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我的妹妹嫁不得 > 第三章

我的妹妹嫁不得 第三章

作者 : 金晶
    手上拿着一个类似垃圾袋的袋子,转手将袋子扔进了垃圾桶里,又冲到浴室,挤压着洗手乳,顿时白白的泡沫变成了黑色的液体,顺势滴落在洗手台上。

    打开水龙头仔细地冲掉,又拿起一旁的护手霜,拚命地抹呀抹的,然后马不停蹄地走到流理台拿起水壶猛灌一番,解决了口渴,徐诗雅这才开开心心地坐在凳子上。

    终于弄干净了!

    她真的无法容忍这么脏乱的环境,关彻的家里怎么会是这样子呢?徐诗雅真的想不通呀。

    她真的是忍无可忍呀!罢刚看到他的公寓时,她死命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唐突地跑到人家家里,请人家将房子让给她打扫,正常人不是被她给吓死了才怪呢!

    所以她真的是有克制的,只是在打扫完自己公寓后,她的双手蠢蠢欲动,实在无法控制了!

    关彻家她是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了,除了他的房间。

    怕吵醒他,她跪在地板上,像个日本妇女一样擦着地板,轻手轻脚地干着活,去无声来无影地干完,她赶紧回来,不敢逗留,深怕被他知道!

    将一间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她的心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忍不住地插着腰,自满地大笑三声:“哈,哈,哈!”

    当关彻睡饱了,从被窝里出来,一打开门,有生以来第一次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

    “原来海螺小姐是真的存在呀。”他喃喃自语,眼睛不确定地眨了好几下,眼前的场景还是没变,摆饰还是原来的摆饰,只是为什么他凌乱的房子怎么会变得这么干净呢?

    关彻踩着轻飘飘的脚步,带着不敢置信的目光,眼睛如雷达一样巡视着。

    房子里的一切一如他睡觉前的一样,只是太、干、净、了!

    打开冰箱,那凌乱得很艺术的瓶瓶罐罐被摆放整齐,连水果都颗颗干净,不再如之前那样,东一颗西一颗地挤在满满的冰箱中。

    他是一个大人,不是小孩子,这世界上当然没有“海螺小姐”,那只是传说罢了!

    像是想到什么了似的,他的脸色蓦然难看得犹如雨后的鸟粪掉在了他的头上,他动作迅速地跑到创作室,再看到满室的干净时,脸色尤为阴沉。

    拜托,海螺小姐没有将他前几天创作的歌曲给扔进了垃圾桶里吧,他,一点也不想去翻那该死的垃圾桶!

    他创作时,喜欢乱丢东西,创作室是他唯一愿意整理的地方,但前提是在他将稿子整理好后。

    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他放松地靠在桌子旁,欣慰地看着桌子上摆着整整齐齐的稿纸,不仅仅作品还在,就连他乱扔的草稿也都还在,还心细地帮他给区分开来了。

    吊在嗓子眼上的心稍微松了一口气,待理清情绪后,他开始皱着眉头,是什么人能随意进出他的房间,并且还为他打扫?

    为的不是钱,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只是要为他打扫房间?

    现在他开始有些后悔了,以前宋翔建议他在家里装一个监视器,他还质疑他的做法,在自己家里装监示器做什么?这便是现世报吧!

    如果是自己雇来的钟点佣人,他还无话说,偏偏做好事的人是一个不求回报的人,而他关彻,最讨厌别人对他做好事!

    房间乱是他愿意,那人做什么要干预他?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油然而生。

    现在气也没用,要怎么找到那个人才是实际,关彻陷入深思中。

    良久,一抹阴险跃上他的眼里,心想,喜欢打扫,喜欢干净是吧?

    那就放马过来吧!

    乐滋滋地拿着从街道拐弯处买来的早餐,徐诗雅两步并作一步地走着,昨天将那脏房子弄干净后,她的心情就一直愉悦不止,而且去买早餐,热情的老板还多送了她一条油条。

    真是太高兴了!

