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妾心冽冽 > 第一章

妾心冽冽 第一章

作者 : 灿非
    【第一章】

    银白色的半边月亮斜斜挂在天上,周遭点缀着几颗若隐若现的星光,不远处一朵浓密的黑云让风一吹,缓缓飘来,遮住半圆月亮的银光,一时间,幽暗中透着微弱光芒,让夜更显迷离了。

    一直以来,他对这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未婚妻就十分满意,放眼所有八旗里的格格,称得上才女的少之又少;更何况,敦华的五官美丽姣好,尽避看来总有些冷冰冰,但她确有冷傲的本钱。

    而最重要、也让云熙最满意的,就是敦华尊贵的身分。敦华的祖父是为国捐躯的开国功臣,敦华的阿玛不但是圣上最尊敬的皇叔父,又是朝廷具有极大影响力的重要官员,因此礼亲王府的地位要比其他亲王要来得更高一层;像这样条件的婚配对象,可说是几乎要比娶公主还来得好,他根本没有挑剔的余地。

    倘若不是圣上命他前往江苏沿海地区查缉私盐,云熙也想尽快完婚。他二十岁那年,醇亲王夫妇就有意办妥婚事,只不过礼亲王就这么一个女儿,且认为既然这门亲事早就定了,那么多等两年又何妨?

    “你把这个佩戴在身上,就像我陪在你身边一样,好吗?”

    他从怀里拿出一块拇指般大小的玉,那白皙通透中掺着青翠绿意,一看即知价值不菲;玉石上头没有多余雕饰,仅刻着一个俊秀的“熙”字,显然是云熙向来佩戴在身上的物品。

    敦华珍而重之的将玉石握在手心里,绝丽的凤眼怔怔望着云熙,两人互相凝视,彷佛再没其它事情比此情此刻重要。

    “别胡思乱想,三个月后咱们就成亲了。”

    这是云熙离去前,对敦华说的最后一句话。

    春光明媚,微风徐徐吹来,让院子里的竹林随之摇曳。

    两个少女正在凉亭里对坐下棋,一盏茶时间里,只见两人盯着棋盘专心对弈,没人开口说话。

    “格格,有您的访客。”一个年纪约莫十来岁的小丫鬟走了进来,恭敬的禀报着。

    敦华原本正要将手中的黑子放下,不由得一愣。

    “我今日没约其他人啊。”她没多想,就摇摇头。“你就说我已有客人,请对方回去,若有要紧事,让你传话就可以了。”

    “这样好吗?还是要我先回去呢?”坐在她对面的少女迟疑着,很少看见敦华有访客,这么轻易就推拒不好吧。

    “无妨,咱们继续下。”敦华不理会,见小丫鬟杵在原地,她重复一次:“你下去吧,照我方才说的就行了。”

    “但是……。”小丫鬟有点为难,因为这个访客并不是普通人,她不敢轻易打发,正想再度开口时,却已听到来者的声音。

    “问也没问访客名号就要打发人走,未免太没礼貌了吧。”随着低沉带点笑意的嗓音,一个身形高大挺拔的年轻男子走进院子里。

    敦华的朋友转头瞥了一眼,看见竟是如此高大魁梧的男人,不禁一愕。

    “不请自来,尊驾又懂礼貌了吗?”敦华冷着脸,想起春季狩猎时发生的事,不由得没好气。

    “格格别恼火,我下次登门拜访之前必定先请人递信,这样可好?”来人根本不理会敦华的嘲讽和冷漠,脸上仍是带着笑容,迳自坐在圆桌旁边空着的石椅子上。

    “格格,那、那我去沏壶茶来。”小丫鬟结结巴巴,很想逃离现场,因为气氛看起来一点也不融洽,主子的脸都快结霜了。

    “不用了,客人等会儿就走。”敦华冷冷看向他。“找我有事?”

