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医结同心 > 第一章 急找女大夫

医结同心 第一章 急找女大夫

作者 : 宁馨
    时值二月末,台州的天气已经开始变暖,街上人来人往,比往日多了几分热闹,就是铺面里的小伙计吆喝起来都分外的欢快。

    街边卖茶的老汉听得昏昏欲睡,守着茶炉,不时点几次头,很有几分喜感。

    “驾——”

    突然,一声惶急的声音划破半空,骤然打碎了这份宁静,老汉猛地惊醒过来,还没来得及探看,眼前就是一花,一个红衣女子驾马迅速闪过。

    老汉吓得猛然后仰,刚要骂两声,紧接着又有数道马蹄声从后边传来,他扭头一瞧,当先三匹马上都是黑衣蒙面,手持利器的男子,看起来像是江湖人士。

    在他们之后努力追赶的两人,则是穿着普通,腰佩长剑,看不出什么来历。

    这前一,中三,后二,一行六个人你追我赶,隐约间还有刀光剑影,立刻把整条街道闹得人仰马翻。

    “跑那么凶,赶着投胎啊!”

    “狗娃,狗娃你在哪儿?”

    “哎哟,我的梨子,我的梨,造孽啊……”

    老汉胆子小,赶紧往门里避一避,结果刚刚站定,只听“铮”的一声,他原先站的位置,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把匕首,深深没入土里。

    老汉瞬间白了脸色,后背冷汗哗哗淌。“老天爷保佑,差点儿见阎王了……”

    不说老汉这般倒霉,受了池鱼之殃,只说那三个黑衣人下手是真狠,飞刀一把接着一把,从怀里掏出飞刀,奔着前方的红衣女子射个没完没了。

    红衣女子也是个厉害的,闪躲腾挪,每次都与飞刀险险擦身而过。

    黑衣人有些心急,失去了准头,一把飞刀扎到了远处的一匹拉车老马。

    老马吃痛,疯了一样的跳起来长嘶一声,猛地挣脱缰绳,横冲直撞的往前跑。

    事有凑巧,所有人都避退在一边,偏偏有个三四岁的孩童不知道害怕,追着掉在街心的木球跑了出来。

    男童母亲在旁人的提示下回头,看到这一幕,吓得厉声喊道:“铁蛋!不要!”

    眼看着马蹄就要从孩童身上践踏而过,红衣女子一个飞身跃起,冲过去抱住孩子滚落到街边。

    这么一耽搁的功夫,孩子是得救了,但黑衣人也抓住机会甩了三把飞刀过来。

    情急之下,红衣女子硬生生平移出去一步,躲过两把,最后一把,却避无可避的没入她的胸口,鲜血瞬间从她的唇角溢出来。

    妇人连滚带爬的跑上前,从她怀里接过孩子,看到女子这模样,吓得尖声大喊,“救命啊!来人,快来人吶!”

    黑衣人追到跟前,还要动手,身后那两个普通衣衫的年轻男子终于赶到,其中身穿蓝衣的男子直接手持长剑,翻身站在马背上,腾空朝这边掠了过来。

    黑衣人显见很是忌惮,不愿意和他纠缠,回头匆匆应付两招,立刻分头撤离。

    蓝衣男子想要追赶,但余光看到受伤的女子,只能放弃,回身将她扶起,急着问道:“余姑娘,妳怎么样?坚持一下,我这就带妳去找大夫!”

    “梁哥,人都跑了,怎么办?”另一个同伴追赶不及,只能过来询问。

    “以后再抓人,先带余姑娘去治伤。”梁浩海面色凝重,两道墨色眉头紧皱,本来很有把握的事,没想到出了这样的岔子,任谁都高兴不起来。

    他轻轻把余姑娘打横抱起,同时朝那妇人问路,“大嫂,请问最近的医馆在哪儿?”

    妇人方才吓得厉害,这会儿回了神望向他,就有些看愣了。这公子长得真是好看,剑眉凤目,鼻梁直挺,即便一身普通衣衫也难掩通身的气派。

    “大嫂?”梁浩海疑惑挑眉,不经意间流落出几分不耐烦和焦急。

    妇人惊了一跳,赶紧忙给他指路,“这条街尽头,就有一家医馆。”

    “多谢。”梁浩海点头道谢,抱着余姑娘快步离开,甚至没忘了招呼兄弟,“冯全,跟上!”

    “来了。”冯全有些埋怨妇人没看好孩子,害了余姑娘,狠狠瞪了她一眼。

    妇人有些心虚,随后扯了儿子的耳朵,怒从心头起,骂道:“混账小子,以后看你还敢不敢乱跑,方才你差点儿就被马踩死了。”

    一旁熟悉的街坊赶紧开口劝慰,“小孩子哪有不淘气的,回去教教就是了。”

    “是啊,就是不知道那姑娘会怎么样,好像伤得很重。”

    “胸口中了一刀,怕是不能活了。”

    妇人生怕惹上麻烦,毕竟方才那姑娘可是为了救她儿子才受伤的,于是扯了孩子,匆匆回家去了,众人也就慢慢散了。

    这一头梁浩海抱着余姑娘,三步并作两步赶到街尾,果然看见有家医馆,他冲进去就大声喊道:“大夫,大夫赶紧帮忙救命!”

