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幸得君怜 > 第二章

幸得君怜 第二章

作者 : 阿潼
    【第二章】

    他趁着天光未明之时,领着两名侍从离开了刘静明住的院落,从刘家后方悄声离去。

    一行人在清晨时分骑着马,快速的跑在毫无人迹的街道上,不一会儿工夫,他们来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宅前。

    早早就听到马蹄声的侍卫,已经将厚重的大门敞开,等待主人回来。

    并未稍缓速度,他们像风一般策马穿过大门,直接骑往宽广的主道,直到大厅前的阶梯下才停马。

    他利落的下了马,将手中的马鞭交给站在阶梯下等着的仆役,朝跟着他同时下马的贴身侍从道,“你们回房去吧!休息一会儿再跟我进宫去。”

    “是。”两名侍从有力的响应,等他跨进门后,才转身各自回房去。

    他一跨进门,就看到吴总管交握着手,低着头对他行礼。

    “小王爷,您回来了!”虽然现在是大清早,天都还没亮,不过尽责的吴总管依着几乎每天相同的时间,领着几名婢女,等待着小主子回府,好照料他的需要。

    原来跟刘静明缠绵一夜的男人,是允庆王府的小王爷,应嵘。

    “嗯。打热水到我房里,我要沐浴。”他边走边交代。

    天亮后还得到宫里去一趟,所以他得把握时间休息一会儿,养养精神。

    “是,老奴这就叫人准备。”吴总管低着头,等应嵘走回房后,就叫身后的小厮将烧好的热水提进去。

    近年来,只要应嵘在夜里出门,吴总管就会在这个时辰要火房烧好热水等着,因为他每回都是在同一个时间返回王府。

    应嵘进了房,里头两个专责伺候他的婢女迎上前来,福身行礼。

    “爷,您回来了!”生得花容月貌的两女,娇生生的问候。

    能在房里伺候主子,都是先经过挑选的——模样要好,身段要好,身子也要清白。

    在房里伺候的,除了生活常规外,如果主子心血来潮,也得陪主子侍寝,所以当然要特意挑选。

    如果主子喜欢,正式收了房,那也不至于辱了身分。

    应嵘向后房走去,其中一个唤做红茜的丰满婢女,跟上前将应嵘身上穿的锦袍褪下,将他身上的衣物除下。

    与他贴近的动作,让红茜清楚的闻到他身上沾染着残留的腥甜气味,让她明白主子又出去风流快活去了。

    真不知道这些日子来,是哪家的姑娘迷了他的心,让他几乎每夜都出去?

    经过人事的红茜,闻到动情后散发出的气味,不自觉的红了脸儿,身子也微微发烫。

    刚巧应嵘低下头,看到了红茜脸红的样子。“脸红什么?”

    这两个丫头本来就是给他的侍寝丫头,他无聊的时候,就拿她们打发时间,三个人什么花招没玩过?

    因为两个丫头知分寸,从没有因为与主子在一起后,做出任何失了本分的事,所以应嵘就继续留着她们在房里伺候。

    听了他明显调戏的话语,红茜眼儿一挑,满含春意的看着他。

    “爷儿……好久没碰过奴婢了……

    虽然累,不过他还是强撑着精神,坐着官轿进宫去了。

    跟在轿旁的两个侍从,莫言和莫语两兄弟,一直听到轿子里传出打呵欠的声音,两人不禁对看了一眼。

    莫语悄悄的跟哥哥莫言道,“爷不是回房休息了会儿吗?怎么好象还是很累似的?”

    依爷的体力,及自小习武练出来的强壮体魄,照理说就算一两天不睡,也应该不会露出如此疲态才对。

    更何况他还回府休息了两个时辰左右,精神早该恢复了。

    看了弟弟一眼,莫言凉凉的回了句,“你忘了,爷房里还有两个骚丫头呢。”

    莫言的个性与莫语不同,他平常不爱开口说话,不过只要他开口,通常说出来的都是呕人的酸话。

    而莫语则完全违背他名字的含意,既啰唆又聒噪,一样是开口就让人心烦。

    不过对应嵘来说,他们倒是提供了他不少乐趣。

    “是呀,我倒忘了这回事了。”莫语被哥哥一提醒才想起来,爷房里还有两个侍寝丫头。

    随着轿子走没两步,莫语又开口了,“说起来咱们爷真是艳福不浅,房里有两个美丫头服侍,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其实莫语也不是真的多羡慕,只是闲着无聊,嘴上胡乱聊着。

    他看了哥哥一眼,没有得到响应,继续胡扯。

    反正那些女人在爷的眼里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只是他风流快活的对象罢了。

    “就说那别奉府的俏寡妇吧!死了丈夫没多久,就上了咱们爷儿的床……那股子骚劲,房里的丫头们哪比得上呀!”

