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专情浪子 > 第一章

专情浪子 第一章

作者 : 可乐
    【第一章】

    清晨时分,阳光露脸,弥漫在四周的晨雾渐渐消散。

    花蕴哲才刚由环境调节温室巡看过花苗的状况,立刻前去花房查看鲜花。

    为了确保顾客可以买到状况最佳的鲜花,他会在员工上班前处理好花况,接下来再把销售、包装的工作交由员工们去做。

    这是他每一日在“心花怒放”的开始。

    他的脚才刚要踏进花房,马上便注意到搁在花房外那一束因为缺少水分而枯萎的洋桔梗。

    盯着那失去光泽的花瓣许久,花蕴哲皱眉,上前将那束桔梗丢进一旁的桶子里。

    “这个小迷糊又忘了吗?”

    订花的老主顾是他的学妹江心宁。

    通常,她大约每隔几天便会上“心花怒放”跟他买一大把新鲜的桔梗带回家插。

    这次她没空出门,所以打电话来预约,没想到花都已枯萎了,她一直没来拿。

    为什么?

    身体不舒服?

    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心一凛,花蕴哲急忙开车往山下而去。

    自从江心宁的父母因为意外过世后,她就一个人住在离“心花怒放”约十分钟车程的独栋别墅里。

    他很怕她自己一个人会发生什么意外,所以当车子一来到位于山腰那栋白色的小洋房前,他随意停好车,直接推开锻铁大门,冲到屋门外按电铃。

    在按了将近五分钟的电铃,没人回应后,花蕴哲失去耐性地大喊。“江心宁!你在不在?”

    就在他准备放弃时,门打开了。

    眼底一映入江心宁苍白的脸色,花蕴哲冷着脸问:“你不舒服吗?”

    不知是因为她的头发变长,还是她又瘦了,她那张不及他手心大的白皙瓜子脸似乎又小了一些。

    彷佛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江心宁两眼无神,反应显得迟钝。

    她这恍惚的模样,让他不悦地蹙起眉。“你还好吗?”

    他微恼的嗓将她的思绪从迷蒙中拉回,江心宁回过神,幽幽地问:“阿哲,你……怎么来了?”

    “看过医生了吗?”

    “我……”

    她还来不及回答,便发现花蕴哲高大的身躯朝她贴近,眨眼瞬间,他已经推着她一同进屋,顺道将门带上。

    一进入客厅,花蕴哲把她强压进沙发,接着转身前去打开电视柜的抽屉,找着医药箱。

    “为什么没来拿花?”

    “我……不太舒服。”没料到他会来找她,江心宁心虚地避开他可能随时扫来的目光。

    “不舒服怎么没打电话给我?”他边找着医药箱边问。

    “我想你应该很忙,所以……”话还没说完,她便感觉到他的利眸朝她锐利地射来。

    她想,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应该已经没命了。

    “不是早跟你说过,跟我不必这么生疏吗?江爸、江妈走了,照顾你是我的责任。”

    虽然江家两老走得仓卒,没能交代遗言,但他重情重义的父母坚持要他把江心宁当妹妹一样照顾。

    基于学生时代的情谊,他确实一直把她当妹妹,因此对于多多看照她这件事,他没有半点异议,乐于遵从。

    他的话让江心宁的心不由得一酸。“我怎么会是你的责任呢……”

    再次回到有他在的中部山区,她心里五味杂陈。

    她想起父母尚健在时,两家常聚在一起吃饭的欢乐时光,更常想起大学时对他的爱恋……

    一直以来,花蕴哲都显得太完美了。

    可能因为他母亲是意大利人的关系,他完全被调教成温柔体贴、热情、风趣的典型意大利男人。

    在学校时,他一直很受欢迎,出社会后依旧是如此。

    在他眼里,每个女人都是美女。

    他的肤色较东方人白皙些,外型高大俊美,对女人甜言蜜语、调情是本能,几乎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抵挡他的魅力。

    而她很不幸,也是被花蕴哲迷人的气质所魅惑,拜倒在他西装裤下的女人之一。

    让其他女人羡慕眼红的是,因为两家长辈十分友好的关系,她成为花蕴哲的女性好友。

    多年后再重逢,两人的关系没变,而她偷偷喜欢着他的心情也没变。

    此时此刻,他的出现让只有她一人的空间多了点温暖,他的存在,意外带给她一种说不出的安心,却也带给她莫大的压力。

    他的关心和温柔,让江心宁很怕自己一直藏在内心深处的爱恋会露出破绽。

    她的低喃再次得到花蕴哲一记冷视。“耳温枪呢?你换地方放了吗?”

