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芙蓉娘子的王爷夫 > 第五章

芙蓉娘子的王爷夫 第五章

作者 : 茱倩
    几年前,柳飘飘一看到严玄冥和厉圣杰这两个大帅哥,马上发挥她花痴的本性,死缠着他们,不论他们多么不想理会她,她也毫不在意。

    当她知道严玄冥已经成亲,马上把注意力转移到厉圣杰的身上,让他恨不得躲得远远的。

    “大师兄,芙蓉师妹,根据我私下探查到的消息,觉得很纳闷。”

    “有问题?”

    “也不算什么问题,只是委托人是玄金国拥有最高权力的摄政王,听说近几年玄金国皇帝无心掌管国事,大多由摄政王处理,他几乎取代了皇帝的位置。”

    “怎么可能?他既然拥有那么庞大的势力,为何还要我们护送东西给他?”南宫芙蓉百思不解。

    “听说摄政王十分年轻,比大师兄小一、两岁,却将玄金国治理得很好,百姓都很拥戴他。”

    “这样的他,还有什么东西需要我们替他送去?”这下子连严玄冥都感到好奇了。

    “这也是我觉得疑惑的地方,所以我继续派人秘密的探查,并派了我底下十个顶尖高手,到玄金国的皇室与民间好好的探查一番,非要把玄金国所有的事都查个清楚。”厉圣杰说。

    “二师兄,除了知道摄政王指定我们护镖外,你还查到他什么?”

    “我只知道他这次的委托十分神秘低调,不论朝野,几乎没人知道,他底下有不少能人异士,就不知道他为何非要透过柳学之,要我们南宫家替他护镖?”

    “这次我们是要亲自把东西交给他?”

    “应该是这样没错,不过这是我偷偷调查所得出来的推论,师父给我的官方标准答案是亲自送给一个叫何强的成功商人,而这人的来历背景却是摄政王身边的亲信。”

    “我们和这个人无怨无仇,不曾有过交集,应该没什么危险吧?”她最在意的就是这个。

    “应该是,不然也不会让柳飘飘跟着我们一起去了。”

    “摄政王为人如何?”

    “听说他喜怒无常,做任何事,但凭自己高兴,旁人很难拿捏他的心情和意思,想要巴结他可是比登天还难,还听说他偏好男色,身边老是有各色美男伺候、陪伴他呢!”

    “哇!二师兄,那你要小心一点了。”南宫芙蓉突然大叫。

    厉圣杰吓了一跳,没好气的说:“我要小心什么啊?没事别乱叫,想吓死人啊!”

    “不会吧?二师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我随便一喊,也能吓到你?再说,我是担心你到那里,遇到摄政王后,他看到你绝色的容颜,你的名节会不保。”

    “不保你个头啦!到底要我说几次,你才会懂?我的长相叫英俊非凡,你不认识这四个字啊?你呀,少不伦不类,乱打比喻了,简直和若水那粗鲁丫头没两样。”厉圣杰不悦的说。

    “呵呵呵……二师兄,你别忘了,我们可是双胞胎姊妹耶!包何况我和若水常会交换角色,互扮对方,你和相公最清楚我们的秘密了。”

    “拜托!你还敢说什么秘密?你说,到底是谁小时候老爱逼着我和你们演苦情三姊妹?我是招谁惹谁啦?”厉圣杰愈说愈哀怨。

    从小饱受这对姊妹花的茶毒,他也是很委屈的,好不好?若非他是个孤儿,一定要问问他那无缘的娘亲,干嘛把他的脸孔生得如此漂亮?

    她们这对姊妹花从小就把他当成和她们一样的性别,任凭他说破嘴,她们还是很坚持他是她们的姊姊,说他长得那么漂亮,皮肤又那么细嫩,一定是个女生,简直气死他了。

    为了雪耻,长大后,他拼命的练武功、晒太阳,就是不想再让人家说他漂亮,果然,不管到哪里,人家都称赞他英俊非凡,让他十分得意,谁知这对不良的姊妹花偶尔想到,还是硬要说他漂亮,简直是过分!

