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专情浪子 > 第二章

专情浪子 第二章

作者 : 可乐
    “算算从大学时期到现在,有十年了吧!你不喜欢就早点让人家死心,女人的青春是很宝贵的。”凯特感慨地叹了口气。

    从大学时期……心猛地一凛,凯特的话不经意勾起了花蕴哲的回忆。

    记得在大学时,江心宁是他的小天使,帮她处理不少麻烦,让他可以自在的应付那源源不绝的倾慕。

    久了,江心宁就像他的私人秘书,他使唤她、依赖她的感觉是那样自然而然,直到江家搬离中部山区。

    记得他们要搬走前,她还莫名其妙对他发了脾气……

    难道……难道在那个时候,江心宁就已经喜欢他了?

    愈想,花蕴哲的脸色愈沉重。如此一来就可以合理的解释,一直对他百依百顺的江心宁为何会莫名其妙的对他发脾气,为何那天会要求他抱她。

    江心宁喜欢他,一直喜欢着他……真的是这样吗?

    “唉!不知惜福的家伙。”看他不知拧眉想着什么,凯特啐了一声,摇摇头。

    突然,一道娇媚的嗓音传来。

    “嗨!可以请我喝杯酒吗?”

    难得在酒吧遇上如此高大俊美的男人,身材火辣的美女贴在花蕴哲健壮的臂上,意图明显地打招呼。

    花蕴哲定定打量着眼前妩媚妖娇的女子,脑中却不经意浮现江心宁清雅惹人怜惜的小脸。

    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让江心宁占据他的思绪,他整个人心烦气躁了起来。

    该死!这一点都不像他。

    不管江心宁是不是喜欢他很久,意外发生后,她逃得远远的不敢面对他,凭什么他就要受她影响?

    于是,他近乎赌气的拉回滞留在江心宁身上的心思,微挑浓眉,坏坏地问:“你这么漂亮,只能请你喝酒吗?”

    “除了喝酒,想做些别的也可以。”女子的纤纤玉指在他放在桌上的大手上游移,每一个眼神、动作全带着挑逗。

    花蕴哲的薄唇往上弯起,接受她的诱惑。

    “那到别的地方喝。”结了帐,他帅气地拿起外套,搂着妖娇的女子走出酒吧。

    两人还没到停车场,女子已经迫不及待把他压在停车场角落的墙上。

    “这么急?”花蕴哲挑眉,似笑非笑地问。

    “对上眼还不一定合拍呢!不先试试怎么行?”

    说着,女子整个人贴在他强壮而结实的身上,热情的朱唇放荡地吻上他的唇。

    被动地任她吻着,花蕴哲轻蹙起眉。

    口红、酒气以及女人身上的香水味,让他不经意又想起江心宁。

    他想起她的吻,记忆中她的气息清新如兰,美好得让他忍不住亲近、探索。

    那份美好加深了他此刻心里的厌恶。

    莫名的,他为陌生女子的吻感到恶心。

    他别开头。

    女子不以为意,含情带媚地捧着他英俊的脸,娇笑问道:“怎么,想玩欲擒故纵的游戏?”

    不让对方有机会证实,花蕴哲突然握住她的手,制止她的动作。

    “我不玩了。”

    “什么?”她不敢置信地问。

    “没心情。”

    无视于女子震惊不已的反应,花蕴哲无情地将她推开,大步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行走间,他隐隐约约听到那名女子叫嚣的声音,暗暗叹了口气。

    他深深觉得,自己一定是让江心宁下了蛊。

    他居然为了江心宁,拒绝了看起来就是玩咖的大美女?!

    不要说凯特觉得他反常,连他自己都要大呼不可思议了。

    这时,他整个心思除了江心宁还是江心宁。

    他忽然开始担心她,不知道她到底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他想知道,她是不是像个傻瓜一样,傻傻的、默默的喜欢他喜欢了十年!

    “该死!”

