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听说她超魅的(上) > 第一章

听说她超魅的(上) 第一章

作者 : 蔡小雀
    【第一章】

    午夜,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连锁快餐店,那大大的招牌符号在夜风中依然鹅黄明亮,在逐渐熄灭了的街道中,显得格外的……温馨?

    起码从宝寐妩媚水莹莹的双眼看过去,这明闪闪的M字号光代表的就是无比温馨、亲切、好吃!

    明明是一身端庄白衬衫黑长裙的她,行步间却天然自带一抹数不尽的窈窕魅惑,酥胸浑圆线条诱人高耸,紧翘的小俏臀曼然扭动,纤细水蛇腰是传说中的不盈一握,缓缓走近玻璃门,推开的剎那,仅存少数一两桌夜猫族客人的快餐店剎那间亮了一亮──

    众人全看呆了,屏息痴慕地望着这个不知从哪儿降临俗世的妖艳美人儿。

    那身段,火辣妖娆得令人不自禁有流鼻血和流口水的冲动,女人香气丝丝缕缕若隐若现勾魂蚀骨,越发教人抓心挠肺地想看见她那一张被淡蓝色平面医疗口罩碍事挡住的小脸,究竟是怎样地美绝人寰。

    宝寐弯弯如远山黛的眉毛不着痕迹地皱了皱,显然对这种状况深受困扰已久……没办法,每逢初一十五,总不能老是蹲在家里吃泡面吧?

    而且她今天工作特别累啊,累到等不及叫外送,干脆自己跑出来吃麦当当了。

    “欢迎光临,请、请问小姐要内用还是外带?”柜台的工读生少年耳朵都红了,嗓音有些飘。

    “……外带,谢谢。”宝寐言简意赅,但隔着一层口罩依然遮掩不住那又甜又酥的音调。

    工读生少年膝盖都软了,差点没来得及巴紧柜台边缘撑住自己不争气的腰椎腿骨,语气里是深深的失望。“外、外带啊……咳,我是说,好的,请问您想外带什么餐点呢?”

    那两桌夜猫族客人也相同的失望,只能偷偷儿拿出手机偷拍美人儿的身姿,好留给自己日后舔屏幕咳咳咳。

    “喔,我要三份劲辣鸡腿堡套餐,四份辣味麦脆鸡套餐,薯条都要改大薯,饮料全部无糖绿茶去冰,谢谢。”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狠下心道:“等等,再加五个苹果派。”

    工读生忙key单,有点心疼地道:“这么多妳拎得动吗?还是需要我们帮忙外送给你们?”

    宝寐眨了眨浓密得像小帘子的眼睫毛,“谢谢,但我可以的。”

    工读生少年在边服务边等后厨做餐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趁着午夜客人少,试图跟美人儿姊姊攀谈两句。“那个……你们家人这么晚才要吃晚餐喔?”

    “是呀。”宝寐声音娇娇软软媚媚的,听得周遭人们一阵酥麻荡漾。

    首当其冲的工读生少年吞了口水,再吞了口水,使尽吃奶的力气才憋住没当场喷鼻血给美人看。

    后厨很快就出餐了,工读生少年头一次对同事的超快手速感到哀怨──天这么黑,夜这么深,客人这么少,就不能慢慢来吗?

    工读生少年最后还是想起了自己的职业操守,一一帮美人儿姊姊的外带餐点排列整齐,“请问要买袋子吗?”

    “不用,谢谢。”她伸出纤纤素手,左手提右手拎,轻轻松松就把几大袋香味四溢的餐点就拿起来往外走。

    依然是身段儿妖妖娆娆的蛊惑风情,一路漫步出了快餐店的玻璃大门,众人屏住呼吸目光痴迷……直到美人身影消失在夜色中,才纷纷大梦初醒般失望地叹了口长气。

    这时其中一桌的男客收回惊艳的目光,迫不及待滑开手机想重温美人身段,却发现怎么一张张都雾蒙蒙的彷佛曝光过度──

    “×的!手指上的油抹到镜头了啦!”一两桌的客人同时哀怨嗷嗷叫。

    虽然还是有种“美人如花隔云端,像雨像雾又像花”的朦胧美,但明明是八百万画素的照片却活生生被拉低到了三十万画素,怎么想怎么呕啊啊啊啊……

    无人注意到,角落里那桌的男客人不知何时也离开了座位。

    宝寐丝毫不觉身后的快餐店内有多少人在搥心肝,她愉快地哼着歌,踩着雀跃的脚步,火辣辣的娇躯也扭出了一种欢乐的风中摇摆小花花──

    “吃饭饭!吃饭饭!耶!吃饭饭啦……”

    就在此时,暗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魁梧的影子悄悄地跟在她身后,下一瞬猛然快步扑上前,一手摀住了宝寐的嘴巴,粗壮的手臂紧紧箍住她的细腰就往巷子深处拖去。

    “小贱人,哥哥注意妳很久了……”魁梧男人凶狠贪婪地在她柔嫩耳边嘿嘿笑。“今晚就让妳爽一波──”

    魁梧男人是最近电视新闻呼吁夜归女子要特别注意的,他被警方追查通缉了好几个礼拜,一直潜伏在附近无人居住的老旧公寓里,今天趁深夜出来快餐店觅食,没想到竟然能让他撞见这么极品勾人的货色。

    根本就是特地在老子面前搔首弄姿,自己送上门来给他玩的!