    “来了来了,喊什么喊。”医馆后边有人应声,随后蓝色粗布帘子一挑,出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儿,问道:“出了什么事儿,病人在哪儿?”

    梁浩海赶紧应道:“是我抱着这位姑娘,她中了飞刀,劳烦您快给看看。”

    “姑娘?”老大夫皱眉,待得走近,看了眼余姑娘受伤的地方,顿时变了脸色,直接摆手撵人,“她伤的地方太特殊,男女有别,我可没办法替她医治。你们赶紧走,寻别人去看。”

    “人命关天!医者父母心,还分什么男女有别!”梁浩海有些恼,耐着性子劝说。

    但老大夫就是死心眼儿的不肯救治,最后双手一背,回去后院了。

    “梁哥,要不要我把他抓出来……”冯全气得厉害,打算用些手段。

    却被梁浩海拦住了,“不成,余姑娘伤得太重,他若是不用心,必死无疑,还是另外再寻大夫。”

    “唉!”冯全跺脚,恼道:“余姑娘真是的,若不是为了救那个贪玩的小孩子,也不至于受这么重的伤。”

    “好了,赶紧去寻别的大夫。”

    梁浩海抱了余姑娘往外走,送他们的小药童有三分同情,出门时忍不住多嘴一句,“二位贵客,这城里的医馆几乎都是男大夫,不会有人医治这姑娘的。倒是城北童家大院的童大小姐,医术精湛,常给城里妇人们看诊,心肠很好,你们不如去试试,但是童家规矩大,日落就要关门,日出才开启,你们怕是赶不上了。”

    梁浩海两人听得眼睛一亮,应道:“多谢小兄弟,我们会试试。”

    小药童赶紧摆手,笑道:“不过随口一句话,这姑娘也是好人。”

    医馆门口正好有马车,梁浩海直接跳上去,吩咐道:“找一家最安静又干净的客栈,最好在城北,快!”

    车夫刚要说话,冯全就扔了一块银子过去,车夫立刻闭了嘴,调转马头就奔去城北。

    台州府城不大,马车跑起来,很快就到了一家客栈前。

    梁浩海眼见太阳落山,马上就要天黑,心急之下把余姑娘送到客栈厅堂放下,吩咐冯全,“开一间上房等我,我这就去请那位童大小姐。”

    “好,梁哥,你放心……”

    冯全说到一半,客栈掌柜就走了过来,原本以为有客人上门,他很欢喜,但是眼见梁浩海两人身上都有血迹,余姑娘更是濒死,他立刻变了脸色,开始撵人,“客官,我们房间已经满了,你们赶紧换一家吧。”

    冯全没想那么多,开口就质问,“不可能,又不是赶考时节,你们这个小店怎么可能住满了?”

    掌柜却冷着脸,坚持道:“就是住满了,我们今晚不接待客人,你们赶紧走,否则我就报官了!”

    “报官?”冯全跳起来就要大骂,“你赶紧报,老子就是……”

    梁浩海却一把拦住了他,他们出来办差是秘密进行,不好随便暴露了身分。

    他直接从荷包里拿出一只银锞子扔给掌柜,“我们只住一晚,若是还不答应,就是给脸不要脸了,别怪我们以后为难你。”

    掌柜不过是虚张声势,这会儿得了银子,又见梁浩海两人不是好欺负的,就软了态度应道:“我也不是不愿意接待,实在是这位姑娘伤得太重了,万一惹上官司,或者这姑娘有个好歹,我们坏了名声,以后不好做生意。”

    “放心,保管不给你这店里惹麻烦。有后院的空房给我们安排一间,万一有什么不好,也不给你添晦气。”

    “好,那劳烦客人随我来。后院有间耳房,小了一些,但还干净,适合这姑娘养伤。”掌柜说得好,其实就是不想他们入住客栈的房间,万一这姑娘死在里边,以后的客人会忌讳。

    幸好,这间耳房经常打扫,虽简陋一些,却也勉强能安身。

    梁浩海嘱咐冯全守着,自个儿赶紧去寻童家大院。

    可惜,这么一耽搁,天色早就黑透了。他寻到童家大院时,童家大门合拢得严严实实,任凭他怎么敲,里面也没人回应。

    余姑娘的伤势太重,随时都会死去,他实在等不得,只能剑走偏锋了……

    童家大院不算小,五进的大宅还带了一个小花园,花园的东北角建了一栋二层阁楼,童家大小姐童悠悠就住在其中。

    暗夜里,声音本就传得极远极清楚,门口有人拍动,阁楼里也听了几声。

    童悠悠放下手里的医书,朝着大门方向张望,问道:“小桃,可知大门外是什么人来访?”

