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花闺秀 第五章 花花草草帮助大

作者 : 风光

一顿年夜饭吃得大伙儿肚儿朝天,衣向华去泡了普洱茶让众人消食,大伙儿围着桌子守岁,衣向淳坐不住想去和邻居的孩子一起放鞭炮玩,便让红杏带他去了,而锦琛却说起了他去寻找毒粉来源的经历。

“我回到京里向父亲禀告毒粉一事,父亲见兹事体大,便调给我暗卫二十人,亲兵百人任我派遣,幸而这趟有所收获,也算不负大家的期望。”锦琛喝了一口普洱,但似是不习惯这种味道,皱了皱眉。

不一会儿他眼前的茶已被衣向华换成了桂圆红枣茶,锦琛笑了一笑,端起红枣茶就喝了大半,续道:“当初华儿提到毒粉里有黄樟,我便把目标放在了赣省,兼之各种植物有不同的习性,衣叔替我分析出了几个最有可能的地方,我让手下分成数批去找,才半个月便有了结果,我们在袁州的萍乡一带,找到了大量种植制作毒粉花木的地方,那片土地藏在几座山林之中,可不是只种了几分地,而是种了几十亩地。”

衣云深听了不由点头。“萍乡多山,地势复杂,南有武功曲,北有翁陵山,西面大屏山、云霄山,要藏个花田并不困难。华儿说,数十朵朝颜花和曼陀罗也只能炼出一小撮毒粉,若是种了几十亩地,能炼出来的毒粉有限,要供本地可能都不够了,所以像这样的地方应该还有好几个。”

“衣叔说得没错,在萍乡附近,类似的地方我便找到了三个。又从这三个顺藤模瓜,在宁州一带又找到其他的花田。其实种田的都是当地老农,他们不知种来何用,只是有人出钱聘雇他们种植,所以这背后的人不仅财大势大,还隐在远处。”锦琛说道。

冯总管听到锦琛有条有理的分析情势,老泪都快掉下来。侯爷把这整件事交由世子自己处理,就是想磨链他,果然世子的成长令人可喜。

“你说得云淡风轻,其实遇到不少危险吧?”衣向华突然插口,指着他腰间的香囊。

“你身上的香囊味道不对呢!”

“这你都闻得出来,莫不是属狗的?”锦琛失笑,但见衣云深表情怪怪的,他马上又正襟危坐。“咳,华儿说的对,这回有几次当真惊险,幸好有你给的盆栽,否则真要栽了。”

衣向华听得眼睛都瞪大起来,也不在意他方才的打趣了。“我自己调配的花香,我自然闻得出来,你香囊的味道不一样。”

“幸亏我听了你的话,将你给我的盆栽花朵晒干,制作香囊。也不知你那些花怎么培育的,光浇水竟也能开出一茬又一茬的花,摘之不尽,所以我做了好几个香囊,索性分给了那些暗卫。”

锦琛皱眉说道:“我们后来模到了制作毒粉的地方,因为要知道里面有多少人,如何作业,才能一网打尽,所以在外面埋伏了好一阵子观察。想不到制作毒粉似乎会散发毒气,才躲个半日我们脑袋就开始晕眩了。情急之中我想起了这香囊,便放到鼻间,果然一闻就觉得神清气爽。也就是靠着这香囊,我们成功的伏击了几处制作毒粉的地方,抓到一百五十余人,其中重要的领头人已经先让亲兵送回京里。”

所以他决定要长期戴着这个香囊,除去对她的念想之外,这可是保命的好东西。反正她给的花好养得很,浇水便长,里头的花瓣可以一直更换。

“这是立了大功啊!世子怎么没跟着回京城呢?”冯总管不由急急问道。“而且那还能证明李森的死与世子无关,洗刷世子的罪名!”

“呃……”锦琛不语,只是看了看衣向华。

他答应过她,一定会回来找她的。

衣向华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个傻瓜竟然放弃了亲自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也要为一句承诺千里迢迢赶来,一时间她觉得心里又酸又甜,在桌子下偷偷拉了下他的手。锦琛反抓住她,知道她已通晓他的心意,这一抓就不放了。

衣云深不是没注意到两个孩子偷偷模模在桌下做什么,不过锦琛算是他自己带出来的,这桩婚事就算一开始他不太满意,现在也乐观其成,索性就当作没看见,将话题转回了案子“李森暴毙一事,证明这毒粉已渗透到京中,不过这种毒听起来腐蚀身体甚重。时日一久,人力凋零,国力必然大减,对天朝可不是一件好事。”

衣云深想事情一向想得很远,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警醒起来。

“何况这毒粉有成瘾性,吸食者很容易被控制,如果用在颠覆皇权上,那更是动摇柄本的灾难。锦琛,你若想再继续调查这件事,不若往这方向去思考,恐怕这桩阴谋的背后主使者,不是只想得到金钱利益那么简单。”

这的确是大问题,锦琛益发觉得毒粉一事水很深,放开了衣向华的小手,向衣云深一揖。“锦琛受教了。”

一桩案件分析到这里,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些沉重,眼下可是除夕夜,这样的气氛不太适合,衣向华那水灵灵的眼眸一转,突然小声地插口道:“你们难道都没想过,这毒粉有没有解药吗?”

