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我的总裁大人 > 第二章

我的总裁大人 第二章

作者 : 安祖缇
    萧谨悦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喝完,立刻起身,“我想上厕所了,走。”

    她拉着潘瑟思两人陪着一起去。

    “我看他对妳挺有意思的,说不定真交了妳家总裁当男友,妳以后就飞天啦!”潘瑟思扠腰得意的笑。

    “哪来的意思啦?”萧谨悦觉得两个好友都疯了。“人家不可能看上我的。”

    如果说程殊翰是月亮的话,那靳晨朗就是太阳,更远,热度更灼人,真的只能远观。

    况且有了程殊翰的经验,她还能没自知之明吗?

    继续尊敬仰望总裁就好,至于谈恋爱什么的,完全不用想!

    就算人家真的觉得她可以交往,也不过是浪费时间,等到结婚这一个环节,人家一定找门当户对的匹配对象,她总不可能委身当个情妇吧?

    被甩的可能性最大,就像程殊翰那样,更何况,她超痛恨小三的,当然不可能当情妇。

    她觉得她应该找个职业、收入都跟她差不多的男生,不仅相处轻松不会有负担,也不会被嫌不上进、学历差,脑子不好生不出聪明的孩子。

    她用力咬住下唇,不懂自己干嘛在这个时候又想起程殊翰的批评,伤自己的心。

    不想不想不要想,她是来散心的,是来忘记失恋的痛苦的,今天晚上她不要有一秒钟想起程殊翰那个浑蛋。

    “谁说的!”潘瑟思手在萧谨悦身上画葫芦,“咱们小悦年轻貌美,身材凹凸有致,还有大E奶,哪个男人不爱!”

    “那种有钱人要结婚不会挑我这种的啦!”萧谨悦抓起潘瑟思的手,认真严肃的恳求,“拜托,等等跟我换位子。”

    “不要!”潘瑟思断然拒绝。“我才不可能强夺好友的桃花。”

    “这是缘分啊!”乔茜张着水灵灵大眼,充满鼓励,“想想我们多久没上夜店了,久久来这么一次,还是为了安慰妳失恋的事,来把新男人,就遇上妳家总裁,这是上天的美意,要妳更上一层楼,从经理跳到总裁。”

    乔茜的手在空中爬阶梯。

    “对对对,我也这么想。”潘瑟思迅速点头附议。

    “借过。”一名女子站在她们身边。

    “抱歉。”萧谨悦连忙换了位置,让女子出去。

    “而且我记得妳说过,妳家总裁人挺好的,该给的红利奖金都不会少,很大方。”潘瑟思说。“妳非常喜欢妳家老板的不是?”

    “没错没错!”乔茜接着道:“还有他挑产品的眼光,妳一直都很欣赏不是?”

    “这是两码子事啊,欣赏跟喜欢怎么可以放在一起?而且瑟思妳说的那种喜欢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喔。”萧谨悦严正声明。

    “很多喜欢不就是从欣赏开始的?”乔茜不以为然的微噘起嘴。

    “好啦,就这么决定了,我上个厕所。”潘瑟思走进厕间。

    “我补个妆。”乔茜走到化妆镜前补妆,不忘跟萧谨悦耳提面命,“妳也不用想那么多,大家都是出来玩的,后面会怎样谁也不知道,而且总裁不需要靠女人飞黄腾达,就不会嫌妳钱赚太少了。”

    不只是钱的问题呀!

    萧谨悦急得要跳脚。

    早知道就不要揭露靳晨朗的身分,现在两人更兴奋了怎办啦?

