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妻子别乱跑 > 第二章

妻子别乱跑 第二章

作者 : 月岚
    两个人跟着路放天横过几处田地,正犹豫着是不是该教他往别处寻去,可路放天却倏地止住了脚步,在一处颓圮的墙边停下来。

    “丫头,叫什么名字?”清朗音调响起,教罗川与柳耀不由得跟着望去。

    一个灰头土脸,连是男是女都快要分不清的小乞儿,正坐在墙边。

    纠结的发丝交叠地落在细肩上,破衣穿着几层,却看不出哪边有补过、哪边没补过。

    唯一能引起旁人注意的,或许是那双有些营养不足的小脚丫,即使没鞋穿、打着赤脚,但那骨架子倒是纤长,拉拔长大了或许真会是个漂亮模样。

    但是……堂堂兰州知县的独子,令兰州多少姑娘家芳心暗许的路放天——

    居然想调教一个小乞儿当未来的妻子?

    老天爷哪——

    莫说旁人不许,就算是路知县怕也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吧?

    罗川蹙了蹙眉,他知道路放天难劝,但或许再商量一回,可以劝得他挽回心意也说不定……

    “小三。”小乞儿应得比罗川欲出口的话还快。

    抬头瞟了眼前三名衣着华贵的男子一眼,小三干着声音应道。

    “叫小三……这名字不好,得改改才成。”路放天喃喃自语。

    “什么好不好?”小三懒洋洋地抬眼,瞧着这个出声问她的男子。

    太阳毒辣,晒得她昏沉沉,早没了力气去关心旁边的事物。

    背光让她见不清男子的长相,不过愿意这么近挨着她说话的人,她还真是头一遭遇上。

    以往那些路经此地出城入城的人们,总是随手往她身边扔几枚铜钱便走了,倒鲜少走近她。

    毕竟她是个乞丐嘛,浑身臭臭脏脏的,不太会有人肯靠近她的。

    所以……这男人还真是个怪人,居然还问她名字。

    “丫头,你爹娘呢?”不知她心里思量,路放天又往下询问。

    “天灾死了,所以我才当乞丐。”她答得理所当然。

    没得依亲,小蚌头又找不到工作,除了当乞丐她还真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不过,这男人还真罗唆,问她这许多事干啥用啊?

    “真省了事,不用找长辈提亲。”路放天点点头,没回应小三的疑惑,只是迳自思索。

    当然他没什么幸灾乐祸的想法,只是见多了想教女儿巴上官家讨便宜的父母嘴脸后,他可不想再多替自己找麻烦。

    但是,他的考虑自然是两个好友无法理解的。

    一人一手拉半边,罗川与柳耀很有默契地把路放天从小乞丐面前拉开,悄声问道:“放天,你不是认真的吧?”

    在旁听着路放天的自言自语,连他们都快耐不住了。

    一个没爹没娘的小乞儿,路放天当真要挑她当妻子养大?

    “你俩觉得有哪里不妥吗?”路放天看着友人一脸的不谅解,仅是淡声反驳:“她没爹没娘,带回府也用不着对谁交代,连安家费跟聘礼、迎娶送嫁都省了。”

    “那也用不着挑个乞丐吧?你要没爹没娘的孩子,县里的公家私塾就收留了不少,再怎么样都不必挑上这乞儿呀!”罗川苦口婆心地劝道。

    “放天,那净兰寺里的师傅也养了不少在天灾里失去爹娘的小孩,个个教得乖巧听话,你怎么好的不挑净给自己找麻烦?”柳耀瞟了小三一眼,心里不是很能理解。

    要从头教起,可不是件简单的事。

    说什么养媳妇呢!这乞儿带回去,跟养孩子没两样啊!

    “找个教好的才麻烦。”路放天不以为然地摇头。

    “怎么说?”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这小三现在是乞丐,我带她回家,自然是锦衣玉食,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等她在我家过惯了好日子,就不会想回头当乞丐了。”他那跑去跟了山贼的妻子,原是富商之女,在他看来,她是不知民间疾苦才会这么选择的。

    所以还是尝尽苦日子的乞丐好,这样她才会听话、珍惜他给的好生活,不会跑掉。

    至于那些给好心师傅们教乖的孩子,早已经惯了私塾或寺里的生活,虽不至舒适享受,却也是日日饱餐的过着平凡安稳的日子,倒不一定受得住爱里的规矩或合乎他的要求。

    而且孩子们长时间一群人相处在一块儿,难保不会互生情愫,就算他看上眼,说不定对方还不肯跟了他。

    所以算来算去,这小三可说是最合适的人选。

    年岁嘛……看起来不过十来岁,教规矩听得懂,又稍稍理解一点人情世故,而且学东西正快,所以再好不过了。

    至于长相的问题,虽然她一副脏兮兮的模样,但是仔细看却能瞧得出,她一张小脸其实五官端正,还有些标致,带回府好生洗净再打扮一番,肯定是个小美人。

    只要照他的计划好好教她、养她,日后肯定会是个美人妻子。

    路放天拍拍两个友人,知道他们是关心,但他的决定向来无人能够动摇。

    “这……放天……”罗川摇摇头,开始怀疑所谓的天才与傻子,是不是真只有一线之隔?

