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福妻到 > 第十四章

福妻到 第十四章

作者 : 有容
    【第七章】

    今天是冯臻妍造访幸福艺术蛋糕坊的日子。

    即使打烊了,刘福仍特别留了“恩人”喜欢的草莓蛋糕,感谢对方上次的“礼让草莓”之举。

    而冯臻妍因为在水果行和祁勋丰巧遇,意外得到亲人消息的事,祁勋丰也有大致对刘福提过。

    “这草莓蛋糕真好吃。”在小小的店里,冯臻妍吃得眉开眼笑的。

    “喜欢的话多吃一点。我还准备了个寸的小蛋糕让冯小姐带回去,感谢你上一回的帮忙。”刘福对这位活泼健谈的女医师印象不错,可该怎么说呢?也许是因为对方表现得太热络,她总觉得不大习惯。

    “这么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冯臻妍啜了口咖啡后说:“血缘真的很有趣,也很玄。我喜欢吃草莓,听祁先生说我死去的妹妹也喜欢吃,她和祁先生交往时,每到草莓产季总要拗着他带她去采草莓。”

    “交往?”刘福有些意外,祁勋丰只提过孙宜苹是已故好友,原来那个他陪着去采草莓的朋友是“已故前女友”。

    见她愣了下,冯臻妍表情夸张的惊呼,“啊?你不知道糟了!我是不是无意间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刘福一笑,“没有,别介意,我只是有点讶异。”人都死了,在意这个有点不通情理,更何况祁勋丰条件一等一,如果哪天有人对她八卦,说他曾交往过一卡车的女友,她也不会太吃惊。

    她只是心里有点闷,倒不是因为他和谁交往过,而是他为什么不实话实说?承认这件事很困难吗?人家都已经往生了呀。

    叹了口气,她不再让自己往牛角尖钻。

    “其实也不能怪祁先生忘不了我妹妹,听说妹妹是为了救他才发生那场车祸的。男人会对这样的前女友特别难忘,这是常理吧?”觑了眼刘福低头喝咖啡的表情,冯臻妍笑得不怀好意。“我和宜苹大概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和祁先生在水果行第一次遇见时,他就曾唐突地抓住我的手唤我『宜苹』,我想,除了我们真的很像外,祁先生是真的很想念宜苹吧?”

    小绿将削好的水果放在吧台桌上,凉凉的开口,“再想念,人都死了。要我说呢,人要活在当下,毕竟逝者已矣,来者可追。”

    冯臻妍一笑。“说的也是。不过被这样深情的女子爱上,要是我是男人,只怕她会是我胸口永远的那点珠砂痣、窗前的白月光。”哼!用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着作中的话来比喻,还不知道她有没有水准听得懂?

    刘福看了一眼小绿,“秀秀都下班了,你也别太晚走。”而后对冯臻妍说:“能被勋丰这样喜欢着,宜苹小姐真的很幸福。我现在握在手上的幸福是她未竟的梦想,正因为这样,我会更珍惜。”

    冯臻妍笑了笑,“刘小姐思考真的很正面呢,不过呢……”她有意无意的挑衅着道:“即使祁先生心中最重要、最无法割舍的女人是别人,你也同样珍惜这段感情?”她研究着刘福脸上细微的表情,“呵,我以前修过心理学,曾想当心理医生,可惜我养父反对,这才认命的念了其他医学科系。我喜欢观察人的反应,希望你别介意。这问题是尖锐了些,可以不必回答我。”

    刘福想了一下后开口,“就我所知的祁勋丰,是个做的永远比说的多的男人,我知道他现在心里放的是谁就够了,至于他心中最重要、最无法割舍的女人是不是别人,这有这么重要吗?”

    刘福轻轻的笑着,她只知道曾有个男人不怕她是衰星,不顾一切、甚至努力说服她接受他的感情。他把她的一切习惯、喜怒哀乐和嗜好全放在心里在乎着,这样就够了。

    “更何况,这样的问题你会不会问得太早了?勋丰现在才三十三,人生尚未过半,心中的最爱、最难割舍在他才三十三的今天来问,只怕嫌太早。之后他会遇上什么样的人、会不会改变,谁知道?”刘福又说。

    “好吧,换个方式问。截至目前为止,哪个女人占了那个最高级的位置,你不在意吗?”

    “说不在意是骗人的,可即使现在那个位置不是我,反正人生还长,我也不必成天为了这原因弄得自己不开心。就像是我做蛋糕,虽然口碑不错、生意好,但是我想在很多人心中,我并不是第一选择,所以还要再努力。”

    “即使努力半天仍不是第一选择呢?”

    “还没努力就这么想,那注定不会是第一。”

    “你是在告诉我,努力就会赢?”

