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灶上生金 > 第一章 傻丫头的转变

灶上生金 第一章 傻丫头的转变

作者 : 田芝蔓
    看见在树下等人的苏丫时,村里那些顽劣的孩子们又嬉闹了起来,因为他们知道,苏丫正在等孙安。

    十八岁的孙安在村子里可是很有名的,不只是因为生得清俊,他还自幼聪慧,小小年纪就通过了县试、府试,整个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他是这一届院试最有希望考上秀才的童生。

    这样的孙安当然是村里很多姑娘们暗自倾慕的对象,而这些姑娘之中也包括了苏丫。

    苏丫是个傻丫头,人虽傻,但眼光很精准,从小就认定了孙安,总爱纠缠着他。

    孙家只有寡母孤儿,孙安的母亲刘氏厌恶透了这个老是缠着自己儿子的傻丫头,可苏丫就是个傻的,她能怎么办?把人送官?

    孙安实在被纠缠得受不了,所以只要远远的看见苏丫,他就会想办法躲开,就像今天一样。

    然而那些顽劣的孩子就爱看笑话,眼见孙安躲着走,再看苏丫没发现孙安,便又叫又喊的提醒着苏丫。

    而后,孙安就被苏丫抓住了。

    “陪你、一起走。”

    孙安看见苏丫那傻笑就有气,发现她抓着他的手臂要挽进怀里,他想用力抽出来,没想到她的力气还挺大的,他终于动了怒,用力地推了她一把,还手脚并用的踢了她一脚。

    苏丫一时没站稳,咚一声跌坐在地,可能是**摔得疼了,扁着嘴大哭了起来。

    尽避苏丫的娘亲叶氏一早起来总会给女儿打扮得整整齐齐的,可苏丫常常用不了半天时间就把自己搞得像在泥地里打滚过一样脏,两条小辫子冒出了不少杂毛,黑糊糊的泥垢遮掩住她那张清秀的脸庞,本来若哭得好看一些也是我见犹怜,但她哭得惊天动地的,一脸糊了泥巴、鼻涕、眼泪,看起来实在吓人。

    孙安自然不可能怜香惜玉,“哭什么哭,被妳纠缠不休的我才想哭!我告诉妳,从今天起不准再在这里等我、不准碰我、不准接近我,要不然我见妳一次打妳一次。”

    他说完这段狠话,转身就逃跑了。

    其实孙安也不是坏人,他实在是被纠缠怕了才会对苏丫撂狠话,如今的他想不了太多,只要能逃开苏丫,他可以说任何狠话。

    苏丫原本被孙安恶狠狠的模样吓着,但看他转身就跑,傻傻地又跟了上去。

    她越追,孙安就跑得越快,她哪里追得上他,一下子便落后得远远的,而后村子里的几个小恶霸突然围上来,她被挡住去路,彻底追不上了。

    孙安一直跑、一直跑,连头也不敢回,直到身后没有脚步声跟着了,这才敢偷偷回头,没看见苏丫,便停下来喘着大气。

    旁边有辆路过的马车,半掩的窗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是看来气质雍容的妇人,一个是面色清冷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往窗外看去,正好看见了孙安卖命逃跑,而后停下来喘气的样子。

    年轻男子并不愿意搬到这乡下村庄来住,他名下的产业离这里最近的都在十几里外的县城,但母亲说了长溪村清静,想来这里养老,他也只能跟着母亲来了。

    总之,都好过住在以前那里,那里有纠缠不休的人。

    马车停在一处宅子大门前,那宅子看起来虽然陈旧,但院子里亭台楼阁样样不缺,看得出来刚建好时应是不错的宅子。

    尹夫人看着儿子打量的样子,笑着安抚他,“这不赶着住进来,所以还没整修,有几个院落维持得不错,咱们暂时住着,等整修好了再搬进正经的院落去。”

    “一切听从母亲安排。”

    “你……会住下来吧?”

