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少爷(卷三) > 第三章

少爷(卷三) 第三章

作者 : 黑洁明
    余老板喝了口酒,再道:“不过听说那潇湘公子却和当年没差多少,若非有人听到楼主夫人称其为师兄,还以为是哪儿来的年少公子呢。”

    一听楼主夫人称其为师兄,冯老板长筷一停,浓眉一挑,睁大着眼问。

    “这潇湘公子竟和凤凰楼主夫人是师兄妹吗?”

    “是啊,据说此人和凤凰楼主师出同门,渊源颇深,就因如此,昨儿个他才会陪同楼主夫人一块儿出城上香,也就是因为这样,有人方在庙里听见,夫人见其多年未娶,想为这潇湘公子说亲呢。这消息昨儿个一出,天还没黑就传遍全城了,可惜我家中只有小儿,没生个女娃儿,要不也厚着脸皮托人送帖了。”

    “喔?此话当真?”

    “自然是真的,听说今日,那潇湘公子要陪夫人游船河,明儿个要去看戏,后天会去城外放风筝,消息一出,大市街口一早天没亮已有人到门口敲门了,就想为自家闺女做个新衣裳。就连港口码头那儿,此刻都挤得人山人海的,有船的准备开船,没船的也租艘船来,好让闺女有机会巧遇一下那潇湘公子。”

    “原来如此,难怪方才听人说,车马在大市那儿堵上了。”冯老板恍然大悟,“我还以为是哪位官爷要来大市巡查呢。”

    “呵呵,凤凰楼富甲天下,想同其结为亲家的所在多有,但小少爷年纪尚幼,此刻来了个楼主夫妻俩的同门师兄,自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更别提这潇湘公子能文能武,一表人才,实是不可多得的金龟婿。冯兄,你若有闺女,倒也可以一试。”

    “余兄说笑了,我家闺女尚在京里,就是想攀上这门亲,怕也是赶之不及哪。来来来,咱们还是先填饱自个儿肚皮,别浪费了这一桌好菜。”

    冯老板笑呵呵的说着,举筷又同余老板一块儿吃喝起来。

    等到酒足饭饱,两人起身离座,下楼时,还能听到这热腾腾的消息,教人们聊得口沬横飞,甚至有人刚进门就开始说起最新船河那儿热闹的景况。

    说李家的千金排扬多大,何家的小姐模样多娇,宋家的姑娘气质多好,家里开纺织工坊的吴家闺女身上那一袭衣裳价高能买屋啊——

    至于那流言主角潇湘公子,更是俊美无俦,真是长眼没见过这么俊的男人,光是杵在那儿都如诗如画一般,自家内人一瞧见那潇湘公子,都立马想要他开立休书,内人成外人了。

    这话惹得人们哄堂大笑,大伙儿听得津津有味,尚且有人干脆起身准备去河边一块儿去看热闹,当然更有人这会儿才听到消息,家里有闺女的,当然就快快回家,好安排安排,说不得能攀上这门亲,让闺女飞上枝头做凤凰。

    从京里来的冯老板,扶着吃得更饱的大肚腩,和余老板一块儿出了四海楼大门,打躬作揖了好—会儿,方各自分道扬镳。

    余老板上了自家车驾,冯老板住在附近客栈,没几步路,拐个弯就到,就没让他送,自个儿走了。

    就是走在街上,冯老板都还能听见人们聊到这八卦。

    因为吃得太饱,他一步一喘气的,走一走还会停下来歇会儿,可拐过弯后,他走着走着,那肥胖圆滚的身子却变得越来越瘦,再走几步,就连身上那让边的锦衣都成了一般青布衣裳,脚下昂贵的靴子也化作普通布鞋,他身高抽长了些,圆胖的脸也小了,下巴的胡子也没了,眯眯小眼大了点,毛毛虫般的浓眉变成一般模样的眉毛。

