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野男人 第三章

作者 : 可乐

【第二章】

不知岛,位在南纬六十至七十度间的海域,是个被深海包围隆起生成的岛屿,因为深受着环围气流的影响,易生成强风暴雨。

不分季节,只要有利的天候条件,便会生成的恶劣天气被称之为“魔鬼咆哮”。

因为“魔鬼咆哮”,大海不断被搅翻、掀起滔天巨浪,多年来带走无数航海员性命,不知岛附近的海域成为水手船只不敢靠近的区域。

而受影响的不只附近海域,最深受这样的天气困扰的就属不知岛本岛,时不时便会迎来一场惊天撼地的强风暴雨。

这一日,堆在天空的厚重云层像破了个大洞,倾盆大雨伴随着不断击落的闪电、隆隆响雷,让人有末日降临的错觉。

雨林深处,一抹高硕身影以及一头体型与一般成人无异的大豹无视浇灌在身上的狂猛雨势,脚步沉稳的穿过有着大树、粗壮蔓藤以及各种不知名植物的林子。

突然,一道闪电击落,伴随着轰隆巨响,炽亮的白光彷佛照亮了天地,把横阻在这一人一兽前方的物体也照得一清二楚。

“Assassin!”

大豹听到自己名字的同时,已经像箭一般的疾冲上前查看。

莫玺宙等了片刻,发现大豹竟然没有像平常一样,在查看后飞快回到他身边,疑惑的移动脚步上前。

片刻后,他定住脚步,如墨石般的深邃黑眸映入一幅奇异的情景。

多年来,宛如他侍卫般的大豹居然没了平常凶狠的模样,像头大猫,不断的用鼻子嗅闻、顶翻那一坨物体。

他皱眉,正想开口,却看到大豹咬扯下其中一片布料,露出物体的真实面貌——

是个年轻的女人?

怎么会来到岛上?

不知岛周旁的海域湍急,加上时不时生成的暴风雨搅乱,船只几乎无法靠岸。因此,岛上可以说是零访客……不,当然也会有一些冒死想到岛上采取珍贵生物资源、稀有生物品种的不法猎人。

这样的人,通常不需要他动手便会消失。

因为岛上这片原始雨林里藏着太多危险,不管是植物或动物,一个行差踏步,便成为食物链法则下的大餐。

当然,偶尔也会有不幸遇上船难,因缘际会下被打上岸的,但这状况下,通常已经不具生命迹象。

这样的情况他习以为常,也不觉得惧怕,甚至难得善心大发时,会找个地方将屍体埋了。

但不巧,他进雨林采样,待了五、六天没回研究中心,回程又遇上恶劣天气,他没有心情做这些。

冷漠地收回目光,他毫不犹豫迈步继续往前走,却发现一直在他身边亦步亦趋的大豹居然没跟上来。

这家伙,今天也太反常了?

他拧着浓眉回过头,发现大豹不是没跟上来,而是居然咬着女人的领子,半拖半咬的跟在他身后。

“那不是食物!”他低斥。

像是听懂他的话,大豹甩晃了晃头,昏迷中的女人,无意识发出几乎要被雨声盖过的唔唔唔嘤咛。

莫玺宙皱眉,突然明白它的意思。

“没死?”

大豹金黄色的眸子深深凝着他,把女人丢甩到他的脚边。

被那一甩,昏迷中的女人撞到地上盘根错节的大树枝干,痛得苍白的脸容皱成包子。

这……是要他救她的意思?

他嫌恶的低啐了声。“见鬼了!”

虽说是被他驯化的猛宠,但一进入雨林,体内的野性被唤起,撕咬猎物可是半点都不嘴软,哪来的善心?

“麻烦!要救你救。”

说完,他懒得搭理它,直接扯开脚步继续往前走。

这时雨渐歇,莫玺宙移动脚步的同时,清楚地捕捉到物体被拖过潮湿腐叶层的声音。

他用眼角瞄了几眼,发现他那多事的护卫还真的拖着女人跟在他身后。

这头豹刚出生时失去了父母,被父亲救了回来让他养着,当时他只有五、六岁,若以人类的年纪来说,Assassin的年纪比他小;但若以它这样的生物种来说,已经可以算是头老豹了。

虽已驯化,但既是老豹,便不可能像小幼幼时那样听话,很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见。

像是这一刻。

他嘲讽的扯了扯嘴角,却也没出声制止。

人是它想救的,他不会插手。

至于活不活得下来,全凭那个女人自己的命!

