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撩姊姊 > 第一章

撩姊姊 第一章

作者 : 安祖缇
    【第一章】

    “我回来了!”

    开门进了屋的薛若羽关上大门,转身要脱鞋,不期然看见有个陌生男子站在前方。

    年轻的脸蛋俊俏,外型高大,宽肩窄臀,穿着轻松的黑色T恤搭深蓝色牛仔裤,狭长的双眸眼色有些冷淡,薄唇淡吐:“噢,回来了。”

    那态度俨然家里的一分子。

    薛若羽傻在当场,脚高举在原位迟迟未放下,要不是确定这是她家,还真以为自己走错门了。

    脑中快速搜索这越看越面善的俊美男子是谁。

    “你……”灵光一闪。“你在我家干嘛?”

    薛若羽吃惊的瞪着对方,只差没礼貌地用手指。

    一看到耿睿颖这个讨厌鬼,整个心情都变差了。

    跟耿睿颖其实只有一面之缘,而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当时的感觉差劲透了,以至于她一直很不喜欢这个“屁孩”。

    不过现在不能叫他屁孩,他已经成年了。

    瞧那玩世不恭的轻佻站姿,以及眸中的挑衅,可见屁孩长大之后,只会成为老屁孩,不会变成男人的。

    他盯着她,轻浅回应,“这里也算我家。”很理所当然的语气。

    是啦,这里的确也算他家,毕竟他是这栋房子主人的亲生儿子。

    而她,是继女。

    在她高一的时候,母亲再婚了。

    结婚的对象是一家公司企业的负责人,在郊区有别墅,市区有豪宅,乡下还有农舍。

    一言以蔽之,就是个有钱人。

    她习惯叫继父“叔叔”,在他与母亲结婚之后未改口,没有经过收养动作,自然也就没有改姓氏。

    继父与前妻有一个儿子,小她两岁,就是眼前的耿睿颖,当时正读国二,是中二屁孩的年纪。

    前妻没有来参加婚礼,可是耿睿颖有,还穿西装打领带,看上去人模人样,头发乌黑浓密,像顶帽子一样盖在头顶,却一点也不呆,只能说人帅真好。

    他长得像母亲,所以遗传了优异的外表,人长得斯文俊俏,十四岁时身高就快一八○了,要不是继父介绍,压根儿看不出来是同血缘父子。

    继父是敦厚亲切的长相,方头大耳,人有些富态,笑颜很温暖。

    她本以为继父的儿子也会跟他一样,是个友善好相处的人,哪知完全不是这回事。

    宴客的时候,他们两个也坐在主桌。

    她在母亲的要求下,穿了一件缀了不少水晶,华丽闪亮的小礼服,裙长至膝,露出一双纤长匀称的白皙细嫩小腿。

    与耿睿颖坐在一起时,有个过来敬酒的亲戚开玩笑说他们挺登对。

    真是──

    呸!

    那亲戚肯定没听见这小兔崽子之前说了什么混账话。

    虽然他语气轻,像在自言自语,可她就坐在旁边,对于传统婚宴感到无聊的右手吃饭左手滑手机,而他就说了句:

    “不就是看上我爸的钱。”

    毫无疑问就是在说她母亲。

    她目光严厉地转头瞪了过去。

    母亲在十八岁那年就奉子成婚嫁给了父亲,这婚姻撑不过两年就解体,因此母亲现年不过三十五岁。

    身为舞蹈老师的母亲身材自是纤瘦玲珑,加上保养得宜,人白白净净,五官精致秀气,看上去减龄十年,与薛若羽站在一起活像一对姊妹。

    但五十一岁的继父,外表则是非常符合他的年纪,跟母亲并肩而立,误会是父女也不让人意外。

    这段相差十六岁的恋爱曾经跌破众人的眼镜,从外型来看,其实是有那么一点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但是薛晴媛坚决嫁给耿松巍,因为他是她所遇过,最疼爱她、心灵与她最相契的男人。

