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被甩不认帐 第八章

作者 : 夜炜

【第五章】

陆星辰对所谓上流社会的派对并不陌生,以前的陆恒,不跟人说他事业多有成,但因为有她这么漂亮的女儿,总忍不住苞别人炫耀。所以只要可以,他去哪里都会带着她,包括这些贵宾宴会。

可就算熟悉这种场合,但陆星辰心里有些抗拒,别人是丑小鸭变成白天鹅,她是白天鹅变成丑小鸭,这种场合会像一面镜子照着她。

镜子里今天穿着小礼服的她,高贵俏丽,仿佛还是那个被捧在手心的公主。但镜子外的她,不过是误穿别人水晶鞋的灰头灰脸的姑娘。

尤其是,她穿成这样出现在贺臻面前,更觉得有点不自在,因为他知道她的过去,更清楚她的现在。

然而,没有像电视剧演的那样,男主角会被换了个造型的女主角惊艳。

贺臻根本没在等她,而是面朝窗外打着工作电话。她站在原地等了几分钟,他的电话还没打完,她还不好意思打断他。

只是此刻看到他挺拔穿着西装的背影,突然想起有一次他们去海边玩,那时候,他们刚交往一个多月,还没有接过吻。

兴许他们外表都不错,又是情侣,摄影公司就邀请他们,去拍一组素人的婚纱宣传照。

贺臻一开始是拒绝的,但她一直说要拍,他才勉强答应。

一开始,摄影师就不断地说。

“男生你靠你女朋友近一点。”

“你的手可以放在她的腰上吗?”

贺臻虽然有些不自然,但慢慢这些也做得很好,毕竟颜值好的人怎样摆拍都会好看。

可摄影师大哥突然说:“男生亲一下女生。”

当时正面对她的贺臻就有些不自在了,脸也在她的目光之下红了起来,然后她说:“为什么睡不着?”

他就没有回答,只是走进她的房间,随手将房门关上,然后毫无预兆地,抱着她就吻了下来。

一开始他只是很生硬地贴着她嘴唇吻,可慢慢的像找到方法了一样,在她呼吸之间一遍一遍的吸吮。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很久之后,她背贴着墙壁气喘吁吁,而他呼吸沉重贴在她肩窝里,低声说:“这个才是我们的初吻,你给我好好记住。”

这种亲密的体验有种无与伦比的美妙,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慌张与悸动,也从未有过这样羞涩与乖顺,慢慢依偎在他怀里,但又不服气地抬手打了他一下。

嗔怒的。

贺臻这下终于低声笑了,捏了捏她的下巴说:“现在,应该睡不着了吧?”她反问他,“你是为了让我睡不着来吻我的吗?”

他供认不讳地说:“嗯,分明是两个人在谈恋爰,不能只有我因为被吻失眠。”

原来,他一直报复心都是这样强呢。

想到过去的他,陆星辰笑了,笑得像过去那些时光那么美好,有隐含泪光。

其实,对方早已挂了电话,但贺臻的手机一直放在耳边,目光凝视面前光线暗淡的玻璃窗上,倒映出穿着小礼服的俏丽身影。

镜像看得并不是很清楚,但哪怕是剪影也如同白天鹅一样漂亮,哪怕不是很清楚,也能看到她看着他露出了微笑。

曾经何时,他计划着为她挡风遮雨,想着有一天在他身后的她,露出无忧无虑的笑,可这计划早就破灭的今天,她就这样出现在他的身后,安静的微笑着,恍若是梦。

“你们还没好吗?”化妆师走了进来。

贺臻瞬间回过神,将手机放下转过身,目不斜视从陆星辰身边走过。

陆星辰跟化妆师说了一句,“已经好了,谢谢。”

然后,她踩着高跟鞋,快步跟上贺臻走向他的车。

他走得很快,到驾驶座旁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小跑着的她有些跌跌撞撞冲到车边,打开后门坐了进去,“不好意思,化妆的时间有点长了。”

贺臻没回答,只是将车子开了出去。

时间够,不会迟到,就算迟到了也没关系,毕竟他的初衷只是为了不让她跟罗科吃饭而已,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

贺臻牙关紧了紧,再次搬出不想让她祸害他手下得力助手的借口,他自己都不信。

贺臻有些烦躁的按着喇叭。

本来想开口打破车内尴尬气氛的陆星辰,又识相地闭了嘴。

晚上的宴会并不商务,但也来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

贺臻大概是需要女伴出席,才叫她过来的吧。

她虽然没有钱,但长得好看啊。

只是,寿星刘总的女儿应该很喜欢贺臻,所以从一开始看她的眼神就不大友好,后来趁贺臻跟其他人谈话之际,还过来问她,“你跟贺总是什么关系?”

她很识相地回答,“我是贺总的员工。”

贺臻却冷不丁出现在她身后,皮笑肉不笑地反问她,“只是员工?”说完搂住她的腰,跟刘总的女儿说:“失陪。”

陆星辰挺没出息的,被他这么搂腰居然紧张得心跳加快,身体僵硬地被他搂着走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你刚才是拿我当挡箭牌了是吧?”