莫玺宙的家坐落在离海边最近的地方。

说是家其实有点言过其实,这个称之为家的地方,充其量就是由研究中心衍生出的生活空间。

当年他的父母来到爷爷名下财产唯一一座不可思议的土地产权上做记录研究,以供自家企业做医疗研究,开发新药。

却住着住着,两人便爱上这块仍处在未开发的蛮荒之岛,没有离开的打算。

没多久他出生了,这里成为他真正的家。

虽然父母因为返回家乡遇上意外再也没回来,也没影响他想继续留在这个地方的意愿。

即便他离群索居,即便他是孤身一人……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闯入者,莫玺宙的心情意外的起了波动,一回到家,他毫不犹豫的进浴室冲了个热水澡。

片刻后,他仅准备打开电脑,突然看到他那平时忠心骁勇的护卫,嘴上叼着一块颜色粉嫩的布料。

那块颜色粉嫩的布料显然来自那个被它半拖半咬回来的女人。

莫玺宙虽然住在蛮荒之岛,从未接触过文明社会,所有知识全来自于父母,以及网路世界。

在这个女人没出现前,他从不觉得自己需要女人,甚至渴望女人。

他烦躁的拨了拨发,看向始作俑者低咆:“你疯了!”

Assassin像是累了,也不理会他的怒气,甩了甩身上被大雨淋湿的毛后,直接趴在地上,总是闪烁着危险火焰的金褐色瞳孔野性戾气尽散,慵懒无比地看着他。

此刻,他这一头残暴凶狠的猛宠护卫,就像是一头年迈、不具半点攻击性的老狗般温和。

莫玺宙被它那模样给惹恼了,迟疑了片刻,转身走向起居室与研究中心的通道。

女人和他无关,他要去把电脑打开收信件讯息。

但就在他转身迈出第一步的同时,易深雅被冷醒了。

她意识模糊的睁开眼,整个人惊慌无比的清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

她记得在小飞机漫长的、颠簸的彷佛永远没有止尽的飞行中,她一直处在晕机的状况。

好不容易双脚着了地,机师在她耳边交代了一些她根本没听清楚的注意事项后,便离开了。

噢……她想起来了,机师告诉她,暴风雨快来了,他没办法陪她在这里等莫少来接人。

他告诉她,研究中心不远,穿越一片树林步行不到十五分钟便可以抵达,预估莫少很快就会出来接她。

她昏昏沉沉跟他道别,勉强强振起精神在刮着狂风的海边等候。

但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她却迟迟没见到莫玺宙出现。

因为实在太不舒服了,身上又背了个超大后背包,她又累又晕,找了块靠近树林、风没那么强的地方坐下继续等。

等着等着,她看到天边积了愈来愈厚重的云层,天色也愈来愈黑,心忐忑不安到了极点。

暴风雨要来了,她得快点进研究中心才行啊!

再有,莫玺宙为什么没出现?

在海中央一道彷佛要劈开大海的闪雷落下,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隆雷声的瞬间,易深雅被吓得摀耳蜷缩在一旁。

等耳中仍嗡嗡作响的回音散去,她在心里暗暗诅咒莫玺宙一百万次!

是忘记了吗?

这是哪门子待客之道?

他怎么可以没来接她?!

易深雅边骂边想起,机师提过,穿越一片树林步行不到十五分钟便可以抵达,这样的距离真的不远。

让她却步的是要穿过那一片树林,虽然莫永灿说过,雨林在更深处,研究中心前那一片树林至多可以说是一般住家的篱笆围墙,危险性不高。

但在这样的地方,她无论如何都要提高警觉吧?

易深雅暗忖,起身走进树林没多久,暴雨便袭来。

雨大得惊人,她强烈怀疑这里的雨下的是不是石头雨,砸得原本就头晕的她浑身疼痛。

明明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她却感觉像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而身上的背包压得她的脚步愈来愈沉重。

她感觉自己的意识愈来愈模糊,当她再醒来,人已经离开树林了。

但为什么是一丝不挂的状态?

羞窘、恐惧伴随着对现况的迷茫,她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个男人。

男人身材精瘦高大,他身上只穿着一条四角裤,宽阔的肩膀、肌肉坚实的长腿,在在让人联想到阳刚健美的雕像……

但几乎就在易深雅因为男人的身材而走神的同时,男人却顿住脚步转身喊:“Assassin!”

男人沉哑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空间,拉回她走神的目光与思绪。

易深雅原本就不是很清楚的脑袋瓜子当下只充斥着一个想法——

男人意图不轨!

脑中一浮现这个想法,她一手无济于事的遮着自己,一手摸索着眼角瞄到的背包,颤声开口:“你、你、你别过来!”

她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摸到背包的背带,却彷佛被什么东西压着,让她怎么也扯不动。

易深雅侧过眸,眼角瞥见一只毛茸茸的脚爪压在上头。

猫?

但什么品种的猫脚爪会这么大?

易深雅因为男人而恐惧的思绪有那么一瞬间被疑惑转移,目光上移,对上的是一双金褐色的眸子……一张兽脸……

她眨眼再眨眼,呆愣了两秒才发现,这哪是猫啊,而是一头浑身布满美丽斑点的大豹啊!

大豹一对上她的视线,朝她咧了咧嘴。

易深雅看到这个在城市里只可能在动物园隔着栅栏远远观看的猛兽,以及那一口锐利得彷佛可以将她撕咬得支离破碎的森森利牙,让她的心狠狠一凛,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莫玺宙看着晕倒的女人,对着显然莫名其妙喜欢这个女人的猛宠,无奈地拍额叹气。

“大哥,您这副尊容笑和不笑真的没差别好吗?”

