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相思无悔 > 第一章 四年的暗恋

相思无悔 第一章 四年的暗恋

作者 : 简薰
    东瑞国的西疆永远是风沙漫天。

    此刻除了风沙,还有鸣鼓声。

    咚,咚,咚。

    当兵的人,闻鼓而进。

    这是西尧第二次大型来犯,东瑞军简直杀红了眼,各将士小队催马向前,手中刀剑高高举起,落下时必定带着血痕。

    红色的血,染红了西疆大地。

    西尧军终于开始溃败。

    东瑞军的左前锋夏子程大声勒令,“举进旗,继续追击。”

    四年前,西尧国新皇上位,东瑞派了使臣祝贺,没想到西尧居然把使臣的人头挂在城墙上,无异是打了东瑞国一个响亮的耳光。

    两国上次大型征战已经是五十年前,各自都是民不聊生,死伤者众,在贤士的提议下,签署了和平协议,五十年来,两地来往频繁,做生意的、通婚的通通有,没人想到西尧新皇会突然发难。

    东瑞国不管是为了面子,还是为了安全,都得派军出征。

    所幸虽然东西和平五十年,但东瑞国一直在跟南蛮打仗,武力军队并没有放下,迅速命正二品的辅国大将军夏阔整合军队,带着长子夏子程出征。

    而东瑞的西疆,一直以来由尚家世袭管理,一代又一代的宗主,就是一代又一代的定远将军,只是六年前的定远将军被暗杀,其子尚崇孝年幼,不过一岁小儿,朝廷原想派个亲王接管边关将士,却没想到不管军人还是在地生活的百姓,都已认定尚家人,为安抚人心,皇帝特令由尚家长女尚灵犀代弟从军,成了新一代的定远将军。

    对尚家来说,这是荣耀,也是麻烦——原本打算让十六岁的尚灵犀在热孝成亲,嫁给卓家少爷,却没想到朝廷将故定远将军的军牌,直接传给大女儿。

    皇命下来,尚家也只好跟卓家说不嫁尚灵犀了,改把十五岁的尚灵云嫁过去,亲事不用作罢,依然是两姓之好。

    尚灵犀就这样从一个官家小姐,成了必须住在帐棚中的定远将军。

    两年后,尚灵犀十八岁,西尧国斩东瑞来使,辅国大将军夏阔带着儿子夏子程跟三十万大军到了西疆,重新规划,让夏子程领左前锋一万人,尚灵犀领右前锋一万人。

    三十万的精兵,第一次就打了胜仗。

    夏阔命令,不得庆祝。

    此后四年,西尧国不时来犯,总是几千小兵突袭。

    东瑞国当然不是只挨打,也会突袭回去,每次杀对方几百人,自伤几百人,如此这般血腥的一来一往。

    虽然总是见血,但对边疆来说,都是小意思了。

    东瑞疆土大,加上西疆有沙山,粮草运送困难,雪上加霜的是朝廷派系作对,军粮总不能及时到,所以饶是夏子程想打西尧,也不能擅自作主,万一战线拉长,粮草补及不足,那可是三十万条的人命。

    只是这一次不同,这次一口气来了三个月的粮草,加上西尧大举进犯——不同于过去几千人的游击战,粗估至少也是十万人。

    夏子程杀得兴起。很好,再多来一些,老子我被你们这些不守信用的异族困在边疆四年,我想把你们杀光,然后带着表妹回京城。

    远远的,看到右前军也举起了红色的进旗,夏子程更愉快了。他就知道,他跟尚灵犀四年相处不是假的,在战事上,他们左右前锋一向有默契,同进同退,从第一次共同出战开始,没有一次不同调——刚开始,他当然也不愿跟个女子共事,觉得肯定会被拖后腿,但论朝廷官衔,尚灵犀就算是世袭,那也是正五品的定远将军,自己不过正七品的致果校尉,没资格由他提出不要。

    退后一步说,尚灵犀承袭定远将军职位,那是朝廷的安排,担任这次三十万大军的右前锋,那是他父亲的安排,他这个臣子跟儿子,也不能公然作对。

    军令如山,不得不从。

    不过第一次出战后,他就发现自己真小看尚家了,虽然是个黛绿年华的女子,但故尚老将军恐怕也是因为迟迟生不出儿子,便早早把长女培养起来。

    尚灵犀会看地图,懂布阵,会骑马,使得一手利落的双刀,长年生活在西疆,她比任何人都懂得西尧国的朝廷局势——打仗打仗,打的不只是硬仗,还有软的,得买通一些大臣,嫔妃,必要的时候这些人透露几句话,可比什么都好用……这些,尚灵犀都懂,她甚至知道西尧皇帝最宠幸的拉露妃喜欢东瑞国产出的珍珠。