    徐诗雅满足地微笑,她没有边走边吃东西的习惯,所以肚子饿得咕咕叫的她,只得忍着饥饿,耐着性子回家里吃。

    徐诗雅的好心情一直维持到她出了电梯门,所有的一切在一瞬间天翻地覆。

    当电梯门打开时,她看见关彻高大的背影,由于心情好,她主动向他打招呼:“关彻,早。”

    “早。”关彻回过头,满脸的笑意。

    “早餐吃了吗?”徐诗雅笑得可开心了。

    “还没。”关彻回道,同时转过身子,面对着她,他的移动也让徐诗雅看清了门内的场景。

    “那你……”她本来还想问他要不要跟她一起吃,结果在看见昨日的梦魇般的场景再一次出现在她的前面时,她忽然失去了语言功能。

    关彻挑挑眉,看着她的表情,他心里陡然有了另一种想法,他的公寓,该不会是……

    他深深吐息,轻轻地问道:“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他居然还有脸问她怎么了,他怎么可以将她昨日的辛苦劳动成果毁于一旦!

    杂乱已经不足以形容关彻公寓里的场景,那是比她昨天看见的情形更为严重。

    昨天的脏乱还在她勉强忍受的范围,而现在,她已经无法再面对这种场景了,他竟做了这种天绝人寰的事情!

    看到她这副表情,关彻心里已经有底了,他冷冷地看着她可爱的脸蛋不断地扭曲,纤细的手指颤抖地指来指去,却因为愤怒失去了焦距。

    他看着她深吸一口气,然后抬起胸膛,对着他的脸上早没了刚刚的笑意,有的是指控,好似他做了多十恶不赦的大事一般。

    她的小嘴猛地一张,叽哩呱啦地骂道:“你这个混蛋,昨天我打扫得干干净净的,今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只是一个人住,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若不是现在的场景,关彻真想大声笑出来,明明是她侵犯了他的隐私,而她竟比他这个主人还理直气壮,而且他还非常想知道,她是怎么把他家的钥匙给弄到手的?

    “我问你,为什么会这样子?”徐诗雅两眼瞪得如牛眼一般大,如果徐诗雅能静下心来看看关彻铁青的表情,也许她就不敢兴风作浪,还执意要一个回答。

    关彻眉一挑,原本暴躁的脾气竟然在一瞬间平静下来,伸出大掌,夺过她手中的早餐,闻着香喷喷的食物,他霸道地吩咐:“打扫干净。”

    接着他就往旁边的公共休息室走去,坐在长椅上,打开袋子,轻轻松松地开始享用着早餐,肚子饿加上房间隐私被人偷窥,他的心情一直不好,他甚至没想过会这么快就将“小偷”给抓住。

    而“小偷”徐诗雅在他咬下食物的第一口的时候才回过神,她刚刚因为太过气愤竟将她真正目的给忘得一干二净,明目张胆地指责他。

    天知道她根本没有资格说他,就算以后他们有可能发展为兄妹,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就算是有关系,也不见得人家愿意给她整理,但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和自己的脚,结果就变成了这样。

    “还不快……”弄乱房间的始作俑者竟然毫无知觉地大剌剌地命令着,话语随着他的咀嚼声消失了。

    为什么他如黑道老大一样地命令着她这个“陌生”邻居,她也没有义务要……但是她可悲地发现,她竟然控制不住胸口蠢蠢欲动的冲动,她好想……好想整理房子!

