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徐秘书又跑了 第四章

作者 : 金晶

秦羽今天早早就下了班,她特意梳妆打扮了一番才过来,第一次见便宜姐夫,她打算要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这样的话他也能认真地帮忙。

傅冠站起来,看到了林宛瑜嘴里漂亮懂事的继女秦羽,他礼貌地说:“你好。”

“你好。”秦羽早听说过徐柔汐的老公有貌有型,但是没见过面,今天是第一次见,近距离地看到傅冠,她才发现傅冠很帅,完全不像一个有孩子的已婚男人,举手投足间带着成熟稳重的气息。

“小羽,来坐妈这儿。”林宛瑜拉着她的手。

“哦,好。”秦羽的脸颊微微发红,含羞的目光时不时地飘过傅冠的脸,心里忍不住地想,徐柔汐怎么这么厉害,能泡到又帅又有钱的男人!

“小羽,这是你姐的老公,你喊姐夫,知道吗?”林宛瑜想的是要拉近彼此的距离,关系越好,人家才会更认真帮忙。

秦羽抬起头,看着傅冠,怎么也喊不出来,一张脸红润不已。

“这孩子性子比较害羞,傅冠,你别计较啊。”林宛瑜替秦羽解释道。

傅冠无所谓地点点头,秦羽跟他没关系,他心里装着事,只想快点吃完饭,喊了服务员上菜,他们就吃起了饭,秦羽在最开始的羞涩之后,又恢复了她活泼的本性,不着痕迹地打听着傅冠的喜好。

一顿饭吃得傅冠脑袋疼,秦羽就像一只蜜蜂在他的耳边嗡嗡地响个不停,总算吃完了饭,他开车送了她们回去,随即开车回家了,果然全天下的女人都没有他老婆可爰,跟她们待在一起,总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

林宛瑜和秦羽手挽手地上楼了,林宛瑜开心地说:“傅冠没有否决,那一定会帮忙,真是太好了。”

秦羽满心地想着今天跟傅冠吃饭的点点滴滴,以前,她不喜欢那些相亲男生,仅仅是他们不够有钱,不够大方,可跟傅冠一比,他们缺的不是钱,而是深入骨子里的教养和风度翩翩,他就像是白马王子般,轻易地虏获了她的少女心。

“小羽?”

“没什么。”秦羽心里一紧,她不由自主地想,如果傅冠是她的老公就好了,嫉妒如藤蔓缠住了她的心,她嫉妒徐柔汐,凭什么徐柔汐就能碰到这么优质的男人呢。

像林宛瑜说的,她没有比徐柔汐差啊。

好不甘心。

傅冠回到家中,徐柔汐正陪着傅辞,给傅辞讲故事,一边逗着傅盼,三人坐在柔软的白色羊毛地毯上,笑得开怀。

“爸爸,你回来了啊!”傅辞开心地说。

傅盼捧场地跟着喊着,“拔拔,回来了!”

徐柔汐看了他一眼,“要吃解酒药吗?”

“不用。”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说出他今天一起吃饭的人是林宛瑜,他知道她们最近的关系不是很好,他本来打算想解开她们的心结,结果他自己心里有事,反而忘记跟林宛瑜提起,“我今天没喝酒。”

“嗯。”徐柔汐不甚在意地点点头。

傅冠先去洗澡,换了一身家居服走了出来,徐柔汐没在讲故事了,和傅辞傅盼闹在一起玩,傅辞怕痒,徐柔汐故意挠他的腰窝,惹得他笑个不停,而傅盼有样学样地也去挠他,三个人闹成了一团。

傅冠走过去,从徐柔汐的手下拯救了儿子,傅辞的脸红扑扑的,“爸爸救命!”

他笑了,在儿子耳边说:“爸爸左边,你右边,知道吗?”

“好。”

徐柔汐看着半路劫走了她儿子的傅冠,他侧脸对她坏坏地笑了一下,她心生一种不好的预感,下一刻就被他给摁住了,“啊,傅冠,你是不是男人,居然欺负女人!”

傅辞抱住徐柔汐的右边,可爰地说:“妈妈欺负我,爸爸给我报仇。”

“哈哈哈,好痒,放、放开我!”徐柔汐不敢去推儿子,拳头不停地捶傅冠,但是被他们一挠,拳头成了馒头,落在傅冠的身上,一点也不疼。

傅盼歪着脑袋,看看妈妈有看看爸爸和哥哥,突然爬过去,坐在徐柔汐的腰上,嘻嘻哈哈地摸着徐柔汐。

徐柔汐一愣,“盼盼,你怎么不帮妈妈,还帮着爸爸和哥哥。”

“咯咯咯!”傅盼才不懂大人之间的道理,看哪边热闹她就凑哪边。

徐柔汐不敢动两个小的,又阻止不了傅冠,最后被他们三个人联合压下,气喘吁吁地四肢大开躺在毛毯上,傅冠像个人生赢家,一手一边抱着儿子和女儿,坐在她的旁边,“老婆?”