    眨眼间,再一瞧,冯老板已成一身材普通,卷起了双手衣袖,看来一点儿也不显眼的布衣小民。

    他一路穿街过巷,等他出了长巷,来到港口,又化作一码头工人。

    这易容幻化之术,如此神妙,教那偷偷跟在后头的男人,惊得眼也不敢乱眨一下,就怕把人给跟丢了。

    虽说他见多识广,瞧见冯老板这一招,小心肝还是噗通噗通的乱跳了一下,生怕一个不小心又砸了自个儿招牌。

    话说幸好是他来,若换做旁人,大概拐巷时就掉人了吧。

    男人小心翼翼的跟着,时不时还跃上屋瓦,以防被冯老板回头瞅着逮到。

    他看着冯老板到了河边港口,原以为他也想要租船看热闹,谁知那冯老板停在码头边,召了船老大,却没租船,只见他踌躇了好一会儿,忽地转身又离开了港口。

    他都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能再次跟上。

    还以为这家伙是临时想起有事,但那京里来的大爷,就只是再次化身成冯老板那原先肥满的模样,回到了四海楼。

    可四海楼一位难求,没先订位是很难有座的,但冯老板听掌柜说没位,干脆付了双倍的钱,直接外带了几样菜肴,就这样提着回到了下榻的客栈。

    见他交代小二不要打扰,似是不打算再出门,他方打道回府,同人交代。

    “所以,那一位,之后就再没出门了吗?”

    厅室里,语声轻轻。

    “是。”他点头应着,“我找人看着了,他若出门,我第一时间就会知道。”

    “你说他把外带的菜肴自己一个人全吃完了?”座上另一人,喝着手中清茶,挑眉开口问。

    “是啊,一个人全吃完了,看得我都要以为他是饿死鬼了。”男人说着,指着自个儿脸上的眼罩,“但我确定过了,他不是鬼。”

    他打娘胎出来时,就有阴阳眼,为了避免困扰,干脆就戴着眼罩了。

    “这几日,这姓冯的,餐餐都往四海楼跑,这家伙是个吃货啊。”他边说边瞧着桌上叠成小山的小酥饼,说:“他第一天原本还想要点这小酥饼呢,可掌柜的同他说,四海楼没出小酥饼,他还愣了一愣,咕晒着说他明明有听说什么的。掌柜的介绍他到悦香楼去,他第二天倒是有去一回,吃了一口就搁下了,又上四海楼点了其他菜吃。这些天,四海楼的菜单他前前后后都吃上了一轮,看得小人都饿了。”

    座上娇人儿瞅着他,轻笑一声,朝他摆了摆小手,“什么小人大人的,既然饿了,就坐下来吃啊。”

    他一听,没等那人话说完,瞬间就拉椅坐下,举筷吃将起来。

    开什么玩笑,四海楼菜刀叔的小酥饼呢,这东西做工繁复,他一年也没能吃上一回的。

    这时还客气他就是猪头了。

    那坐在一旁的男人,搁下了茶碗,问:“万兄,你可曾见过,冯老板屋里可有旁人?”

    “没?”他一口酥饼一口茶,边吃边摇头,“就他一个。”

    “夜半,可有人去找他?”他再问。

    “也没有,他出入都挺小心的。”阿万摇摇头。

    “他今儿个外带了些什么菜?”

    “清蒸黄鱼,酱烧肉,油焖茄子,白玉苦瓜,五颗胡麻包子。”

    “所有的菜都吃完了?”

    “所有的菜都吃完了。”阿万点头,道:“他吃完让悦来客栈的小二把提篮送回四海楼,他吃得一干二净的,一点不留。”

    闻言,那人扯了下嘴角。

    “怎地?”座上娇俏人儿瞧了,挑眉问:“有什么问题吗?”

    男人瞅来一眼,淡淡道:“没什么,都在意料之中的。”

    “是吗?”秀眉微扬,轻笑:“那你说,明儿个,那位冯老板,可会一块儿去看戏?”

    “我不知道。”他眼也不眨的回。

    这一句,倒让女人一怔,又笑:“这不都大老远从京城来扬州了吗?今儿个还去码头看热闹了。”

    他听了,只垂眼看着眼前茶碗,以食指轻抚那白玉茶碗的碗沿,轻笑。

    “不到跟前,不作数的。”

    原本垂首埋头狂吃的阿万,到这时方咽下嘴里酥饼,喝了口茶清清口,举起一根食指,道:“说得是,我瞅着,八成是没戏了,刚刚那冯老板把提篮交给小二时,还问了明儿个有哪几艘船载客回京,塞了钱让他去打听呢。这冯老板都和老余买了几船粮,大可等老余几日,待粮上船,就能同船一块儿回——”

    此话一出,让座上女人一口茶整个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这话你怎不早说!”

    阿万被喷了一脸茶水,万般无辜的道:“我的姑奶奶,你只交代我跟着,没问我他有啥打算啊。况且我这不就说了?”