贺臻冷眼看了她片刻,抱她腰的力道更紧了一下,“不然你以为呢?”

她当然不敢有其他以为,连失望都不敢有,还笑着说:“我看刘小姐蛮好的,人很漂亮还很有气质,家世跟你也算门当户对。”

“门当户对!”贺臻瞬间冷笑,“对,我要找也会找一个跟我门当户对的女人,所以绝对不是你。”

她也没说是她啊,陆星辰觉得自己挺冤枉的,以前这人脾气还可以,可现在脾气怎么那么差,动不动就发脾气,难道是因为……财大气粗了?

但都让他拿她来当挡箭牌了,他还想怎样?

只是,这件事情的后续还没结束。

陆星辰跟贺臻一起出席刘总生日宴之后,公司又开始有一些流言蜚语。

说陆星辰上个月还跟罗特助暧昧不清,经常假借加班为名跟罗特助在办公室约会,这才没多久,又踩着罗特助的肩膀勾搭上了贺总。

罗特助这垫脚石当得真悲催,可对方是贺总他也无话可说,不过会不会因为陆星辰,罗特助会自动离开公司或被贺总开除?

看来之前的传言不假,陆星辰在前公司的时候,就是因为勾引有夫之妇的上司,才会被赶出来,这么说,她之前在前公司的业绩都是用身体换来的。

要这么说,陆星辰可就不爽了。

她在前公司工作的四年,是得到她上司郭旭阳提携,让她参与了专案的开发,她也一直感恩在心,但这也是她任劳任怨努力工作一年多之后,让大家看到了她有被提拔的能力。

只是后来,郭旭阳不断给她发有性暗示,与暧昧的短信,她很明确地跟他表示过,不可能跟他有工作之外的关系。

但他却不死心,还想用他对她的提携之恩让她顺从,她当然不愿意,但她的生父陆振廷被追债的逼急了,没从她妈妈那拿到钱,就跑来公司找她。

因为他曾见过不请自来接她一起出差的郭旭阳,正好那天他来的时候,见到郭旭阳想对她动手动脚,他就认定郭旭阳跟她是男女朋友,想从郭旭阳那拿钱。

郭旭阳当时否认了这事。

可陆振廷说,就算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那也一定是男女关系,别想免费碰他女儿什么的,事情闹大后就在公司传开了。

陆星辰还想等时间证明自己的清白,但去没想到,郭旭阳跟总部某位年上女副总,是男女朋友关系,那位女副总一出现,郭旭阳立刻反咬一口,说是她陆星辰为了工作机会,主动勾引他,但他一直拒绝。

就这样,她带着一个不怎么光彩的理由,从前公司离职。

现在,她不想再因为这类事情影响到工作,更重要的,她很不想影响到贺臻跟罗科。

正好,以前小时候的玩伴罗永飞从国外回台小住,罗永飞的现任女友也是她儿时的好朋友,她就跟他们俩商量了一下,让罗永飞在她下班时间来接她几次,制造她有男朋友的假象。

罗永飞觉得好玩,非常不低调地,开了一辆拉风的红色法拉利过来把她接走。

没几天,她中午在公司餐厅吃饭,就有几个好奇的同事来问:“星辰,这几天来接你的是你男朋友?”

“是啊。”

然后,她顺便在大家的八卦中,澄清了一件事,“你们不会真觉得,我跟贺总或罗特助有其他关系吧?没有啦,我有男朋友,而且没有分手的打算。”

反正过一阵罗永飞也会带女朋友出国,这个谎言对他没什么影响,却给她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想到之后自己就能清净的,跟普通人一样上班,陆星辰就觉得自己,太机智了。

当然,这只是她的想法而已……

几天后。

贺臻跟江海诚非常顺利地,给客户做了新品宣传会。

之后,两人站在会场外的看台,一边喝咖啡,一边并肩看面前的城市,想起两人刚开始创业的寒酸模样,再对比现在,他们对彼此露出心照不宣的笑。

江海诚笑着,跟他一起眺望了一会儿远处的风景,然后将咖啡往护栏上放,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打,再没头没尾地对着电话说:“苏乔安,我很想你!”说完挂了电话。

贺臻没好气地,将他挂在他肩膀上的手给推下去,“也不嫌你肉麻。”

江海诚大笑,“以前怕自己给不了她任何东西,现在会想着,在努力努力把那一大片楼房都买了送给她。”

看江海诚俗气得跟暴发户似的,贺臻心里竟然有些羡慕,陆星辰她……

呵,又想到陆星辰干嘛?

贺臻不说话。

滑动手机的江海诚突然唔了一声,把手机拿给贺臻看,“这不是你的小助理陆星辰吗?”

哪壶不开提哪壶。

贺臻瞥了一眼他的手机,然后面色一沉,这是一张被人偷拍的照片,照片里的陆星辰被一个穿着很潮的异性搂着肩膀走向一辆红色的车。

他不由眉头一紧,“哪来的照片?”