    用力压下对他满满的爱恋,她斜靠在沙发上低声道:“阿哲,我真的没事,只是有点累,你不要管我,我睡一下就好了。”

    花蕴哲听她这么一说,忍不住皱眉叨念,“你这么不会照顾自己,教我怎么放得下心啊?”

    倏地,江心宁的心弦因为他的话猛地揪紧。

    “你不要管我了,行不行!”她从来不奢望能得到他的关爱,为什么他非得一再触碰她的底限?

    她任性的回应让花蕴哲蓦地顿下手边的动作,转身凝视着她。

    因为两家长辈的情谊,他们两人是兄妹,也是无所不谈的好友。

    他记得学生时代时,总是她帮他比较多,收情书、写情书,甚至帮他安排约会,偶尔她还会陪他熬夜写报告。

    但自从江爸、江妈过世后,他对她的担心一直没有少过。

    对上他默然的神情,江心宁无法揣测他此时的想法,感到无来由的心慌。

    他生气了吗?

    她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花蕴哲却突然伸出手将她抱住。

    “想哭就哭,只要有我在你身边,你想哭随时都可以哭。”

    自从江爸、江妈过世后,总是温柔恬静的她变得更加沉静,从丧礼过后,再也没有见她哭过。

    突然被他抱住,江心宁身子一僵,却没有推开他。

    他的体温和包容温暖了她的心、她的身子,悄悄勾挑出她需要人陪的孤单与渴望。

    抱住她发颤的身子,花蕴哲以轻柔、祈求的语气说:“心心,别推开我,让我抱你一下,给你一点温暖。”

    这样故作坚强的她,让他无法不心疼,此刻,他只想将她紧紧的护在怀里,温暖着、呵护着。

    江心宁被他强健的双臂禁锢在怀中,听着他的心跳清晰地撞击着耳膜,一颗心无端发软。

    完了!真的完了!

    一被他抱在怀里,她想被他宠爱的渴望再次涌上心头。

    该或不该,矜持与内敛,全被那股积累多年的渴望击毁。

    “阿哲,我要你抱我,用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方式。”无法细思这句话、这件事带来的后果,她顺从着内心的渴望,大胆的开口要求。

    江心宁的话像突然投入心头的炸弹,把花蕴哲炸得头昏眼花,无法思考。

    ……

    ……

    在他温柔的占有下,江心宁尝到小死一回的滋味。

    【第二章】

    正午,日光落在庭院外那两棵挺拔的落羽松上。

    由叶缝筛落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屋里,轻轻落在男人充满力与美的健壮身躯上头。

    江心宁躺在沙发上,愣愣看着仍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一张脸不禁发烫泛红。

    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和他上床了,居然就这么把她的第一次给了他。

    ……

    “该死!”

    看着眼前这一幕,花蕴哲万分懊悔地再次低咒了一声。

    因为事出突然,向来和女人过夜,喝得再醉他也从没忽略过这一点。

    花蕴哲的低咒,尖锐地刺入江心宁的心口。

    他这一声低咒代表什么?是后悔和她上床,还是……

    她不敢多想,却无法忽略他脸上懊悔万分的表情。

    那表情让她比死还难受。

    “没关系,你不用在意,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不会要你负责……”

    花蕴哲眯起眼,满心歉疚地打断她的话。“那不是要不要负责的问题,而是我根本不应该跟你上床!”

    竟毁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她是他最好的朋友、最疼爱的邻家小妹妹,他怎么可以因为她几句需要安慰的话,就这么碰了她?

    无法漠视他懊恼得想一头撞死的表情,泪水盈满了江心宁的眼眶。

    她要到了他给的爱,但他却后悔了。

    但做都做了,就算后悔能怎么办?

    江心宁紧咬着牙,不让眼泪流下。

    沉默的气氛诡异地僵持着,这时,手机突然响起,打破窒人的沉默。

    花蕴哲接听电话后,迟疑了一会儿才无奈地对她说:“我得回花圃一趟,晚一点……再过来找你。”

    眼前的状况让他太难以接受,暂时走开或许可以让他好好想想,该如何看待两人的关系。

    继续当朋友?

    或者……让她和其他女人一样,当他的床伴?

