了!”阿克夸张地说道。

    “嗯……”徐诗雅被他闹得红了脸,更因他浮夸的溃技笑得花枝招展。

    “你还没说呢,说!是谁?”阿克见她笑了,包打听地竖起耳朵,靠近她。

    “才不说呢!”要说也要等到下个月才能说,不然被关彻知道她为了试探而靠近他,只怕关彻要把她骂的狗血淋头了。

    “哇!你要死了,居然被包养了!”阿克口无遮拦,因为那辆车怎么看都是有钱人的车,徐诗雅是不可能有能力买的。

    “屁!”徐诗雅粗鲁地否决,在朋友面前,她真性情十足。

    “什么包养呀?”一道柔柔的声音传过来。

    “小芸,你终于来了,阿克欺负我。”一看见另一个好友,徐诗雅立刻变得楚楚可怜,因为阿克是小芸的亲亲达令,所以她趁机打小报告,也只有小芸能制住这个阿克。

    “呵呵,看你们才从门口进来就闹哄哄的。”小芸恬静地笑着,阿克伸过手,她乖乖地依偎在自己的男友身边。

    “小芸,我跟你说!”阿克小小八卦心立刻发挥了。

    徐诗雅连阻止的力气都没了,由着阿克胡说八道,回头看看,发现那辆车已经不见了。

    必彻专注地看着前方,男生不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她突然娇羞地看了看男生,用那馒头大的手捶打着男生,实在看不下去了,关彻闭了闭眼。

    他最近是怎么了?他知道自己脾气急,所以他总是努力克制自己,可他不知道这几天他的脾气是怎么了?竟然不断的烦躁,还有暴怒……

    再睁开眼,那对男女已经不见了,弯进了校门,发泄似地捶打了一下方向盘,关彻满目的冰霜,口袋里的手机正好响起。

    “喂?”

    “彻,是我啦。”一道娇滴滴的女声柔情地喊着。

    “什么事?”他现在想做的是挂掉手机,然后一个人待着。

    “人家好久没见你了。”电话那头的女人发出邀请。

    确实,他很久没有跟她见面了,准确来说,他是很久没有跟以往的女人见面,因为最近他忙着处理自己暴躁的脾气,也许真的是因为太久没有女人了,才会让他上火得这么厉害。

    俊逸的脸上忽然豁然了,他邪气地扯了扯嘴角,悠然她一笑,“你在哪里?”

    那头的女人柔情万种地说了一个地址,“我在家里等你哦。”

    火速地挂掉电话,关彻握着方向盘,用力地踩下油门,车子如火箭般快速地离开了这个地方,凝重的心情不知是因为离开这里还是女人的邀约,已不再像刚才那般让他难受。

    门铃响起,一抹窈窕的身子扭动着挺翘的臀部,笑容灿烂地打开门,“彻……啊……”女人还未反应,男人已经一把抱住她,炙热的吻在女人的脸上、脖上留下。

    女人回过神来,也热情地回吻,激情在两人中间发出火花,燃起熊熊欲火。

    ……

    微暗的空间里,一道火光闪过,关彻急躁地吸着烟,在烟云的笼罩下,多了一分烟雾缭绕的悠闲,而置身其中的人却没有这种感觉,相反的,他的心情很乱、很杂、很燥。

    这种陌生的感觉要将他逼疯了,狠狠地熄灭了半根烟,他往后靠去,看着车中的烟雾,相互环绕着,相互飘忽着。

    那烟云突然勾勒出另一幅模样,吓得他坐起身来,挥手拨散,打开窗,让风吹散一车的窒息。

    烟雾散去,可那巧笑倩兮的模样却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中,挥散不去,风中的凛冽稍稍让他镇定了下来,可他的心还是如鼓瑟吹笙,演奏着交杂的乐曲。

    她不过是一个可爱的邻居,一个让他觉得很好玩、很逗人的女人,不,还是一个女孩一样,即使她的外表已经很成熟,内在却很单纯,有时还会脱线。

    而他对她这么好,是因为……因为……他说不出来!摇了摇头,他驱车回家。

    徐诗雅上完课,跟几个好友说再见后,便搭捷运回到公寓,刚才从电梯里走出来时,她突然听到了一首动听的曲子。

    她循着音乐声走去,赫然发现关彻粗心地没有关上大门,虽然这层楼只有他们两间住户,可这做法也太大胆了。

    音乐声时长时短,好似在演奏一段凄凉的故事。一会儿很悲凉压抑,转而又欢快高昂,一会儿缓慢地沉静下来,像是在心湖中扔了一块石头,石沉大海,杏无音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妹妹嫁不得最新章节 | 我的妹妹嫁不得全文阅读 | 我的妹妹嫁不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