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总裁,夫人要跟你离婚 > 第一章

总裁,夫人要跟你离婚 第一章

作者 : 石秀
    【第一章】

    夜深,沈知捷应酬完刚回到家中,推开房门,一室柔和的浅黄色灯光,让人感觉很温馨。

    他轻声进房,瞥一眼背对着他侧躺在床的另一边早已经熟睡的女人,便关上房门,开始解领带,紧接着脱下身上的外套,走进浴室里面。

    简单地淋了个澡,他用浴巾随意地裹着,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出浴室。

    额前凌乱的浏海滴落水珠,缓缓地从他五官出色的一张俊脸滑落,从他下巴滴落在结实的胸肌上,他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身材很高大,站在床边,看着床上恬静地在安睡的女人。

    她穿着一条黑色吊带睡裙,乌黑柔软的长卷发披散在枕边,雪白的肩头和修长的手臂露出来,因为侧躺着,他只能看到她身体柔美的曲线。

    身为沈氏集团总裁,他每一天的工作都很繁忙,晚上经常有饭局应酬。别说他有权有势,单凭他有着出色的外表,在那些声色场合,就少不了投怀送抱的女人。

    虽然结婚一年多,但因为没带过太太出去,外面知道他已婚消息的人没几个,大家都以为他单身,这样的黄金单身汉,谁不动心?

    可他这人有洁癖,不是什么女人都碰,偏偏孟繁星这女人有足够的本钱,让他碰了,娶了,几个月前还给他生了个女儿。

    孟繁星这女人是他耍了手段强娶回来的,只是她脾气大得很,心里压根没他。

    一开始他觉得娶她就是想光明正大睡她而已,没别的,她心里有没有他,他无所谓。可慢慢地,他的想法改变了,至于那改变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他盯着她就像盯着猎物一样,很快把头发擦干,他终于按捺不住,掀开薄毯紧靠她身后。

    自从一年前他在一次时装秀上无意中看到她,他就移不开视线,那天她穿了一条红得惹火的V字领吊带长裙,一阵风来,她慌张失措地用双手拢住飘起的裙襬,那瞬间他就对她产生了感觉。

    他步步为营,打听她的情况,得知她并不是个模特儿,只是个帮她的朋友打理安排秀场大小事务的展务特助,那天因为人手不够,她设计师朋友拜托她帮忙,她才临时帮一下忙。

    他不在意她是干什么的,难得看上了,帮她解决几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不算什么,博得美人好感,让她放下防备,在一次庆功宴上,他和喝醉了的她上了床。

    他没想到她会那么地保守,还是一个处女,想着男未婚女未嫁,家里偏又催婚了,他睡了她,感觉要不够,干脆就逼她嫁给了他。

    他对这女人一开始的想法就是先玩两年,腻了再看,要不要孩子看缘分,反正她心里没他。没想到有一次让她意外怀孕,他听人说女人要是生了孩子,就会被拴住,他只好忍一忍,让她先把孩子生下来。

    ……

    做完后,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沈知捷仍不舍得松开怀里的女人。

    孟繁星背对着沈知捷躺着,不知道他的想法,整个人疲软不堪,心里只盼着他早点腻了她,结束这种生活。

    第二天一早,沈知捷醒来,习惯性地一摸身边的位置,手心落了空,他知道孟繁星起床去带女儿了,这有妻有女的生活,其实他蛮享受。

    以前家里催他结婚,他一度很抗拒,觉得私人空间多了一个女人会很烦,生了孩子吵吵闹闹的更烦。

    可把孟繁星这个女人弄到手,意外让她怀孕,生下他们的孩子,他出乎意料地没有感觉烦。他的女儿很漂亮,而且是个很乖的小丫头,吃饱了玩,玩累了睡,不爱哭闹。

    才出生几个月,已经长得很漂亮了,由之前皱巴巴的,现在养成了一个小美人胚子。

    他起床洗漱更衣,边系领带边走到婴儿房门口,等一下吃过早点,他得赶回公司。

    看到孟繁星抱着女儿坐在落地窗前喂奶,白色的晨光洒落,在她光洁如瓷的脸上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泽,她低着头,正微笑看着女儿满足的模样,满满的母爱快要从她眼里溢出来。

    沈知捷看到这一幕,冰冷的眼神有些暖意,心里也变得柔软。他迈开大长腿走到孟繁星身旁,半蹲下逗一下女儿,隐约看到胖乎乎的小脸蛋上两个浅浅的小酒窝。

    他本来没有什么邪念,毕竟给孩子喂奶是很神圣的事情。

    可是孟繁星看他靠近,有些不自然,还拉一下衣物遮掩一下,这一下子撩出了他的火。

    沈知捷看看手表,时间还算宽裕,准备让保姆来把孩子抱走,他好好教训一下这不乖的女人,可就在他转过脸要叫保姆时,女儿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伸出两个小手要他抱抱。

