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BEAUTIFUL > 第三章

BEAUTIFUL 第三章

作者 : 镜水
    【第二章】

    奇怪。

    说不出理由,就是一种感觉,办公室的气氛变差了。

    程依棠坐在座位上,很明显地感觉到变化。虽然每个人都好好地在工作,但就是有种微妙的氛围,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在这种情况下,她要怎么开口邀请大家参加迎新活动?

    虽然公司并没有硬性规定,不过有新进人员时,她这个作主管的,都会邀请大家餐聚表示欢迎新同事。

    最伤脑筋的是,当事人可能根本不想参加。思及孙时延曾经拒绝同事的午餐邀约,大概这种社交活动他根本没有兴趣。

    可是如果就这样跳过他,又显得不公平。

    唔……程依棠思考着两全其美的方法。对了,以往都是去餐厅,不如这次换个模式好了。

    她起身来到孙时延的座位旁,和善地询问道:

    “那个,今天中午我打算叫些东西来吃,我请客。你喜欢吃什么呢?”

    为什么要问他?孙时延抬起脸,没有回答,只是直直地看着她。

    这样的注视到底什么意思?程依棠不明白,仅能确定并不带恶意,或许是对她脸上的胎记好奇,也可能是在对话的时候习惯这般看着人吧。

    一旁的女同事见他又这么没礼貌,叫了下他:

    “喂!主任问你想吃什么啊。本来我们都是出去吃的,为了不合群的你,主任这次才换个方式配合你的。”她随便猜也猜得到,因主任是个心思细腻的人。

    “……为了我?”孙时延无法理解这个对话。

    女同事阿洁翻了个白眼。

    “迎新啊!就是欢迎你的到来。”

    程依棠见状,为顾及孙时延,婉转地道:

    “原本也没规定要迎新,是大家在配合我才对。”

    “谁说的!主任请我们吃东西多棒啊!”女同事立刻力挺。每次都还会尽心注意到他们的喜好,要让所有人都满意可不是容易的事。

    “对啊!”对面几个也加入声援。

    这情况可不在程依棠预料中,她温和地对孙时延道:

    “你就说个自己喜欢吃的就好。”不要有压力,要是感到不舒服就不好了。“不然,说说讨厌吃的也可以。”这样可能比较简单。

    原本是准备拒绝的。孙时延又注视她好一会儿,最后道:

    “随便。”

    “咦?”程依棠顿住。

    女同事道:

    “哇,你真的超像那种难伺候的正妹!”说着随便,却是百般挑剔。

    “我什么都吃。”孙时延道:“能吃饱就好。”

    这种说法好像怎样都无所谓,女同事还想抬杠,程依棠赶紧道:

    “能吃饱的是吗?我知道了。”

    她向办公室里的人说明今日午餐迎新,最后叫了最通俗的披萨炸鸡派对。

    所有人都乐陶陶地享受,孙时延也如他自己所言的不挑,吃下了属于他的那份。当事人不想成为主角,程依棠完全理解,虽然并没有什么迎新的味道,变成了单纯的请客,不过气氛稍微转好了,大家也都开心,这就够了。

    “这么高兴?”经理用完餐回来路过,说了这么一句。从来没请客过的经理向来不加入这类活动,于是众人也只是朝他打个招呼。“那个Miss林,等等过来找我。”说完随即步入隔壁的独立办公室。

    “……是。”部门里最年轻的林姓女职员小声地应了。她拿卫生纸将手擦干净,缓步离开现场。

    几个部门里的人交换了眼色,程依棠则是在望见她走离后,立刻跟了过去。

    果然,经理办公室的门关起来了。程依棠抬手敲了敲门板。

    里头传出经理的声音:

    “谁?”

    “是我。程依棠。”程依棠回答。

    经理并未立刻让她进去,隔着门道:

    “干嘛?”

    “我有些事情想请教经理。”程依棠得体地说道。

    里头沉默了几秒后,门开了。

    就见经理手握着门把,林女则是非常拘谨地坐在会客沙发上。

    “你说有事,是什么事?”经理问。

    程依棠先确认道:

    “经理和小林谈完了吗?”小林是昵称,部门同事都这么唤的。

    经理似乎啧了一声,对着小林道:

    “你出去吧。”

    小林赶忙起身,紧张地鞠个躬,就快步离开了。

    程依棠在心里松口气。剩她独自面对经理,她却觉得容易多了,工作上的问题,要多少有多少,总之她提了几个无关紧要的话题,经理果然一脸无聊地打发了她。

    “谢谢经理,打扰了。”退出经理办公室,她回到部门。

    午餐时间已结束,小林一见她,立刻从座位站起了身。程依棠见状,只是对她露出安抚的笑容。

    程依棠回到自己的位子,继续着下午一连串的工作。

    “经理真的有点恶心啊,为什么老故意叫你Miss林,把你找到办公室里关上门到底又要干嘛?可惜还没有能抓到他什么把柄,你下次手机开录音放在身上好了,不然哪天主任没办法救你,不就糟糕了?主任老是一个人对付他也很让人担心,听说他是有背景的……啊。”