    魁梧男人兴奋到浑身发抖,熟练地抓着人避开了每个巷弄的监视器,往他躲藏的老公寓方向遁走。他可以感觉到女人因为害怕而颤动哆嗦的软玉温香身子,骨子里暴力凌虐的欲望更加膨胀高涨……

    这次这个要是乖的话就可以留着玩久一点,如果不识相的话,把人玩残了以后就可以像以前一样打断四肢扔山里……

    魁梧男人无比享受着猎物恐惧哀号求饶颤抖的滋味,他沉浸在自己即将得到的巨大满足中,老公寓的门一开一关锁上的剎那,习惯性的就要把女人勒得半昏,这样玩弄起来才够味……

    只是他汗毛密布的大手要撕开美人儿身上保守的白衬衫时,忽然手下一空──

    魁梧男人一呆,愕然地发现怀里抓住的宝寐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他客厅的沙发上,脸上依然戴着口罩,水汪汪迷蒙的大眼里透着一丝嫌弃。

    “妳……”他以为自己眼花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人是怎么跑到沙发那里去的?

    “你知道我今天工作了整整十六个小时吗?”宝寐口罩还是没摘下来,大眼睛里满是控诉。“你知道这是我今天预备才要吃的第二顿饭吗?”

    “……”魁梧男人完全没料到会有这种神展开,足足傻眼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狞笑地缓缓逼近她。“原来妳想这么玩啊?啧啧啧……不错不错,老子喜欢,就希望妳待会儿被我压──”

    宝寐翻了个白眼,然后魁梧男人的狞笑倏然僵住了,他发现不只是自己的脸,就连身体都僵凝住了,连命根子也是,呈现一种古怪的猥琐邪恶又可笑的姿态。

    这、这是怎么回事?

    魁梧男人拚命想挣扎动弹,可他连眼珠子都无法滚动,脸上线条渐渐扭曲成惊骇恐惧的痕迹……

    “是不是在想,自己是不是在作梦?”宝寐挑眉,娇软的嗓音还是好听得酥媚入骨,可听在魁梧男人的耳中,却可怖得仿若地狱囚炼隐隐欺近而来。“唔,也对啦,这还是一场噩梦呢……你,怕不怕?”

    “呜……呜……”魁梧男人死命想挣脱,冷汗狂出如浆,呜咽惊嚎全被压抑在隐约渗出咸腥血味的喉头。

    救命……饶命啊……妳、妳究竟是谁……妳究竟……是什么?

    宝寐肚子饿得咕噜噜叫,但她实在没办法在这么恶心的地方和这么恶心的人面前开吃,还是决定速战速决,一手抱着刚刚买来的几大袋外带餐,一手随意地画了个诀。

    “怕就对了,”她淡淡然地道:“当初被你害了的那三个小泵娘也很害怕,但是你没有饶她们的命,所以今天我又凭什么饶你的命呢?”

    “呜……呜呜……”

    “想说以后再也不敢了?”她娇媚笑声里有着冻死人的寒霜,“鬼都不信呢,对吧,小泵娘们?出来吧!”

    虚空画诀之处,忽然出现了三团白茫茫的人形雾气……凝聚着痛苦、哀伤、惊悸、绝望、恐惧、血腥和满满的恨意,室内气温顿时像是生生下降到了零下数十度!

    而后在魁梧男人目眦欲裂的惊恐低嚎中,三个年轻却面目狰狞七孔流血的女孩子霍地张大了獠牙,朝魁梧男人围了上去──

    “去死吧!”

    “杀了他!”

    “吃他!吃了他!”

    “啊……”魁梧男人吓得肝胆欲裂瞬间失禁,躯壳虽然看似无恙,灵魂却被数双利爪和尖牙抓划撕裂扑咬撕碎,痛得他嚎啕打滚……

    宝寐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嗯,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四周已经被她布下结界,效果比市面上最好的隔音墙加吸音棉还强上百倍,保证是居家K歌、杀人灭口的一大利器。

    “呜……呜……救……饶……饶命……”

    魁梧男人抽搐倒地,脸色死白又透着焦黑,旋即又红得像是就快爆出血来。

    宝寐冷眼旁观着魁梧男人凄惨狼狈,剧痛到猛翻白眼浑身抽动的模样,半晌后对三个冤气恨火冲天的阴魂妹妹道:“小泵娘们,够了够了,再下去伤手……而且太脏了,吃坏肚子要转世之前还得去孟婆那边多灌两碗汤洗洗肠,不划算哪!”

