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听说她超魅的(上) > 第二章

听说她超魅的(上) 第二章

作者 : 蔡小雀
    早晨七点闹钟准时响起……

    乌黑长发梦幻浪漫披散在柔软枕上的宝寐嘤咛了一声,缓缓挣扎着醒来,宽大睡衣滑落一边,露出了雪白莹然如凝脂的肩头。

    唇红齿白眉目如画,云鬓花颜活色生香,好一幅海棠初醒美人儿曙光画卷似的景象。

    只可惜现代社会工作紧凑步履匆匆,能赖床的都不是苦命的上班族或职业妈妈。

    这间置身于大稻埕许多翻新大楼豪华公寓之中的老平房,包含小院子占地二十坪,有高高的老式围墙和一扇朱红色传统的铁门,院子里种了棵枝叶繁茂的樟树,树荫底下有张竹编躺椅和一截圆木做成的茶几。

    休假日的时候,宝寐最喜欢坐在这里乘凉喝奶茶滑手机,三百多岁的樟树凝聚起来的灵气虽然淡,但对于她来说,还是远比吹冷气舒服多了。

    现如今天地灵气稀少,不只大环境被破坏,连人类对正神的信仰都日益淡薄,反倒喜欢被一些邪魔歪道骗人骗钱当冤大头,这到底是心灵有多空虚啊?

    宝寐这么多年看下来,还是看不明白人这种物种。

    不过有件事倒是古今中外千百年来都没改变过的,就是世道难行钱做马。

    还有,世上百分之九十的东家压榨起员工来都是眼皮眨也不眨一下的凶残。

    宝寐帮自己烤了一大迭吐司,煮了一大壶黑咖啡,敲了六颗蛋进去平底锅,在等待荷包蛋边缘变成金黄的当儿,她已经慢条斯理吃掉了三片香嫩的奶油烤吐司。

    七点二十五分──她看了看腕际的手表,喝了一大口提神的黑咖啡,熟练地将荷包蛋铲进大盘子里,端到餐桌上,开始真正享受起本日早餐。

    八点整──宝寐匆匆换上了白衬衫黑长裤,用丝巾系了个朱红色的领带花,把一头乌黑慵懒如云的长发挽成了保守的发髻,戴上黑框眼镜,拎着公文包……去赶公交车。

    她已经习惯了人类社会的模式和准则,在非必要情况之下,绝不做出“非人类”的行为。

    况且她喜欢搭公交车,很享受人间庸庸碌碌熙熙攘攘的烟火气息,就连当天能不能好运抢到位子坐,都是一种平凡中的小乐趣。

    今天也是幸运的一天,宝寐无视公交车司机和男性乘客惊艳的目光,窈窈窕窕坐进了靠窗的座椅上,点开手机。

    网络新闻头条正是通缉多时的杀人性侵犯××昨夜凌晨落网……

    她淡定地转到下一则新闻──台币升值四点九分,创二十七个月来新高……欧美收红投顾示警股市震荡……中东紧张局势升高国际油价大涨……

    宝寐揉了揉眉心……烦呢。

    她买的那几支股票又要跌了吧可恶!

    “──这个世界对妖怪太不友善了。”她嘀咕。

    什么融券、丙种、买空、卖超、除息、填息……简直比咒语还难,可是如果不学会理财投资的话,光靠每个月的死薪水,不说别的,连这栋房子每年的房屋税、地价税缴起来都教人分外的肉疼。

    ……还是当年好呀,只要实力够强拳头够大,轻轻松松就能占一座山头称王称霸逍遥自在。

    现在不行了,唉。

    宝寐想起现在大稻埕大同区这间老平房,还是三百年前自己随手扔了块银子跟官府圈来做茅厕……谁知道光阴似箭岁月不饶人(?),茅厕的地契改建成了她如今的安身之处。

    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她都快有报复社会的冲动了。

    纤纤素手一点,屏幕页面上倏然出现了一张年轻男人的脸庞──

    她一怔,脑中缓缓地浮现了……积石如玉、列松如翠……美人晓折露沾袖,公子醉时香满车……这几个形容词。

    宝寐有一剎那的恍惚。

    多久了?有多久没见过这么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美男子了?

    这是一种千年世家王侯才能积累养成出的尊贵文雅风流蕴藉……上一个引起她如此注目惊叹的,还是琅琊王氏和陈留谢家的嫡系子弟了。

    从汉时到明清,琅琊王氏就培养了九十二位宰相和六百多位的名人雅士,而陈留谢家在晋朝更是光辉如烈日艳阳的存在。

    话说,王祥和谢玄这两小子都俊美得不似凡人啊,就连谢道韫小泵娘都聪慧可爱得不得了,而且拚起酒来半点也不输给她那些哥哥。

    旧时如梦,故人渺渺……

    宝寐眉眼神色间掠过一抹淡淡怀念的美好与惆怅。

    刺耳的喇叭声响起,公交车因为前面有机车抢道而紧急剎车了一下,惊醒了宝寐的思绪,那页面也瞬间被错手关闭了。

    眼角余光也只瞥见了几个字……临堺金融集团……

    她眨了眨眼,觉得这个金融集团的名称怎么有说不出的熟悉?