    夏子程实在很欣赏尚灵犀,他的兄弟都在京城,在西疆,尚灵犀就是他的兄弟,两人喝酒,骑马,谈话,无敌好哥们。

    这好哥们真的像她的名字,总是跟自己心有灵犀。

    副将刚刚说,左右两军的红旗是差不多时间举起来的,这代表他们是同一个时间判断出,必须追击——西尧人多诈,但这次,他们都觉得西尧是真败,不是假败。

    夏子程双腿一夹,策马前进,一手提着缰绳,一手持祖父传下来的长刀,手起刀落,那刀刃上,已经数不清染上了第几人的血。

    远远看过去,左前军跟右前军呈现冲锋阵势,一路包夹追击,由夏阔引领的中军则展开阵形,三军呈现凹字形,把西尧的退军包夹其中。

    鼓声催促着将士前进。

    红色的夕阳,血色的荒地,沙尘弥漫。

    夏子程简直杀红了眼。

    终于,那些逃窜的西尧兵有人把刀刃丢在地上,双手抱头,跪了下来——在战场上,这是降服的姿势。

    而溃败的军队一旦有人开始这么做,就会像潮水一样止不住。

    就听得丢掷武器的声音四起,那残余几万的西尧兵一个一个跪下来——跪下来也许还有一条命,但逃下去只有死,东瑞军的马太快了,那左右前锋是疯了吧,怎么可以这样快,再不赶紧讨饶会死的。

    夏子程虽然一把长刀挥得兴起,但他不是丧心病狂的人,既然已经投降,那就是战俘。

    他不杀战俘。

    中军的鸣金声响起——夏阔率领的中军已经看到西尧兵跪降,便让左右前军停止杀戮跟追击。

    夏子程勒马,长刀一挥——由他带领四年的左前军立刻懂他意思:不杀降兵,但要往前包抄,不杀人,但也别让人趁势溜了。

    副将朱大力策马过来,喜孜孜的说:“恭喜校尉。”

    “这是大家的功劳。”

    “皇上圣恩,这回大战叙勋,校尉一定会往上提阶的。”

    夏子程看着左前军的人在捆那些西尧战俘,心里实在很高兴,又有点感触,“我虽然想提阶,不过最想的还是回京城,四年不见家人了。”

    朱大力宽慰,“老夫人,夫人,跟少爷小姐都能懂的,他们成亲您这个大哥却不在,那也是不得已,大将军跟校尉干的是保家卫国的大事,自然不能拘泥家中小节,这京城说起夏家,谁不伸出大拇指,要知道,京城能这样安逸,得多亏我们三十万大军这四年驻扎边关。”

    “这次,我绝对要把西尧的朝廷给端了。”夏子程眼中露出一丝狠意,“和平的日子不想过,那就连普通日子都不要过。”

    朱大力自然赞成,“那是一定的,文武百官都抓到京城软禁,没了主事者,百姓也只能听我东瑞的分派。”

    后头又传来一阵鸣金声——三长一短,代表收兵。

    夏子程一拉缰绳,手一挥,小兵立刻把红色的进旗放下,改举蓝色的退旗。

    虽然人人疲惫,有的身上还带伤,但表情都是高兴的,这次逐出超过百里,绝对是大胜仗,和平的日子要来临,待在边关四年,总算可以回家了。

    尚灵犀在军营前下了马,右副将赵天耀随即来报,“秉将军,右前军一万人,伤五千四百二十一人,死一千一百二十五人。”

    尚灵犀皱眉,“这么多?左前军那边呢?”

    “左前军一万人,伤六千八百五十人,死九百三十八人。”

    前锋,是夺取宝勋最快的军种,但也是死伤最严重的军种,每次一万人出征,大概有一成会在当天死亡,另外会有一成在几天内重伤死亡。

    左前军居然伤了快七千人!

    夏子程不知道有没有受伤……想到这里,尚灵犀皱起眉,她的右上臂被砍到两次,铠甲都损毁,血沿着衣服从手腕滴出来,也不知道伤得多严重。

    赵天耀却像懂她似的,“夏校尉无碍。”

    尚灵犀无奈摇摇头,“你真能打听。”

    “将军不如先去治伤吧,我已经命人去请姚姑娘了。”

    “喊她做啥,不是有医娘吗?”

