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少爷(卷三) > 第一章

少爷(卷三) 第一章

作者 : 黑洁明
    【第十五章】

    这天下没有不破的牢。

    大寒那日,阿澪跑了。

    他才出门几天,再回来,鬼岛上已屋垮人散。

    趁着他不在,趁着城里失火,冬冬来求她祈雨灭火时,她解开了冬冬耳上的封印,趁乱跑了。

    这天下,没有不破的牢。

    不由自主的,他将负在身后的双手握得更紧,他其实早知道,不用银光提醒,不用二师叔多说,他也晓得,阿澪若有心,鬼岛是关不住她的。

    到头来,她还是对冬冬下了手。

    站在那破屋残瓦中,他看着地板上干涸的血迹,眼角微抽。

    虽然早已料到她会跑,等她真的跑了,感觉还是很糟。

    过去这些日子,他不是没有察觉到她的恼怒与挣扎,可他原以为……还以为……她对他……

    结果到头来,却还是让二师叔说中了吗?

    白露站在他身后,见他负在身后的双手紧紧交握,因为太过用力,都浮现了青筋,忍不住开口。

    “少爷,我已派人通知凤凰楼,或许银光那儿会有消息。”

    他没有言语,半晌后,方松开了手。

    当他转身,俊美的脸庞上却不见恼怒的情绪,他只是看着她,淡淡道。

    “算了,你让银光别忙了。”

    白露一愣,只见他扯着嘴角,苦笑。

    “她既然走了,那就是我俩缘分已尽。”

    说着,他转身走下台阶,只头也不回的交代。

    “我累了,回应天堂睡会儿。”

    白露傻眼看着那走开的男人,有好半晌回不过神来。

    看着那在纷飞白雪中渐渐远行的男人,她有些无言。

    她心知,阿澪这一走,伤透了他的心。

    阿澪身有血咒,妖魔都想喝她的血,吃她的肉。

    白露知道这些年,少爷为了替阿澪解咒,费了无数心血,就是他不说,她在旁多多少少也能感觉到,阿澪不是笨蛋,虽装作不知,可怎会真的不清楚?

    这两人,在岛上一块儿生活了十五年,朝夕相处,同床共寝,哪能什么也不觉察呢?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恼了吧。

    明知如此,还要走。

    多伤心。

    可白露却也难以为此责怪阿澪。

    少爷拘阿澪在此,本就不是阿澪所愿。

    换做是她,也难以忍受一直被人这样关着拘着吧,即便是为了她好。

    白雪片片,静静落下,一点一滴的再次掩盖了沾了血迹的地板。

    她撑着伞,走下那老屋仅剩的木地板,却在草地上看见了那玄黑色的琴。

    它在那混乱之中,意外的竟仍算完好,仅仅断了几根弦。

    白露拾起玄姬,小心的带着它到了码头,没了迷魂阵法,从老屋到码头的距离其实并不远,终年围绕着鬼岛的白雾,早在冬冬双耳被重新封印那日就已被驱散开来,如今站在码头,她能清楚看见附近的湖光山色,甚至能看得到对岸。

    三婶看见她,走上前替她拿好玄姬,问。

    “少爷呢?”

    “他自个儿先回堂里去了。”

    “这鬼岛上的老屋,还重建吗?”

    白露回头看向岛上被那封印力道摧残得东倒西歪的林木,却想也没想,就开口道。

    “当然。”

    她收了伞,上了船,交代着。

    “可以的话,多请些师傅工匠来帮忙吧。”她轻声道:“这儿毕竟才是宋家祖屋,对少爷来说,不同其他地方的。”

    三婶点点头,“我一会儿就去找师傅先来看看。”

    白露想了一下,再同三婶说:“少爷回来的事,先别同人说,让他先歇个几日吧。”

    “知道了。”三婶再点头,长篙一撑,小船离了码头,行过水面。

    看着那残破的鬼岛,白露撑着伞,在纷飞白雪中无声轻叹。

    她几乎还能看见,少爷与阿澪,在屋中,依偎一起,弹琴写字的身影。

    天下,果真没有不散的宴席吗?

    阿澪这一出岛,可还好?

