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娘子晚安 > 第一章

娘子晚安 第一章

作者 : 可乐
    【第一章】

    清晨时分,一阵滂沱大雨铺天盖地不停下着,下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终于停了。

    空气中,天地万物有被大雨洗涤过后的清新,早起的麻雀,在林梢间、草丛间蹦跳,发出吱吱喳喳的喧闹声。

    “唔……唔……吵死了……”

    白微皱紧着眉,只觉那喧闹穿透彷佛浸了水的脑子,浑浑噩噩的搅得她整个人天旋地转的。

    听到她发出的声音,一直在一旁守着的老人,激动得扯着带着浓浓咽声的嗓子开口:“棠儿!棠儿!妳终于醒了……”

    棠儿?棠儿是谁?

    白微费了很大的劲才睁开宛如有千斤重的眼皮,用仍未定焦的目光,模糊地打量着眼前的情景。

    这是一间奇怪的房间,四周是用一片片浅色木板圈围出的空间,糊着素纸、方方正正规规矩矩的窗格与她在中原汉族看到的福纹雕刻窗格很不一样。

    这是哪里?

    她记得她生无可恋的跳了崖。

    崖很深,彷佛没有尽头,下坠的速度又急又快,她觉得自己像在“飞”,但“飞”了许久许久,却一直等不到坠地的瞬间。

    或是……伤重的她在坠崖没多久便撑不住死了,她成了一抹幽魂,才会无知无觉?

    但若是如此,身边这个老者是谁?

    见孙女睁开眼、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乔震国拔掉插在她两手内关穴的针,开口又问:“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白微自小习医,但生在北獟,习得的全是药草治病之理,关于针灸,是跟着凛澜回到侯爷府,接触到当地的大夫才知那是中原的特殊医法。

    她兴致勃勃拜了个大夫为师学了一阵子,小有成果,只是不懂,这位老人为何要替她施针?

    疑惑涌生,白微仔细打量眼前的老人,发现他看起来与中原的大夫很不一样。

    外貌似汉人,但衣着装扮都十分诡异,让人看不出究竟是哪里人。

    她疑惑的问:“我……怎么了?是您救了我?”

    闻言,乔震国收妥针,绷起脸正声开口:“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妳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叫我怎么对得起妳死去的爸妈?”

    白微听懂老人的话,但当中搀和着一些陌生的字眼,让她听得一头雾水。“您……在说什么?”

    见她一脸茫然、似懂非懂,乔震国突地意识到,自己又开始说起教来,连忙放软语调。

    “算了,妳好好休息,别再胡思乱想了。”

    白微依旧迷茫,却看到老人起身,转身似乎要离开却顿下脚步,意味深长地看了她许久,才又感叹的开口:“日后爷爷不会逼妳了,妳学得了就学,学不了想做什么就随心所愿去做吧!”

    说完,乔震国径自转身离去。

    爷爷?

    白微的思绪被搅得更混乱了,但她不得不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请等一等!”

    乔震国顿住脚步,撇过头看了她一眼。

    白微仍有一种全身虚软无力的感觉,却清楚意识到自己没有摔断脖子、摔断手脚。

    跌入万丈深渊,她怎么还有可能存活?

    白微满心疑惑,根本无法放下心休息,她强撑起身子开口问:“老人家,您说您是我的爷爷?但我没爷爷啊,您是在哪里救了我的?”

    乔震国听着她丢出一个个疑问,脸色愈发凝重,最后一个箭步冲到她面前,抓起她的手替她诊脉。

    “左寸沉短而无力,嗯……果真是心脉不足之症。”

    白微听得更加胡涂。

    “什么意思?”

    听到她提出的疑问,乔震国震惊地看着她,过往思绪奔腾而至。

    自从儿子与媳妇去了之后,他将他们唯一的女儿接到身边照顾。

    那年乔昕棠小学刚毕业,因为父母骤逝的打击,原本活泼的小女孩话变少了,笑容也不见了。

    他正担心孙女的心理健康问题时,却发现她竟拿起自己的中医书来看,废寝忘食的投入程度,燃起了他栽培孙女好继承自己衣钵的想法。

    他督促着孙女,引导她朝着中医科系的路子前进,却没想到她考上了,但她却突然告诉自己,她不想当中医师。

    他错愕震惊,却不顾孙女的意愿,逼着她继续读下去,也把她逼进了绝路。

    孙女毕业后回到家,直接进入他的诊所工作,但厌食、忧郁齐来,他没放在心上,直到两天前,孙女晕倒送去医院才发现她的病况严重。

    医生告诉他,她的症状再持续严重下去,很可能连打营养针都无法补充身体所需的营养素,最终慢慢枯竭死去。

    孙女在医院醒来后,他将她带回家,用中医的方法治她,至于传承衣钵这件事,他是彻底死了心。

    乔震国定了定心神才开口:“妳的脉象是心脉不足之症,因为心血无法送到全身,导致脑供血不足,会有头晕、记忆力减退、健忘的迹象。爷爷不逼妳了,妳好好养着,等身体好了,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白微还是听得迷迷糊糊,他根本没回答自己的问题啊!