    她甚至说耿松巍是她的灵魂伴侣。

    耿松巍也对薛若羽极好,她刚开始虽然对母亲这个历年来长得最普通又老气的男友很排斥,但她渐渐发现他情商高,不容易发脾气,有见解,是个充满人生智慧的长者,因而也慢慢喜欢上他了。

    他们两个打算结婚时曾问过她的意见,薛晴媛偷偷告诉过她,要是她不同意,耿松巍愿意继续等,他希望这个婚姻能受到她的祝福。

    薛若羽不是个能受到情绪勒索的人,她从小在母亲的独立开明教养之下,也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

    她答应了,是因为她喜欢母亲跟耿松巍在一起的样子──甜蜜的笑容一眼便看出受到这男子衷心疼爱。

    而母亲也因此越来越美了。

    她完全没有反对的理由。

    母亲跟耿松巍是真心相爱而结婚的,这个臭小子竟说是为了钱?

    是可忍,孰不可忍!

    见她目光瞪了过来,晓得她听见了,耿睿颖没在怕的昂高下颔,俊颜上挑衅的写着“不然妳想怎样”六个大字。

    薛若羽咬了咬牙,“臭小表。”

    “臭女人!”耿睿颖不甘示弱反击回去。

    “我才十六岁!”

    “十六已经是老女人了。”

    “你就是个十四岁的中二屁孩。”

    “我不是小孩子,我个子都比妳高了。”

    “光长个子不长脑子有屁用。”薛若羽轻蔑冷哼。

    耿睿颖冷笑,“我听说妳读体育班的?不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笨女人。”

    “我是舞蹈科的!”什么体育班?

    “我资优班的。”

    “那你在校学的课程想必都跟考试有关,没学过伦理与道德,不懂礼义廉耻。”薛若羽伶牙俐齿的反击。

    “我会特地把课本挖出来送给妳妈,让妳们好好学学什么叫伦理与道德,不要贪图男人的钱。”

    薛若羽觉得理智线一根一根地在断裂。

    “那我也会送一本书给你妈,书名就叫『如何教好没教养的孩子』!”

    两个人持续没营养的斗嘴,你来我往毫不退让,直到父母敬酒回来才暂时休兵。

    他们回主桌的路上,就看到两个孩子一直在说话,面色看起来都不太好看,感觉不是平和的谈话而是在吵架,薛若羽的母亲薛晴媛很是担忧的问:“你们刚不是在吵架吧?”

    “我们在聊天。”薛若羽端起笑颜,不想在这种场合让母亲操心。

    “谁会跟她聊天?”耿睿颖不屑的别开头。

    桌下的纤腿暗踹了隔壁的大长腿一脚。

    “妳?”

    耿睿颖回敬,“四肢发达”的薛若羽立刻闪躲,让他接连踢了两下还是只踢得到空气,把人气得牙痒痒的。

    两个人的梁子就是在这天结下的。

    在那之后,耿睿颖的母亲跟耿松巍要了一笔钱,带着孩子一起到美国去念书生活了。

    薛若羽算了下时间,这家伙差不多大学毕业了吧,有这么孝顺一回国就回来看爸爸?

    明明这段时间,不曾回台,有没有联络不清楚,没见过面倒是肯定的。

    听到声音的薛晴媛从客厅过来玄关,笑眼弯弯。

    “睿颖回来了,你们也好久不见了吧?难得见面一定很开心。”

    薛若羽超想吐一句:妈,不要讲得好像我跟他感情多深厚的样子,其实也不过见了一次面,而且那么一百零一次就大吵架。

    但不想让大家难看,所以她只在心底腹诽。

    “我没有想见她喔。”耿睿颖直白的完全没给在场的人任何情面。

    薛若羽傻眼。

    “你真的只长个子跟年纪耶!”心智还是跟十四岁一样。

    “妳只长皱纹。”

    “我哪里有皱纹了?”但她还是忍不住摸了摸眼角。

    很好,很平滑,笑的时候也没有笑纹。

    “哼!”耿睿颖轻蔑的一笑。“该打肉毒了。”

    薛若羽差点抓起手上的布鞋从他头上打下去!