    她知阿澪是千年巫女,没上鬼岛之前,也就这样活了下来,实在无须她担心,可她依然无法不担心。

    可惜的是,她知少爷其实原有意要让阿澪能自由出入鬼岛的,他教阿澪那些护身符文法咒,可不是为了让阿澪等他百年之后再用的。

    他没打算关她一辈子的。

    谁知,还是慢了一步……

    暗夜寂寂,只有水声潺潺。

    长江水面宽广,大船小舟所在多有。

    夜深了,渔家多已将船靠岸,一艘停在水边的轻舟,引不起旁人多看两眼。

    当夜更深,一只白晰的小手,从舟篷里伸了出来,解开了缆绳。

    女人裹着毛毯,蜷缩在舟篷里,小心的操着小舟尾舵,让小舟顺水而下。

    深夜行船,易引人侧目,但到这时辰也没多少人醒着了。

    刚出岛时,她有那么好一会儿,并不是很确定自己要去哪儿,只想着要去找那害她落入这般境地的家伙。

    要找到那人的转世,对她来说并不难。

    狗改不了吃屎,龚齐那家伙贪恋权力,一心只想要争名夺利,千年以来都是如此。

    是个男人当皇帝,他都会想要把那帝位紧握在手,如今女帝当政,那就更不用说了,她想也知道那家伙转世后会往哪去。

    她本想搭驿车北上入京,却几次看见凤凰楼的人在驿站查探,那些人腰上都挂着腰牌,万般显眼,她见了,方改弄了这艘轻舟。

    她知他们怎样也想不到,她明知他们在找她,仍会往凤凰楼的大本营扬州而去。

    逃跑了上千年,她很清楚该如何不着痕迹的摆脱追纵。

    到了淮扬,她便能改道由大运河北上。

    夜凉如水,江上更是寒气逼人。

    虽然这儿没下雪,可风仍寒冻,教她吐出的气息,都化作了氤氲白烟。

    顺行一阵,她见前方再无船舟,方不再掌着舵。

    小舟悄无声息的滑过水面,顺流而行。

    她拉紧毛毯,靠在舟篷上,看着远方,却见芦苇花被风吹过水面,如雪花一般,点点飘落。

    蓦地,一张带笑的面容,浮现。

    心头倏然一紧。

    她将那人的笑脸从心中抹去,却抹不去他低哑的声。

    阿澪,你可曾想我?

    她抿着唇,有些恼。

    环抱着自己,她对那男人既恼且怒,可与此同时,胸臆中却莫名充塞一股她说不清楚的感觉,那几乎就像是……

    愧疚?

    有没有搞错?就算真有愧疚,也该是他要有吧?

    那王八蛋一拘她就是十五年,她又不是傻子,不趁乱逃跑,难道还傻等他回来继续关着她吗?

    她伸手挥开那如棉絮白雪的白花,扬起的衣袖,引起一阵轻风,但那芒花散了又来,就如他沙哑的低语。

    我很想你……

    他低语着,温热的吐息,好似就在耳畔,教双耳热烫。

    好想你……

    可恶。

    万分火大的,她起身飞离船头,弃船上了岸,往前飞掠,不一会儿就远离了水岸,和那因风而起的漫天飞花。

    洛阳。

    大街上,车如流水马如龙。

    正午一到,大市击鼓,从四方来的人马纷纷进市场做起交易。

    坐在场外客栈二楼喝酒吃饭的阿澪,看着那些进出大市的商旅,却莫名意兴阑珊,回到京城,手里之前的店铺,早让人给占去,都换了不知几手了。

    她本该去找那些人算帐的,却只去起出藏起来的金子,入住了城里客栈。

    几年没回来,这儿早已物是人非。

    不只皇帝换成了女帝,京城从长安换到洛阳,京官换了一批,当朝宰相那位置,更是常常都还没坐热,就得起身走人,有些掉了脑袋,有些被削职贬官赶出了朝廷。

    原先她已安好的人马,被这么一搞,去了七七八八。

    一朝天子一朝臣。

    她来此之前,心里也早有了个底,后来接手上位的人,行事手段皆极冷酷狠辣,却也异常贪财好色,非但大肆收受商人钱财,甚至曾直接抢人妻妾。

    说起来,这种人其实最好利用,她早该在来这儿的那月,就去会一会他的。

    可不知为何,就是没去。

    眨眼,几个月过去了,她仍住在客后里,没买宅子,没去诱惑那贼官酷吏。

    她同自己说,那人身旁定已有妖魔盘踞,可那以往也没阻过她。

    那么多年来,她清楚,就是要用人以制妖,她方能保平安、稍加喘息——

    蓦地,不远处忽有一熟悉的白衣身影走过。

    她心一怔,心头狂跳。

    没多想,便已飞身下楼,可大街上人潮汹涌,才一眨眼,那白衣人已没入人群之中,再不见踪影。

    她在大街中转身,却再也看不见方才那熟悉的身影。

    周遭的人群皆一脸错愕的愣看着飞身下来的她,但京里什么人没有,大伙儿见怪不怪,很快的就又再次做起自己的事。

    到这时,她方发现自己做了什么。

    她在做什么?想做什么?

    那男人怎么可能在这?她好不容易才逃走的,她为何还找他?

    若方才那人真是他,她见了他,想干嘛?

    站在街头中央,一颗心仍在胸中乱跳。

    刹那间,只觉狼狈,教莫名的恼怒上心。

    她一甩袖,转身快步走开。

    这一回,她直直朝那酷吏的府第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少爷(卷三)最新章节 | 少爷(卷三)全文阅读 | 少爷(卷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