    小桃只有十五岁,长得白胖粉嫩,因为自小贴身伺候主子,深知主子的脾气随和,也不觉得如何拘谨,这会儿就一边啃着果子,一边随口应道:“哎呀,小姐,敲咱们家里门的,能是什么人,肯定是求医的啊。”

    她还想说几句,后脑杓却被人拍了一记。

    一个穿了莲青色衣裙的妇人从门外进来,嗔怪的瞪了小桃一眼,恼道:“没规矩!一盘果子,小姐没吃一个,倒是让妳吃了一半!”

    说话的妇人是大小姐的奶娘陈嫂子,家里男人是这童家大院的管家,很得老夫人信赖,陈嫂子为人爽快心善,阁楼里的大小丫鬟都受她管束。

    小桃吓得含了一嘴的果子,赶紧躲去小姐身边求救,“小姐,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童悠悠好笑,望向陈嫂子,“陈嫂,小桃年岁还小,不要同她计较了,明日罚她给我扫院子就好了,再说我也没胃口,她把果子吃了,省得明日蔫掉就浪费了。”

    陈嫂子本也不是严厉的人,主子开口,她自然不能抓着不放,于是又瞪了小桃一眼,见她缩着脖子,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但嘴上仍说:“下不为例,明早扫院子。”

    “是,保证完成任务。”小桃立刻应声,眉开眼笑的模样,哪有方才的小心和忐忑。

    陈嫂子点她的脑门儿,末了上前替主子拾掇桌子,小声劝道:“小姐定然又不忍心,想着谁来求医是有急症,但小姐您擅长的是妇科,都是天长日久累积的病症,哪有危及性命的,以至于这么急着来请您的。

    “您啊,还是把心放回肚子里,早些睡吧。老夫人早就发话了,天黑就不能再开门。上次您偷偷溜出去,本是一片好心,想着救人一命,但那妇人是难产,您根本帮不上,最后产婆也不成,一尸两命,还怪到您头上,闹得咱们家里不得安宁,老夫人也气得病了半个月。小姐,咱们可不能再乱发善心了啊!”

    童悠悠听得有些脸红,心里那点儿好奇就像小小火苗,被奶娘一盆冷水浇灭得彻底。

    小桃啃着剩下半个果子,含糊替小姐说话,“陈嫂说的不对,小姐说过啊,世上有坏人就有好人。先前那家人确实混蛋,但也有好的啊,比如戚小姐、蒋姑娘、云姑娘和刘姑娘她们,都是小姐出诊治好了她们的母亲,这才结下的手帕交……”

    陈嫂子听不下去,抬手又要敲她。

    小桃后知后觉想起方才的教训,双手抱住脑袋,不等挨打,已经哎哟叫了起来。

    童悠悠赶紧拦着,无奈道:“陈嫂,小桃的话也有道理,但我以后绝对不再随便出诊,妳就别担心了。”

    陈嫂子放下手,叹道:“小姐啊,您是我奶大的,我怎么能盼着您不好。您年岁小,不知道世间险恶,尤其是我们这江南之地,多少姑娘就因为流言,被生生逼着悬梁自尽,跳河证清白。您可不能大意啊!老爷在京都,夫人又是……哎,您可一定要好好的,否则老夫人怕是也要……”

    “我知道了,陈嫂。”听得京都二字,童悠悠脸色也暗淡三分。

    陈嫂子看了有些后悔,张罗着喊小桃一起铺被,伺候小姐洗漱。

    很快,童悠悠上了床,陈嫂子嘱咐小桃几句就离开了。

    小桃在脚踏上打地铺,方才吃得饱,很快就睡着了,童悠悠却是睁着眼睛睡不着。

    方才陈嫂子说她天真,不知世间险恶,这话真是没错。

    她前世本是现代的一个菜鸟中医,毕业不到一年,正是在各个科室轮流打杂操练的时候,一场车祸就从童家大夫人的肚子里出来了。

    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穿越到一个陌生世界,童大夫人又一命呜呼,被童家老夫人接到了台州这里的童家大院。

    十几年间,大半时间都圈在这座阁楼里,学规矩,读书,琴棋书画,绣花,简直让她应接不暇。

    幸好,童老夫人身体不好,她借着一个“孝”字,把老本行慢慢捡了起来,古今印证之下,也算进步飞快,让偷偷教授她医术的师傅惊奇不已。

    若不是顾忌她是个姑娘家,怕是师傅都要敲锣打鼓昭告天下了。

    她原本打算学点儿本事傍身,就算这是个男权至上的封建社会,总能给她机会活出自我,掌控自己的命运。

    结果,现实却让她一次次铩羽而归。若不是有祖母和师傅替她收尾遮掩,她如今还不知道落得什么下场。

    幸好,上天没有太过残忍,她的争取和努力,到底还是有些收获。解除过一些病人的痛苦,也得到了几份难得的友情……

    这般想着,她的眼皮就有些沉,脑子也是开始昏沉。她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但也无力反抗,被睡魔扯入了暗黑的深渊……

    原本被关紧的窗子轻轻抬了起来,跳进一道黑影,正是在外等候多时的梁浩海,他行了一礼,来到窗前,迟疑了一瞬,到底还是用薄被卷起童悠悠,跳出了窗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结同心最新章节 | 医结同心全文阅读 | 医结同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