    这个念头一闪过,花蕴哲立即抹去那可怕的想法。

    不,她和那些女人是不同的。

    “没关系,你先忙。”江心宁点头,微颤的嗓音泄漏内心激动的情绪。

    他走了也好,在他充满懊悔的情绪下,她无法自处,更无言以对。

    “那……我先走了。”

    花蕴哲深深的看着她许久,才转身穿上衣裤离开。

    愣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江心宁茫然地拾起被他脱下的衣物,准备穿上,却发现身上如烙印般的吻痕。

    “天啊!”她难堪地捂住脸,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放任花蕴哲在她身上落下肆无忌惮的痕迹。

    抛开尊严、矜持,那长久以来的想望成真,她却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他。

    想起他脸上后悔的表情,江心宁羞愧不已,走进二楼的浴室,打开热水,拼命想洗去花蕴哲留在她身上的痕迹。

    她到底在做什么?他根本不爱她啊!

    任热水洒在被搓洗得红肿的肌肤上,她再也无法压抑地痛哭失声。

    深夜,轻柔的爵士乐在耳边流泄着,主唱慵懒微哑的嗓音给人一种完全放松的舒服感觉。

    往常花蕴哲在忙完花坊的事,总喜欢来这里喝酒、听歌,放松心情。

    兴致来时,酒吧是他猎艳寻找一夜情对象的好地方。

    “怎么了?今天看起来似乎心情不佳。”原木打造的吧台前,酒吧的主人凯特以调侃的语气好奇地问。

    花蕴哲是他的国小同学,也是酒吧的常客,两人可以说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

    可能是花蕴哲混血儿的俊美外形太少见,只要他进入酒吧,总是能引起小小的骚动。

    最可恨的是,想和他上床的女人不少,自动黏上的全是漂亮的、娇艳的,让所有男人嫉妒、流口水的顶级美女。

    只要花蕴哲也有意,喝完一瓶海尼根后便会行动。

    凯特常笑花蕴哲跟古时候的皇帝没两样,把他的酒吧当后宫,随时钦点美女侍寝。

    但今晚看花蕴哲连喝了几瓶海尼根却迟迟没有行动,凯特感到万分疑惑,几乎以为花心浪子转了性。

    不理会老同学的调侃,花蕴哲懒懒地瞟了他一眼,继续喝他的酒。

    今晚,他的心情的确不佳。

    那天在处理完花坊的突发状况后,他发现,江心宁逃走了。

    他不敢相信,她居然在跟他上过床后跑得让他找不到人。

    纵使有满腹的疑惑,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离开让他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或许他们都需要为这个意外冷静、冷静。

    所以,他没试着找她,心想,冷静过后她应该就会回来了,而他也能借由这段时间好好厘清两人之间的关系。

    没想到转眼过了一个月,江心宁并没有如他所想的回到山上,而他的情绪因此莫名烦躁,心里有种怅然若失的空虚。

    心潮起伏间,花蕴哲俊美的脸庞愈绷愈紧,相对的,身上散发出的阴郁气息愈是让女人着迷。

    “怎么了?脸很臭。”见一向风流倜傥的花蕴哲今日竟摆出“结屎面”,凯特讶异地问。

    心情恶劣的花蕴哲瞥了他一眼后,闷不吭声地继续喝酒。

    “怎么,和心心吵架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花蕴哲皱起浓眉,嫌他多事地狠狠瞪了他一眼。

    “不错呀!终于在一起了。”

    “你在说什么?”

    “不枉心心喜欢你这么久,终于得偿所愿了。”

    凯特和江心宁虽然不算熟,但每一次见到她,都可以从她眼中掩不住的爱意看出她的心情。

    闻言,花蕴哲眯起眼冷声问:“你说什么?”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心心喜欢你。”

    花蕴哲一愣。“心心喜欢我?”为什么他看不出来,感觉不出来?

    “花同学,你会不会太夸张了?”他错愕的表情让凯特不可思议地嚷嚷。

    难道真的是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花蕴哲居然真的不知道江心宁的心情。

    “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追她了。”

    闻言,花蕴哲脸色一沉。“不准你追她!”

    “为什么?别占着茅坑不拉屎……”凯特顿了顿,突然觉得这样的形容怪怪的。

    没注意到凯特用了不伦不类的成语,花蕴哲却因为自己莫名的占有欲感到不解。

    为什么?他把江心宁当成妹妹,为什么不准别的男人追她?

    为什么一想到她可能成为其他男人的女人,他心里就很不舒服,非常、非常不舒服!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情浪子最新章节 | 专情浪子全文阅读 | 专情浪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