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幸得君怜 > 第一章

幸得君怜 第一章

作者 : 阿潼
    【第一章】

    砰地一声,一扇雕着八仙吉祥图,非常老旧的门,被人粗鲁的推开,而后打到墙面,再反弹了回去。

    开门的人当场自食恶果,被弹回来的门扉给撞疼了手臂。

    “哎哟!”那人为了不将手上端着的茶盘打翻,只好硬生生的捱了一下。

    杯盘相撞的清亮声响伴随着来人重重的脚步声,向着窗台边的书桌走来,那人匡当一声,将手上的托盘用力的放到堆满书籍的桌上。

    而一直待在房里,坐在桌前看书的刘静明,从门被打开,到桌上放下了东西,她完全像听而未闻似的,神色自若,连半点反应都没,更别说抬头看一下了。

    因为每隔个三两天地就得听一次这种甩门声,她早已经习以为常,被训练得不会被吓到了。

    站在桌边的人,看到刘静明完全没有反应,等了一会儿,才忍不住出声唤,“小姐……”

    听到叫唤,专心看书的刘静明才将头从书上抬起,看了看站在桌旁嘟着嘴,一脸委屈生气表情的婢女铃铛。

    “什么事?”如铃铛所愿,刘静明暂时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

    “小姐,我快被气死了!”长相可爱的铃铛气呼呼的嚷着。

    “哦?”刘静明淡淡的应了声,算是给了响应。

    接着她完全不给面子,又低下头看书去了。

    “小姐,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生气?”

    铃铛眼看小姐又将头埋回书里,伸手扯了扯刘静明的衣袖,想再次让小姐理会她。

    刘静明仍低着头,没把眼睛从书上移开。“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那些芝麻蒜皮的小事。”

    刘静明不禁在心里叹气。

    她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当初把铃铛的名字给取坏了,让她真的像颗铃铛似的,整天叮叮当当的啰哩啰唆,没一刻安静。

    铃铛将沏好的茶水倒在青瓷杯里,嘴里念着,“只有小姐你觉得是小事。”

    刘静明没搭腔,心里想,本来就是小事嘛。

    “大夫人真是太坏心了,这么多年来存心要坏小姐的婚事,四处跟那些三姑六婆,说那些不实的话。”铃铛将杯子送到刘静明面前。

    刘静明是她爹刘镇在娶妻前,跟在花楼唱曲儿的清倌崔琇琇生的。

    而被收为妾室的崔琇琇生了刘静明后不久,刘镇正式娶了城西酒商的女儿谢宝珠为妻。

    谢宝珠在娘家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家里的父兄对她疼宠有加,养成她心高气傲的个性。

    嫁进刘家的谢宝珠,哪里容得下丈夫的心完全放在妾室身上,对自己却不冷不热的,心理不平衡的她只能对崔琇琇母女百般为难、千般嘲讽,借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可是碍于刘镇对崔琇琇母女的重视与疼惜,她倒也没真能对她们母女做出什么事来,只能在嘴上占占便宜而已。

    如此一来,她更加仇视崔琇琇母女,视其为眼中钉般刺目。

    在刘静明十二岁那年,刘镇想到湘江再开设另一家饭馆分号,也不知为什么,将崔琇琇一同带了去,没想到,他们竟然在湘江感染了疫病。

    最后再度返回刘家的,是两个骨灰坛,家人连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谢宝珠从嫁进门来,直到刘镇去世,守在他身边及心里的都是崔琇琇一人,而她从期待丈夫疼惜的少女,到成为新寡妇人,都不曾走进过自己丈夫的心中,这让她如何能不怨、不恨?

    无从排解的怨恨,她便借着刘镇及崔琇琇生前百般疼宠的刘静明来宣泄。

    她将年仅十二的刘静明赶出华美舒适的闺房,住到家里最偏僻的后园一处老旧的小院落,只让她带了一个婢女,生活用度也故意放纵下人们欺负失势的刘家大小姐,想让刘静明痛若。

    刘镇过世后,刘家顿失依靠——刘镇除了刘静明,就只与谢宝珠生了个女儿刘织云,并没有儿子继承家业,而偌大的家业又急需有人接管。

    于是精明的谢宝珠故意排除刘静明的继承机会,除了将自己兄长的次子谢振青带进刘家,将一切生意全交与自己的外甥掌管外,又担心刘静明嫁人后,夫婿会有机会插手刘家的产业,所以她恶意的让心腹丫头散布不利于刘静明的谣言,让她在婚姻市场中失去让人打探的机会。