    “反正等等回去换位子啦。”萧谨悦双手合十拜托。

    乔茜瞟了“冥顽不灵”的萧谨悦一眼,没再说话。

    离开厕所时,萧谨悦走在前头,后方的潘瑟思跟乔茜互咬耳朵。

    “那该死的程殊翰害我们家的小悦变得这么自卑,我们一定要让她把上那个总裁,给他点颜色看看。”

    乔茜深有同感的点了两下头。

    两人互换了眼色,即将抵达包厢时,迅速上前两步,把前方的萧谨悦挤开,抢先落坐在原先的位子。

    萧谨悦傻眼看着不肯配合她的二人。

    回座时,萧谨悦疏忽了,以至于被靳晨朗发现她身上背的包包是公司所卖的产品。

    “这个包包,我家的。”

    “你、你家的?”萧谨悦面露的其实不是惊愕而是惊吓。

    靠北,被发现了啦。

    “你、你做的吗?”她只好装傻的问。

    “卖的,”靳晨朗微笑。“我公司卖的。”

    “真的啊?我、我很喜欢这家……呃,你公司贩卖的物品。”萧谨悦觉得汗要滴下来了。

    “你是在这家公司上班吗?”乔茜明知故问。“小悦非常喜欢你们公司的商品,房间里的每个物品,除了一开始房东附的家具,其他都你们家的。”

    萧谨悦好想踹乔茜一脚。

    有必要说得这么仔细吗?

    万一总裁因此把话题停在这个地方怎办?

    万一被发现她是他员工怎办?

    萧谨悦觉得汗快要把她脸上的粉底给融了。

    “是我开的。”

    “哇──”乔茜与潘瑟思夸张的瞪眼张嘴。

    太浮夸了,妳们两个!萧谨悦在心底斥骂。

    “原来你是……老板啊。”萧谨悦僵笑着,“好幸运……”

    “谢谢妳爱用我家的产品。”

    “不、不客气。”

    乔茜见难得开了一个可以拉近彼此间距离的话题,结果萧谨悦竟像上古时代走出来的女人,正襟危坐、两手安放大腿,只差没放本书给她读,当个文艺女青年,与潘瑟思咬了下耳朵,故意劝起酒,让萧谨悦多喝点,才不会浑身紧绷,像看到老师的学生。

    喝了两杯酒后,萧谨悦的头有点昏,身子感觉有些许无力,轻飘飘的,拘谨的坐姿也因而放松多了,靠着椅背,看着人直傻笑,有种憨憨的可爱感。

    靳晨朗要了杯水给她,并点了些食物,减缓酒醉的速度。

    潘瑟思跟乔茜见这总裁人还挺体贴的,分数立刻往上飙,更是铁了心要把他跟萧谨悦凑一块儿。

    于是潘瑟思开始聊起萧谨悦的情史,说她被程殊翰甩了一事。

    一旁的乔茜一搭一唱,唱作俱佳,闻者都要动容。

    乔茜虽然已经有些醉了,但还是知道好友们在说什么,抬手拜托她们不要再说了,可两人完全不管她的请求,还特地询问了靳晨朗的意思。

    “你看我们小悦哪一点不好了,要让人家这样嫌弃?”

    她们俩做球做得超明显,靳晨朗看向萧谨悦,问:“那妳有打算去考公务员吗?”

    “为什么……要考公务员?”因为酒精关系,舌头不太受控制的萧谨悦纳闷的问。

    “替自己增加婚姻市场竞争力。”

    “可是……可是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

    “即使只是个小客服?”

    听到他这么说,萧谨悦立即板起了脸,“你看不起、看不起……客服吗?我客服工作……做得很好啊,而且我很喜欢我们公司……”

    “尤其是老板!”乔茜故意帮腔,“她说她们老板目光独到,因此跟客户说起她们家公司的产品都自信满满。”

    “是哪家公司?”一旁靳晨朗的朋友好奇的问。

    “这当然不能说啦!”潘瑟思白了那朋友一眼,“等等你追过去那家公司找她怎么办?”

    开玩笑,老板就在前面,底细可千万别说破,否则戏就别唱了。

    “我才不会这么无聊!”朋友没好气。

    “很少见这么喜欢自己工作的人。”靳晨朗看着萧谨悦微笑道。

    “对啊,她从不曾说过他们公司坏话。”乔茜道。

    “她还说想做一辈子呢!”潘瑟思接着说。

    以前潘瑟思两人就听萧谨悦说过靳晨朗是个工作狂,常下班时间比员工还晚,猜测他也许会喜欢热爱工作的萧谨悦,因此更加深这方面的印象。

    更何况她们也没说谎,萧谨悦的确是很喜欢这份工作、喜欢公司,还有老板……好啦,欣赏。

    聊着喝着,时间也晚了,靳晨朗的朋友提议该走了。

    萧谨悦起身时,身形晃了晃,靳晨朗立刻扶稳她。

    “你方便送她回去吗?”潘瑟思问,并拉了一旁的乔茜,“有朋友找我们俩去唱歌,但看小悦这样应该是没法唱了,方便的话,你送她回去好不好?”