    赵天耀一脸忠心耿耿,“姚姑娘医术好,故将军对我赵家有大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小姐。”

    尚灵犀一个激灵,“别喊我小姐了,我早不是小姐。”

    从十六岁那年,代弟从军起,她就再也不是尚家的大小姐。

    她现在是世袭的正五品定远将军,三十万大军中任职右前锋,靠自己挣来“云骑尉”的勋位。

    有人喊她尚将军,她更是东瑞国第一个女子云骑尉,不管哪一个,那都是她,尚家的大小姐?不存在。

    尚灵犀可是西尧人口中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她也很满意这样的称号,在西疆,太过柔弱是活不下去的……

    “尚姊姊。”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声音响起。

    尚灵犀转头一看,就看到姚玉珍白牡丹一样的脸庞——虽然尚灵犀没看过真正的白牡丹,但书上都说白牡丹美丽又富贵,常常拿来形容女子,所以用白牡丹来形容姚玉珍,应该没什么不对才是。

    看到姚玉珍,她要撤回前言,女子太过柔弱固然不行,但如果柔弱到姚玉珍这种程度,反而没有生存问题了。

    该怎么形容姚玉珍,尚灵犀读的书不多,但这姚玉珍真的又美又白,而且还很香,细致得不像真的一样,连自己身为女子,都想保护她。

    太精致了,每每看到姚玉珍,尚灵犀都觉得愧对母亲,一样是女儿,人家长得像仙女一样,自己却跟个男人似的,每次巡视军营,那些打赤膊的兵士看到她,避都不避,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而被姚玉珍看一眼,糙汉子脸上却会浮现两团红晕,显然害羞无比,差别不是普通的大。

    姚玉珍是总军医姚保的庶女,当年随着大军出征,姚保的妻子是夏夫人的表妹,因此姚家父女跟夏家父子算是亲戚关系。

    姚保在仕途上一直没什么太大的出息,这回姚夫人是花了重金求夏夫人,夏夫人这才开口让夏阔点姚保为总军医,来边疆历练一番,好争个勋贵头衔。

    姚玉珍则是跟着父亲姚保来的。

    照说出征不能带家人,但一来姚玉珍不过是个庶女,二来,她从小在医学方面有天赋,三岁就能背诵医书,四岁就开始拿银针,不过十四岁,在京城中已经小有名声,加上西疆有女子军队,除了医娘,也需要内科专门,所以得以随着父亲姚保跟着大军出征。

    当然,姚玉珍到来,得益最大的就是尚灵犀跟众位女兵了。

    军中虽然有医娘,但医娘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姚玉珍就不同,真的有医学天赋,她开的药,特别有效。

    刚开始,尚灵犀还满喜欢这个小妹妹的,小了自己四岁,说妹妹也不为过,可是随着姚玉珍越长越大,越来越水灵,尚灵犀就没那样喜欢让她为自己治伤——不是讨厌姚玉珍,而是自卑感作祟。

    就算是女魔头,那也是个女子,谁不想又白又美又香,偏偏她长年在沙尘中练兵,皮肤黑,而且没有香粉,当然也不香,美貌嘛,这倒是她唯一勉强算可以的,相貌随了娘,皮肤如果白起来,还能称得上小家碧玉,只不过现在太黑了,怎么样都美不起来。

    总体来说,尚灵犀的日子是过得挺愉快的,但前提是不要看到姚玉珍,不然她就会想起自己不像个姑娘,然后忆起母亲的泪眼,说对不起她。

    唉,也没什么对不起,圣旨来了,谁能违抗。

    要说对不起,她觉得自己才对不起妹妹灵云,喜欢陈家公子,却为了两姓之好,必须代替她这个姊姊嫁入卓家,不过两人孩子也生了,有了孩子自然有寄托……

    “尚姊姊。”姚玉珍一双妙目看着她鲜血淋漓的右手,十分惊讶,“快点进帐子,我给姊姊治伤。”

    赵天耀双手一拱,“劳烦姚姑娘了。”

    姚玉珍连忙摇头,“赵副将也太客气了,能给姊姊尽点力,那是我求之不得,不然我手无缚鸡之力,在这边关一点用处都没有。”

    说完,又上前牵起尚灵犀没受伤的那只手,“姊姊快些进来。”

    进得帐子,让丫头小粮端了盆清水来后,去看守帐门,尚灵犀便让姚玉珍除下自己的铠甲,然后是衣服——伤口有一个是中午留下来的,污血已干,跟衣服黏在一起,看姚玉珍那娇娇弱弱的样子,尚灵犀牙一咬,自己把衣服撕下来。

    尚灵犀坐在木墩子上,单手扠腰,好让姚玉珍方便些。

    姚玉珍把她的伤口洗干净,拿出圆针跟桑皮线,“姊姊的创口太大了,得缝上一缝,可麻沸散已经用完,姊姊得忍着点。”

    “好。”

    “那我开始了。”

    尚灵犀点点头,“妳缝吧。”

    痛!