    不过宝寐也没当一回事,她马上又被前方机车骑士和公交车司机互骂的戏码吸引走了,兴致勃勃地看着公交车司机吼了一句“赶着投胎啊?”,机车骑士则是回了一只中指……

    真热闹,嘿嘿。

    宝寐在市中心一栋住办合一的大楼里上班。

    陈氏会计师事务所在第七层,算是业界的老字号了,办公室有五十坪大,宝寐就在一格格一框框的办公桌后头,靠窗的那个位置。

    不是财位,但是是吉位啊……

    宝寐就着窗外的阳光,愉快的拉开抽屉,小小声打开包装盒,又悄悄往嘴里塞了颗义美小泡芙。

    谁都没看见,哈哈。

    上工前的小泡芙甜蜜蜜得让宝寐心情大好,连满桌子客户的账册文件单据发票看起来都比昨天顺眼了。

    宝寐打开了计算机,欢快地飞快敲击着键盘,一一把要记账、报税、入账的资料入文件。

    她的工作内容虽然看似单调乏味繁琐令人生厌,但是跟跑工商、投资、公关和法律部门的同事相比实在幸福多多了,而且宝寐也是特别经过卜卦……咳,研究过的,这份会计工作性质最压得住她天生的属性。

    瞧,她这五年来工作得可安稳了,一点都不介意做到退休……只可惜希望很美,但现实很废,因为她要是真的三四十年容貌不改不老的在同一个岗位上,公司高层肯定以为撞鬼了。

    宝寐停下打字的动作,郁闷地对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审计数据叹了一口气。

    最多再五年吧,她只能再勉强哄骗同事自己的“年轻貌美”是天生丽质,但是五年过后连条皱纹和鱼尾纹都没长出来,就连用最厉害的医美当借口都很难交代得过去了。

    面临换工作,培养第二专长的艰难……就算是妖,也承受不住啊啊啊啊!

    “宝寐……”

    “嗯?”她抬头。

    尽避面对的是一张大写着“生无可恋”的小脸,但美人就是美人,黯淡恍神的表情还是让年轻男同事小心肝儿扑通扑通乱跳了好几下,才勉强稳住心神,却止不住害羞的吞吞吐吐问:“今晚,我、我可以约妳看晚餐吃电影吗?”

    “???”

    年轻男同事呆了一下,顿时羞惭得想掩面嗷呜逃走。“对、对对不起,是、是吃、吃晚饭,看、看电影!”

    宝寐疑惑地回想了一下──这新来的男同事平常就有口吃吗?

    “她没空。”副理陆大姊经过,二话不说拿手上的A4传真纸往年轻男同事怀里一塞。“马来西亚客户的工厂凭证有紧急状况,你马上去联络处理,谢啦!”

    “……好的,副理。”年轻男同事依依不舍地又望了宝寐一眼,这才苦着脸蹭回自己座位忙去了。

    陆大姊倾身凑近过来,对宝寐叨叨絮絮苦口婆心道:“妳别看这小子好像很纯情很天然呆,但就是个无可救药的妈宝!他妈偏偏还是可庆建设公司的老总,盯儿子盯得死紧,历届的女朋友都被这位准恶婆婆大发雌威刁难过,哭的哭跑的跑,严重的还去精神病院休养了半年才出院,所以妳千万别沾惹上这位,邪的咧!”

    宝寐听得咋舌,由衷地谢道:“谢谢副理。”

    虽然她是也没有怕啦,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平常因为管家婆性格一向被大家诟病的陆大姊,今天还是冒着得罪人的风险提醒她,足见其鸡婆但心善。

    所以宝寐也难得破天荒的心里有愧了一下。“那个,副理……”

    “欸?”已然起身的陆大姊回过头。

    “妳弟弟最近在学校好像遇到一点麻烦,”宝寐内心迟疑了一秒,还是轻声地道:“如果有需要帮忙的话,打我手机。”

    陆大姊愣住,一头雾水地看着这个五年来安安静静乖乖牌的下属。“妳怎么知道我弟弟在学校遇到了麻烦?是什么麻烦?等等,妳怎么知道我有个弟弟?”

    ……哎,这就是宝寐不爱多事、宁愿泯然于众人中的原因之一。

    “副理,妳是好人,我不会害妳。”她娇软语气中有一丝冷静的无奈。“妳不如先去了解看看,如果没事的话,那妳就当我今天什么都没说过。”

    陆大姊看着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淡淡的审视、疏离和提防……“知道了,妳专心工作吧!”

    宝寐颔首,等陆大姊离开后,她把额头咚地搥在了办公桌面上。

    ──叫妳大嘴巴!叫妳管闲事!

    “……我又得换工作了吗?”哭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听说她超魅的(上)最新章节 | 听说她超魅的(上)全文阅读 | 听说她超魅的(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