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可惜了初夜 > 第二章

可惜了初夜 第二章

作者 : 倪净
    十五分钟后,绑着包尾,穿着白色雪纺衬衫搭配及膝水蓝色窄裙的任眉菲走出捷运站,在人潮中就见伫立在出口不远处,T恤牛仔裤,身后还背个挎包,表情凝重,心事重重的弟弟。

    任眉菲踩着三吋白色高跟鞋快步上前,拉着弟弟就往一旁角落走去,担心的问:“阿宇,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姊,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来,我件事我想跟妳说。”

    高大的任宇凡比穿高跟鞋的姊姊高了快半个头,看着姊姊的脸,本来大学时还有些稚嫩的脸颊,上班后,很快瘦了一大圈,本就不胖的身子变得更纤细清瘦,脸蛋也小得像巴掌脸。

    任宇凡从小就以姊姊为傲,姊姊不但学业成绩好,长得又漂亮,他的同学们每个人看过后,都对姊姊的漂亮清新的美感到心动,要不是他从中阻挠,不知多少人冒死都想追求。

    只是,他们有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从他刚念小学开始,他爸天天只知道喝酒赌博,三天两头就不在家,比他大三岁的姊姊从那时起就学着照顾他。

    这样的照顾,一路到他大学,中途他父母因为意外身亡,她安慰他并且边打工边照顾他。

    任宇凡知道他该要更懂事,所以一上大学后就开始四处打工,甚至不跟姊姊伸手要零用钱,除了每一学期的学费是姊姊坚持支出外,他已差不多可以自食其力了。

    上大学后他选择住宿,打工交了新朋友后,又选择跟朋友一起在大学外合租公寓,天天不是上学打工就是跟朋友外出玩乐,结果一个不小心才半年不到就玩出事了。

    他也是挣扎了很久,一直不敢找姊姊谈,要不是真的被逼急了,他今天也不会打电话给姊姊。

    只是见到姊姊,到嘴边的话又开不了口,就怕姊姊对他失望。

    任眉菲点头,“那我们找地方吃晚餐,姊好一阵子没跟你吃饭了,我们边吃边聊。”

    任眉菲因为公司就在附近,所以知道这附近有几家不错的简餐,价钱公道又好吃,她换工作后还没跟弟弟一起吃饭,打算请他吃一顿好的。

    任宇凡哪里不知道姊姊的想法,心头一阵酸意涌上来,忍不住上前搂住姊姊纤细的肩膀,“不要妳请我,这次换我请妳。”

    任眉菲挑了挑眉,漂亮的脸蛋露了笑,“好啊,那姊姊就给你请一次。”

    “你说什么?”任眉菲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没忍住惊叫出声。

    两人坐在义式餐厅的角落,正值下班时段,简餐里几乎客满,两人分别点了意大利面,吃了快一半,就被她弟弟的话给吓坏了。

    “姊,我错了……”任宇凡看着姊姊刷白了脸,内疚的眼神低下,不敢再多看一眼。

    “你跑去赌钱!你忘了我们爸妈的教训了?你忘了他们到死前都还在赌钱?”任眉菲又气又难以置信,一向对赌敏感厌恶的弟弟竟然会跑去地下签赌,而且还输了一**债。

    “我看打工的朋友大家都在玩,而且都是大赢小输,我本来想如果赢了钱,我之后大学的学费就有着落了,妳也不用这么辛苦,不用天天加班赚钱,可以多一点时间去交男朋友,我不想要妳这么辛苦。”

    “宇凡!”任眉菲从不知自己的弟弟竟然有这种想法。

    “姊,我错了,我真的知道我错了,我是一时鬼迷心窍,被钱给迷了脑袋,才会跟朋友一起去签赌。”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再这么傻,竟然想平白得到钱财,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一脸内疚的他,放下叉子,看着眼前平时最爱吃的意大利面,却一点食欲都没有,头压得老低,不敢多看他姊一眼。

    “那现在呢?你还欠多少?”任眉菲也放下叉子,吐了一口气后才开口。

    任宇凡瞄了她一眼,却没出声。

    “怎么不说话,到底欠多少?”任眉菲又继续问,口气有些急,她多少听过这种地下签赌是黑道组织,一但欠债不还,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她不想弟弟真的出事,他可是她这世界唯一的亲人了,钱再重要也不及他的命重要。

    “一百多万……”

    “什么,一百多万?”任眉菲瞠目结舌,一时呆愣地不知该说什么好,整个人有些傻地重复着金额。

    “任宇凡,你知道一百多万是多少钱吗?你拿这么多钱去签赌,就为了想要省大学学费,你觉得大学的学费需要花到一百多万吗?”任眉菲为他的天真跟异想天开而生气,忍不住出声念他。