    她虽然个子矮了他约莫二十公分,但身为芭蕾舞者,跳跃力超强,就算他身高两百公分也打得到。

    “一见面就吵架是感情好才有办法的。”薛晴媛笑着上前拉起女儿的手,拿走她手上的布鞋,放进鞋柜里。“去换个衣服吧,晚上我下厨。”

    “为了他喔?”

    “绝不是为了妳。”耿睿颖吐了她一句。

    “来者是客,就不跟你计较了。”薛若羽装出大气的模样,把鞋柜里的鞋子整齐摆好。

    “呃……睿颖这段时间都要住在这里。”薛晴媛看着女儿,右眼眨了数下暗示。

    “为什么?”薛若羽错愕。

    “他要进妳叔叔的公司上班。”

    这么重大的事怎么没告诉她?

    听到她以口型提出的疑问,薛晴媛小声回道:“抱歉,最近太忙,忘记告诉妳了。”

    这件事耿松巍早就告诉过她,要她跟薛若羽说一下,有个心理准备,但她忙着舞蹈教室招生工作,加上有个老师怀孕辞职,她忙得焦头烂额,压根儿全忘了,直到耿睿颖出现在家里,她才想起这件事,但还是忘了她没告诉过薛若羽。

    “那可以去住外面啊!”薛若羽没打算接收薛晴媛眼神的示意。

    她刚已经忍很久了,要是来吃个饭她可以忍到结束,但并不想表现出欢迎他来住的样子,太虚伪了。

    “找房子要时间嘛,而且多年不见了,妳叔叔也希望多跟儿子相处。”薛晴媛尴尬的笑。

    “在公司不就能陪了?”薛若羽冲口而出。

    她不想跟老屁孩住在一块儿啦!

    “那不一样啦!”薛晴媛有些紧张地转头看还站在原处的耿睿颖。“在公司是老板跟下属,回家才是家人。”

    耿睿颖是故意不走的,他就想看薛若羽气得牙痒痒的样子。

    她生气的样子──

    真美。

    他从不曾看过女人连生气的模样都那么美,叫人悸动,眼神离不开。

    不愧是第一次见面时,就在他心口烙下痕迹的女神。

    见他好整以暇双手盘胸,斜靠在鞋柜上,右腿往左腿交叉,薛若羽忍不住又在心底吐槽了一句:当自己是模特儿还明星,站得这么做作。

    “而且再怎么说,他是妳叔叔的儿子,人家小时候住在这的。”薛晴媛以央求的神色拜托女儿别再跟耿睿颖唇枪舌剑、针锋相对了。

    薛若羽闻言愣了愣。

    母亲说得也没错,更何况人家住在这住到十岁时父母才离婚,他跟了母亲,搬去叔叔结婚时购买在前妻名下的房子。

    而她在十六岁那年母亲嫁给叔叔后才搬进来,也才住不过八个年头,要论跟房子的“交情”,他还比较久呢。

    老实说,要不是他婚礼上诋毁母亲,她也想跟他好好相处的啊。

    而且刚才也是他先开炮的,说什么一点都不想她,拜托是有人问想不想了吗?

    真是莫名其妙。

    还说她有皱纹,明明她年轻俏丽的脸蛋如此光滑,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柔嫩,连细纹都没有,哪来的皱纹?

    反正他就是看她们母女不顺眼,才会老怼她们。

    母亲是继母,不得不受委屈,就算他话说得难听也得吞忍,但她可没打算让他称心如意。

    她一定会让他在这间房子住不下去,就算没找到房子也会搬去饭店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撩姊姊最新章节 | 撩姊姊全文阅读 | 撩姊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