    南宫芙蓉调皮的扮了个鬼脸,嘻笑出声,同时想到小时候和若水硬是认定他是女生的事。

    厉圣杰狠狠的瞪她一眼。

    她假装咳嗽,转头看着严玄冥,嗲声嗲气的说:“相公,根据二师兄刚才的说法,我觉得我应该和你一起去,把二师兄留下来。”

    “芙蓉师妹,你最好闭上嘴巴。”厉圣杰在一旁跳脚,出声警告她。想也知道,她接下来的话不会太好听。

    “二师兄,我可是为你好耶!虽然你的身手不凡,但毕竟是到别人的地盘上,尤其那摄政王权势大如天,你又不是有皇帝当靠山,假如他真的看上你,大师兄就算想要英雄救美,也很难办得到。”

    “什么英雄救美?你死定了。”厉圣杰冲向南宫芙蓉,打算找她算帐。

    她边尖叫,边沿着桌子跑。

    严玄冥伸长手臂,将她揽到自己的大腿上安坐,然后制止厉圣杰的举动。

    “好了,别再闹了,阿杰,你坐下。”

    厉圣杰尽避心不甘情不愿,还是在桌旁坐下。

    严玄冥目光严厉的瞪着南宫芙蓉,“别再和阿杰开玩笑了,这是他最在意的事,你还故意闹他。”

    他嘴巴说着责备的话,眼里却闪过笑意,她轻易的捕捉到了,笑着吐了吐舌头,“二师兄,对不起。”

    万圣杰露出无奈的苦笑,“算我倒霉,才会认识你们这对没良心的夫妻,我的心受伤了,不理你们了,还是吃美食来疗伤止痛。”

    哼,真过分!这对夫妻一个鼻孔出气,还在他面前恩恩爱爱,欺负他没女人爱吗?他只是比较洁身自爱,不想和姑娘们乱来罢了。

    呜……他真可怜,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兀自喝着闷酒,吃着菜肴。

    南宫芙蓉主动替他将空了的酒杯倒满酒,笑嘻嘻的说:“二师兄,你别生闷气,我帮你倒酒,表达我对你的不敬和歉意,这样行了吧?”

    她求和的举动让厉圣杰咧开嘴笑了,“这还差不多,好,我这人的优点虽然多到数不清,但是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气度宽宏,原谅你就是了,以后可别再拿这件事和我开玩笑。”

    “是,二师兄。”她对他的自吹自擂感到好笑,却故作正经,免得他又要生气了。啧,还真像个小孩子。

    “阿杰,你还没说,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到玄金国?”

    “三天后。”

    “什么?这么快?我们才成亲不久耶!”南宫芙蓉眷恋的看着严玄冥的脸庞。

    “芙蓉,我相信这件事对爹来说很重要,所以我一定要去,你在家里等我,我一办完事,就尽快回来。”严玄冥也觉得不舍,但是该办的事还是要办。

    “可是……人家会想你嘛!”若是以前,她一定不敢说出这句话,但最近和他如此的亲密与形影不离,所以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少恶心了,我还在吃东西耶!”厉圣杰嘴里的食物差点吐出来,大声抗议。

    严玄冥转头,瞪他一眼。

    厉圣杰无趣的叹口气,继续吃东西。

    “我也很想你,芙蓉,现在都还没出发,我就开始想你了。”向来不善言语又冷情的严玄冥,难得的说出温柔的话语。

    “噗……”厉圣杰终于忍不住,嘴里的食物喷了出来。

    “二师兄,你干嘛?很脏耶!要不是相公抱着我躲得快,不就被你喷得满身都是?”

    二师兄真的很不识趣,好不容易,严玄冥这个一向冷情又沉默寡言的男人,总算在她刻意的调教下,能对她有如此的回应,让她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他竟然来搞破坏。

    “谁教你们这对夫妻那么恶心!罢才我吃东西时,听到你说的话,差点吐了出来,更惊人的是,连大师兄都能说出这种话,我才会忍不住……哇!做什么?大师兄,你为什么打我?”厉圣杰没想到大师兄竟然动手开扁,吓得在厨房里四处窜逃。

    南宫芙蓉很没有同情心,哈哈大笑。

    看来二师兄真的惹恼了相公,他一向不会陪他们一起疯,总是默默的站在一旁,这次破例亲自出手,陪着二师兄闹,让她感到好甜蜜。

    因为她知道,她的亲亲相公和她成亲之后,逐渐改变了偏冷的性子,她希望他能一点一滴慢慢的改变,在她的爱里,成为一个最快乐的男人。

    分离的日子终于来临,这次护镖的行动,除了严玄冥和厉圣杰,还有几个经验丰富的同门师兄弟,一行不过七、八人,却有一大群人出来送行。

    南宫芙蓉站在南宫英和林若兰身边,满脸不舍,眼眶泛红。

    严玄冥看出她伪装的坚强,十分心疼。

    “芙蓉,别担心,事情办完后,我会尽快回来。”