    “嗯,我会先休息一阵子看看后头的情况,府城那边我已经彻底交给管事去处理了,以后就不去了。”

    尹夫人想起他们离开府城的原因,不由得叹了口气。虽然离开住了十多年的地方,但她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只要为了儿子好,她可以说搬就搬。

    “现在宅子里还没有仆人,我们由府城带来的人也不多,我已经让人牙子带人过来,你要不要挑个随从?”

    “随从就不用了,对了,这阵子我不想人烦我,我院落里先不派新人。”

    “好,听你的。”

    母子俩说话的过程中,仆人们已经利落地开始卸箱笼了。

    这座宅子位在村子最主要的一条路上,平日里经过的人不少,此时,大老远的听见有人喊着,“快点!快去苏老头家告诉苏大,他家苏丫掉进水里,刚刚被捞起来,没气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苏大一家子可疼苏丫了,这下可不好。”

    尹夫人听见了,为那个不曾谋面的姑娘惋惜,连大名都还没取,肯定是个未及笄的丫头,小小年纪就这么落水没了,怎不可惜?

    她回头看了儿子一眼,只见他望向村民指的地方,站着好半晌,最后才转身收回了视线,“母亲,我先进去了。”

    “好,先进去吧。”

    尹夫人是最知道儿子的,心地善良又热心,听到这样的消息怎可能如外表看上去的那样冷淡,还不就是一朝被蛇咬……

    罢了!在乡下休息一阵子,或许他能想开也说不定。

    “嗳,妳们听说了吗?那个苏丫人都死透了,扛回家的路上居然突然醒了,大家都说是被妖魔鬼怪给附身了。”

    “小声点,没见苏大媳妇在前面走吗?”

    几个拿着大木盆由溪边洗完衣裳回来的妇人碎嘴着,后面说话的妇人虽把声音压低了,但叶氏还是把那些闲言都听了清。

    “这苏大一家子也真命苦,摊上那样的家人也就罢了,好不容易生个苏恺聪明伶俐,好好养以后也有盼头,硬生生给苏大那个老爹后娶的继母给压了下来不许读书,生了老二又是个傻丫头,苦日子可没个头了。”

    “那傻丫头死了就罢了,现在也不知沾了什么不干净的回来,祸害他们苏家也是他们的命,可别给咱们村子添了晦气。”

    叶氏闻言只能暗自生着闷气,有很多事她无能为力,有这样的婆家是她的命,所幸他们夫妻和睦,有什么辛苦的一起担,日子倒也不难熬。

    她不在乎别人怎么说苏丫,她这个做母亲的,只要女儿能活回来,她什么都不在乎。

    叶氏打起精神扛着木盆回家,家里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其实那些碎嘴的妇人倒是说对了,苏丫是活了,却不算完全回来,里头那个芯已经换了,换成承袭了苏丫记忆的另一个女孩。

    苏沐暖不知道是第几次看手中的镜子了,整整七天,任凭她看再多次,都没能把她的脸给看回来。

    她想过自己一定是在作梦,所以总是逼自己睡觉,可真的睡着了,又总是作着诡异离奇的梦境。

    她的梦中交杂着出现两段人生,有一部分人生是她很熟悉的,她出生在二十一世纪,二十多岁的她事业有成,有疼爱她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身为独生女的她从小就是天之骄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她在自家那一大片土地上开设了一间民宿兼休闲农场,善用她农业经济学系的背景,经营得如鱼得水。

    而另一部分的人生她很肯定自己没经历过,可又真实得好似是她的记忆一般,她觉得这一段人生里的自己似乎懵懂得像个孩子,比如她有饿哭了的记忆,以她如今看来,她能理解是因为家中穷苦,所以很难吃饱,可在梦里,她只知道哭着向娘亲要吃的,看着娘亲无奈地偷偷哭泣,她也不懂得体谅,只晓得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两段人生里她都拥有十分疼爱她的家人,可是那段明显发生在古代的经历,她无法用任何科学理由来解释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梦里?为什么她会觉得那是自己的记忆?