    钻心刺骨的痛。

    在打仗时大概杀红了眼,被砍了还有力气握着刀往前,现在一切静下来,发现那小小的圆针居然会给身体造成这样大的痛感。

    嘶啊,怎么这样久,好痛……

    “小粮妳怎么在这,尚将军呢?”

    尚灵犀耳朵一亮,是夏子程。

    他……他来看她吗?

    夏子程过来确定她是否安好,还是知道她受伤了,过来看一看?

    不管是哪一样,都很令人开心。

    尚灵犀也知道自己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年纪这样大还喜欢一个人,很不象话,但她真的喜欢夏子程。

    从小案亲就教她练武,教她看地图,她会骑马,会射箭,同龄的男孩子谁也比不过她,谁也比不过。

    可是辅国大将军带着夏子程前来,让他领了左前锋,他们第一次一起打仗时,把西尧大军逐出了二十里地,当时残兵一直不肯投降,他们拚命追,然后两军会合,由两人领着大军在前面跑,突然间,她的马打瘸,一只脚跪了下来,她策马的速度很快,顿时便被甩出去,眼见要被身后的千百马匹踏死,却见夏子程一下子来到身边,弯腰把她捞起来放在自己鞍前。

    一切不过转瞬间,尚灵犀惊魂未定,听到夏子程问:“还好吗?”

    “我……没事。”

    马匹在狂奔,当然没空让两人换位置,或是把她放下来另外找一匹马,于是她就一直被他围抱在胸前——十八岁的尚灵犀,第一次觉得好像有什么钻进心里。

    他救了自己……

    他现在抱着自己……

    说抱也不对,但她在前,他在后,他又要骑马,当然手只能环着她……

    那天的风沙很大,尚灵犀的心跳声也很大。

    她看过话本,以前不懂女子心动那种怦怦声是什么,但她现在懂了,那是从内心深处生出的一种喜欢。

    夕阳如血,尚灵犀微黑的肤色透出了不相称的红,怦怦,怦怦,怦怦……

    一心动,看他什么样子都喜欢。

    喜欢他的凤眼,喜欢他拉弓弦的姿势,喜欢他早起操兵的模样,他的声音低低的,很好听。

    他虽然话不多,但也绝对不难相处,讲话一定有来有回。

    喝醉的时候,他就会特别想家,说起弟弟多调皮,妹妹多可爱。

    尚灵犀一直跟夏子程相处得很好,一起喝酒看星空,一起策马练弓箭,所以她难免生出一些幻想,自己只是黑了点,但又不丑,说不定夏子程可以接受她呢?皇上虽然封她为定远将军,可没说定远将军不能嫁人哪。

    小孩子这种东西多可爱,她也想生孩子呢。

    于是就在二十岁生日那天,她喝了点酒给自己壮胆,然后约了夏子程。

    两人干了三斤多的白酒,尚灵犀道:“我把小米放回家了,我娘给我训练了一个新丫头,我给她取叫做小粮。”

    夏子程虽然喝了不少,但脑子还清楚,奇怪道:“小米伺候得好好的,怎么放她回家,再来新的恐怕也没小米贴心。”

    “小米十七岁了,再不让她嫁人,会耽误她一辈子的,女孩子嘛,总还是要嫁人的。”

    “原来是这样,倒是我胡涂了。”

    “你觉得女孩子年纪大一点……我是说如果女孩子年纪比较大,你会不会不喜欢?”

    “不会。”

    尚灵犀心中一喜,“年纪大比较懂事,不会跟你吵。”

    “我主要还是看喜欢,不看年纪,喜欢年纪小的,就等她长大,喜欢年纪大的,就请她等我长大。”

    “你跟我都是二十岁,难不成你喜欢的……比我们还大啊……”问这些话时,尚灵犀心里跳得厉害。

    不知道他会说什么,他虽然喝了酒,但其实没很多,应该不算醉。

    真想直接问他,你觉得我怎么样?等我卸下军职时,娶我好不好?