“你有解药?”锦琛倒抽了口气,表情震惊。这回连衣云深及冯总管都讶异地看向了衣向华。

她却是不慌不忙,慢悠悠地说道:“解药我当然没有……”

所有人都忍不住傍了一记白眼。

“不过,我可以试着做啊!”衣向华不以为意地继续说道:“其实在锦琛去查案的这几个月,我虽没有做出解药,却研究出了一个缓解的方子,那方子虽然无法立即让上瘾者除去毒瘾,但至少能缓解毒发时瘾头上来的痛苦,帮助中毒者成功撑过去。”

锦琛猛地一拍手。“是了!华儿说过这种毒物上瘾者,若有非凡的意志力撑过毒发时的痛苦,那么一年半载不吸食便能戒除毒瘾。有了缓解的方子,能加强戒毒,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一种解药啊!”

得到了这个消息,气氛终于轻松了下来,锦琛傻兮兮的冲着衣向华直笑,两人又开始斗起嘴来,衣云深只是但笑不语地喝着茶。

冯总管心中百感交集,突然开口说道:“明日我便回京去。”

锦琛惊讶问道:“冯叔为何如此心急?这案子还没完,等到元宵过后我也要回京,可以一道儿走。”

冯总管苦笑起来,却又说不出真正的理由。“我是奉侯爷夫人之命来看世子好不好,自然得先回去禀报,如果与世子一道走,岂非等于没达成夫人之命?何况刚过正月事多,丢下侯府里的事我也不安心。”

既然如此,众人也不强求了,冯总管与衣云深相视一眼,或许只有彼此知道他急着回去的原因。

他要在锦琛回京前,想办法打消侯爷夫人退亲的想法啊!

初一一大清早,一打开家门,衣云深便带着儿女及锦琛在门口放了串鞭炮,象征新的一年财源滚滚,坏事莫近。

冯总管吃了一盆饺子后,也拜别了衣家众人,动身赶回京城。

通常这日是亲友彼此拜年走动之日,衣家虽然在驰江镇没有亲人可拜访,但衣云深身为书院夫子,自然有许多学生及家长前来拜年,且衣家平时与邻里交好,附近人家来串门子的也不少。衣向华索性摆上了各式糖果、桂花酥糖、彻子、油子喂,还有瓜子花生等,打开自家小院迎客。

每个来到衣家的人,莫不称赞衣家小院水木清华、洁净幽雅,孩子们包括衣向淳都玩疯了,在院里跑来跑去,零食也不停地补上,衣向华甚至给了几个亲近的孩子压岁钱,衣家在初一这日还比别人家要更热闹几分。

到了下午人潮散去,衣云深躲懒拉着儿子睡午觉,衣向华让红杏守着院子,自己却带着锦琛往林家行去。

衣向华制作出的毒粉解药,最理想的试药人莫过于林来顺了。

林来顺着实被那毒粉害得不轻,本觉得自己这辈子毁了,想不到衣妹妹居然有能耐研制解药,横竖情况不会比原来更坏,他自是一口气答应。

带着锦琛去林家,也是想让锦琛看看解药使用的效果,毕竟林来顺服用解药也有几个月了,锦琛可是知道之前林来顺看上去有多糟糕,更是亲眼见过李森惨死的可怖情况,就算服了解药也不知能改善多少。

很快地,林家就在前方。年节期间,林家门口也贴上了新的春联及福字,看上去还是新写的,锦琛在门口站了一下,不由挑起眉梢。

“春联上的字还挺不错的,虽然还差小爷一点。这莫不是林来顺写的?他有力气提笔吗?”

瞧这家伙到底是损人还是赞人,话也不好好说,衣向华好笑地道:“是顺哥的笔迹没错,至于他能不能提笔,你等会儿亲眼看了不就知道了?”