    总之,这两个梦境都是以溺水作为结束。

    二十一世纪的自己会死是意外,她是在一次台风夜巡视农场时,不小心跌进池塘里溺水淹死的,而在古代的自己会死却是谋杀,她是跟一群小屁孩拉拉扯扯后被推入水底淹死的。

    在她溺水的时候,她看见那群小屁孩还站在岸边看,没有捞她起来的打算,可她不太记得推搡她的人是谁,倒是她“死而复生”后发现自己手上抓着一片残布,那肯定是从害死她的那个孩子身上抓下来的。

    七天了,苏沐暖用尽任何科学说法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何身在古代,也用了七天来让自己死心,知道自己大概是回不去现代了。

    这就是电视剧里常看见的穿越吧!要是这里有手机,她一定会拍张照放在她那座农场的IG-上,然后写上一句——

    嘿!想不到我穿越了,而且还回春到了十五岁。

    想到农场,苏沐暖叹了口气,发生了命案的农场,不知道还有没有游客敢来?爸妈年纪虽然才五十多,但经营农场也不知道会不会太累,还有……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该有多伤心?

    至于爷爷奶奶……年纪那么大了,看见她的浮尸在池塘里,不知道承不承受得住?

    苏沐暖想到这里,视线便一片模糊,眼泪由眼眶滑了下来。

    “丫头,妳怎么了,不舒服吗?怎么哭了?”

    苏沐暖用力地将眼眶里的泪眨出,就看见眼前这个十分关心她的妇人,记忆告诉她,这是她在古代的娘亲,十分温柔,完全没有古代重男轻女的观念,将她疼若性命。

    “没事,就是眼里进沙了。”苏沐暖说完,不意外的看见叶氏瞪大双眼看着她。

    她知道为什么,不是因为她用这种老掉牙的借口,而是她居然能口齿清晰的说完一句话,即便这句话只是短短几个字,因为以前的苏丫是没这口条的。

    想当初刚醒过来那日,有人在她床边骂她——

    “我说发现她是傻子的时候就该把她卖了,你们还宝贝得跟什么一样养大,要不是她是个傻的,能掉进水里?死就死了,直接扛到后山乱葬岗丢就好了,你们还抬回来说要办丧事,办丧事得花多少银子啊?现在好了,没死成,丧事不用办了,结果又是看郎中,又说要吃药吃好一阵子,那得多少银子啊!就是个赔钱货。”

    苏沐暖搞不清楚状况,傻在当场,倒真跟苏丫一样像个傻子。

    她醒是醒了,但这七天并没有开口,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她觉得只要不要掺和进苏丫的人生,她总能睡一睡又回去的。

    可她一天一天照镜子,脸是苏丫的脸,身体也是苏丫的身体,如今终于认命,这才愿意说话。

    叶氏在惊讶过后就是说不出的欣喜,本来闺女救回来后他们一家还在庆幸,怎知她醒了之后一连七天一声不哼,他们都要以为这次溺水让丫头变得更傻了,如今她终于开口,话还说得这么清楚有条理,叶氏怎么会不欣喜?

    她开心得不得了,把女儿搂在怀里,可还来不及说什么,就听见外头传来咆哮声,还伴随着猛烈的拍门声。

    “老大家的,妳还不去做晚饭,是打算等会儿让一大家子喝风吃土是吧!”

    苏沐暖皱了皱眉头,这声音她这几天听熟了,据说是祖父的续弦,她的爹爹是祖父的第一任妻子生的,而这一位祖母嫁来后生了二叔。

    这位祖母嗓门可大了,整天不是骂爹爹就是骂娘亲,这七天她在房里,祖母的声音总是从外头钻进来,吵得她头疼。

    颜氏用力推开门时,看见她们母女抱着一起哭就来气,“整天哭哭哭,家里都给妳们哭倒霉了,快出来做饭!”