    对方咧嘴一笑。“当然有事,否则怎敢来惊扰格格。”

    “我还是先回去好了,这盘棋改日再继续。”坐在敦华对面的少女、户部仕郎的女儿初荷准备起身告退。

    敦华却连忙拉住初荷。“等等,别走。”

    “是啊,下完这盘棋嘛,何必急呢。”男子对着初荷微笑。“敦华很怕跟我单独面对面,你要是走了,她可是会不高兴的。”

    初荷微微一惊,不解地看向好友。

    “别听他胡说。”敦华蹙眉。“他是云熙的弟弟,看来就是个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人。”

    “我没名字吗?干嘛只说是谁的弟弟。”他抗议,朝初荷一笑。“我是云海,碧海青天夜夜心的海。”

    竟有大男人拿李商隐细腻惆怅的诗句来介绍自己的名字,而且,云海外形英挺粗犷,怎么样都跟这诗搭不起来啊。初荷觉得这人说话挺风趣,忍不住抿嘴偷笑。

    敦华却笑不出来。这人难道是回去念了两首诗就来丢人现眼吗?想到以后两人还成了叔嫂关系,可真感到羞愧。

    “你到底有什么事?”她按捺着火气。

    云海伸手在怀里摸来摸去,好半晌才拿出一封信。“这年头真是好心没好报,亲自送信来却落得连口茶都没得喝的下场。我看云熙这信还是丢掉比较干脆。”

    敦华一听,连忙将信抢来,却在意识到自己粗鲁的举止后,耳根燥红。都怪这个无礼的云海,每次都让她恼火失控。

    “信我送到了,看样子你急着看,我还是告退吧。”云海站了起来,高大身躯几乎挡掉两个少女的光线,他看着敦华急切准备开信的模样,原本黑亮的双眸黯淡了下来,视线不着痕迹地扫了一下她羞红的小耳朵,却又立刻避开,看向另一边的初荷。“打扰两位下棋的雅兴,改日再赔罪。”

    初荷微微颔首致意,直到云海走了,才又看向好友。

    “你好像很讨厌他。”初荷问着,因为敦华对人冷漠归冷漠,却不会无礼或发火,但方才摆明了就是排拒云海。

    敦华的目光从信移到初荷脸上。“谁要他这么狂妄自大。”

    “以前都没听你提起云熙这个弟弟。”初荷疑惑。“况且他岁数看起来不像比云熙小。”

    “那人是醇亲王的正室福晋所生,跟云熙才相差两个月而已。他母亲身分还是个蒙古公主呢。”敦华解释着。

    “难怪他看起来跟云熙一点儿都不像。”原来两兄弟是同父异母,初荷记得云熙的母亲是醇亲王侧福晋。“云熙这么儒雅斯文,云海看来却十分豪迈爽朗。”

    “是粗野才对吧。”敦华冷笑。“听云熙说,醇亲王跟这个公主不大对盘,云海七岁时,两人大吵一架,云海的母亲气愤之下就带着儿子跑回蒙古去,一住住了十年,最近几年虽然回北京来了,但每年有一半时间在蒙古。”

    “所以云海可说是在关外长大的?”难怪看起来格外不同,就像是成天在草原骑马奔腾似的。

    敦华哼的一声。“看他孔武有力、四肢强健的粗壮模样,大概从小就是个野人。”

    “瞧你气的,咱们不说他了。”初荷看着她手中的信。“云熙要回来了吗?”

    提起未婚夫,敦华语气温和许多。“还没呢,才去一个月,还要两个月才能回来呢。”

    初荷看她说得惆怅,忍不住偷偷笑着。敦华知道她是在取笑她,登时又恼又羞的横她一眼。

    “你这人怎这么坏心眼,今天来赢棋就算了,竟还要笑人。”敦华困窘不已。

    初荷连忙止了笑意。“别恼我,实在是你方才的神情……,算了,我不说了。”

    敦华也忍不住微微一笑,想起信上所写,心里一阵甜蜜。

    云熙说江苏沿海风景与京城迥异,站在崖边观浪甚是壮观,他稍有空闲就会去一处名为“波浪”的凉亭,边喝茶边看海景。

    信上更说希望大婚后能和她携手在波浪凉亭观浪谈心,到时肯定是人生一大乐事。

    “你看过海吗?”敦华问向初荷。

    对方摇头。“怎么可能,我都还没出过京城呢。”

    敦华也没看过大海,虽然她曾跟额娘去热河避暑,也曾跟着阿玛回去满清位于关外的发源地,但是,那些肯定都没有跟云熙一起看海观浪来得特别。

    仔细将信折好收进怀里,敦华冷艳的脸孔闪现难得一见的温柔。

    喝茶观浪啊,她真想立刻就去找云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妾心冽冽最新章节 | 妾心冽冽全文阅读 | 妾心冽冽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