由于林来顺先前疯癫的情况传遍乡里,即使过年,来林家串门的也没几个人,锦琛与衣向华进门时,院子里静悄悄,连只鸡也没有。

“林婶?顺哥?小娇?我是向华,来拜年了!”衣向华唤了一声,倒是没有无礼的直接闯进去。

不一会儿,林家正厅里钻出了个人,居然就是两人讨论的主角林来顺。他见到衣向华来拜年,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步伐也快了些。

而他身后跟着小娇,一见到衣向华也是心花怒放,直接冲过来便抱住她的大腿。

“该是我去贵府拜年才是,衣妹妹如何亲自来了?”林来顺拍了拍妹妹的头,但小娇坚持抱着,他只得接过衣向华递来的零食盒子,也知推辞不得,反正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就受了。“两位请跟我进来吧!”

这番互动虽然看得锦琛酸溜溜的,不过他还是认真的打量了林来顺。原以为就算不死也去了半条命,总该是个形销骨立的样子,想不到他脸色还不错,身形也不像之前毒发那时瘦得脱了形。而且他那妹妹也不像以前那么怕他了,足见这阵子林来顺的表现是正常的,不会再发狂失控。

“你身体大好了?”锦琛问道。

林来顺知道锦琛身分不同,对于他的问话不敢怠慢,老实说道:“也称不上大好了,只是书能读得下了,还能替家里做些农活。”

“那还恢复得挺不错的,你现在还会毒发吗?”锦琛一点也没拐弯抹角,问得直率,因为他不要模棱两可的答案。

这如同正面损了林来顺,他尴尬地抹了下脸,说道:“还是会有瘾头,不过之前是每天发作,现在约莫半个月一次。每回发作时喝下衣妹妹给的药,勉强能撑过去,所以对我的生活已经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只是我的事传遍镇上,没有人敢替我做保,以后可能考不了科举了……”

也就是说,这解药肯定能让人回复到正场☆态,只是时间拖得长点儿罢了。林来顺已慢慢接受自己以后无法出仕的现实。

锦琛又问了一些诸如解药所能缓解的程度,还有毒粉对身体的影响等等问题,对这毒粉戕害身心的状况又多了一份了解。

三人就在院子里谈了起来,不时小娇再插句童言童语,也算气氛平和。

林太太或许是久不见儿子女儿觉得奇怪,出门来找,赫然发现衣向华及锦琛居然来了,不由愣了一下。

锦琛反应极快地将衣向华挡在了身后,他对林太太这个泼妇可是印象深刻,绝对不会再给她机会辱骂欺侮衣向华。

然而林太太的反应却出乎了锦琛意料,她居然一副喜上眉梢的样子笑吟吟地迎了过来。

“唉呀!向华啊,怎么就来了呢,我还想着带篮鹅蛋到你家去拜年呢!”林太太居然出奇的热情,“来来来,进屋子来吃点麻花,我早上才炸的,我再炸点年糕和肉丸子什么的,你们一起吃吧!顺子和小娇这两个孩子也真是,居然让你们在外头站着。”

“没关系的,今天天气好,在外头很舒服!林婶别忙了,我们替父亲来拜年,他有事想问问顺哥,也一起来了。”衣向华连忙将林太太拦下,指了指锦琛。“他要问的事也差不多问完了,我们就要回去了。”

林太太一见锦琛,也猜得到他想问什么,表情有些复杂。“这位小扮定然是来问那粉末的事吧?上回要不是这位小扮阻止,我还傻傻的想花大钱给顺子买些来缓解痛苦。”

她蓦地转向了衣向华,粗糙的手绕过锦琛拉住她的小手,很是感慨地说道:“我家那口子走得早,只给我留下顺子和小娇两个孩子,小娇以后要嫁出去的,只有顺子是我的依靠。

顺子出事那个时候,我只觉得天塌了,做了很多糊里糊涂的事,幸好向华不怪我,还替我医好了顺子,这份恩德,我一辈子都记得。”

林太太一向以泼辣在镇上闻名,这会儿却出奇的温和,说话也中听。锦琛似乎有些明白了,以前她孤儿寡母的,不凶悍一点容易被人欺负,如何养大两个孩子?

而林来顺本来要废了,衣向华不计前嫌替她治好儿子,她哪里会不感恩戴德?自然那些用来防备外人的脾气就收了起来,拿出最大的诚意。

然而林太太接下来说的话却让锦琛俊脸抽搐了一下,眼睛都眯了起来。

“其实向华真是我们镇上数一数二出挑的女孩,瞧瞧衣家被你打理得多好,厨下手艺又好,脾气性格也没话说,我以前就是瞎了眼,怎么没见到你的好,早知道就该先去替我家顺子把你定下来。”

话是如何说到这分上的?衣向华有点傻眼,不过在这等事上她一向清楚,她跟林来顺没有半分可能,何况她未婚夫还站在旁边呢!

