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灶上生金 > 第二章 落入陷阱中

灶上生金 第二章 落入陷阱中

作者 : 田芝蔓
    在山坡上采野菇的苏沐暖忍不住又骂了一次会相信穿越小说的自己。

    她穿来的这个朝代叫周,但是这和她在历史课上学到的朝代不同。不过很多文物、发明都是一样的,至少……她想拿来赚钱的那些发明早就有了。

    “什么卖酱油赚大钱,卖冰发家致富,古代早有类似的东西,我怎么会忘记〈清明上河图〉里就有画卖冰的小贩了?”苏沐暖抱怨一句,一边挖起一株野菜。

    都怪老巫婆克扣大房用度,她再饿下去可不行,看看现在这身躯,脸长得还可以,可这洗衣板的身材,比海平面还要平!

    所幸她野菜、野菇认识得不少,便跑来山上挖野菇、拔野菜,想要晚上偷偷加菜。

    这几天苏沐暖出房门后便装得乖乖的,一声不吭像哑巴一样。

    苏老头见状对她倒不像之前那么凶了,虽然也是冷冷淡淡的,但不再处处挑剔她。

    而她上桌之后不像之前傻得连口水也接不住,颜氏自然没理由赶她下桌,但每当她要多夹几口菜就会被颜氏给拨开,说什么苏和正在长身子,而且最近要说亲事了,太瘦了不好看,要让苏和多吃点。

    明明才差半年啊!苏和长身子她就不长吗?竟有这种偏心偏到太平洋去的祖母。

    苏沐暖心中忿忿,没想到苏和夹了一筷子菜到她碗里,她好感动啊!怎么苏丫的记忆里几乎没有姊姊?就算有,她不是看见苏和在打扮就是看见苏和的背影,原来二房还是有好人的啊。

    然而那口菜她没吃到,颜氏将菜夹回了苏和碗里不说,还骂了几句,“夹给妳妳就吃,妳姊好心妳就欺负她吗?”

    天地良心!她怎么就欺负苏和了?那是苏和自己夹给她的呢。

    苏沐暖觉得委屈极了,哪里知道接下来的话才真正让她气炸——

    “祖母别气了,丫头也在长身子啊,若不是她还没长开,孙公子也不会对她……”苏和说着说着就拿出手绢擦了擦眼角的眼泪。

    我去!苏沐暖在心里咒骂一句,这哪里是好人,根本是绿茶婊!她招谁惹谁了,苏和没必要这样破坏她名声吧。

    幸好后来她爹冷着脸,说外头都是乱传的,苏和为了维持形象才见好就收不再说了。

    看见爹娘心疼她的样子,苏沐暖在心里把苏和骂了无数次,害得她饭后还得向爹娘再三保证她现在病好了,不再喜欢孙安了,爹娘才放下心来。

    这事苏沐暖也是吃了个哑巴亏,外头传说她是被孙安拒绝了才气得去投水。

    拜托!苏丫智能不足,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被拒绝了?而且她被骂了之后又追着孙安跑,根本就不知道其实孙安非常讨厌她,怎么可能为此自杀?

    一定是那些该死的小屁孩传出去的,为了替自己脱罪。

    苏和是认为她还会去巴着孙安?她还以为这种绿茶婊只会出现在小说、电视剧里呢……不过她搞不好就是穿进了一本穿越女打不过原住民的小说中,要不然怎么解释她都穿来好几天了,还没想到发家致富的办法呢?

    这时,苏沐暖看见一朵大野菇,十分开心,这种野菇可好吃了!

    她走上前要挖,却忽然觉得脚腕一紧,接下来她就头下脚上被吊在半空中了。

    不会吧!人家女主角都可以挖野菜、野菇做出好吃的饭菜,怎么她来挖就变成这样?

    苏沐暖想了想,这里离山径不会太远,猎户不太可能放着陷阱不管,万一被人截胡了怎么办?想必对方并未走远,还在附近。

    她也顾不了自己还在装傻子了,大声呼救起来,“救命啊!这是谁设的陷阱?误抓到人了,快来救命啊!”

    苏沐暖被吊在半空中,身子还在慢慢的转圈圈,喊完了那段话,身子转了半圈,就看见有一个人站在底下看着她。

    苏沐暖实在不知道怎么跟古代人说话,总之,装乖一点总是对的,“这位大哥哥,救命。”她想了想,还眨了几下眼,够天真、够无辜了吧!