    “好的,婆母,我马上就来。”

    颜氏见叶氏连忙推开苏沐暖站起身,这才勉强满意地转身离去。

    叶氏还想再跟女儿说些什么,可又怕不立刻出去,等等婆母又进来骂人。

    苏沐暖看出了她的为难,微笑着说:“娘,我没事,有什么事等吃过晚饭我们再说。”

    “好。”叶氏见苏沐暖又说出了一段有条理的话,高兴得眼泪又忍不住落下,“等会儿妳爹回来,我就跟他说妳病好了,他一定很开心。”

    “娘,妳可以跟爹说,但这件事就我们家里的人知道,我说的我们家,指的是咱们大房,妳懂吗?”

    “我懂,可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要找个机会把那个老巫婆吓死。”

    叶氏先是愣了愣,而后终于把“巫婆”这个陌生的词搞明白,不知该气还是该笑,拿食指轻轻戳了苏沐暖的额头几下,“没大没小的。”然后,她想起了什么,对着苏沐暖说:“丫头,回头别在妳爹面前这么喊奶奶,妳爹他孝顺,虽然妳奶奶她……”

    叶氏说不下去了,女儿现在看起来是不傻了,但她能明白续弦的意思吗?万一她不明事理,喊出一句“奶奶又不是亲生的”,那她可有苦头吃了,所以便说不下去了。

    苏沐暖当然明白其中关窍,当即装乖讨好起来,“我知道了,娘快去吧,等等又挨祖母的骂可不好。”

    把叶氏送出去后,苏沐暖这才起床好好打理自己,幸好她大学时玩过-COSPLAY,穿古装她不是不会,发型倒是能梳几个,所以不像记忆里的苏丫,总要等着叶氏来为她打理。

    这七天她顺了顺苏丫的记忆,结合赖在床上这些天听到的,已经把苏家这一大家子摸了个仔细。

    苏家人丁不算多,苏丫的祖父人称苏老头,当年原配死都还没一年苏老头就续弦娶了颜氏,说什么家里的活儿总得有人做,就为了掩饰老婆才刚死他就跟其他女人勾勾搭搭的事实。

    苏丫的父亲苏大娶了妻子叶氏,先生了儿子苏恺,又生了女儿苏丫。苏丫今年才要及笄,所以还没取大名,不过乡下人家没那么讲究,小名被叫了一辈子的女子也不是没有。

    颜氏生的儿子苏二娶了妻子周氏,颜氏宠儿子,对苏大的婚事毫不上心,对苏二的婚事可是关心得很,不管邻里闲言,让苏二早在哥哥之前娶妻,所以周氏生的大儿子苏嘉比苏恺的年纪要大,而后生的大女儿苏和也比苏丫年纪大,最后再生了二儿子苏万。

    苏家的家境并不是真穷到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家中有几块良田,收成缴了税后能够养活一家子,虽无富余,但吃饱肯定行。奈何掌家的颜氏气量小又偏心,对苏大是尽其所能的克扣,克扣下来的部分全给自己的儿子过好日子,这才有了苏丫记忆里那饿肚子的事。

    本来苏老头这个一家之主若公正些,苏大一家的日子也不至于这么难过,然而苏大很老实,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而苏二油嘴滑舌又会讨好,再加上颜氏的枕头风,苏老头对苏大也就不甚在意。

    苏大、苏二没成亲前,颜氏还会做点家务,后来苏二娶了周氏后,婆媳两个还互相分担,可自叶氏进门后,颜氏及周氏就再也没下过厨、做过家里的活儿了,全都交给了叶氏。

    苏沐暖叹了口气,她这对爹娘还真的是苏家的受气包兼长工,种家里的田被克扣不说,赚外快还得上缴六成到公中,难怪苏丫老是饿肚子,这可是正在长身体的孩子啊!

    苏沐暖知道自己是回不去了,可难道她真要在这个家里一穷二白的活下去?

    想到这里,苏沐暖打开了苏丫的五斗柜,开始挑一些还能看的衣服。

    在乡下地方没出息,若是这里待不下去,她就要想办法离开这里,进城找个工作。

    苏沐暖才整理到一半,就见两个人急匆匆的冲进房间,一看见她便开心地上前搂住她。

    那是她的爹及大哥,苏大及苏恺。

    苏沐暖实在不能适应,古代人不是男女授受不亲吗?就算是父女兄妹好了,也不兴一见面就抱上来的这种招呼方式吧?