她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娇羞还是装傻的反应,锦琛已淡淡地开口道:“林来顺已经来不及了,我家华儿有对象了。”

这话酸溜溜的,林太太差点没笑出来,她自也知道顺子在这事情上没戏了,却不妨碍她替衣向华撑腰。“那是当然,谁不知道锦公子你到处嚷嚷向华是你未婚妻呢?不过以后的事谁知道,万一锦公子你回了京城,又被京城的莺莺燕燕给迷花了眼……咱们向华也不是没有后路的。”

“不会有那一天。”锦琛没兴趣再与这等撬墙角的妇人多言,索性直接将衣向华的小手抢回来牵好。“我们走了。”

衣向华低着头,看上去娇羞,事实上她憋笑憋得肚子都疼了。这男人这么明显地为她吃醋,虽说有些对不住林婶,但她却有种莫名的满足。

“林婶,我们走了。”她朝林家母子挥了挥手,又哄了小娇几句,终是转身和锦琛离开。

林家人目光炯炯,都明白这一去,与衣向华结亲的缘分是断了,甚至那锦公子看得那么紧,能不能常常见到她都难说,竟有些依依不舍了起来,一路送到了门口,还想再送。

“你们可以停步了。”锦琛突然一个回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林来顺,“其实你这家伙不错,过两日来衣家,有小爷我替你写封推荐函,无须旁人做保,参加个乡试会试什么的不成问题,只是能不能榜上有名,还得看你自己。”

说完,他牵着衣向华大摇大摆的离去,背后传来林太太感激的哭声,却是让衣向华弯唇一笑,更用力地回握了他的手。

这个瞥扭的好男人,是她的未婚夫啊!

赣南的过年热闹得厉害,尤其接近元宵,镇上有游彩龙、傩舞、唱戏、放添丁炮、舞灯火等活动,祈求家中人丁兴旺,五谷丰收,还有天朝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镇上没有灯会,要看灯会只能到县里,但驰江镇到县里得坐船,只怕一整天那船都满得载不了人,不过镇上也有自己的民俗庆典,在吃过衣向华做的元宵后,衣云深便带着所有人到镇上转了一圈,向锦琛介绍了那些庆典的意义。

前一次的过年没能好好过,锦琛习惯了京中繁华,对人多倒是不怕,反而对这种充满乡土味的活动看得兴致勃勃。例如跳傩舞的人会进入各家之中,锣鼓齐鸣,人声相和,离开时户主则放炮相送。

又如游桥帮灯,桥帮灯是钉在长木板上一整排的方型花灯,家中添丁的一户出一梆桥帮灯,到了晚上便由家中壮丁扛着游街,到田野绕了几圈之后,头灯追逐尾灯,火光四射犹如蛟龙翻腾,很是精采,最后围成一个圆,象征团圆和乐。

由于锦琛明日便要出发回京,衣云深便没让大伙儿玩得太晚,不过回去时衣向淳已累得由锦琛背着走,边背他还边碎念这小胖子又重了,年后得减减膘;红杏左手糖人右手棉花糕,吃得津津有味;衣向华则是默不吭声地走在了最后,与她一向活泼的性子大相迳庭。

“你怎么了?”锦琛无声无息地放缓了步子,来到她身边。

衣向华无精打采地看了他一眼。“你明日要走了。”

对他的心意已定,她也没想要掩饰,难免依依不舍。

锦琛难得见她如此依恋,不舍之情油然而生,“其实……”他小心翼翼地望向了衣云深的方向。“我正想求衣叔让你跟我一起回京。”

衣向华的杏眼都睁圆了。“怎么可能?”

“衣叔会答应的。”锦琛也是考虑很久才做了这个决定,因为他得做好各方面的考虑,保证她的安全,毕竟他要做的事不是没有危险性。

“你要怎么说服我爹?”衣向华好奇,心中也对离开这个住了好几年的小镇有些跃跃欲试。

“你制作出了毒粉的解药,这就是最好的理由。”背上的衣向淳快滑下来了,锦琛背后的双手推了一下,才说道:“你最明白药性,还有如何使用,衣叔虽是隐于乡间,但仍心怀家国,他会愿意让你去的。”

“你倒是明白我爹。”她皱了皱鼻子佯怒,脸上却带着笑意。

瞧她喜悦,锦琛也高兴起来,看来她并不反对他自作主张,这第一步算是踏对了。

“到了京城,你便住在侯府,在冯总管离开前我已经请他安排好了,生活上的一切你都无须担心。”他迟疑了一下,说道。

“原来你这么早就开始算计这件事了?”她横了他一眼,想不到他比她还舍不得两人分开,心中甜滋滋的。

“那也不是算计,只是我……我也想让我娘看看你。”他有些赧然地道。

衣向华忍不住停步。“万一你娘不喜欢我呢?”