    她自己也故意对那些有生意往来的商人夫人说尽刘静明的坏话,存心不让她能有个好归属,借以报复崔琇琇曾经独占刘镇的宠爱。

    而为谢宝珠所出的刘织云,受到娘亲的影响,对大她两岁的刘静明也是看不顺眼。因为她自从有记忆,就明显的感觉到,父亲只疼爱刘静明,对她却是冷淡不已。所以她从年纪尚小时,就仇视着同父异母的姊姊。

    年纪稍长后,她更加嫉妒刘静明的丽质天生,而她不论如何打扮,都无法抢过刘静明的美丽,让她对刘静明更是痛恨不己。

    跟着被刘家两个重要人物讨厌怨恨的主子,铃铛也跟着受到不少委屈,但她是个实心眼的孩子,仍然对刘静明忠心耿耿,心疼小姐受到的不平对待。

    刘静明伸手接过铃铛递来的杯子,将它捧在嘴连吹了吹凉,再小口的啜饮。

    “又不是头一回听到了……听了那么久,你怎么还没麻木,听一回气一回?我看你以后干脆改名叫气包好了。”

    嗯,虽然不是什么好茶,不过在秋凉的午后来一杯热茶,倒也算是一种享受。

    刘静明很容易满足,就算只是普通茶叶,也能让她喝得很高兴。

    “小姐,你不知道,我刚刚上街去帮你买纸——”铃铛正待将事情说与小姐听,就被打断了。

    “纸呢?”刘静明听到买纸,才发觉铃铛并没有把纸拿进来,马上截断铃铛的话,向她讨纸。

    被刘静明一问,铃铛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她为了听人家说闲话,竟然被气昏了头,空着手就回家来了。

    她马上装出可怜兮兮的模样,“小姐,我忘了买……”

    刘静明没好气的看着装可怜的铃铛,“一点儿都不经心!待会再出去一趟,要是再没买回来,小心我把你遣去二小姐房里伺候。”她存心吓唬铃铛。

    “小姐,我不要去伺候二小姐!我不要啦……”开玩笑,她如果真的去二小姐房里,肯定不出两天就会被整得凄凄惨惨、晶光闪闪。

    “那你就给我仔细点儿。”其实刘静明才舍不得把铃铛给人呢。虽然聒噪又迷糊,不过她就是这点可爱。

    “是。”铃铛赶紧应道,然后把话题再度拉回她认为最重要的事。“小姐,我刚才还没说完呢!”

    铃铛接着马上开讲,“那个时候我刚好经过卖珠花的摊子,听到二小姐的奶娘在跟别府的嬷嬷们说三道四……”她将在街上发生的事说给小姐听。

    “由得他们说去,反正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们也没辙。”刘静明应着,手上又翻了页书。

    “小姐,这回说得太过分了,她们竟然说你不安于室,还没出嫁就跟人乱来!”铃铛将听到的一口气说出来。

    以前她们充其量只是说小姐个性不好、目无尊长、长得平凡,现在却变本加厉,竟然抹黑小姐的名节!

    光是之前那些不实的传言,就已经吓退许多想求亲的人家,现在再加上最新的传言,看来小姐要嫁出去是不可能的了……

    “是吗?”听完铃铛的话,刘静明不置可否,也无动于衷,好象铃铛是在说别人的事似的。

    “小姐,你为什么一点都不生气?他们——”铃铛看到刘静明完全没反应,不禁急了起来。

    “铃铛,我说过了,没必要因为他人而影响了自己的心情,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不就好了?”刘静明被铃铛吵得无法继续看书,终于抬起头来。

    也许是因为在年纪尚幼时就同时失去了爹娘,所以她看得很开——在意伤心又能如何?死了还不是什么都带不走。

    所以何必计较太多,开心快乐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她真搞不懂为什么铃铛要把自己搞成个小老太婆似的,一天到烦恼东操心西。

    “话再说回来,生气又如何?不高兴又能怎样?还不是无能为力。”她将事实说与铃铛知晓。

    “可是……这回可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流言,这可是关系到你的闰誉啊!”铃铛还是无法释坏。

    看着想不开的铃铛,刘静明真不知道该如何劝她。

    既然跟她说不通,刘静明也不想再多费唇舌——还不如将时间留下来看看书,或者绣绣花赚点生活费。

    “别说了,你先下去吧。看你要回房休息还是去找小倩聊天都好,就是别在这儿烦我。”

    “小姐……”铃铛觉得很委屈,她是在为小姐操心,怎么小姐还赶她?

    “好了好了,下去吧!”不再看铃铛,刘静明重新把书拿起。

    铃铛看了看小姐,知道就算待下去也没用,小姐是断然不会再搭理她,只好依言退下。

    等到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刘静明才将刚刚还看得津津有味的书合上,轻轻放在一旁。

    她缓缓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银杏树,心里想着方才铃铛说的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幸得君怜最新章节 | 幸得君怜全文阅读 | 幸得君怜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