    苏沐暖打量着那个盯着她看却没打算放他下来的男子,他穿的不像是读书人的那种宽袖长衫,也不像是农人的短褐,而是利落的貉袖。

    苏沐暖想想也是,打猎嘛,穿貉袖是方便些。

    “大哥哥……救命……”

    然而,不管苏沐暖说了什么,那个人就只是盯着她看,一动也不动。

    最后,苏沐暖生气了,“喂!你这人听不懂人话吗?”

    那男子的视线往上移,本来是想看看自己绑的绳结牢不牢靠,然后在看见苏沐暖的衬裙滑下来时,不好意思地别过眼。

    苏沐暖连忙把大腿遮好,虽然小腿肚还是露了出来,可她尽力了,她可没那腰力,被吊在半空还能弯腰起来盖好小腿。

    “痛……”

    男子回神,看见她被绑住的脚腕磨出了血痕,他很快解开绳子,拉着绳子慢慢的把她放到地面上。

    他虽然是做陷阱害人受伤的人,但双眸倒是防备十足,脸色也很冷。

    “需要请郎中看看吗?”

    苏沐暖扯好衣裙,然后看了看自己,除了有些擦伤见血,并没有其他问题,她觉得没必要看医生,“没事。”

    男子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又问了一句,“真没事?”

    “真没事,倒是你,我看你穿得不错,是哪里来的大少爷?”

    男子斜睨了苏沐暖一眼,淡淡地说:“我不是什么大少爷,就是一名猎户,只是今天刚好穿了新衣,之前那件补得不能再补了。”

    苏沐暖闻言便化身为森林巡逻队,好声好气的说:“我还以为你是来自富贵人家才不懂,既然是猎户,就该知道这里生长了很多野菇野菜,会有人来摘回家吃,你设陷阱会误伤人的。”

    男子态度未改,只是说:“小泵娘,野菇有毒不能吃,我观察过几日,这里不太会有人来,倒是些兔子、小鹿什么的常常来,这才设了陷阱。”

    太棒了!苏沐暖偷偷笑了,原来这里的人还不会分辨能吃跟不能吃的野菇,她就说呢,怎么这么多野菜、野菇没人跟她抢,原来是不知道能吃啊。

    男子看苏沐暖不知在想着什么,以为她是在为难没了吃食,他知道有些穷苦人家穷到三餐不继,便道:“野菇不行,但野菜肯定行,我看过山里的动物吃过,我帮妳摘些。”

    “不用了,我今天摘够了,明天要吃的明天再摘就好了。”

    摘多了就得放着,万一让二叔那一家或是祖母看见了,发现是能吃的玩意儿,以后肯定会使唤她每天来摘给他们吃,她又不是傻的。

    苏沐暖把刚挖的野菜、野菇全收拾进小提篮里,一边收拾一边问道:“对了,这位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子本来不想回答,总觉得与她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但看她那天真可爱的笑容,他终究还是稍稍收了冷意,“我叫阿逍。”

    “阿逍,请记得我常常会来,别再设陷阱伤了我喔!”

    尹逍点了点头,看她道了再见后想站起身,却一时腿软又跌了回去,便道:“我还是带妳去看郎中吧。”

    “不用,小小擦伤回去上个金创药就好了。”

    尹逍立刻由怀中掏出了一瓶金创药给了她,他一向不喜欢欠人,就怕后头会有什么麻烦事,她既然不去看郎中,给一瓶金创药就算是两清了。

    苏沐暖接过来,打开瓶塞,闻到了类似广东苜药粉的味道,“谢啦!”

    说完苏沐暖便缓缓站了起来,尝试性的往前走一步。

    该死,脚还真有点痛,而且除了脚痛,肚子也有些闷痛。她果然很饿,要赶快回家才是。

    “我先走啦!”苏沐暖朝他摇了摇手,然后提着小提篮转身走了。

    尹逍看着她的背影慢慢走远,冷着的表情突然柔和了起来。

    “也不知道住多远,这样跛着走好像很辛苦……”他喃喃自语,随后忍不住自嘲,怎就学不乖,人家不纠缠你不正好?

    他之前遇见的如果是这种姑娘,想来就不会发生后来那些不愉快的事了。

    尹逍想着今日的偶遇,一回家就遇上了一脸担忧的母亲。

    尹夫人没有明说,只是陪着他进房,房里早放了一碗莲子羹。

    “先吃一点,一会儿再吃晚膳。”

    “好的,母亲。”

    “你今天去打猎,没猎到什么?”