她虽不在意门第之别,也不觉得自己比人差,但对于高门讲求门当户对一事,她还是清楚得很。锦伯伯还有冯总管来的时候,两人都没怎么提到侯爷夫人对这桩婚事的看法,如果侯爷夫人赞同这桩婚事,有什么不可说的?所以不由得她不多想一些。

“我和爹都看上的人,她怎会不喜欢?”锦琛倒是答得坦然,并不知道胡氏对这桩婚约的态度,否则他早在十几天前就跟着冯总管回去据理力争了。“明年你也十五了,我想我们的婚事也能提一提……”

他说得越来越小声,虽然想装作若无其事,但通红的耳根却泄露了他的心情。

虽然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当真要面对了,衣向华也说不出自己心中的动容,究竟是对家乡亲人的难舍,还是对相知相守的期待。

对于彼此的感情,两人也算是心照不宣了,虽然只相处近两年,或许一开始彼此都知道是未婚夫妻,心态就有些亲近,没多久就确立了对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谁也没开口说过心悦对方,不过光是摆出来的态度,就是非卿莫属,也无须赘言。

不知是否寒夜的风吹得人屏息,在他们陷入一种暧昧的沉默时,锦琛的背后突然传来一句话——

“我姊姊才不要嫁给你!”

衣向华不由望去,锦琛也艰难地回过头,果然背上的小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还将两个人的对话听去了些。

衣向淳鼓着小脸,带着指控的眼神瞪着锦琛。“姊姊是我的!”

他尚不太明白何谓婚嫁,不过可确定的是姊姊一嫁给锦哥哥就会离开家了。没有姊姊代表着没有好吃的食物,没有温暖的陪伴,没有亲切的笑容,他抵死不从!

“小胖子,以后你会有你的媳妇,干么要跟我抢?”锦琛答得轻松,脸上喰着一抹志在必得的笑。

“那你不要娶姊姊做媳妇就好了啊!”在衣向淳单纯的想法中,觉得此事不难。

“我若不娶你姊姊,你去哪里找一个媳妇还给我?”背着他,锦琛翻了记白眼。

衣向淳陷入苦思,好半晌才弱弱地道:“那……那我嫁给你做媳妇好了,你不要娶我姊姊啊……”

此话一出,锦琛与衣向华同时傻了眼,最后前者爆出了惊天的笑声,也顾不得衣云深就在前方不远处。

“噗……哈哈哈哈哈,小胖子,瞧你这颗肚子,我怕养不起你啊!”他还坏心眼的掂了掂背后小胖墩的**。

衣向华亦是忍俊不禁,这回她也忍不住调侃起自家小弟了。“弟弟,我还以为你舍不得姊姊我呢!原来你是想自己嫁到京里去玩啊?”

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小心思被人看穿了,衣向淳满脸通红。“我……我才没有……”

不知什么时候,前头的衣云深转回头了,这次他可是老大不客气地一人头顶赏了一记栗爆,自家闺女也不例外。

“好了,你们两个别欺负小孩子,淳儿你也别捣蛋。”

衣云深语重心长地说道:“锦琛,你的话我听见了,毒粉之事非同小可,即便你不说,我也想让华儿跟你走一趟京师的。”

锦琛心中一喜,连忙道谢。“谢谢衣叔,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的。”

“她的安全我倒不担心,倒是你要让她住在侯府里……”衣云深想到冯总管的来意,目光微沉,语气也微妙了起来,“可得保证她不被人欺负了,否则下回再见到你,我必不轻饶!”

正月十六的一大清早,锦琛蓖的马车已经来到了衣家门口。

为了避免孤男寡女之嫌,红杏这回也跟着两人上京,横竖她是锦琛买的婢女,跟着走也算名正言顺。原以为轻车简从,想不到出行前,衣向华搬了好几个盆栽上马车,最后甚至弄了株不小的花树盆景。

锦琛看得莫名其妙。如果是些小草小花他就忍了,但那棵树实在让他忍不住。“你喜欢花草,侯府里多得是,要带也带些特别的就好,应该无须带着这棵树……”