    看到女儿一脸无邪,清澈的大眼睛里面像是藏着小星星,他一颗心都要软化了,小心翼翼地抱住女儿小小的身体,软绵绵的很舒服,一股甜甜的奶香让他满足,心下想着先饶了孟繁星这一次,不过到了晚上,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孟繁星看沈知捷抱走了女儿,松了口气,整理好衣物,她望向沈知捷,很平静的口吻道:“我想回我爸妈家住几天。”

    沈知捷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的样子,继续逗女儿玩,女儿在他怀里发出咯咯的笑声。

    孟繁星看沈知捷不搭理自己,她又重复了一遍,“我想回我爸妈家住几天。”

    沈知捷只顾逗女儿,也不看她,只冷淡道:“孩子还小,我不准妳带着她到处跑。”

    他知道她家里的情况,乱七八糟的,虽然他之前为了得到她,帮她家里处理不少麻烦,帮她那个染上赌博的哥哥收拾不少烂摊子,要是让他女人和孩子卷入那麻烦里面,他可不允许。

    所以,他不同意她回去。

    孟繁星咬咬牙,自从女儿出生,她天天都要待在这别墅里面,除了给女儿喂奶,她什么都不用做。可她也是个人,也要透透气散散心,这样下去她会闷死的。

    所以她望向沈知捷道:“好,我可以先不回家,可是有闺蜜约我,我等一下想出去和她见见面。”

    沈知捷看她一眼,漫不经心的口吻道:“妳要出去了,女儿饿了怎么办?跟她说清楚,以后断奶了再见面。”

    言下之意很明显,他不同意她出去,当然,他也不同意外人来他家。

    孟繁星脸色沉下来,自从婚后,沈知捷就处处管着她,她真的很不高兴。她这人不喜欢被约束,她怀念以前工作的那段日子,虽然管理秀场很累,大大小小的事务很多,但她很有成就感。而如今,她什么都做不了,就连和闺蜜见个面,他都不准。

    沈知捷会看人,看孟繁星脸上不高兴,又看她倔强地咬着嘴唇,他就知道,她不想乖乖听他的,所以一向强硬不妥协的他,妥协了一次。

    他把女儿交还到她怀里,对她道:“我明后天要出差两天,妳先好好待在家,等我回来了,再陪妳回去。”

    孟繁星抱住女儿,丝毫不为沈知捷的承诺所动,他离开房间后,她看着冷冷清清的房子,委屈得流下了眼泪。

    佣人忙完走进房来,对孟繁星道:“太太,今天一早保姆说她有点不舒服,萌萌我来带,先生说让妳下楼去陪他吃早点。”

    孟繁星忙擦去眼泪,对佣人道:“我不饿,让他一个人吃去。”

    佣人是沈家那边调过来的,她看孟繁星眼眶红红的,知道她哭过,她轻叹一口气道:“先生还是很关心妳的,结婚过日子就是这样,总会有摩擦,多包容理解就好了。”

    孟繁星唇角浮起一抹讥讽的笑意,她才不稀罕他的关心!这婚姻这生活,也不是她想要的!理解与包容,是建立在爱的基础上,对一个她不爱的人,她又怎么可能轻易交出自己的心?

    看她不吭声,佣人又开始念她,“上次夫人过来,说让妳放宽心,养好身体,继续生孩子,女人就是这样过来的,不要那么孩子气……”

    “还有,上次夫人给妳带来的那个方子很灵,我会多给妳熬那个药汤,妳喝完一个疗程看看,准能怀上第二胎!”

    佣人不说还好,一说起那又苦又涩的药汤,她眼眶又红了。孟繁星很想跟佣人说,药汤她倒了,和沈知捷上床的时候,她有和他做安全措施,怀孕这事,根本不可能发生,她也不可能再做沈家的生子机器,让她少费心。

    而且对沈家那些老爱逼她生孩子的长辈,她也不喜欢,有女儿她就足够了,她不想再生,更何况,还是给一个她不爱的男人生!

    她有点赌气地不再搭理佣人,佣人觉得她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女人,觉得先生娶她真的是可惜了。

    入夜,孟繁星坐在床上,拿手机跟闺蜜在诉说沈知捷种种恶行。

    “妳都不知道他有多可恶,我今天早上跟他说我想回我爸妈家住一段时间,他都不同意!那是我爸妈,我想他们了这有错吗?他是冷血动物,不代表我就要听他的安排!”