    尹逍想了想,笑了,“猎到了人,一个小泵娘。”

    “喔?”见儿子笑了,做母亲的当然也放心的笑了,而后才想起话中提到的小泵娘,“怎么样的小泵娘?”

    “很可爱的小泵娘,不过……我害她受伤了她却没怪我,只拿了我一瓶金创药。”

    “你怎么害人家受伤?”

    尹逍没想太多,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母亲。

    尹夫人先是一愣,然后掩嘴笑了起来,“逍儿,你都二十岁了,还看不清楚吗?事实上,也不是每一个姑娘都那样唯利是图。”

    “这世上真有无欲无求的人吗?”

    “自然不可能,不过,也不至于都那样势利。”

    “母亲没见到,怎知道她不是?”

    “我听见的都是你念着她,她倒是很洒脱的走了不是吗?”

    尹逍傻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念着她?怎么可能!

    第二天,尹逍又去了同样的地方,他不承认自己想偶遇那个小泵娘,只承认这里真的有小鹿出没,完全忽略他其实更爱用弓箭打猎甚于设陷阱,也没发现他躺在树上等猎物的时候,还是不免去留意今天有没有人靠近。

    然而,那个说明天吃的野菜明天摘的小泵娘终究没有出现,而尹逍的陷阱则抓到了一只小鹿。

    尹逍扛着猎物回家时想了想,那小泵娘家里穷得要吃野菜了,要不……把这只鹿做成熏肉送给她压惊?

    他一边盘算着,一边担心那个小泵娘,会不会其实伤处不像表面上看得那样轻?要不今天怎么没出现来摘菜呢?

    苏沐暖的确是躺在床上起不来,但不是因为伤得过重。

    初潮?她疼得脸色发白,苏丫居然快十五岁了才初潮?

    上辈子的她身体健康,最被闺蜜们羡慕的就是生理期的时候她除了不能下水,其他都跟没事人一样,这是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生理痛。

    肯定是因为苏丫营养不良,现在这身体是她在用的,她会花心思好好调养。

    古代没有红糖,要不然现在如果能喝一碗红糖水或红糖姜汤,肚子一定会舒服许多。

    但想了想苏沐暖就作罢了,古代的糖应该是很贵的,就算有糖,那个什么都只给二房的祖母肯定不会让她喝上一碗,她又不是苏和,昨天她还看见苏和把红枣当零食吃呢。

    不过不被祖母惦记着也好,听她的语意,好像把苏和养好了就能许门好亲事,好亲事是什么意思?不就是要聘金吗,所以嫁不出去的苏丫才会一直被祖母说是赔钱货啊。

    叶氏端了一碗冒着热气的热汤进来,苏沐暖懒懒地由床上坐起来,用力的吸了一口气,问道:“娘,妳端了姜汤吗?”

    “嗯,是红枣姜汤。妳之前落水醒来后,郎中说妳身子本就性寒,得养养,现在妳又来了初潮,更该调养了,来,喝了。”

    果然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苏沐暖端着红枣姜汤小心地喝着,喝了之后暖胃又暖心,肚子也好像真的不那么痛了。

    “娘得去做晚饭了,妳爹及大哥应该快回来了。”

    “好,娘先去忙吧,我自己可以的。”

    母女俩话音未落,苏沐暖就看见颜氏一脸凶相的走了进来,暗自叫苦,这人一看就是来找碴的。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捧着的碗,娘应该不会傻得拿公中的红枣及姜来煮汤给她喝吧?

    “老大家的,妳给丫头喝的是什么?”

    “婆母,郎中说丫头落水身子得补补,这是红枣姜汤。”

    “妳哪里来的红枣?哪里来的姜?”

    叶氏再怎么傻也不敢拿公中的东西,本来是很有底气的,但因为长久生活在婆母的yin威下,总是唯唯诺诺的,说出来的话便觉得有些心虚,“就灶房木头柜子里放着的。”

    “既然是灶房的,妳拿的时候有问过我吗?”

    叶氏见婆母似乎想赖她偷东西,立刻解释,“婆母,那是上回阿大去给杂粮行的张掌柜打零工,走的时候张掌柜给他的,回来我们缴了六成到公中,那些是我们自己剩下来的。”

    “妳撒谎,我前几天见公中还有一大包呢,倒是妳说妳自己留着的我可从来没见过。”

    “婆母,妳不能这样,公中的弟妹早就用完了,平常她煮的时候没分一点给我们,我们也不要紧,想着自己留了些,怎么现在却成了公中的了?”