    花蕴哲忍不住低咒了一声,决定赶紧回去翻通讯录,好好想想,无依无靠的江心宁离开了她唯一的家,到底还能上哪儿去。

    江心宁逃难似的离开中部山区,远离花蕴哲。

    在还没弄清楚自己的心情前,她不准备和花蕴哲见面,免得混乱的思绪因为他搅得更乱。

    下定决心后,她漫无目的的坐上火车,最后在南台湾停下脚步。

    让她停下脚步的是一座私人经营的海洋乐园。

    这座名唤“乐游”的海洋乐园开幕时曾经轰动一时,与屏东海博馆及花莲海生馆并列为台湾三大海洋乐园。

    虽然因为经营者的财务问题,海洋乐园此时处于半歇业状态,但由于园里有许多动物,所以饲养区仍继续营业。

    乐园外贴着征人启示,工作内容很简单,是助理性质的工作,薪水不高,但供食宿。

    当下她便决定入内应征,并幸运的录取成为海洋乐园一员。

    转眼过了一个月,在乐园馆长的女儿黎飞絮及同事们的热情下,她的日子过得很快乐。

    最棒的是,下班后她还可以就近到海边走走,想在那儿坐多久就坐多久,完全无人约束。

    心情意外放松的海边生活,比起在山里多了一份自在。

    在山里有太多属于她和花蕴哲的回忆,离开后,她像是放下肩头的重担,整个人轻松许多。

    望着夕阳渐渐没入海平面,天色暗下,几颗星子提早出现在墨蓝色的天空中,熠熠闪耀。

    江心宁着迷的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拉回她的思绪。

    以为是园里的同事找她,她不假思索的按下通话键。“喂?”

    “江心宁,你终于肯接电话了。”

    一道沉嗓落入耳中,她猛地僵住,好半晌后才开口:“阿哲,怎么会是……”

    她知道他有可能因为她的不告而别而找她,所以在带着混乱的心情离开中部山区后,她一直不敢接他的电话。

    “为什么躲我?”

    听他幽幽的质问落下,江心宁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让他明白她的心情。

    “为什么不说话?”

    “我……”心头五味杂陈,她准备转身走回宿舍,却因为落入眼帘的身影猛地一顿。“阿哲,你……怎么会……”

    那个她一直躲着的男人正定定站在她面前。

    俊美风流的模样不复见,深邃英俊的轮廓除了疲惫与憔悴,再无其他。

    花蕴哲定定地望着眼前的女子,一直悬在心头多日的大石终于稳稳落地。

    江心宁把那一头及肩的黑亮长发紮高,长长的马尾垂在纤肩上,清秀的小脸似乎晒黑了一点,但气色、精神都很好。

    确定她好得不得了的一瞬间,花蕴哲紧绷僵硬的思绪和身体瞬间放松。

    “天哪!我终于找到你了。”

    全身一松懈,疲软的长腿支撑不了他高大的身躯,他索性坐在沙滩上,以呈大字形的姿势往后倒。

    看他突然倒下,江心宁大步跑向他,半跪在他身边急声问:“阿哲,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累了点……”他转过头看她,语气低沉沙哑,充满了疲惫。

    “什么?”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她不解地问,心因为他疲惫的语气微微紧缩了一下。

    在她面前,花蕴哲永远神采飞扬、俊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但今天的他很不一样!

    他以反常的颓废出现在她面前,那委靡不振的模样让她几乎以为他是不是病了,身体不舒服。

    花蕴哲定定看着她,发现她眼底莹莹闪烁的泪光,心里因为气她不告而别的焦急与怒意,在瞬间消散于无形。

    江心宁在意他。

    而这个认知,竟让他心里充斥着说不出的喜悦。

    “知道吗?为了找你,这阵子我差点跑遍整个台湾。”

    在那个不小心打坏两人关系的尴尬意外后,他原以为,暂时分开应该是好事,但他错了,她的离开反倒让他看清自己的心情。

    凯特的话、酒吧里向他搭讪的女人,让他意外的发现自己一直未发现的心情。

    “你担心我……找我?为什么……”

    江心宁震住,没想到花蕴哲会费心神找她。

    为什么?