    “丫头啊!妳娘说妳病好了,是真的吗?”

    “嗯,我不傻了。”

    “爹,丫头这真是因祸得福啊!”

    咦?这个哥哥还会说成语,应该不是完全不识字,看来爹娘人穷志不穷,苏丫是傻的不能习字,但至少苏恺是读过书的。

    不过……苏沐暖双眼滴溜溜地看了房中一圈,以她家的家境,苏恺大概也就识得些必要的字就难以再继续学了,古代的笔墨纸砚是很贵的。

    两父子感叹了一番后终于放开她,接着,苏大由怀中拿出了两个肉包子,塞进苏沐暖的手中,“妳先垫垫肚子,这样晚饭就不用吃太多了。”

    苏沐暖傻傻的看着包子,想到苏丫上了饭桌总是被颜氏嫌弃,说她坐在饭桌上,傻得连口水也盛不住的样子看了就倒胃口,凶狠地把她赶下桌,所以苏丫常常饿着肚子。

    苏沐暖摸了摸包子,还是热的,想必是苏大藏在怀里带回来的,不知道为什么,她鼻子有些酸。

    接着,苏恺又由怀中拿出了小玩具,是一个木刻的小人,四肢能够转动,虽然是很简单的机关构造,但在古代也算是一门技艺了。

    苏沐暖拨了拨小人的手脚,小人便手舞足蹈起来,“这好新奇,大哥怎么会做?”

    “妳忘了,教我识字的老爷爷年轻的时候是工匠,是他教我的啊。”

    “是啊,妳大哥不只会做些小东西,实用的用具也会做,妳的五斗柜就是他去捡废材回来做的,妳忘了?”

    不是她忘了,是这种事苏丫根本不懂,“我以前是傻的嘛,怎么会知道这种事。”

    “现在不傻了,以后有什么问题就问我们。”

    “好。”

    苏沐暖一手拿着包子,一手拿着小人,不只鼻头酸,连眼睛都发酸了。

    “其实病没好也没关系,妳能回到爹身边就够了,爹和妳柳叔把妳给抬回来时,看着妳苍白的脸,心都要碎了,我的宝贝女儿怎么就折在溪水里了,明明妳那么怕水的啊!”

    听他说完,苏恺也抹了把泪,“我看见妳时,觉得自己好像也沉在水里,没法呼吸。”

    当初知道妹妹是傻子的时候,他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责任,不是负担,是一种疼惜,因为他知道只有爹娘及他会疼妹妹,未来可能没有婆家要她,所以他得加倍的疼爱妹妹。

    来到这里,苏沐暖不是没有怕过,毕竟是完全陌生的环境,但看见他们这么疼爱自己,那种孤单感倏地消失了,因为她在这个世界不是孤独的,她有家人,而且还是十分疼爱她的家人。

    苏大这时看见了她拿出的衣裳,不解地问:“丫头啊,妳收拾衣服做什么?”

    苏沐暖怎么说得出口她是要为离家做准备?而且现在……她低头看了包子及小人一眼,才道:“没什么,我在整理一些衣裳,我现在好了,能给自己梳洗,不能再麻烦娘亲了。”

    听见女儿又说了一句懂事理的话,苏大开心得红了眼眶。

    “好了,爹,咱们先出去吧,一会儿祖母觉得咱们进来太久很奇怪,会闯进来的,那丫头可就吃不到包子了。”

    “好好好,我们先出去。丫头啊,妳先把包子吃了,乖!”苏大说完就带着苏恺离开。

    苏沐暖又想哭了,原来她离家这么远,还是能有亲情的……

    倘若她能去外头挣钱……珠玉在前,穿越小说那一套拿出来用不就好了,她在现代都能三十不到就成了农场与民宿的主人,拥有超前一千年的知识,还不能在古代发家致富吗?

    她不走了,她要留下来,她要在古代成为大地主、大富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灶上生金最新章节 | 灶上生金全文阅读 | 灶上生金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