    苏沐暖气得险些要砸碗了,平常二房的人懒得做事,三天两头借故不下田就算了,现在连他们大房的东西也要硬说是公中的?

    外头,苏大刚回来就听到了争吵声,正要往苏沐暖的房走去。

    一起回来的苏老头听见妻子又在骂媳妇,要把所有人都叫到厅里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便让苏恺到后院喊人。

    苏沐暖身子很不舒服,可是看着叶氏低着头被唤到前头去,总是有些担心,她出声喊住了苏恺,“大哥,我也要去,你扶我好吗?”

    “妳身子不舒服就躺一躺,没事的。”

    “没事?事情可大了,爹娘肯定要吃亏。”

    苏恺闻言叹了口气,颇无奈的往厅里看去,“不吃亏能怎么办?爹娘重孝,这种小事他们只会忍。”

    “所以据理力争也没用?”

    苏恺摇了摇头,他不是没抗争过,可结果如何?首先败下阵来的总是爹娘。

    “祖母……我是说咱们的亲祖母,是生了爹之后难产血崩过世的,所以爹一直觉得自己是苏家的罪人。可祖母难产又不是爹的错,再说了,他这般忍让,得到好处的是谁?是二叔他们一家。二叔都不是咱们亲祖母生的,爹爹才是啊!你觉得如果咱们亲祖母知道了,会希望爹这么委曲求全吗?”

    “这也没办法啊。”苏恺知道这是无解的问题,“妳以前因为生了傻病,爹娘特别疼妳,也就为了妳他们还可能跟祖父、祖母争一争,其他的委屈他们怕是只会吞了。”

    “不行!看来如果不分家,咱们不会有好日子过。”

    苏恺何尝不知道,但祖父还活得好好的,若不是祖父主动提起,由爹提起那就是不孝。

    “虽然爹娘疼妳,然而这种事妳可不能说,免得惹爹生气。”

    “我说了也要他们同意啊!以咱们爹娘这受气包的个性,忍都忍这么些年了,就算不生我的气也不会同意分家的,可不分家,你看看,家里的活儿都是娘在做,田里的活儿都是你跟爹在做,二房在做什么?那个苏和还天天吃咱们家攒下来的红枣!”

    苏恺安抚道:“苏嘉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在外游手好闲,在家就喜欢拿我出气,他不去下田最好,省得我见他也闹心。”

    “你说……他喜欢拿你出气?”

    “有时在外头也不知道他发生什么事,回来就找我撒气,几次都因为小事就想打我。”

    “他还想打你?”

    “妳放心,妳大哥我身手可比苏嘉好多了,他打不着我。”

    苏沐暖沉吟了一会儿,露出了笑容,“大哥……”

    苏恺低头看了她一眼,看到妹妹的笑容,愣了愣,“丫头,妳在想什么?”

    “下回苏嘉再想打你,你就让他打,但你得让他打那种一打就会见伤的地方。”

    “什么?”

    “比如手、脚、脸啊!那种一打就会有瘀伤,而且一眼就能看见的地方,小心的避开胸、腹、背。”

    “我为什么明明躲得过还要自讨苦吃?”

    “大哥想分家吧!咱们大房得分家才有好日子过,分了家,爹跟你辛苦挣的钱才是咱们自己的,不用分给好逸恶劳的二房。”

    “我假装让他打一顿就行?”

    “嗯,其他的交给我。”

    “好吧,听妳的。”

    妹妹以前是傻的,所以苏恺已经习惯照顾她,可不知道为什么,妹妹第一次要求他做事,他竟然下意识就服从了,是因为他第一次在妹妹的脸上看见这么邪气的笑吗?

    “现在,先扶我去厅里吧。”

    苏恺及苏沐暖来到厅里时,正听见他们爹娘认栽,承认红枣及姜都是公中的。

    苏沐暖知道她能据理力争,但说了有用吗?所以,她得反其道而行。

    看颜氏那表情,分明是得逞了还不满足,想藉这个机会敲打叶氏一顿,苏沐暖半转过身,用力地瞪大眼,瞪得眼皮酸了也不阖上,不久之后双眼泛红,眼眶湿了。

    颜氏正想开口让苏大拿钱来赔给公中,就听见一旁传来了哭声。

    坐在旁边一直不发一语的苏老头皱了皱眉头,实在是因为这个哭声有点吵。

    “怎么了?怎么哭了?”叶氏心急地跑到苏沐暖的身边,以为她身子不舒服。

    “娘,什么叫公中啊?为什么祖母说妳拿了公中的东西还骂妳?”