“这棵树可以保护我,有它在我才安心。”衣向华说得理直气壮。

锦琛突然想到她与植物之间那种奇怪的联系,模模鼻子便闭嘴了。

待一行人上了车,衣向华由车厢探出头,朝着衣家院子里的衣云深及衣向淳挥手。

衣向淳当下就喷泪了,“姊姊不要走……姊姊不要走……”

他几乎是哭叫着追着马车,看着姊姊越变越小,还不懂事的年纪,终于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离别。

看着弟弟哭得涕泪横流,小小的身体摇摇摆摆,莫名地衣向华也有些鼻酸,尤其衣向淳几乎是不顾一切地跑,圆滚滚的身子一个重心不稳,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小心!”衣向华忍不住惊叫一声,连车内的红杏由车窗见到,也跟着倒抽了口气。

坐在前方车辕的锦琛听到后方动静,忍不住回头一看,见到的就是衣云深及时地拉住了小胖子,没让那圆滚滚的胖脸直接亲吻大地。

他索性将衣向华拉回车里,没好气地道:“别再看了!那小胖子只是爱哭,依他那好玩又好吃的性子,待他发现你在食橱里留了一堆点心给他,吃饱后转眼他就能把你忘了。”

衣向华原本还心酸着,被他逗得噗嗤一笑。“弟弟才不是你说的那般,他自小由我带大,对我甚是依恋,别说他舍不得我,我更舍不得他。”

锦琛没有兄弟姊妹,对这种情感并不熟悉,不过他倒是挺喜欢小胖子的,瞧她说得情意真切,也沉默了一瞬。

他转头回车辕坐正,像是随口说道:“横竖以后整个侯府后院归你管,小胖子不时来住蚌三个月半年的,若衣叔没意见,谁管得了你。”

衣向华没料到他的反应如此,低头抿唇一笑,他虽是说得云淡风轻,但其中心意不可谓不重。

出了驰江镇需改坐大船,沿章水至吉安府,再北行至武昌。武昌为九省通衢,由鄂省始可经由水陆通往川、陕、豫、湘、黔、赣、徽及苏省等地,此后便有宽敞的官道一路畅通至京师。

这段水道衣向华很熟悉,并没有任何不习惯,锦琛也坐过好几次船,但红杏就惨了,吐得七荤八素,明明是带她来服侍人的,最后反倒变成衣向华照顾她。

待船到了吉安府,于庐陵码头下了船,为了红杏还在当地待了一宿,让她将船上几日吐的全吃回来,才启程北行。

由吉安至武昌这段路是河谷地,并不难行,锦琛重新买了一辆马车,雇了经验丰富的车夫,自己则是改为乘马而行,只是他见衣向华大张旗鼓地买了油布及蓑衣,不由觉得好笑。

“如今尚不是雨季,气候仍寒,不会在这时候下雨的。”

“如果我说正午前后必然有雨呢?”衣向华见他不信邪亦不恼,好整以暇反问。

“那这一路就听你的。”锦琛也答得干脆。

衣向华满意了,乖乖的把头缩回马车里,一行人往北出发。只不过尚未出吉安府,便见天毫无预警暗了,方才才感叹春寒料峭,现在老天爷似乎就准备雪上加霜。

衣向华不慌不忙地让车夫将油布铺在了马车顶上,又让他穿上蓑衣,另一件蓑衣她则慢悠悠地让红杏递到锦琛面前。

“你不相信可以不穿的。”衣向华有些促狭地道。

锦琛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她,最后面不改色地接过蓑衣直接穿上。“我又不是傻子,这时候要什么面子。”

幸好他还不傻,果然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大雨已然落下,这一带两边都是平房,也没个遮蔽,幸好防雨的工夫做得足,一车一马只能硬顶着大雨前行。

约莫半个多时辰的时间,雨终于停了,头顶上的阴云散去,锦琛抹去满脸的雨水,下马脱下蓑衣抖去雨水,幸好里头衣服只有领口袖口湿了一截,他忍不住朝着马车窗里问道:“你究竟怎么知道会下雨的?”

一直到现在,他还觉得这场大雨简直莫名其妙,根本是老天爷在为她的话加持吧?

衣向华一身干爽洁净,俏脸出现窗口,还是那般笑吟吟地回道:“是河岸的柳树告诉我的呀!”