    一路上他就这么胡乱说嘴,也不怕轿里的应嵘听见。

    直到快进宫门,莫语忽然将话头转到了刘静明身上。

    “不过这刘小姐似乎有些不同,从没看过爷对哪个女人维持如此久的热情……瞧爷几乎每晚都摸上刘家去,我看这刘小姐绝对有过人之处——”

    莫言听到弟弟将话题转向了刘静明,急忙想阻止,却还是迟了一步。

    “放肆的奴才,给我掌嘴!”

    轿子里传出应嵘森冷的话语——他越是生气,口气反而越显平静。

    听到他的话,莫语浑身一颤,立时僵在原地。

    应嵘听到莫语轻浮的提起刘静明,心中忽然涌起强烈的忿怒。

    他不允许有人用轻薄、调笑的语意来羞辱刘静明!

    抬轿的侍从一听到应嵘动气,立时停下脚步。

    莫语惊惶的听命用力自行掌嘴,不敢稍有迟疑,更不敢保留力气,连连掌了二十几下,将脸打得红肿发胀,连嘴角都流出血来。

    掌掴的声响让众人胆战心惊。

    他们不曾见过小王爷对府里的下人如此严厉,更何况现在被惩的是他一向宠信的贴身侍从。

    就连莫言都不敢开口为弟弟求情,只求掌嘴就能让主子消气,否则莫语怕会惹来杀身之祸。

    终于,轿里的应嵘开口了。

    “可以了。你即刻起到义训门去报到,两个月后才准回府。起轿!”

    这对莫语来说是最重大的惩罚——被主子赶回义训门是多大的耻辱呀!他的荣誉心受到莫大的挫折。

    “爷……”莫语嘴肿得连话都说不清。他没想到爷竟然气到要将他赶回义训门去!他心急不已,连忙想开口求情。

    身后的莫言忙伸手拉住他,低声警告,“闭嘴!现在什么都别多说,给我滚去义训门好好反省反省,看自己说错了什么!”

    这回的确是莫语失了分寸,还好爷对莫语还算留情,没下令将他去职,只是将他遣回当初受训的义训门去重新训练。

    之后,莫言转身追上已进宫门的轿子,不再回头看向被留下的弟弟。

    留在原地的莫语,在听了哥哥的话后,脑子才清明起来,明白自己犯的是什么错。

    他感激应嵘为他留下后路,恭敬的朝应嵘离去的方向行了跪礼,才起身往宫门的右侧走去,立时回义训门去报到,重新接受训练。

    看到应嵘远远的从偏廊走来,站在御书房前的总管太监林公公连忙迎上前几步,恭敬的行了跪礼。“小王爷万安。”

    其它在御书房外伺候的公公及宫女们也一一下跪请安。

    “都平身吧!”应嵘手一摆,要所有人起身。

    “谢小王爷。”林公公等人大声谢过,才从地上起身,站回原位。

    “小王爷,皇上等您好一会儿了。皇上交代了,您直接进去,不需要宣见。”林公公将皇上的意思,详细的告知应嵘。

    他很清楚眼前的允庆府小王爷是皇上最为看重的,所以从来不敢轻待。

    “嗯。”应嵘转身向房里走去。

    门边站着的两名太监将两扇精雕云纹的紫檀木门推开,等应嵘跨过门槛进了书房后,才动作轻巧、无声无息的将门再度开上。

    应嵘再往里经过一扇门,才看到端坐在华丽庄严主位上的皇上应昊。他走上前,正待行大礼,却被应昊阻止。

    “好了好了,这儿没外人,就别来这套了。坐下吧!”说话的同时,应昊已经绕过宽大的书桌,带头走向一旁的软炕。

    应昊坐下后,放松情绪,将身子倚靠着软炕上的锦垫,与堂弟说话。

    看着跟着落坐的小堂弟,应昊开口问道,“听说你刚才在宫门前大发脾气?”

    早在事情发生时,就有人回报给他知晓了。

    应昊可以说从来没见过应嵘发脾气,现在他可好奇了。

    到底莫语是怎么将他给惹火了?