    “你是猪头吗?这种事还用我交代吗?”女人气得直翻白眼,跳下了椅子,抓着裙裳,大步来到门边,拉开门扉,开口就喊:“来人啊!快给我备——”

    她话声未落,那原本坐在椅上的男人,已到身旁,伸手按住了她的小手。

    女人一怔,回头只见那人一点也不心急,反倒老神在在的看着她。

    “甭忙了?”他微微一笑,“要跑的,会跑。”

    “跑了你就不——”她脱口一半,见他这般从容,不宽顿了一顿,挑眉问:“莫说就是人跑了,也在你意料之中?”

    他收手,看向远方夜色,淡淡道。

    “心若不在,身在也无用啊。”

    她瞪着眼前男人,“若真无心,就不会一听你受伤就跑来扬州,今日更不需到港口去,你当那人真是去看热闹吗?”

    “当然不是。”他笑了笑,说:“可事情若真那般容易,为兄需要耗上那么多年吗?”

    这话,教她哑口。

    “不过,这回你也没白费那力气。”他噙着笑,说:“我还真没想过,说亲这事,会让人上心呢。”

    她轻哼一声,只吐出一句:“瘦马没人骑,骑了就来抢啊。”

    这话,教他挑眉,又笑。

    “原来,为兄在你目中,就是匹瘦马啊。”

    她好气又好笑的看着那俊美无俦的男人,故意回道。

    “还干巴巴的呢。”

    他笑得更开心了。

    女人翻了个白眼,方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半晌才道:“那这会儿,你打算怎办?”

    “就等吧。”他将双手交握在身后,又瞥向那人所住的客栈方向。

    她压低了声音,警告他,“如今武皇当政,国号都改了,京里正乱着,什么牛鬼蛇神都在那,是我就绝不让自个儿的心上人往那儿去。”

    “多谢师妹忠告。”他瞅她一眼,笑着说:“夜深了,你早些睡吧。”

    见他举步跨过门槛,下了台阶,她拧着眉,不禁开口问。

    “喂!你真不让我去拦吗?”

    他头也不回,只抬起右手,摆了摆。

    她看了,又喊:“师兄,我真不管了啊!”

    男人还是没有回头,就这样走出了她的院落。

    “可恶!”她一跺脚,转身回厅,嚷嚷着:“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那尚留在厅里看戏的阿万见了,才想要从窗口偷溜,已慢了半拍。

    “喂!你想去哪?”

    “呃,没,只是想说夜凉风冷,关个窗。”他干笑着说。

    她没空和他瞎扯,只道:“你回去看着那人。”

    “咦?”他愣了一愣,指指外头,问:“刚不是说不管了吗?”

    “我就说说而已,还真能不管吗?”

    她翻了个白眼,气恼那师兄这般拖拉,更恼那女人不来同她要铺子钱,她都留了这么好的借口给她了,这时不用还等何时啊?

    明明就是两情相悦的,何苦这般瞎耗着?

    她真是一想到就一肚子火,只能交代道:“你继续去跟着那人,那人去哪,你就去哪,就是上天下地也都给我跟着,别让什么邪魔歪道、妖魔鬼怪给伤了。”

    “收到,小的这就去——”他举步出门,临到门前又忍不住回身问清楚些:“话说回来,那冯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教宋兄这般大费功夫?”

    “能教师兄这般上心的还有谁?”她没好气的说。

    “咦?”戴着眼罩的阿万呆了一呆,“等等,你是说,那冯老板就是那千——”

    他话未完,嘴里已被女人飞快塞上了一颗小酥饼。

    “阿万,有些饭可以乱吃,有些话不能乱说。”她凑到他耳边低声说着,笑看着他,道:“懂吗?”

    他一听,立刻领悟。

    这城里,什么牛鬼蛇神都有,即便是在这儿也一样,事实上就是在这儿,才更要小心隔墙有耳。

    最近,来风凰楼作客的,可不只那宋家少爷,下头来的七爷也在的。

    难怪她之前要他去跟着那冯老板时,话说得不清不楚的,不是故意不讲清楚,是不能讲清楚啊。

    他嚼着小酥饼,朝她拍拍胸脯,比了个大拇指。

    见他这般机灵,她凤心大悦,把整盘小酥饼都端给了他,笑道:“喏,都给你了,若有啥消息,记得回报,这事若成,日后你想天天上四海楼吃饭都没问题。”

    一听到这,他双眼顿时发亮,心满意足的捧着那盘小酥饼,出门跃上了屋顶,去看着那冯老板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少爷(卷三)最新章节 | 少爷(卷三)全文阅读 | 少爷(卷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