锦琛忍不住远望河岸,看了老半天树还是树,水还是水,不由回给她一记无奈的白眼。

“好吧好吧,就算你不懂柳树的话,仔细观察它的叶子也会看出些端倪的。柳叶一面有绒显白,在雨水将至之前,柳叶会将白色那面朝上,那时你就该做好下雨的准备了。”

衣向华如今告诉他的,可就不是什么柳叶说的秘密,而是水乡百姓的生活经验。

锦琛点了点头向她道谢,算是又学了一招。他从她身上学会的奇奇怪怪知识可多了,也不差这一声谢,于是一行人继续前行。大雨过后,整个风景像是被洗涤过一般,沿途山景奇秀、水光潋滟。

之后锦琛愿赌服输地让衣向华做主,却也因为她的指点,躲过好几次大雨。

很快地,数日之后众人行至了赣北。鄱阳湖与长江交会之处,水分两色,蔚为奇观,可惜他们并非来游玩,过九江府出了赣省后,有一段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需要兼程赶路,于是他们加快了脚步。

来到了一段岔路口,突然马车停了下来。

车夫是个经验老道的,常常往返京城及赣省,只见他问道:“左右这两条路都能接回大路,不过左边的得过河,河上有船可以连马车一起载;右边这条路是两倍长,却有桥可过,不知公子要走哪条?”

锦琛听了,因为赶时间,本能想回答自然是走左边搭船过河,想不到衣向华在车厢里说道:“走右边的路过桥吧。”

“但是那得花上一倍的时间……”车夫犹豫着。

“听她的,走右边。”锦琛直接打断他,非常果断地改变主意。“这一路听她的准没错。”

此时衣向华的俏脸才从窗口冒出来,笑吟吟地解释,“半夏这种植物喜湿怕冷,春季解冻后才会生长,但这里可是河谷,应该生长了不少。刚才一路上我注意了一下,沿途的半夏连苗都没长出来,我估计河面还结着冰呢!只怕船行困难,所以还是过桥妥帖。”

现在只要提到植物,她没有一次不灵验的,锦琛因此毫不犹豫地命车夫往右走。行了约莫一个时辰,果然见到车夫所说的桥,锦琛往河里一看——

乖乖,还真有不少浮冰,如果他们方才选了左边的路,只怕要折返了。

锦琛与车夫相视无语,同时心忖衣向华简直太邪门了。

像是知道了他们心里头在想什么,衣向华突然由马车探头出来,锦琛还想称赞她两句来着,她却扔给他一件披风。

“这儿还结着冰,越往北必然越冷,你还是穿上吧!”她可一直记得这家伙怕冷的事。

如此贴心的关怀让锦琛心情大好,得意地穿上了披风,意外发现这是新做的,长度大小都很合适,穿上后果然暖和许多,对于她的细心入微也更加喜爱了。

再行了约莫一个时辰,日头已过了中天,路上也开始见到其他商旅行客,因为这一带没有城镇,他们只能吃些干粮。衣向华食量不大还能忍,但胃口早被养刁的红杏却是不能忍了。

她坐在马车里,真是饿得受不了了,可怜兮兮地朝着衣向华问道:“姑娘可有其他吃食?我……我还好饿……”

衣向华婉言安慰她,“别担心,再走段路,前面有人卖包子呢!”

由于锦琛的马就骑在旁边,这段对话听个正着,不由失笑插口道:“你连有人卖包子都知道?该不会又是什么植物告诉你的吧?”

想不到红杏居然信了,睁大眼一脸崇拜地说道:“姑娘太厉害了,连前面有包子都能从植物身上观察出来!”

车夫也吁了一声,让马儿加快了脚步,他也想吃包子啊!

衣向华简直被这几人弄得哭笑不得,突然掀开车帘,似笑非笑地道:“是方才对面相遇的行人手上拿着一整个油纸袋的包子,还热乎着冒白烟呢!我才猜测前方有人卖包子,植物才不会管这么无聊的事。”

锦琛与红杏愣了一下,接着同时放声大笑,后者是因为很快就能有吃的而高兴,前者则是笑自己这一路对那些植物简直是敬畏了,居然连这么明显的事也没看出来。

不过车夫赶车仍旧还是很起劲,因为前面真的有包子啊!

果然过了不久,他们就在路边见到一座茶棚,茶棚的生意不错,除了提供热茶还有包子馒头一类的粗食。由于这一带实在偏离大城甚远,过往的旅客都十分捧场,几乎每个人都会停下来吃点东西。

锦琛一马当先地下了马,向茶棚主人要了十个肉包和一壶茶,接着便到马车旁欲牵衣向华下马。

衣向华也不忸怩地搭着他的手下车了,红杏却磨蹭了一阵子才自个儿从马车上下来。

“姑娘,都弄好了。”她没头没脑地朝着衣向华说了这么一句。

衣向华只是点头,锦琛没兴趣了解她们女孩子间的哑谜,遂带着两人和车夫到茶棚里坐下,横竖这里能看得到整辆马车,也不用留车夫在车上吹风了。

一路行来天寒地冻,四人吃着包子,喝着热茶,只觉这是神仙般的享受,一下子倒忘记看着马车。忽然间马车那里传来一阵铃铛的声音,其他三人还没搞清楚,衣向华已急忙扯了下锦琛的披风。

“快去看!马车遭贼了!”