    “嗯。”不管有多少人看着他们,她毫不避讳的抱着他高大的身躯。

    他没有推开她,也很珍惜与她相处的时间。

    该死!以前他从没因为跟她分离而难过,果真和她同睡一床之后,分离竟然变得格外难受。

    他恨不得带着她一起走,但此行是有任务的,再加上委托人的神秘难测,他实在不放心让她和他们走那么远的路去涉险。

    “喂,你们够了没?尤其是你,南宫芙蓉,当着众人的面,这样巴着严玄冥不放,到底知不知羞啊?”柳飘飘走了过来,不屑的说。南宫芙蓉抢走了她喜欢的严玄冥,她都还没找她算帐,现在竟敢在她面前这样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这句话送给你!你一路上跟着他们走,最好别碰我家相公一根寒毛,要不然我就叫我家相公给你好看,你这花痴女!”南宫芙蓉不甘示弱的反呛,对她能和严玄冥他们一起走,感到十分不平衡,她也曾透露想跟去的心情,无奈爹娘不赞成,说她和若水不一样,怕她出去了会不适应,尤其家里也要她多担待,所以只能无奈的来送行。

    跟在柳飘飘身边伺候她的人有十几个,简直比他们护镖的人还要多、排场还要大,她当自己是去旅行的吗?

    “你……南宫芙蓉,你这没家教的女人,和南宫若水果然是亲姊妹,说话都那么没礼貌,我非要你爹娘给我一个交代不可。”柳飘飘气得跑到南宫英夫妇面前告状。

    南宫英假装没看到她,走到严玄冥的面前。

    林若兰则是应付的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头,走到相公的身边。若非为了维持形象,她早就给柳飘飘一巴掌了,怎么也想不到柳飘飘居然敢当着她的面说她的两个宝贝女儿没家教!

    如此彻底的被忽略,柳飘飘差点气炸。

    “芙蓉,时间不早了,别再黏着玄冥,他们该出发了。”林若兰嗓音轻柔的说。

    南宫芙蓉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严玄冥,往后退一步,“相公,你要保重身,要是回来的时候变瘦了,我可是会生气的。”

    “我知道,你也要保重身体。爹,娘,我们走了,芙蓉就麻烦你们照顾。”

    “放心去吧!玄冥,芙蓉丫头就交给我们照顾,你们师兄弟这次一定要多多关照对方。还有,圣杰,到了玄金国,你的嘴巴要闭紧些,别乱说话,免得惹祸上身。”

    “师父,我知道,我会学大师兄,做个阴阳怪气的……啊!吧嘛打我的头?大师兄,会痛耶!”厉圣杰摀住自己的头,哀怨的瞪着严玄冥。

    严玄冥冷冷的看着他,“别不正经,你若用这种态度到玄金国,我怕自己也救不了你。你忘了师父说的话了吗?那里的人最讨厌像你这样的痞子、无赖,别给我惹麻烦。”

    他也感觉到师父似乎有所隐瞒,但该告诉他们的注意事项没少过,他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再看向强忍着泪水的南宫芙蓉,心生怜惜的走向她。

    “芙蓉,别难过,看你这样,我会很心疼。”

    众人张大嘴巴,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不敢相信他竟会说出这么深情的恶心话。

    厉圣杰早已习惯了,不像大家那样露出大惊小敝的表情。

    沉浸在离别情绪中的两人,根本不理会他人的眼光。

    “相公,这是我去寺庙里替你求的平安符,我帮你戴上,一定能保你平平安安的回来。”南宫芙蓉把平安符戴在他的脖子上后,又拿出一块质地上等的玉佩。“这是我特地买回来的,上面刻着鸳鸯,刚好一对,你一个,我也有一个,我等着你回来,让它们再度双双对对。”

    “嗯。”严玄冥紧握着她送给他的玉佩,然后抱了她一下,和南宫英夫妇告别,随即上路。

    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南宫芙蓉终于落泪,哭得十分伤心。

    林若兰低声劝慰,拥着她的肩膀走进家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芙蓉娘子的王爷夫最新章节 | 芙蓉娘子的王爷夫全文阅读 | 芙蓉娘子的王爷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