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福妻到 > 第十二章

福妻到 第十二章

作者 : 有容
    【第六章】

    这个祁勋丰二十几年不曾回来的大宅,除了主屋外几乎都变了,后头还新建了两栋别墅。从前他父母住的那栋已打掉重建,现在住着祁芳明一家。

    大门左侧的池子里养了一池睡莲和许多大鲤鱼,池子的另一边则有座假山造景……这些八成又是那位“梁大师”指点的吧?

    想到那人,祁勋丰俊雅的脸庞出现一抹冷笑。看了半天的风水、做尽一切努力以让家运永盛不衰的奶奶,当知道联通居然“旁落”到他这个会带衰家运的扫把星手中,不知道做何感想?会不会考虑换掉那不灵的两光风水师?

    今天一早他就回大宅祭拜双亲,只见到祁芳明夫妇,倒是没见到奶奶,听说又犯头疼了。

    好像只要他出现,老人家就犯头疼,看来他没事还是不要常回来,免得高龄八十的老奶奶万一有个闪失,他这衰星事例又添上一笔。

    小小年纪就被赶出家门,他对这个宅子其实没什么感情,只是四处走走看看,看能不能从中拾回一些和父母相处的记忆。可也许当时还太小,也许房子变动太大,他没找到回忆,只有满满的陌生。

    站在一棵难得没被动过、得以安然开枝散叶的大树下,他仰望天空。茂密的枝叶间有许多小缝细,在浓密的树荫下,那些可以窥见天空的小洞,像一颗颗的繁星。

    “你知道吗?在白天其实也可以看到星星喔。你看,那些树荫空隙中的小缝,像不像星星?”

    甜甜的嗓音透着兴奋感,刘福那女人哪……生活之于她,像是无处不惊喜。

    一思及她,祁勋丰脸上立刻浮现笑意。现在她在干什么?才早上十点多,应该还在烤蛋糕吧。

    大概是待在这个不怎么愉快的地方之故,他特别想念她,离开这里后先到她店里绕一圈再回公司好了。

    他身形刚动,远远就看到原以为今天不会出现的老人家,和祁芳明夫妇一起走了过来。他眯了下眼,噙着笑走过去。

    “老夫人,好久不见。”从小,他就被规定只能唤自己的祖母“老夫人”。

    祁成素凤目光炯炯有神,精神抖擞、保养得宜,八十岁的老人家看起来约莫只有六十几岁。“是好久不见了,你似乎过得很不错。”

    “托您的福。”

    祖孙两人的对话生疏有礼,不知情的人只怕会以为这是普通友人之间的客套寒暄。

    “联通近期以来股票连翻涨,想必是你这位新总裁的功劳。”

    祁勋丰微微一笑。“联通体质本来就不错,只要知人善任,不做一些过于投机的投资,它是很有本钱可以再更好。”

    祁芳明低咳一声看了他一眼。他短短几句话,把自己这个“前总裁”损到体无完肤。

    “我拭目以待。勋丰承乃父之风,想必你父亲会很欣慰吧?只不过你也三十几岁了,所谓『成家立业』,你在事业上既已有所表现,何时成家?”祁成素凤问。

    祁勋丰倒是没想到她会把话题转到这个上头,本想沉默以对,免得届时又有反对声浪,毕竟刘福家只怕入不了祁家这种以豪门自居的富户眼里。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要喜欢谁哪由得别人有意见!“我有喜欢的人了。”

    “哪天也带来让我看看,看八字合不合,是否宜室宜家。咱们祁家家大业大,这些半点马虎不得。”

    祁勋丰神色淡然,闷不吭声,心中暗忖什么时候老人家对他的事这么关心了?原来又是怕家运衰败。那个大师又说了些什么吗?

    这小子有喜欢的人了?祁芳明倒有些讶异。“是哪家千金?”他交际应酬的宴会没少参加过,大小八卦也没错过,怎么不曾听说这小子有喜欢的人?是之前传闻的莱宝企业千金,还是明达科技的二小姐?这些传闻后来不是都不了了之?