“我那八卦的秘书姐姐在办公室群里传的。”

江海诚跟贺臻不一样,他随性,洒脱,对他办公室的人要求就是,工作做好,其他别太过分的他都可以包容,他偶尔还在群里闲聊,反正他的办公室很热闹。

“这车是法拉利的。”江海诚将图片放大了一眼,又缩回去,读秘书跟其他人的聊天记录,“陆星辰本人亲口承认,她跟贺总,罗特助只是下属跟上司的关系,她自己有男朋友的。”

贺臻在听得到陆星辰本人亲口承认这句话时,脸色就已经很难看了。

可江海诚还在念,“人家陆星辰长得确实好看,身材也很好,有超级富二代男朋友也不奇怪,虽然外表好像是没贺总帅,但脾气应该也没贺总冷,你看她男朋友天天来接……诶,贺臻你去哪儿?”

江海诚大笑拉住贺臻,“说你帅呢。”

贺臻抬手推开他的手继续走,江海诚拦在他面前,一脸促狭,“你就老实交代吧,你跟陆星辰一定有什么对不对,或者,你喜欢人家?”

“滚蛋。”贺臻挣脱了他的手,“我先回去了。”

“晚上的饭局你不去吗?”

“那是你的工作。”

“你刚才可是答应了要一起去的。”

但贺臻只说了一句,“罗科会跟着你。”说着,人已经推开玻璃门进去,江海诚笑着追进来,“那你着急着是要去哪里?”

贺臻面无表情地笔直走向停车场。

回去的路上,他一直看着时间的,这个时候回去,一定能赶在下班之前回到公司。

可是,该死的又堵车了!

下班时间一到,陆星辰又会被那个开法拉利地给接走,他一定要在那之前拉住她。

他按捺不住,拿出手机给陆星辰拨打了过去,但她手机一直没人接,没人接。

她敢为了去约会提前下班试试!

贺臻回到公司,已经超过下班时间十五分钟。

正好因为新专案结束,大家最近都会准时下班。

所以,他回到办公区那一瞧,里边空无一人,陆星辰已经走了。

是因为坐在豪车上跟男朋友在一起,都不接他电话了是吧?

可是他,居然因为等不到电梯,怕会拦截不下她,一口气跑了十几层楼梯。

贺臻恼怒地再拿出手机拨打她电话,不管她在那里,现在立刻给他滚回来……

熟悉的铃声在室内响起来。

贺臻寻声看过去,陆星辰那台陈旧的手机就放在她桌面,正被他打响着发出铃声。

贺臻突然有惊喜的预感,立刻回过头去。

果然,陆星辰拿着一堆资料跑进办公室,看到他时,她脚步顿住。

他今天不是去宣传会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而且满头大汗的,横眉看着她,让她觉得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她指了指桌面,“我去接电话。”

贺臻将放在耳边的手机放下来,掐断,她一直响的手机也跟着停了。

陆星辰愣了一下看向他,“是贺总你给我打的电话?”

他咽了咽嗓子,沉声问:“你刚才去哪儿了?”

“我想了解一下公司的虚拟主机,所以去研发部那借了资料。”看他脸色很难看,还气喘吁吁的,她观察了一会儿试探询问:“贺总,你没事吧?”想立刻掐死她,算不算有事?

贺臻深呼吸,“有事。”

她走向他,“你脸上很多汗,是哪里不舒服吗?”

“哦,心里不舒服。”因为她,他心里总是难受得厉害。

“心脏不舒服?”她赶紧走得更近一些,“很难受吗?我现在就给你打,唔……”

贺臻将她拉过去,然后重重吻上她的唇。

陆星辰不由睁大眼睛,手上的资料全部从手上掉了下去,

陆星辰从桌上坐起来,一边动手整理自己的衬衫,一边故作镇定地回答,“可能他人好,没嫌弃我穷。”

所以,她依旧承认,当初她是真嫌弃他穷的对吗?贺臻用怒红的眼睛看向她。

“我现在比那小子更富有,可以满足你所有的物质欲望,所以,我用高价把你从他身边买过来,怎样?”

陆星辰眼底流过一丝暗淡,她抓紧了衬衣的衣襟,抬眼看向他时,脸上换上了淡淡的笑容,说道:“不好意思,贺总,我跟我男朋友蛮好的,并不打算离开他。”

贺臻牙都快咬碎了,“你再说一遍。”

有些人,她可以毫无顾忌的靠近,就像让陈永飞假装男朋友。

但有些人她需要离远远的,比如贺臻。

他也许只是想着报复她,但她却能轻易在他的复仇里迷失自己。

再说她也没资格接近他,她凭什么在他窘迫的时候玩弄,又在他飞黄腾达时攀附?

陆星辰说:“我喜欢我男朋友。”

砰的一声!

贺臻的拳头重重打在了桌面上。

她变贫穷了,他变富有了,他把她留在他身边,是为了让她后悔当初的嫌贫爰富,让她后悔当初抛弃他,可这些从未真正让他有胜利感。今天她再跟他说,她喜欢别人,还是瞬间让他觉得自己一败涂地。

“陆星辰,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恨你。”

贺臻说完,愤然离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被甩不认帐最新章节 | 总裁被甩不认帐全文阅读 | 总裁被甩不认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