    “下人们失了分寸,我稍稍教训了下。”应嵘轻描淡写的回了句。

    “是什么事惹你不顺心?”

    应昊问了,却没听到回答,看了看自顾喝茶的应嵘再度开口。

    “你现在不说,就表示你还护着他。不过,就算你不说,待会儿朕还是会知道的。”

    他知道应嵘是怕他会处置犯上的侍卫,所以不肯告诉他。

    “也没什么,大概是我太累了,精神不好,看什么都不顺眼,他刚好说了句不中听的话罢了。”应嵘用这个理由来搪塞。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发如此大的脾气,这和他平常的个性不符。

    应昊接受了这个理由,因为从应嵘进来时,他就察觉他不是很有精神……他好笑的摇摇头。

    “皇兄笑什么?”应嵘纳闷的问。

    “你有没有照过镜子?”他看着应嵘一脸疲乏的模样,跟他绕着圈子讲话。

    应嵘摸摸脸,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皇兄会管他照镜子没?

    “你一脸纵欲过度的憔悴模样……小心别玩过头了。”知道他一向风流的应昊劝告着。

    应嵘摸了摸鼻子,不敢反驳的笑了笑。因为堂兄完全猜中了,并没有误会他。

    “别一天到晚跟那些不正经的女人瞎混,婶婶叨念了好几次,她巴望着抱孙子呢。”

    终于,应昊讲到了今天的重点。他是被婶婶交托来说服堂弟,看他能不能点个头,娶回个小王妃,给允庆王府添几口人。

    “我心里是有中意的人儿,不过她还没点头。而且……”应嵘老实的跟应昊坦承。反正到时候还是得寻求他的帮助,不如趁此机会先知会一声。

    “是哪个王府的郡主?还是哪个大臣的干金?”

    想当然耳,这个女子一定长得极为美丽,否则怎么能抓住这个浪子堂弟的心,让他动了娶亲的念头?

    “这就是我的问题。她不是郡主也不是官宦子女,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落魄商人千金。”应嵘说完,又追加了句,“而且她的亲娘是妓馆的清倌出身。”

    听了他的话,应昊不知该如何反应,心里直叫糟。

    现在他倒宁愿应嵘继续游戏人间,放荡下去,也好过现在的状况。

    他心里清楚,既然应嵘将一切坦白对他说了出来,那他肯定打算将烂摊子交给他来收拾。

    应昊万分后悔,后悔答应了婶婶的要求,出面逼婚。

    “娶她做侧妃,朕再另外指个郡主给你?”他完全不抱希望的跟应嵘打商量。

    “问题就在于,我只想娶她一个人。”而且他许过她,会将她放在手心中疼宠,不让她受到半点委屈。

    “朕不信你现在只有她一个女人。你受得了只守着一个人?”他才不相信花心惯了的应嵘,能够守着一个女人过一辈子。

    “说出来不怕皇兄取笑,成亲前,我打算连我房里的丫头都遣出府去。”虽然他现在还有别的女人,甚至才从女人身上下来,不过婚后他将完全断绝与其它女人的关系,专心的守着刘静明。

    不过他也不了解自己,为什么会只要刘静明。

    自从认识她以后,他对其他女人就提不起太大的兴趣,就连方才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刘静明的身影。

    原以为不出一个月就会消退的热情,却持续了近一年之久。

    而且他发觉自己越来越无法离开她,对她的迷恋不但没有消退,反而更加炙热。

    闻言,应昊无法置信的摇了摇头。

    这也不能怪他,想这应嵘是朝中出了名的放荡不羁,像只采蜜的蜂儿般,流连在百花间,怎么可能会停留在一朵花上?

    这话要是讲出去,怕不笑掉人的大牙。

    不过应昊现在可笑不出来。依他对应嵘的了解,如果没把握的事,他是断然不会说出口的。

    “你干脆直接说,朕要如何帮你?”他投降了,他无法不管这个小堂弟。

    总不能由着他将允庆王府搞个天翻地覆,而自己置身事外吧?

    应嵘得意的笑了,“我就是在等皇兄这句话!”

    他早就将办法想好,只需要贵为皇上的堂兄配合就行了。

    在宫里得到后援的应嵘,心情甚好的出了宫去,回到王府后,已经近一天一夜没休息的他,进了房很快就睡着了。

    他在梦中回到了与刘静明初相遇的那时……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幸得君怜最新章节 | 幸得君怜全文阅读 | 幸得君怜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