    任宇凡哪里不知道自己错得多离谱,但现在错都错了,他只能想该怎么善后,而他唯一可以找的人就是自己的姊姊。

    “姊,我知道我错了。”

    “错了?那现在呢?我们并没有那么多钱,我这两年工作省吃俭用,也没存到五十万,现在你要我去哪里找出一百多万给你?”任眉菲急得不行,根本想不出好的方法帮弟弟还钱。

    任宇凡见姊姊着急的神情,还不忘从包里拿出手机,喃喃自语地说着能不能跟朋友借到钱,他心里更难受。

    “姊。”任宇凡伸手越过桌子,捉住姊姊的手,想要抢过她的手机,更想说什么来安慰姊姊,但嘴唇掀了掀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心里对自己更是咒骂到一个不行的地步,为什么会搞出这么大的烂摊子。

    “你不要吵,我想一想,我哪个朋友可以借我钱,我之后再想办法还钱。”任眉菲把他的手推开,不让他吵自己。

    “姊!”

    “没事,不要担心,姊姊会帮你想办法的。”任眉菲从小就疼这个弟弟,虽然生气他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但是她却还是无法不管他。

    任眉菲跟弟弟挑的位置比较角落,所以当其他客人进出时,背向走道的他们并没有多注意,刚进来两个用餐的年轻男子,其中一位身形高大挺拔的男人的目光往她身上多看了几眼。

    “怎么了,熟人?”走到餐厅另一端,与任眉菲那桌有差不多五公尺的距离,再加上有屏风跟盆栽挡住,视线并不是太好,但顾琛风还是可以从透过缝细看到坐在不远的女人。

    “看上了?”那位朋友也跟着看了一眼又问。

    顾琛风没理会好友的揶揄,只是顺手拿过服务生递上来的菜单看着。

    “琛风,我都帮你安排了迎风宴,吃过饭还有余兴节目,你干嘛让我停车突然说要来这里用餐?”说话的朋友叫于清,他们本来开车要去接林彻一起用餐,结果在半路时,顾琛风突然要他停车,并且走进这家看着不怎么起眼的简餐。

    “意大利面,你吃什么口味?”

    “你不要忘了,阿彻还在等我们。”

    “那就把阿彻叫来这里用餐。”

    “你在开玩笑是不是,他那位洁癖少爷,哪可能来这种普通的店吃什么意大利面。”

    “那就吃完再去找他,他刚不是说了,还在公司加班。”顾琛风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很快的就点好餐,连于清的份也一起点了。

    当服务生走后,顾琛风喝了一口水,双手抱胸地盯着不远处的女人看。

    这个女人,跟他分手后,竟然变得更美了,曾经的她清纯天真,带着少女的羞涩,而眼前的她,化着淡妆,性感的雪纺衬衫与窄裙,坐下时露出的双腿雪白如玉,过肩的头发绑着公主头,透出纤细的白颈,而领口处露出的锁骨十分性感迷人。

    “喂,要不要我帮你过去搭讪一下?”于清的目光在顾琛风及不远的女人身上流转,似乎也看出了点端倪。

    顾琛风不发一语地给了他一记白眼。

    “原来你喜欢的是这种端庄型的女人,长得细皮嫩肉,五官算是漂亮,但她似乎有男朋友了,而且小两口好像在吵什么,我看是女生受委屈了,一副快哭了的表情。”

    于清将他看到的直接口述给顾琛风听,啧啧声像是在看戏似的,而他说出来的话却只得来顾琛的另一记白眼。

    “那男的不是她的男朋友。”

    “不是?那你觉得两人是什么关系?”于清撑着下巴问。

    “那男的是她的弟弟。”

    “弟弟,那也可能是姊弟恋啊。”

    “不可能。”

    “你又知道不可能?”于清喝了一口水,对于顾琛风还直勾勾盯着人家女生看,只觉得不可思议,毕竟这人已经好多年不曾正眼看过任何一个女人,就算那女的脱光了在他眼前,他也能视若无睹。

    “你知道为什么不可能吗?”顾琛风这时终于将目光移回,拿过水杯盯着水杯里的水看。

    于清点头。

    “因为那女的曾经是我的女人,那男的是她弟。”

    因为顾琛风的话,于清嘴巴张得老大,一时有些没能消化,不敢置信的盯着不远处的女人再多看一眼。

    他才刚想说什么,服务生这时刚好端了餐点上桌,只好乖乖闭嘴,等服务生走后,他刚开口,顾琛风一个眼神扫过来,他只好带着满脑子的疑问,拿过餐具开吃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可惜了初夜最新章节 | 可惜了初夜全文阅读 | 可惜了初夜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