大豹抗议的龇牙咧嘴,喉咙发出低低的嘶吼。

莫玺宙压根儿没理会它的抗议,双手环胸、粗声粗气地啐了声。“为什么是我得收拾烂摊子?”

女人是活的,感觉没什么生命危险,但被吓晕了,衣服还被某头莫名其妙的大豹给扒了。

这么光溜溜地躺着,他难道能置之不理?

如果病了,不还得由他善后?

麻烦!莫玺宙又瞪了一脸悠哉趴下,完全置身事外的大豹一眼,不得不走回来抱起女人。

……

“啊!你走开!”

她发出惊恐的尖叫,慌乱中抓到床边被拿来充当烛台的石头,毫不犹豫朝他掷了过去。

莫玺宙才走到门边,听到她可怕的尖叫,疑惑的回过头,便感觉一股夹带着惊人劲风朝他袭来。

他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便感觉额角一阵剧痛,有热热的液体不断地泌出滑下……

他伸手一摸,血红染湿他的指腹与眼帘。

“女人……”

易深雅惊惶的情绪因为看到他头上的血,瞬间镇定了下来。

石头……那颗石头棱角分明,握在手中沉甸甸的,甚至扎得她娇嫩的手心有点痛。

而她居然……居然把这样的东西朝着人掷去?

她也管不了前一刻是怎样恐惧的情绪,急忙扑向他,压住他流出鲜血的伤口。

不断冒出的血温热热的,再放任它这样流下去,他是不是就会成为冷冰冰的屍体?

想到自己可能失手杀了人,易深雅颤声问:“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你……这里有没有医药箱之类的?”

莫玺宙定定望着眼前一脸惊恐的女人,蹙眉。

她不是在生气吗?

怎么这时又露出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

这么近的看着,女人那张小脸真像雨林深处、一到夜晚便会变色的不知名白花,娇嫩可人却变化多端。

他疑惑的蹙起浓眉,哑声嘟哝,“你这个女人实在太奇怪了……”

话还没说完,他感觉晕眩,眼一黑,整个人向前倒了下去!

雨停了,空气透着一股被洗涤过的清新。

也许是因为研究中心前有一大片树林,后方更远处是一片原始雨林,清新空气中有更多是饱含浓郁芬多精的美好气味。

但这一刻,易深雅却没有心思去欣赏远离城市喧嚣的风情,所有心思全放在这个压着她的男人身上。

他晕了,全身的重量毫无疑问地将她死死钉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男人看起来虽然瘦,但身形十分高大,压在身上让她有种被大树压垮的错觉,两人亲密相贴让她不自在到了极点。

但这时她也管不了先前怕被他怎样的恐惧,他额角上被她打破的口子还在冒血,她得先把血止住才行啊!

易深雅强迫自己冷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由他身下抽身,再将他翻到正面,让他好好躺在床上……说躺其实有点言过其实,因为他只是上半身挂在床上,一双大长腿直接晾在床外。

但光是替他改变姿势就让她气喘吁吁了,现在她首先要做的是要替他止血。

不熟悉环境,加上外头那头大豹不知走了没,她实在没勇气去面对另一个危险,也没多余的时间浪费。

定了定心思,她快速地朝四周张望了一下,只能用床上的薄被直接按压止血点止血。

彷佛过了一世纪之久,血终于止住了,紧绷的情绪稍稍舒缓,她整个人最后的力气也像是在这时用尽的瘫在床上。

一躺下,易深雅便看到这间房的独特之处。

木造屋,屋顶横梁是木头,上头铺盖着像是树叶的东西,这完全不同于城市的建筑让她意识到,她真的来到这座只有一个男人居住的不知岛上了……

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一天啊!

走在下着暴雨的森林里,她有着自己会死在那当下的错觉,但天可怜见,她还是来到研究中心了……

当思绪转到这里,易深雅心一凛。

这里是研究中心,那这个被她打破头的男人就是她的任务、莫永灿的孙子莫玺宙?

这个想法让她浑身打了个机灵,原本萎靡疲惫的精神像在瞬间被灌了一杯又黑又浓的黑咖啡,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莫玺宙是她的任务,莫永灿重金聘请她来岛上是要说服他回台湾,不是要她杀了他啊!

她不能这么躺着,她得确保莫玺宙不会死掉,他可是莫家唯一一根独苗、是莫氏企业唯一的继承人啊!

如果他真的有个什么万一,死了,莫永灿会杀了她吧?

莫氏企业没了继承人,公司如果因此倒了,届时便会有上千名员工在一夕间失业!

想到这个可能,易深雅整个人弹跳起身。

她的背包里塞满了民生用品以及药品,就算那头豹还在外面没走,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想办法拿回背包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那个野男人最新章节 | 那个野男人全文阅读 | 那个野男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