    三个阴魂妹妹终于收手,七孔流血的脸庞泪眼汪汪地望向她。

    “多谢大人助我们报仇。”

    “我也只是随手。”宝寐看着她们,叹了口气,腾出手来轻弹了三点金光烙上三个阴魂妹妹的额际。“去吧!安心跟阴差走,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谁欠下谁的债,谁都逃不了。”

    “谢谢大人。”阴魂妹妹们哀哀啜泣声中透着一丝终于解脱的释然。

    角落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黑一白身影,恭敬又暗含防备地朝宝寐行了一揖,领着三个阴魂妹妹就要消失──

    “等等。”其中一个高身兆的阴魂妹妹忽然开口,哽咽地恳求道:“我、我能给我妈妈托梦吗?我妈妈……都伤心到病倒了,我想跟她道个别,跟她说我要去投胎转世了,我,我以后会好好的,请她别再难过……”

    另外两个阴魂妹妹也呜呜哭成了一团。

    “我也是……”

    “我也想让爸爸不要自责了,不是爸爸那天开会忘了去补习班接我下课的错,是那个坏人……我想跟爸爸说,我爱他,下辈子我想要再做他的女儿……”

    一黑一白身影难掩悲悯,却迟疑了一下,思忖着如何拒绝。

    宝寐则是掂了掂怀里已经从温热变微凉的汉堡和薯条,二话不说道:“好呀。”

    “大人,可提魂的时辰已到……”黑色身影吞了口口水,硬着头皮提醒。

    “有问题?”宝寐妩媚至极的目光扫来。

    “……没问题!”白色身影急急一扯黑色身影,忙应下来。

    ──兄弟,看见那几大袋还没吃的麦当当了没?地府上次火烧山事件你难道没看监视录像?忘记这位姑奶奶肚子饿过头以后大家的下场了吗?你得罪得起?

    我错了……黑色身影一僵,默默在嘴上贴了个“噤”。

    宝寐满意地给了大白(?)一个赞赏眼神,撇撇手就抱着那几大袋麦当当往外晃出去。“接下来的就交给你们了,托梦啊,报警啊什么的。”

    一黑一白只得乖乖地分头行事,一个领人……呃,魂,去托梦,一个拿出手机按一一○……

    地上那魁梧男人的魂体已经被啃咬撕裂得七零八落,但外观看起来挺正常的,人也还留着一口气,够上法院蹲大牢了。

    黑色身影看着那抽搐的魁梧男人,阴恻恻一笑。“阳间的法律关不死你,装疯卖傻没几年又『可教化』假释出来……不过阴间的律法可就没那么便宜了,地下十八楼『项目』很多,一个一个轮着来,尽、情、玩、啊!”

    况且今天还被那位姑奶奶标记了,就算活着也是天天噩梦缠身半废半残。

    ──走出了暗巷外的月光下,宝寐掏出了纸袋中的一根干瘪薯条,歉然道:“对不起啊,刚刚害你被那个人渣搂了那么久,好好的整颗马铃薯切条制作而成外脆内软香喷喷薯条,却被脏东西玷污,连吃都不能吃了,但姊姊已经帮你报仇,你就安心的去吧!”

    那根干瘪薯条剎那间炸成了一小朵淀粉烟火,转瞬消失无踪。

    “咳。”有人憋笑。

    宝寐美眸一闪,没好气地哼了声,“阿土,今晚你是故意的吧?”

    地面上浮起了一个笑容慈祥亲切,左手抱金元宝,右手持拐杖的土地公。

    “多谢大人仗义,惩奸罚恶,除暴安良。”土地公一脸笑咪咪,真挚地行礼致谢。

    “别别别,”宝寐美丽弯弯的眉梢抽了抽,“老娘可没那么大的善心,也不是个好人,别给我戴那么高的帽子。我只是路上看到有蟑螂,觉得恶心,不踩对不起自己而已。”

    “大人太客气了。”土地公满眼祥和笑吟吟。“您还送了三个小泵娘功德之光,让她们下一世投胎到富足安康人家去呢!”

    “……哪个长辈见了小辈好意思不给点见面礼的?”饿得发慌的宝寐拿出一颗劲辣鸡腿堡,狠狠地咬了一口,哼哼道。“话说回来,既然知道这脏东西到了你的辖区,干嘛不自己动手?”

    她很忙的好吗?都工作了十六个小时了,还好意思让她“加班”?

    “回大人的话,”土地公微笑叹了口气。“公务人员就是有公务人员的体制和无奈,还请见谅。”

    不然祂老人家见到这种肮脏的败类,也想狠狠几拐杖下去,尻得他生活不能自理好吗?

    但天律就是天律,三界自有约束,不能乱了规矩……只不过像宝寐大人这样的,咳,自然不在此限。

    开外挂什么的,也是看人的……要不怎么平平是玩游戏,普通玩家就只能认分打怪升级换武器,而富豪玩家想怎么氪金就怎么氪金呢?

    土地公爷爷默默仰天对月叹息。

    “……”宝寐太阳穴突突抽跳。

    ──阿土,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临老了还当超龄重度网瘾少年一点也不科学啊阿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听说她超魅的(上)最新章节 | 听说她超魅的(上)全文阅读 | 听说她超魅的(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