    “是啊,且不说勋丰是联通总裁,又是咱们祁家长孙,光是这剑眉星目的俊朗模样,就不能这么随随便便给套牢了。”祁夫人轻声细语的说,标准的贵妇样。“这样吧,我有些朋友,家里有待字闺中的女儿,个个美如娇花,学历好、家世没话说,哪天我替你打听打听。”

    “是啊是啊,得替勋丰挑个有福气的媳妇儿。”老人家点头附和。

    “我瞧先跟对方要生辰八字给梁大师看看好了。梁大师是半仙,他选中的人选必定是旺夫旺家,妈也一定会喜欢。”

    话说到这里,老人家露出嘉许的笑容。

    祁勋丰未置一词。多热络的气氛啊,眼前那一家三口可真和乐融融,讨论着别人的事、妄想主宰别人的婚姻,他这当事人一点参与感也没有,他们倒是很有志一同。

    怎么?他的婚姻还有利用价值,他们还想拿来当什么筹码吗?

    祁勋丰冷冷的开口,“听起来很不错,可是别忘了告诉人家,我就是那个打一出生就克死自己祖父、克父克母的扫把星。”

    热络的气氛骤然冷凝至零下,祁成素凤脸色不豫。“不懂事的小子!”丢下这句话后,她便要看护搀扶自己进屋。

    祁芳明尴尬的清了清喉咙。“我说勋丰,我们这也是为你好,你何必把我们的好意直接扔到地上呢?”

    “为我好?”他今天本来纯粹就只是回来给父母上香,心底对这个家的怨恨早就不想再提了,偏偏有人还想干预他。“把一个刚失去父母的五岁孩子赶出家门,只让佣人照顾……”要不是陈律师把他接去住,他也许处境更可怜。“然后这样还嫌不够远,隔了些年,又把十几岁的我赶到美国去——这都是为我好?”

    “早点让你学习独立,也是一种爱的方式。”娇声娇气的贵妇祁夫人可有见解了。

    祁勋丰又笑了。“嗯哼,看来婶婶的意思是我能有今天,还是拜你们所赐呢。就我所知,你的长孙和小孙子今年也都十岁、七岁了,比当年的我大上好些岁,所以就你的好见解,虽然迟了几年但也可以丢出去了,你要不要试试?

    “对了,国中之后还要丢到更远的地方,最好给一笔钱,金额不能太大,然后从此你过你的阳关道,让他们自己去走独木桥。”

    “我们也不算苛待你,十五万美金可是折合台币四百多万了。”

    “高中三年、大学四年的食宿费加学费?”

    “大学……大学可以去打工了……”

    “事实上,我高中就开始打工了。这些其实没什么,我在意的是属于我父亲的那份财产在哪里?不会就只有那十五万美金吧?”总资产数百亿的企业集团,大房长孙只继承十五万美金,说出去谁相信?

    幸好陈律师在他成年后交给他一本存折和一些股票,那笔金额数字不小,当初他创业也是因为有了这笔金援才会那么顺利。也许父母对于他一出生就克死祖父而遭家族中人排挤一事有未雨绸缪,因此才早就为他的将来做打算。

    祁芳明夫妻一阵沉默。

    祁勋丰并不急,反正联通现在在他手上,这笔帐他们可以慢慢来算。“你们既然不是真关心我、真的为我好,就别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不曾为我设想,现在忽然说为我好,只是令人匪夷所思。我的婚姻大事也不劳烦心,更别插手。”

    “老奶奶是真的关心你。”

    祁勋丰冷笑。“婚事吗?她不过是担心我会娶个有害祁家家运的女人。”

    “娶个八字令奶奶满意的女人有那么难吗?”

    “要娶的妻子,我自己满不满意比较重要吧?更何况真的是她满意的吗?还是那个神算满意的?”祁勋丰不留情面的说:“要是那人说什么都照单全收的话,哪天他被有心人士收买,塞了个无盐女或别有目的的蛇蝎美人来,我也得照收不成?”

    祁芳明眼神有点闪烁,这番话说得他十分心虚。“你这是侮辱了梁神算,当心有报应。”

    祁勋丰冷笑。“真有报应也不会是我首当其冲。有人假藉神佛之名坏事做尽、谎话说尽,在他没得到报应前,我怎么会有事?”

    祁芳明皱着眉,思索该如何让祁勋丰走入自己设好的陷阱?他不上钩,往后自己日子不好过不说,也白白花了笔钱在梁一心身上。

    想到祁勋丰一回来就到自家父母以前住的地方走走,这小子似乎很孝顺……他的眼阴险的眯了一下,“总之,不管你有多不相信我们是为你好,奶奶也八十了,你尽孝道的机会也许不多了,姑且不说是为你个人,难道你就不会想为你的父母尽些孝道吗?你还没为人父,自然无从体会那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恸。”

    祁勋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福妻到最新章节 | 福妻到全文阅读 | 福妻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