    “努力不一定会赢,但赢的一定是努力过。”

    “我在你身上看到『傻瓜』特质。”

    刘福对她嘲讽的话不在乎地笑了笑。“我本来就是傻瓜啊。我大姊常说傻人有傻福,傻瓜每得到一分就有一分的开心,知足常乐;而太精明的人每得到一分,就会想两分,得到两分就想要三分,不是自己的东西硬要抢,抢来以后还是不开心。如此汲汲营营度日,成天想让自己手上握的东西更多,殊不知再怎么能抢,人都只有两只手可拿。

    “手塞满就是塞满了,不会因为抢得多你手就变大。相反的,握满的手还想要再硬抓更多,结果就是连手上的也保不住。这种不知满足为何物的人,要开心很难,这样的人终其一生都不快乐。”

    冯臻妍笑容有点僵,明明刘福只是转述她大姊的话,她身上却无故中了好几支箭。这女人看似好欺负,也许没那么呆。“你大姊真是个有智慧的人。”

    “的确是。”刘福微笑点头,其实已无意再和冯臻妍多谈,到目前为止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对方的话不时在挑衅她,她有什么地方让对方看不顺眼吗?

    见冯臻妍看了下腕上的表,刘福以为她要离开了,心里正开心着。

    “这么晚了?”冯臻妍说。都七点多了呢。

    “嗯,有些晚了。”刘福也不客套。这下她要走了吧?

    “祁先生下班都这么晚吗?”

    刘福一怔。别告诉她冯臻妍在这里是要等祁勋丰下班。

    “我几次约祁先生吃饭,他都说他晚上有约,我想,他是和你约的吧?”冯臻妍笑了。“你们习惯到哪里用餐?我们可以交流交流。”

    “那个……我们大多自己随便弄些东西吃……”

    “太好了,外头的东西不卫生,不该加的也加太多,还是自己煮吃得最安心。你今天要煮什么?我厨艺不行,但挑个菜打杂什么的应该没问题。”

    她这么说的意思,不会是也要搭伙吧?刘福心里直哀嚎,这个人怎么这样!

    “咦?我会不会造成你的困扰?”不等刘福说话,冯臻妍又接着说:“其实,我主要是想争取时间和祁先生多聊聊,但他上班的时间我也得上班,我轮休,他又不见得有空,只剩下班的时间他有空了。可他总是和你约好,很难抽出时间……”她叹了口气,“他和我妹妹交往过,必定知道她很多事,我真的很想多了解我已逝的妹妹,所以……”

    刘福在心中一叹。“菜色单调了些,你不嫌弃的话,就一起吃个饭吧。”人家都这样说了,她又能说什么?

    这种软弱的烂个性,她什么时候才能改得过来?人家来硬的,有时她还懂得反击,来软的,她根本无从招架。

    两人正动手要准备晚餐,祁勋丰停好车,推门走了进来,一看到冯臻妍,他有些讶异。“冯小姐,你也在?”

    冯臻妍笑靥如花。“我来好久了呢。刘小姐的草莓蛋糕真好吃,人又热情健谈,瞧我聊到忘记时间了,刘小姐索性留我吃饭。”

    祁勋丰看向刘福,只见她笑得有点勉强,轻轻的叹息。

    一个兀自热络、一个显得有些无奈,这氛围倒是很有趣。

    这些日子接触下来,他早发现冯臻妍个性不如外表看起来爽朗,她有点小心机、有点小按杂,这点和孙宜苹倒是真的很像。

    然而长相雷同、个性相像,却不一定有血缘关系……某件请人调查的事不知进度到哪里了?看来他晚上关切一下吧。

    幸福艺术蛋糕坊,今天提前打烊。

    没办法,刘福秉持着重质不重量的经营理念,每天做的蛋糕都是限量,生产的东西就这么多,在口耳相传根本不够贩售。

    蛋糕店的生意由原来的六点打烊,之后到四点,现在几乎是中午十二点开门营业,下午两点半左右蛋糕就销售一空了。

    因此为了避免一再发生向隅的客户憾事,刘福考虑着蛋糕销售要改全预约制,或者她干脆专注在艺术蛋糕这一块,一般蛋糕另外征西点师傅来做。

    可在未有定案前,目前她就只能贴公告,请客人先打电话来查询了。

    由于今天不到三点蛋糕就又全数售光,小绿和秀秀也打扫收拾得差不多,所以刘福就让她们换下工作服早点下班。

    “唉,希望今天别再来了。”小绿叹了口气。

    “客人啊?”秀秀问。

    “不是。”换好衣服的小绿,机灵的由布帘后探出头,确定刘福在对面的工作厨房后才说:“那个冯臻妍。”

    秀秀抿了下嘴,一脸不屑。“是她啊。”那女人真高招,老是故意缠着祁先生问她妹妹的事,一双狐狸眼净往祁先生身上打转……啧啧啧,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最奇怪的是,她又老是喜欢约在这里,就这样光明正大黏着人家男友,完全不顾刘福的感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福妻到最新章节 | 福妻到全文阅读 | 福妻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