    谈话声在孙时延踏入茶水间时戛然而止。孙时延看着几个女性职员围在小林旁边,在他进来时,不自然地转身去倒茶水。

    她们完全不想和他这个才来没几天的男性,在毫无任何信任基础下分享刚才的敏感话题,就算是他帅到没天理也不行。

    孙时延才没有兴趣加入别人的交谈。他越过她们,打开公用冰箱,拿出罐装咖啡。他早上放进去的。

    女生们端着自己的杯子鱼贯走出,包括小林。只有座位在孙时延旁边的那个女同事阿洁稍微停住脚步,在孙时延也要离开的时候,拿起点心盘里所剩无几的一包饼干,塞到他手里。

    “你不想理我们没关系,但是,主任是个好主管,希望你对她的态度好一点。”那样一直注视着主任,真的是超莫名其妙的。女同事说完即走离。

    孙时延拿着手里的饼干,望了一眼那个点心盘。原来这个部门还有甜点可以吃。

    他回到座位,先喝了咖啡之后,处理工作。做完了,才吃了那块饼干。

    因为包装相当简朴,想着味道应该很普通,大概跟他过去在便利商店买的零食差不多。

    孙时延并不是一个很会挑剔食物的人,能够接受的范围相当宽广,只是除了最极端的难吃和美味之外,大部分他都一视同仁地归类为可以吃而已。

    不过这个饼干,倒是在好吃的那条线上了。

    “嗯……”从被强制安装进这个部门以来第一次,他有了到这里来也不错的想法。

    这天回家,他稍微查了一下经理的背景。结果发现,经理居然还真的是某个没见过面的亲戚的儿子。

    “哎呀,你发现得很快嘛!”电话里,男声笑盈盈的,说:“除了性骚扰之外,他还有贩卖客户资料的传闻。”

    客户资料都在公司的系统里面,系统不仅禁止向外传输,若是有类似的动作也会立刻启动内部警报。这个系统是相当严谨的,不可能会被破解。

    “你是真的要我『调查事情』?”孙时延望着萤幕里的人事资料。经理的学经历一片贫瘠,是完全空降在现在这个位置上的。

    “不是啊,我是因为姑姑的拜托才调动你的。当然,是我把你安排在我觉得好像有问题的地方。”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浪费的概念。

    不需明说出来,孙时延也懂他话里的意思,毕竟他们像亲兄弟一样。

    “不意外。”

    “那个经理是表舅的儿子,是上一代塞进来的。如果他乖乖做事也就算了,同样是表舅的孩子,另外一个表舅外遇所生的年轻人就好好地在我们中部的据点当房务人员啊,还非常勤劳呢!”男声说道。这根本不是谁的小孩的问题,毒瘤就是要趁烂掉之前割除。

    “你为什么这么确信我会插手?”孙时延眯着眼睛。

    “因为你有正义感啊。虽然你看起来老像对人没什么兴趣,不过我记得很清楚,你国中时发生的那件事。”男声一笑。那时还让他这个高中部的班联会会长出面,真是难忘的一页青春。

    “……我挂了。”他毫不客气地切断了通话。

    关掉灯,他躺在床上。

    就算闭上双目,当时的记忆都宛如就在眼前那般鲜明。

    那个时候,他明白了一件事。假使受害的人不愿意,那么旁人再怎么出头也是没用的。

    这就是现实。

    上班日,孙时延总会提早一些出门,为了避开上班尖峰时间。

    稍微早的这个时段,车厢里比较空,大多是穿制服的学生搭乘。

    “可以和你交换联络方式吗?”

    在往闸口走去的途中,忽然后面有人拉住了他背包的带子,他因此停下脚步。转过头,身后站着的是两名高中少女。

    “不行。”孙时延拒绝,马上就要走开。

    “拜托嘛!”

    “我们已经见过你好几次了,真的很想认识你。”

    少女们哀求。

    他一句话也没和她们说过,为什么会想认识?孙时延仍是冷淡道:

    “不行。”

    对于他不友善的态度,少女有一点恼羞成怒。其中一个或许是带着赌气的意味,威胁道:

    “你不给的话,我就去找站务人员,说你在车上摸我们的**!”

    孙时延仅是冷冷地注视着她。

    “无论你想要做什么卑鄙的事,我的回答都是不行。”

    两个少女一下子无言了,可能还有些被他严厉的眼神吓到。

    就在情况僵滞的时候,一旁忽然有人道:

    “不好意思。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声音有点熟悉。孙时延转眸看过去,居然是程依棠。

    “呃,你是谁?”少女瞪着眼睛问道。

    “我和这位先生是同事。”程依棠稍微说明了下,站到孙时延旁边。道:“其实,我刚刚和你们是同一车厢的,你们刚才说的话我也都听见了。”

    “那、那又怎样?”少女涨红了脸。

    “你看,他一直提着东西呢,应该是没有办法腾出手来的。”程依棠温和婉转,用浅显的证明说道。

    孙时延看着自己手里那袋罐装咖啡。

    少女仍不放弃。

    “这……”

    程依棠尽量放低了姿态,温柔道:

    “还是不要做这种事了。嗯?”

    另外一个中途就没再发言的少女拉着同伴,紧张道:

    “好了啦!算了啦!”虽然气呼呼的,可终于松动愿意走了。“对不起!”她这么说,拉着同学快步离开。

    程依棠吁了口气,庆幸着能以口头劝说解决。她对孙时延笑道:

    “你没事吧?”不是只有女性才会受到这种交友困扰的。虽然她也是第一次见识男生被这样堵着胁迫。

    她的问话显示了她先关心他的心理状态,而且是笑着问的,让他不会因为方才的事件有太多不安与负担。孙时延望住她。

    “……同一车厢?”他只是问道。一点也没在乎那两个少女。

    程依棠迟疑了会,道:“大概是前天吧,我发现我们好像是一样的路线。”虽然搭同一班车,因为她走路比较快,所以会比他早进办公室。刚才本来也想象平常那样先走一步,却听见了他和女高中生的对话,还好,事情没有变得糟糕。

    “是吗?”孙时延道。那表示,之前她虽然看到他了,却并未有想要上前打招呼的意思。

    “那就这样了。等会儿见。”程依棠一笑,丝毫没有要和他一起走的想法,挥个手就转身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BEAUTIFUL最新章节 | BEAUTIFUL全文阅读 | BEAUTIFUL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