    颜氏不疑有他,尖声说:“公中都不知道,活该妳是傻子。公中就是咱们苏家公用的,只要是苏家人,不管是做田里的活儿,还是自己去外头做事所得来的东西,都要缴一大部分进公中,余下的才是你们自己的。”

    苏老头没像妻子急着回答,他望向孙女,总觉得这个傻丫头好像不太一样了,至少……说话好像清楚多了。

    “我知道了,原来都是我的错。”

    听苏沐暖没头没脑的认错,苏大及叶氏都不明白,“怎么这么说呢?”

    “昨天我见姊姊在吃红枣就馋了,娘一定是看见我馋得流口水,才会煮红枣姜汤给我喝吧!我想着爹有下田、爷爷也有下田,那么姊姊能吃的我应该也有一份,我不知道那是二叔家自己的,都是我的错,害爹娘被祖母骂了。”

    一听女儿骂自己,苏大心疼了,女儿初潮痛得脸色发白,妻子才煮了碗红枣姜汤给她喝,这在其他人家,只要买得起红枣与姜的,谁不会给自家的闺女补一补?毕竟身子补好了,将来生个胖娃娃才没问题,姑娘家总要嫁人的,能生孩子在夫家才有地位,补一补又怎么了?

    更何况那红枣及姜真的是他挣来的,他方才是不想闹得家里不宁才认错,现在自责的却是他的宝贝闺女,他心里怎么过得去?

    叶氏最是知道女子补身的重要了,也只是默默掉眼泪。

    颜氏最讨厌人哭哭啼啼,见苏沐暖哭得这么大声,就要开口痛骂了,可一转头就看见苏老头皱眉盯着苏沐暖看,一点也没有骂人的打算,一时觉得事情不寻常。

    苏老头看着苏沐暖,她虽然没有明说,可是说了他下田、她爹也下田,却没说她二叔有下田,这是什么意思?代表公中的钱,她二叔可没贡献多少。

    再来,她一开头说了看见苏和在吃红枣,可全家上下谁不知道那些红枣及姜是老大带回来的,公中会有、大房会有,就是二房不该有,苏和吃的红枣不管是谁的都不对,吃了大房的是侵占,吃公中的,那苏丫为什么不能吃?

    更何况苏丫才落水,喝点红枣姜汤要被骂,说出去不得让邻居给戳脊梁骨戳死。

    苏老头动了气,不只气苏沐暖的话,更气他无话反驳,开口口气便不好,“好了!哭什么?晦气!”

    苏沐暖听到这里连忙止了哭声,可咬着下唇的委屈样,还有忍着哭声抽气的样子,都让苏大夫妻心疼得红了眼眶。

    苏老头见妻子得意地准备说话,先开口打断了她,“不过是一碗红枣姜汤,丫头前阵子落水也得养养,总之那些红枣是老大去打零工赚来的,就都给丫头补身子吧。”

    “什么?老头子,丫头傻了你也跟着傻了吗?喝了的就算了,剩下的还要全给他们?”

    “要不然呢?妳想喝,也去落水死一回,我就去买一斤红枣给妳慢慢补。”

    “呸呸呸,老头子你咒我啊!”

    苏老头懒得再说,转身就要回房,“快些去做饭,回家也没饭吃,妳在家里都在做什么?”

    颜氏听了这话气得不得了,跟着苏老头回房理论去了。

    叶氏抹去眼泪,把苏沐暖交给苏大,“我得快点去做饭,丫头交给你。”

    “嗯,妳去吧。”

    苏沐暖可不满意,她本来想玩个委曲求全的,祖父这一招不就又让爹想着他的好了吗?虽然那些东西本就是大房的,但爹愚孝,可不会这么想。

    在苏大及苏恺扶她回房时,她又说了,“爹,不是我们的我们不要,我身子怎么样没关系的,别让祖母有话可以拿捏你们,如果要害你们被祖母数落,我宁可病死。”

    苏大一听气了,“妳怎么说话的!什么都没妳身子重要,怎么能说妳宁可病死。”

    “可拿了公中的东西,爹娘在祖母那里肯定有苦头吃,我不要。”

    苏大为了安抚苏沐暖,只好说了实话,“那不是公中的,那是咱们家的,只是爹不想吵得家里不得安宁,所以才不反驳妳祖母。”

    苏大本是打算安抚女儿,可是真把话说出口,突然又觉得委屈,东西本就是大房的,用了无端被骂,现在拿了东西还要被数落,的确,还不如不把东西给他们,之后还能轻松些。

    更重要的是,这事还惹得闺女自责,连宁可病死这种话都说出来,他这个爹真没用,他忍是活该,可闺女怎么了,没必要让她也忍啊!