    这路放天,脑子聪明绝顶,处事也快速,但是此刻却似乎是快过了头,以至于越过了分界线,从天才这一端,跑到傻子群里去了。

    “喂,放天,别说我没义气、不提醒你,这天灾下的孩子,多数都给亲戚领了去,或是进了私塾跟寺庙里,可她还沦落在此,该不是出身有问题吧?万一她有着贼子爹娘,只是因为偷抢途中给人打死了,才让她当了乞丐,那可怎么得了?”柳耀拉过路放天劝说着。

    就算路放天劝动路知县,养下这女娃儿,但是由罪人之后来当独子的妻,谅那知县再开明也不会同意的。

    “你还真能胡想,回头我介绍你去私塾给孩子们讲故事吧。”路放天轻笑一声,脚步又踱回小三身边,“这事,问本人不是比较清楚?”

    低下头,弯了腰,路放天也没管一身袍子前端沾上了泥沙,半跪着蹲在小三面前,轻声问道:“小三,你爹娘以前做什么营生的?”

    “种田的。”小三总算能瞧清这男子的长相了

    瞧他一个大男人半跪在她面前,视线还平着她的眼睛瞧,让她感觉真是新鲜。

    过去可从没人这么看她,多数人瞧她这乞丐,都是由上往下看。

    而这个公子……看他一身漂亮衣服,八成是城里来的。

    鼻挺唇薄,星眸带月,剑眉直挺,发丝梳理得整整齐齐,削肩而过。

    她没见过多少年轻男人,但这个公子,倒真是她见过生得最好看的一个。

    甚至,就连问她话,他都客客气气的。

    “前些时候大旱,土地里什么也长不出来,爹娘净把吃食留给我,自己却饿到后来病了、死了,剩我一个人,跟着逃难的人到兰州来,就在这里讨吃的了。”来到这儿后,因为时常有人进进出出那城里,沿途见了乞丐总会丢点钱呀粮的,所以她也就留下了。

    瞧瞧这生得好看的公子爷,虽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许多话,但是他身上飘来的一股淡淡香气,倒是好闻着。

    大概是富贵人家身上都洗得干净,所以才有这香味吧。

    “原来你是云兰交界那一带的人。”路放天听着小三的回答,又回头往两个友人瞧了眼。

    见路放天往自己得意地挑了下眉,仿佛是在反驳自己刚才的猜测,柳耀只能摇头。

    唉!路大老爷,我柳耀可是仁至义尽,没带坏你家宝贝儿子还规劝过他啊!将来你们父子吵架可别怪我没尽朋友道义。

    罗川默不吭声,只是苦笑。

    看来路放天是要定小三了。

    真不知道日后路府里会掀起什么样的风波来?

    路放天见好友不再多话,于是满意地回头,想继续探探小三几个问题,只是一回首,却正好撞上小三笔直投射过来的日光。

    “这位爷,您如果没打算赏我点钱吃饭,我可要去别的地方找吃的了。”香味好闻,不能当饭吃,小三瞧瞧这三个人一直在窃窃私语,也不晓得在干什么,只得摇摇头,放弃从他们身上捞顿饱餐的念头。

    原本她还以为,回他几个问题,或许他会赏点银子,可等了半天,他态度虽然依旧客气,却没半点掏银子的打算。

    再饿下去,都要死人了,还不如早点另觅他处作打算。

    “你等等。”路放天下了决定,止住小三想起身的动作,清朗的嗓音透出了回应:“小三,我跟你打个商量,如何?”

    “什么商量?”小三有气无力地瞄了路放天一眼。

    “如果你好好听我话,跟着我过日子,我就保你不必再当乞丐,天天吃得饱,夜夜有暖床睡,如何?”路放天简单扼要地陈述着自己的条件,末了,他吐出淡淡一声,自信的声音像荒漠里的苍鹰掠过天际,在小三的耳边响起——

    “我只问你这么一次,你可要好好考虑,小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妻子别乱跑最新章节 | 妻子别乱跑全文阅读 | 妻子别乱跑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