    可是她不敢。

    她为了今天,已经酝酿了好几个月,昨天还失眠,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想表达心意,又不想让他轻视。

    “没有。”夏子程笑着摇摇头,“是妳想不到的人。”

    “有……那样一个人?”

    “有。”

    “我想象不到的人?”

    “绝对想象不到。”

    尚灵犀顿时生出一点点希望,会不会夏子程对自己也有那意思,他说了,是她想象不到的人?这军中的女将女兵,除了她,还有谁比她更接近他。

    老天爷啊,对我好一次吧。

    我就求这个,真的,以后什么都不求了。

    让他喜欢我。

    让他喜欢我……

    尚灵犀在口中念念有词。

    却听得夏子程道:“是——”

    尚灵犀屏息。

    “是玉珍。”

    尚灵犀彷佛坠入水中,姚玉珍?

    是了,姚玉珍今年十六岁,出落得水灵动人,肤白貌美,说话声音又娇又柔,这军营中十个将士只怕有八个都喜欢她,另外两个不喜欢她的,是女兵。

    是姚玉珍啊。

    意外,也不意外,但也没有不甘心,因为自己比不上。

    夏子程笑意满满,“她嫡母跟我母亲是表姊妹关系,其实她在私下都喊我表哥,只有外人在的时候,顾及军中不得带眷属的规矩,喊我夏校尉,我跟妳说,是把妳当自己人,妳可别跟外人讲,这样会败坏她的名声。”

    尚灵犀勉强一笑,“那是当然。”

    “我跟玉珍说了,等回京城,我就请爹娘上姚家提亲,我也已经跟表姨父提过这事情,他也是同意的。”

    连姚保都知道,而且同意,看在任何人眼中,都是很合适的一对吧。

    尚灵犀的肩膀垂了下来,她就知道,老天爷不会对她这么好。

    暗恋了两年,饱受打击后,继续暗恋两年,已经四年了,她还是喜欢他,但她相信自己隐藏得很好,因为所有人都以为她立定不婚不嫁。

    今日大败西尧,虽然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但是那也意味着,夏阔要带着夏子程班师回朝了,她这个定远将军还是会继续留在边关,他们将永远相会无期。

    她会很想念他的。

    不管将来自己有没有机会成亲,有没有机会生孩子,她都会想起十八岁到二十二岁这四年岁月,是怎么样的喜欢一个人,因为一个人的存在而欢喜,因为一个人的存在,每天都过得十分喜悦。

    虽然夏子程喜欢姚玉珍,但不妨碍她继续爱恋他啊。

    她又没有要做什么,就是偷偷喜欢而已。

    捷报现在应该是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城,快的话,圣旨月底就会来了,等圣旨来,那就是夏家父子离开西疆的日子。

    她会笑着送他离开。

    因为永远不会再见面,所以一定要他记得自己的样子,她是跟他并肩作战的女魔头,不是什么哭哭啼啼的女子,她不想哭,也没眼泪,她会用最好的姿态跟他告别。

    在这之前,她会好好珍惜他们相处的时光。

    军帐外,小粮在回答夏子程的问题,“我家小姐受了点伤,赵副将请了姚姑娘过来看一看。”

    “受伤了?我点战俘时明明看她还好好的,跟她说了受伤别忍,怎么总是不听话。”

    “我家小姐就是个拗脾气。”

    尚灵犀在听到夏子程这样关心自己的时候,突然很开心,觉得正在缝合的右手不怎么痛了。

    姚玉珍很快缴了线,又替她包扎起来,“姊姊这几日别碰水。”

    “好,劳烦妳了。”

    “哪有什么劳烦不劳烦,在这军营谁不找点事情作,只不过,我宁愿自己闲着被人说,也不愿姊姊受伤的。”

    尚灵犀微笑,“我明白。”

    姚玉珍收拾起药箱,打开帐子,“夏校尉,尚姊姊的伤已经处理好,你可以进去看她了。”

    “妳尚姊姊的伤可还好?”

    “都是皮肉伤,静养一个月就好了,只不过……”

    夏子程蹙眉,“只不过什么?”

    “就是会留疤。”

    夏子程笑出来,“她不会介意这个的。”

    说完,便掀开帐子,正要走进去,却又听姚玉珍唤道:“夏校尉。”

    “嗯?”