“哼!”她娇哼着。

他笑了,“你看你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玩成这样。”

徐柔汐睁大眼睛,“你也不看看你,多大的人了,还跟儿子女儿一起欺负我。”

“你不给我欺负,给谁欺负。”他好整以暇地问。

她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给他,他真的是太不要脸了,就知道欺负她,还敢美化欺负这个词,她的头发乱糟糟的,像个疯婆子,不跟他计较,看了看时间,不早了,“他们要睡觉了。”

他瞟了她一眼,“嗯。”

傅辞现在已经一个人睡了,林阿姨晚上都陪着傅盼睡,徐柔汐给儿子和女儿一个脸颊吻,“晚安哦,宝贝们。”

“晚安妈妈。”

“妈妈。”

傅冠也亲了亲他们,跟他们说了晚安,两人回了房间,徐柔汐拿着梳子梳头发,结果头发打结了,“傅冠,看你做的好事!”

他看了过来,“我来。”

“不用!”她生气地说,从抽屉里找了剪刀过来,准备把打结的头发给剪了。

傅冠被吓了一跳,连忙从她的手里拿下剪刀,“不要胡闹,剪成烂头怎么办!”

“你才烂头!”

他笑着放好剪刀,耐着性子替她将打结的头发解开,“看,这下好了吧?”

“我才不会谢谢你。”

“嗯,不客气。”

“我不谢谢你。”

“不客气。”

她抿着唇,伸手要去拿梳子,他先她一步拿起了梳子,慢慢地替她梳头发,她的头发比之前怀孕的时候要长些,怀孕的时候,她嫌洗头麻烦,把头发剪到了肩膀,现在长了一大截。

“最近很忙?”

“我忙什么你不知道。”她奇怪他的话。

“和乔氏的合作怎么样?”

“很顺利。”她说。

“听说这次来的是乔氏的秘书长?”

“是啊。”

“怎么样?”

“你说他人怎么样吗?很好啊。”徐柔汐刚说完,头皮一阵疼,“傅冠,你要抓秃我的头啊!”

他的手劲微重,但自己没有任何感觉,听到她的惊呼声,忙不迭地松开了手,掌心温柔地贴在那一块头皮轻轻地揉着,“对不起,我没注意。”

“我自己来,你这个人笨手笨脚的,我的头发很珍贵的。”她推开他,拿起梳子自己梳。

傅冠沉默地看着她,脑海里都是她那一句,那个男人很好。

什么样的男人能得到她一句很好。

他好吗?在她的眼里,他好吗?

紧抿的薄唇蠕动着,这句话就要从嘴里蹦出来了,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该怎么问?他突然就开不了口了。

“傅冠,你没必要吧。”

“什么?”

“我不过就是说你扯了我的头发,你就一脸严肃地看我?我说错了?”她看着镜子里沉闷的傅冠,无法理解这个男人又在搞什么鬼。

他看着镜子里一脸郁闷的徐柔汐,心就更加的闷了,“没什么。”

“你今天很奇怪诶。”徐柔汐眯着眼打量他,突然将梳子往桌子上一扔,“傅冠,你是不是在外面拈花惹草了?”

他怔怔地看着来势汹汹的她,胸口的闷一下子就被溃散了,他低声笑了,“我在外面拈花惹草?不是你在外面勾人?”

“你神经病!我在外面勾谁啊,我都是孩子妈了!”他居然敢黑她,她清清白白的,他胆子大了。

“我也是孩子爸了。”

徐柔汐伸出手指,狠狠地戳了一下他的胸膛,“谁知道哦,通常出去乱搞的都是孩子爸。”

“是吗?”

“不是吗?孩子妈被留在家里带孩子,做家务,熬成黄脸婆!”她咬着唇,一脸的痛苦。

傅冠上前,将她抵在桌子上,“孩子谁带?家务谁做?黄脸婆是谁?”

灵魂三连问,她闭嘴了,孩子是林阿姨带,家务是林阿姨做,黄脸婆……跟她没关系,她是一个幸福的豪门太太。

“徐柔汐,你有没有在外面勾人,嗯?”他危险地瞅着她,大有她一旦说错话就一口吞了她的气势。

她才不怕,“通常是做错事的人来抹黑,你在外面勾搭漂亮美眉了,是不是!”

“看来我要好好检查一下。”

“啊,你干什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的徐秘书又跑了最新章节 | 总裁的徐秘书又跑了全文阅读 | 总裁的徐秘书又跑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