    见苏大不说话,苏沐暖知道效果达到了,今天可以到此为止。有时痛久了会麻痹,她可不能让她爹一直痛着,要让他复原一下、痛一下,复原一下、再痛一下,这样才能累积他的不满,最终选择分家。

    她知道在古代双亲尚在却提分家的确是不孝的,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得让众人知道事实,这样他们分家之后就连外人也不会指责他们,还要让爹在愚孝跟生存之中做出选择。

    直到回房,苏沐暖都没再说话,只是躺回床上时给了苏大甜甜一笑,“爹爹,我说错话了,爹爹别生气好不好?爹爹生气我这里会疼的。”

    苏大看见苏沐暖捧着心口说出这样的话,顿时心都软得化为一滩水。

    “爹爹没生气,妳好好养着,晚饭就别上桌了,我让妳娘盛一些,妳在房里吃。”

    “好,谢谢爹、谢谢娘。”

    苏恺在一旁看着,终于也放心地露出笑容。刚才在厅里演的那一出他看懂了,幸好爹娘太疼丫头,没看懂,被丫头给绕进计划里了。

    大房那里父慈子孝,和乐融融,而苏老头及颜氏那边可没这么平和,颜氏一回房就骂苏老头偏心。

    苏老头没好气的抬眼看了妻子一眼,“那红枣真是公中的?妳应该比我还清楚吧。”

    颜氏一时哑口无言,苏老头接着说了,“老大媳妇嫁进来二十多年了,她会不会拿公中的东西我会不知道?”

    “那、那老大自己都承认了,你干么还把东西还给他们,和丫头可爱吃红枣了,公中的那份不就都她吃了吗?我想着大房那一份放那么久了,要是放坏了,还不如给和丫头吃。”颜氏底气不足,所以说得有些结巴。

    “妳懂什么,妳没见那傻丫哭得老大心疼,狗急了还会反咬一口呢!妳把老大逼急了,他万一像老二一样不下田,咱们一家吃什么?我把东西还给他,傻丫现在正需要这些东西补身体,给点好处他才不觉得委屈。”

    颜氏想到家里的活儿不少,若没了老大媳妇,那她可累了,老二媳妇指望不上的。

    “这一回就算了。”颜氏也只能同意,要不然还能如何?

    倒是苏老头把方才在厅里的事想了又想,觉得傻丫有些怪。

    她之前连话都说不完整,可溺水过一回后,虽然还是一脸傻样,但现在不管何时看见,她都是干干净净的,不像以前总是不一会儿就像从泥地里捡起来的一样,还有说话的样子,之前苏丫说话就跟七、八岁的孩子一样,他也没想太多,现在看起来,她顶多……像一个不符合她年纪的孩子,但绝对不是傻的。

    “老婆子,妳觉不觉得傻丫的傻病其实已经好了?”

    “傻病好了?你见过快十五岁的丫头说话还像她这样像个孩子的吗?”

    “我觉得她说话比以前清楚了,虽然还是个孩子,但她总有一天会长大,不再傻下去。”

    颜氏冷哼一声,就傻丫那样子,要等她“长大”怕是她都先老了。

    “前几天她带着一篮子的菜回来,我还以为她偷钱去买的,结果妳知道那是什么吗?是她摘的野菇及野菜。她若不傻,摘些不能吃的东西回来做什么?还跟老大媳妇说想炒了吃呢!”

    “喔?后来呢?老大媳妇有给公中一份吗?”

    “那东西又不能吃,给公中做什么,傻丫是傻的,但老大媳妇可不傻,最后那些东西都丢了吧。”

    苏老头想,他可能真的想太多了,连野菇及野菜都想吃,这傻丫的确是傻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灶上生金最新章节 | 灶上生金全文阅读 | 灶上生金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