锦琛反应极快,基于对她的信任,没有问任何问题,直接一个箭步飞身到了马车旁,连车夫都比他慢了好几个眨眼才连忙跟上。

果然马车里窜出一个黑影,见到锦琛迎过来,扭头就想跑。不过锦琛自小练武,可不是省油的灯,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这个闯入马车的毛贼抓个正着,这时车夫也才赶到,见状急忙拿绳子将此人的手脚缅了。

这毛贼是个年约二、三十的瘦弱男子,看上去也是个过路人,这衣服的胸袋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了多少东西。锦琛拎着此人后颈直接拖回茶棚来,随即引起了茶棚里一阵骚动。

他让车夫剥开这人的外衣,将胸袋里藏的东西全抖落出来,掉在地上的不只荷包银钱,还有些鼻烟壶、如意、玉佩、钗环等等值钱的小东西,倒不完全是衣向华马车上的。

锦琛不由扬了扬眉,他朗声朝着围观的茶客们说道:“此人至我马车内行窃,被我逮着,这些赃物不只有我一家的东西,请诸位过来看看,是不是自己的东西也被偷了。”

四周的人连忙模模自己衣袋子,有人脸色铁青的来了,不一会儿各人都将自己的东西认领回去,原来这贼人不知怎么办到的,居然将这些人偷了一轮。一时之间群情激愤,都有人想上来动手打人了。

那茶棚主人简直要跪了,居然在他的棚子下发生这种事,那他生意还要不要做了?“不干我事啊,小老儿只是想赚个辛苦钱,我不知道这里有贼……”

衣向华此时安抚地搭了句话,“老板放心,你的茶棚看样子在这里也有好些日子,若真有惯窃岂能做得如此长久,我们不会冤枉你的。”

茶棚主人这才松了口气,连忙向锦琛及衣向华道谢。

不过接下来问题就来了,虽是锦琛抓到了贼人,但此处离有衙门的城镇还有段距离,他自是不可能带着个贼上路,此外也没有安放贼人的地方。

此时旅客中有一人站了出来,见他们为难,取出一块令牌,说道:“我乃九江卫千总秦放,正要回卫所,既路遇此事,若大家不知此人如何处置,不如交给我?”

在场都是路过的人,带着个毛贼也不省事,这出头的九江卫千总或许也想赚个功劳,将此人交给他是再好不过。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锦琛也暗中向那秦放表明了自己的身分,免得这案子又弄出什么猫腻来。

待锦琛处理完毛贼,接受了众人的道谢后,带着秦放回到衣向华等人身旁向众人介绍,他的茶水都已经凉了,茶棚主人连忙过来添茶,还感恩戴德地免了他们的餐费。

锦琛不以为意地遣走了他,才终于忍不住满心的好奇,朝着衣向华问道:“那铃铛声是怎么回事?你何时布置的?怎么那毛贼上车铃铛就响了?”

连车夫都不禁拉长了耳朵听,他实在也是被衣向华观察植物的神奇技能给惊得有些懵了,秦放更是一脸好奇,原来巧施妙计防贼的是这位美丽的小泵娘。

衣向华笑道:“不就是被你嫌弃一路的那株盆栽吗?那是株紫薇树,紫薇树的枝干十分敏感,受到刺激或触碰树梢就会自然的抖动。我每回下马车都让红杏把盆栽摆到马车口,在紫薇树梢绑上铃铛,敢偷进马车的人,一定不会对一棵树设防,只要刺激到紫薇树,铃铛便会作响。你瞧!连我们都没发现的人,树却发现了。”

锦琛及车夫顿时苦笑不已,敢情他们混到连棵树也比不上,还让不让人活了。

秦放则是听得目光熠熠,钦佩不已。想着之后回衙门也弄几棵紫薇树绑上铃铛,会看门的!

“原来如此,我真是服了。”这一路下来,锦琛也算领略了一把植物的神奇,当真是自叹弗如,甘拜下风。“看来我当真不用担心你会在侯府里受到亏待了。”

衣向华挑眉,不解地望着他。

锦琛脑海里浮现了某种画面,整张脸一言难尽。

“侯府里花花草草可多了,随便一株都是你的兵将,谁能玩得过你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莳花闺秀最新章节 | 莳花闺秀全文阅读 | 莳花闺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