    想起那一天他脸上懊悔的表情,她的心愀然一痛。他们两人之间不会再有牵扯了,不是吗?

    望向她感伤的神情,花蕴哲充满怜惜地问:“心心,我那天的反应让你伤心了吗?”

    喉头一紧,她咬着苍白的唇,一时语塞,答不出话来。

    “心心,对不起,那天我只是太惊讶。”他懊恼地抓了抓头发。“一直以来我总把你当妹妹,所以那时才会无法接受自己和你上了床……”

    羞人的画面随着他的话闪入脑海,听着他自责的语气,她脸颊烫红地为他辩驳。

    “不是……不是那样的,不是你的错……”

    “让我把话说完。”他难得强势的打断她的话。

    江心宁闭上嘴,神情忐忑地看着他。

    不知是否因为两人有过肌肤之亲,她总觉得眼前的花蕴哲有些不一样。

    “心心,你喜欢我很久了,是不是?”

    闻言,她震惊不已地看着他,半晌后心虚地别开眼。

    这个问题,若他是在多年前问出口,或许她会大方坦承。

    毕竟,他能看见她、回应她的心情,一直是她多年来最最最……最大的心愿。

    但是此时,她却没有勇气承认。

    她怕会再看到他脸上不以为然、轻蔑的表情,她怕自己无法承受表白后的结果。

    彷佛看穿她心里的恐惧,花蕴哲不容她逃避地捧着她的脸,紧盯着她的眼,重复问一次。“心心,你喜欢我很久了,是不是?”

    不懂他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件事,她躲不开他的凝视,只好闭上眼不看他。“你……别问……”

    她不愿面对的反应让他几乎可以肯定,答案是无庸置疑的。

    但他想亲口听她说。

    “心心,告诉我,让我确定,我是不是凯特说的那个笨蛋。”

    他的话让她的泪水克制不住地滚落脸颊。

    “心心……让我知道你的心情。”

    他催促的语调,勾起了江心宁藏在心底丝丝缕缕的酸涩。

    她睁开眼,鼓起勇气坦白承认。“是。你是天下无敌的大笨蛋!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但你从没把我放在心里,你只是把我当小妹妹!”

    想起大学时帮他处理众多情书的心酸过往,她失控的泪水不断落下。

    终于听到她的答案,花蕴哲激动不已的将她拥进怀里。

    不管是当年的他或现在的他,都不知道她对他用情这么深。

    还记得大学时,他居然残忍的要她帮忙他应付身边永远开不完的桃花。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意外和她上了床,他或许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心情,继续当她心中的笨蛋。

    江心宁僵硬地愣在他怀里不敢动。“阿哲……”

    “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因为我一直没发现你的心情,让你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折磨,对不起!”

    意外得到他的道歉,江心宁惊得不知该作何反应。

    “还有,我要告诉你,其实我也喜欢你。”

    江心宁不敢置信地望着他。“你、你说什么?”

    是因为太喜欢他所产生的幻觉吗?

    花蕴哲居然说喜欢她?

    笑看着她惊愕的反应,他坦白说出心里的感觉。“或许在我认识你那一年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只是当时一直没发现自己的心情,只知道,我喜欢你陪在我身边的感觉,习惯你、依赖你。直到最近我们意外上了床,你离开后我才发现,除了你,我不要别的女人。”

    心在那一瞬间像被谁抓住似的,江心宁望着他深情满溢的眸光,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虽然我的回应迟了将近十年,有点晚,但你愿意当我的情人,留在我身边,让我爱你吗?”

    泪止住了,她朝他露出满足而幸福的笑容。

    “虽然等得有点久,但我愿意!”

    峰回路转的结局,让她几乎以为自己在作梦。

    她的话一落,花蕴哲差点感动的大叫。

    “心心,我爱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情浪子最新章节 | 专情浪子全文阅读 | 专情浪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