    “可以啊。”靳晨朗爽快答应。

    潘瑟思跟乔茜互看一眼,偷偷比了大拇指。

    怕靳晨朗送萧谨悦回住所,也许会上来喝一杯茶什么的,增加独处的时间,因此二人的确是打算去KTV唱通霄,好让他们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要是直接上床了也可以,嘻嘻。

    因为喝了酒,靳晨朗请了代驾,上了车之后才想起刚忘了问乔茜她们,萧谨悦住哪,只好问萧谨悦,但她一上车就睡着了。

    好不容易把人摇醒,但酒精的后劲上来,萧谨悦整个醉茫了,问了半天问不出所以然,只会对着他憨憨傻笑。

    娇憨的模样有种说不出的可爱,但是她无法说出住址倒是成了麻烦。

    靳晨朗只好把人带去旅馆。

    下了车,脚步不稳的萧谨悦一个不慎整个人扑跌入他怀中,软软的身子、妖娆的身形,令也喝了不少的靳晨朗气息有些不稳。

    好不容易到了房间,迷迷糊糊中,萧谨悦把靳晨朗看成程殊翰了。

    因为她张开眼了,靳晨朗温柔询问:“还好吗?要不要喝水?”

    温柔的语气让萧谨悦眼眶一酸,把人紧抱,更是主动抬头吻了靳晨朗。

    “不要离开我……”清澈的泪水滑落两腮,说不出的凄楚与美。

    靳晨朗心口有些动情了,但理智让他试图拉开她,可她纠缠着不放,靳晨朗再也无法控制,把人打横抱起,放上了床。

    回忆到此,萧谨悦惊骇不已,快要崩溃。

    竟然是她……主动……勾引……总裁?!

    她怎么会在那个时候认错人呢?

    而且她以为她已经把程殊翰放下了,没想到竟还念念不忘!

    现在大错已经造成,她不敢去猜测靳晨朗会怎么想她。

    一定以为她是借酒装疯,馋他的身子,十分豪放。

    如果他是不认识的男人也就罢了,偏偏是总裁,这要是他醒了,场面不知要尴尬到哪去,而且他会怎么做呢?

    她是很清楚工作上的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但私底下的却是一无所知啊。

    是会严正与她声明这是一夜情,两人以后就不要再联络了?

    或是给她钱当夜渡资?

    还是──

    “既然我们已有肌肤之亲,以后就是男女朋友了。”他微笑诚挚地说。

    萧谨悦迅速摇头,甩开遐思。

    这绝对是最不可能发生的情节。

    只有乔茜她们的恋爱脑才会这么幻想。

    萧谨悦决定──就当一夜情。

    这是最不会带来麻烦的决定,而且万一很倒霉在公司遇到,而他又认出她来的话,以一夜情的说法,谁都不用为谁负责任,他继续当他的总裁,她继续当客服小员工,日子跟以前一样,完全没有变。

    做好决定的她飞快下了床,脚趾不小心踢到床头柜,痛得她无声哀号。

    但现在没空揉脚趾,她得在他醒来之前快走。

    一瘸一瘸的捡起地上衣物套上身,也不管有没有穿整齐,拿起包包,走到门口时,忽然想起旅馆费用,但不晓得这里一晚多少钱,于是匆匆回去在床头放了两千块,再轻而快地走出房间,绕了好一会儿总算找到电梯。

    在电梯的镜子里,看到脸上斑驳的妆,急忙拿出面纸擦掉,但仍残余痕迹,看上去显得狼狈。

    离开旅馆,刚好一台出租车驶来,她慌忙举手招,入座之后说出自家地址,即瘫在座位上。

    希望他记不得她的脸。

    希望在公司没机会遇到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总裁大人最新章节 | 我的总裁大人全文阅读 | 我的总裁大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