    “对啊,是嫁他又不是卖给了他,凭什么这样束缚人,不过他是生意场上的大人物,繁星,要不妳先忍忍?沈知捷这么有钱有势,很多女人都想嫁他,可他最后选择了妳,我觉得这有可能是真爱。”闺蜜在电话那头很同情她,但还是选择站在她男人那一边。

    “真爱个鬼头啦,妳是不是重色轻友?”孟繁星看闺蜜还帮他说话,有点不爽。谁不知道,沈知捷有个顶级漂亮的女秘书,有时应酬也接触不少女明星女模特,对自己,他大概就是新鲜,玩过火了导致她怀孕,因为家里逼急了才会让她生下女儿。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就是想着,得罪他没什么好处,何况你们连孩子都生了,小萌乐那么可爱,妳就好好带孩子,不管妳老公就好了。男人应酬归应酬,可他对外面的女人就是不沾不惹,这不很好吗?”闺蜜好言相劝。

    “妳都不知道他……”

    “如果他只是喜欢管妳,说明他是在意妳,不放心妳,好了好了,不要想太多。”闺蜜好言相劝,毕竟夫妻的感情问题不好插手太多。

    孟繁星翻了一个白眼,她觉得闺蜜一定是让沈知捷给收买了,才会这样处处帮他说好话。

    “方雅玲,妳到底是不是被沈知捷收买了?怎么老帮他说话?”孟繁星是个性情温柔的人,但也忍不住抓狂了。

    她不知道,她和闺蜜的对话,都让提前结束饭局回家的沈知捷给一字不落地听进去了,这时他漫步走到床边,一抹身影便笼罩在她身上。

    孟繁星说得正起劲,下一刻,一道磁性低沉的声音传来,“谁让我收买了?谁在帮我说话?嗯?”

    孟繁星听到沈知捷的声音,浑身一颤,忙挂断电话,她不知道他听了多久,听到了多少,她只知道他那么可恶绝不会轻易饶了自己。

    知道她对自己有很多不满,可他不想她胡思乱想,便凑到她耳边吻一下她耳珠子,转移话题道:“妳好香,洗澡了?”

    孟繁星躲一下他的吻,偏是不答他的话。隐约闻到他身上有淡淡的女人香水味,她蹙蹙眉头。不过刚刚她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些,因为沈知捷好像没有听到她讲电话的时候骂他的内容。

    沈知捷又亲昵地吻吻她颈侧,看到她又躲,他一记吻落在她肩上,然后直起身来,边脱衣服边对她道:“今晚我们换个地方,浴室怎么样?”

    孟繁星回过头看着他,眼里快要喷出火焰来,这男人,在外面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在她面前,怎么就像个无赖一样!

    她起身一边穿拖鞋一边对他道:“不要,我要去看看女儿。”

    怎么可能有放过她的道理,他用波澜不惊的口吻对她道:“我明天要出差了,妳可以拒绝我,但要是拒绝了,我出差回来,妳得把这几天的都给我补上,妳现在要是乖乖服从我,我出差那两天的就算了。”

    孟繁星脚步一顿,回过头对沈知捷咬牙切齿道:“除了拿这个来欺负我,你还会什么?”

    沈知捷发现,孟繁星生气的样子很可爱,继续逗她道:“这是对妳早上不来陪我吃早餐的惩罚,至于还会什么,等一下试试不就知道了。”

    孟繁星手握拳头,她发现无论什么话题,他都能绕回那件事。

    沈知捷看她不敢发作,顿了一下,又道:“现在不听话,还要继续罚。”

    孟繁星不吃他那一套,偏是要去看女儿,可是沈知捷跟了上来,陪她看着呼呼大睡的女儿后,一把抓住她手腕,将她带离婴儿房,硬是拉进浴室里面。

    ……

    孟繁星以前生物钟紊乱,因为工作很忙,颠倒日夜,就是想赚更多的钱。

    可是自从生下女儿,她生理时钟也调整过来,每天早早就醒了,就是想看看那小小的人儿。

    可因为前一天晚上的折腾,她起晚了,她慌慌张张地从床上坐起身来,发现身上哪都疼,很不舒服。她掀开被子,雪白的肌肤上一道道青紫的痕迹,她很想哭。

    猛看到沈知捷正在收拾行李,她生气地瞪着他,不知道自己嫁的到底是怎样一个衣冠禽兽!

    沈知捷看到孟繁星醒来了,坐在床上瞪他,他没好气地对她道:“放心,我要出差,今晚不折腾你了。”

    孟繁星抓起一只枕头砸向他,想他快点走,她真的不想看到他。

    沈知捷接住了枕头扔回床上,淡淡的口吻对她道:“身为别人的太太,不早点起床给自己的先生收拾行李就算了,还要对自家先生发脾气,孟繁星,我看你就是欠收拾,还是收拾一次两次不够,还要多来几次那种。”

    孟繁星不想听他说教,一把扯开被子就下床,跛上拖鞋走向浴室。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上满是情爱后的痕迹,她很气,接下来几天,她都得穿得严严实实的了。

    沈知捷懒得哄女人,也不懂怎么哄,反正这辈子是认定这女人了,也只在她身上找到感觉,他就不会再对第二个女人感兴趣。不过把这女人娶回家来,她总是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让他很烦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夫人要跟你离婚最新章节 | 总裁,夫人要跟你离婚全文阅读 | 总裁,夫人要跟你离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