    “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

    “那就好。”姚玉珍露出放心的表情,“我听说今天这场仗凶狠,从大军一出师,我就开始担心,现在亲耳听到夏校尉说没事,也不枉费我的一番苦心。”

    夏子程微笑,“妳做了什么?”

    姚玉珍一呆,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我什么都没说,夏校尉听错了。”

    “我怎么会听错。”夏子程笑说:“小粮,姚姑娘刚刚是不是说不枉费她的一番苦心?”

    就见小粮清脆的回答,“回夏校尉,奴婢在担心自家小姐的伤,刚刚没留神,什么也没听到。”

    夏子程无奈,“回头再问妳,我先进去看看尚将军的伤势。”

    姚玉珍温柔一笑,“应该的,那我先回帐子了,小粮姑娘,我等会把药送过来,一天三次,三碗水煮成一碗喝。”

    小粮连忙行礼道谢。

    就见姚玉珍转身,刚刚温柔的笑容倏的不见——小粮那可恶的丫头,明明有听到却装作听不见。

    她几天的经书都白抄了,她总不能自己跟夏子程说,我为了求你平安,替你抄了经书。

    刚刚那是多好的机会啊,她假意说溜嘴,他也有听到,自己再推托一下就好了,这样夏子程就会知道自己多诚心,一定会很感动,偏偏那个死小粮又提起尚灵犀受伤之事,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她怎么不伤到脸,简直可恶。

    姚玉珍捏着手帕,快步走在女子军营。

    自己的姨娘让她学医,是想要让她能安身立命,在宅,能讨好老太太,将来出嫁,能讨好婆母,毕竟再怎么请大夫,也快不过让孙女或者媳妇来一趟,这一次两次的,总会熟起来,她又貌美,讨得喜欢并不困难。

    姚玉珍知道自己是庶女,爹又没什么出息,所以一直很努力,却没想到十四岁时被嫡母坑了,因为她医术好,西疆又有女兵,所以让爹带自己一起,牺牲了女儿的青春,将来爹的功勋就可以大一点。

    被迫来到西疆,万分不愿意,但现实摆在眼前,她也只能接受。

    京城什么都有,西疆什么都没有,连要水都很困难,若不是因为她是大将军的表亲,恐怕都不能天天洗脸跟擦澡。

    苦,真苦。

    夏天热得人头晕,冬天冷得人头疼。

    她想跟爹说,十六岁了,放她回京城嫁人吧,这仗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她不想一辈子待在西疆。

    这时候姨娘的信来了,跟她说,姚家门第低,回京城也嫁不出息,让她在西疆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将军,让她去示好,凭她的美貌,还不手到擒来,总比回到京城让姚夫人乱嫁来得合适。

    姚玉珍觉得有道理,于是开始物色,这军营中最合适的就是夏子程了。

    他也没有辜负她的美貌,当她开始婉转表达意思,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开始慢慢不一样。

    姚玉珍知道他已经上钩了。

    她对武将没什么兴趣,也不想嫁给一个粗人,可是父亲在京城不过太医院八品的官衔,她又是个庶女,能嫁到多高,夏家是二品门第,夏子程又是致果校尉,正七品呢,她嫁过去,那就是七品夫人。

    这次征战大获全胜,至少会往上提一阶,甚至两阶,至少也是从六品的振威校尉,运气好说不定会是正六品的昭武校尉,她是六品夫人,那是可以有诰命的,到时候回到家里,先行国礼,再行家礼,嫡母也得给自己下跪,想想就很爽快。

    所以虽然她觉得夏子程只懂得打打杀杀,不懂琴棋书画,无论如何配不上自己,但对于一个八品门第的庶女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她想嫁入高门当正妻,但真正的高门并不需要一个庶女,母族没助力的姑娘,注定嫁得比人差。

    只不过夏子程也有点难捉摸,他虽然喜欢自己,但又很关心尚灵犀那个糙女子——真不知道怎么把自己搞成那样的,皮肤粗糙不说,还黑,身上大小伤疤无数,手粗得很,还有老茧,没看过四季风景,没见识过京城繁华,要不是尚灵犀外在条件实在太差,她都要以为夏子程也喜欢她了。

    可恶,她的经书绝对不能白抄,她一定要继续找机会让他知道,自己为了他的平安是多么诚心跟努力。

    刚开始,她只是挑好的,但自己现在十八岁了,夏子程是她唯一的希望,自己一定得牢牢抓住他才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思无悔最新章节 | 相思无悔全文阅读 | 相思无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