    她还想再问,乔震国却微笑着轻拍她的肩,“再睡睡吧!醒了妳的疑惑都会有答案的。”

    老人的笑很温柔和蔼,加上白微真的太累太累了,一躺下,头一沾枕她便沉沉的睡去。

    在思绪完全被黑暗吞噬前,她脑中闪过一个想法,或许睡睡养养几天,等她的体力恢复了,便会发现这让她匪夷所思的一切都是幻觉……

    白微又睡了整整一日,这当中,自称她爷爷的老人来替她施过几次针,也按时喊她起来吃饭喝药。

    开始她累得完全没进食的欲望,到了凌晨时,她却因为饥肠辘辘,再度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依旧在那个房间里,用力的抹了抹脸,揉了揉眼才发现这根本没用。

    眼前的情景并没有因为她做了这些动作,让整个人更清醒而消失。

    她心里惶恐不安,却实在忍受不住肚子饿的感觉,起身拉开门走出房间。

    一走出房间她才发现,房间外也是钉着原木的地板,家具矮矮的,顺着视线看去,外堂的摆设看起来有点像医馆,但摆着一些她从没看过的奇怪机器。

    收回目光,她又四下环顾了一番,找不到灶房,却在某个房间看到灯亮着,有个男人坐在桌前,埋头不知在吃着什么。

    一股她从未闻过的食物香味飘散在空气里,诱得她的五脏庙禁不住抗议起来。

    她摸了摸肚子,还来不及开口,却看到男人抬起头,口中咬着面条,惊讶的看着她。

    白微一看清楚男人的模样,惊讶万分的摀着心口,颤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但话在脱口的瞬间她却意识到,眼前的男人她并不认识,却对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她想不起他是谁,但能肯定她一定曾见过这个男人。

    季泽翔回过神,吸了一口碗中的面条,泡面呼噜进入口中,他嚼了嚼,咽下口中的食物才开口:“嗨!小棠果。”

    男人吸面的动作看来粗鄙,但不知为何,他做起来却莫名的优雅、好看……当脑中浮现这样的想法,她一怔,暗斥了自己一声。

    她略定下心神,突然发现男子对着她喊谁?

    小棠果?是谁?

    白微下意识转过头看了看身后,却听到男人爽朗的哈哈大笑。

    “别吓哥,哥胆小。”

    确定身后没人,白微这才意识到男人是对着她说话,但她根本不认识他,难道……他认错人了?

    她满是疑惑地看向这个熟悉的陌生男人,轻轻拧起眉。

    这个男人很爱笑,笑的时候那双深邃漂亮的眼彷佛都跟着染上笑意。

    而那笑容,灿烂得令她匪夷所思。

    到底有什么值得他笑得这么开心?

    见她一直站在原地,脸上有着满满的疑惑,季泽翔也不以为意,热情依旧地问:“我听震爷说妳不舒服,好点了吧?饿不饿?要不要吃泡面?哥帮妳煮。”

    季泽翔与乔震国会成为忘年之交的缘分始于他的针灸之术,从他成为机师后,飞完一定找他针灸疏通筋脉。久而久之,这一老一少对彼此愈来愈熟稔,乔震国几乎把他当另一个孙子看待。

    知道他落地的时间不一定,不是大半夜窝在诊所外的院子里等他开门,便是一大清早当闹钟喊他起床,后来乔震国干脆把诊所的钥匙给了他,让他可以自由进出,不用可怜巴巴的窝在院子里喂蚊子等他开门。

    季泽翔也很自在的把青寿堂当自己的另一个窝。

    但即便他跟乔震国的关系亲密如祖孙,对于与乔震国同住的孙女乔昕棠却不怎么熟悉。

    一来因为他来的时间不一定,二来是乔昕棠个性阴暗自闭,多半时间都锁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见人,今天会遇到,还颇让他吃惊的。

    白微看着男人自来熟的模样,充满警戒性地问:“我们……很熟?”

    个性使然,身为国内十大知名集团之一的宙天集团创办人季祥治的孙子,季泽翔是季家第三代接班人里最不受拘束的一个,个性开朗不羁,做什么事都是三分钟热度。

    唯独对天空的热情与日俱增,才会让爷爷把集团底下规模最小的公司宙天航空让他管理。

    而他意思意思拓展了宙天航空的规模后,没有收心乖乖管理公司,反而把公司丢给几个心腹老臣,自己则以留职停薪的方式到美国完成机师驾驶训练,顺便把维修飞机的专业证照给拿了。最后开着自家的飞机,飞上了天空,过起职业机长的生活。

    这样的他,面对冷凝着张小脸、警戒性的看着他的女人的质问,没有尴尬不自在,反而咧嘴朗笑。

    “不算熟,但哥还是可以帮妳煮碗泡面……毕竟我怎么都算是……客人,没有反客为主的道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晚安最新章节 | 娘子晚安全文阅读 | 娘子晚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