    终究还是渴望战胜了理智,顺从心中所想,徐诗雅快速地冲回家,忘记了自己那饿得呱呱叫的肚子,拿了惯用的打扫工具,又迅速地冲回关彻的公寓。

    关彻低头吸了一口豆浆,眼都不眨地看着她跑进跑出,忙里忙外的背影,在确定她没有危险性以后,他掏出手机,打开应用程序,悠哉悠哉地玩着游戏。

    无聊地玩了一会儿游戏,关彻优雅地打了一个呵欠,通常他都是中午起床,为了引诱“小偷”,特意起了个早,果然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那只虫出乎意料地听他的话,将房子弄得干干净净,看看手腕上的表,已经快中午了,纤弱的身影才攀着墙走出门,关彻迎了上去。

    “好了?”他问。

    她轻轻地点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满脸的疲倦。

    她是喜欢打扫,也容不了脏乱,但不代表连续两天打扫下来,她还会很开心!

    “我公寓的钥匙,妳是怎么弄来的?”这个问题纠结了他一个晚上,他就好奇她是怎么进入他房子的,门上也没有被撬开的痕迹,他们房子也没有连接的地方可以让她爬过来。

    已经累得快死的徐诗雅睁着眼睛,一脸的迷茫,“我向管理员要的。”

    “哦?他为什么会给妳?”

    “嗯,因为我骗他说,你把钥匙弄丢了,可人走不开,让我去拿。”她老老实实、清清楚楚地交代。

    真是一个蹩脚的谎言,真不知道那个管理员怎么会答应她?

    仔细看着她一脸单纯清秀的脸蛋,他想大概就是这人畜无害的模样,才让管理员信以为真。

    “我要回去休息了。”徐诗雅越过他的身影,往自己的公寓走去,脚步轻浮啊的,好像不着地的模样。

    关彻摇摇头,手往一边一抓,抓住那如七月鬼出门的女人的后领,往自己的公寓里走。

    “啊!你做什么?”

    不理会她的哇哇叫,关彻满意地审视一周,房子干净得没话说。

    “喂,你不要动手动脚的,你在这样子,我就……”徐诗雅哇哇大叫。

    “喏。”将一杯苹果汁递到她的手中,关彻头也不回地自个儿忙碌起来了。

    傻傻地看着手中的苹果汁,徐诗雅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苹果汁是给我喝的?”她问得怯怯的,映入眼里都是苹果汁向她招手的模样,鼻端闻到的都是苹果甜甜的味道。

    看着徐诗雅一副感动万分的模样,关彻啼笑皆非,酷酷地应了一声。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徐诗雅,毫不迟疑地端起来就灌。

    还真是单纯,也不担心他给她下药毒死她,关彻摇摇头,不能理解眼前这女孩。

    “喂,你在做什么?”在关彻给她喝了一杯苹果汁以后,他的形象立刻在她的眼中上升了好几分。

    他也没有这么坏嘛!她刚刚只来得及说他不爱整理,却越过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原以为他会很生气或者直接报警抓她,结果他只是要她打扫干净而已。

    所以说,他是好人,对吧?

    “做中饭。”关彻利落地回道。

    “哇,好厉害!”徐诗雅睁着大眼,看着他利落的手势,一脸的羡慕,好似他做的是多了不起的大事。

    “那妳不是更厉害!”

    说到这个,徐诗雅以为他是在讽刺自己私闯他公寓的事情,羞愧地低下头,不说话了。

    “我说的是妳打扫能力很强,很厉害。”关彻纠正道。

    “呵呵,不会啦,我还很羡慕你能下厨,我都不会。”而且关彻一直都吃外食,她还以为他像绝大多数的男人一样不会下厨,她偷偷在心里记下他会下厨的事情。

    “偶尔。”他不怎么下厨,只是偶尔弄弄。

    “哇!”徐诗雅一声尖叫,眼睁睁地看着关彻单手拿着锅柄,帅气地一个用力,锅里的煎鱼顺势翻了个身。

    好笑地白了徐诗雅一眼,关彻也不吝啬地重复了几下,引来她哇哇大叫,“你好厉害!”

    厉害这个词已经是徐诗雅唯一能形容关彻的词语,他是怎么做到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妹妹嫁不得最新章节 | 我的妹妹嫁不得全文阅读 | 我的妹妹嫁不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