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魔魅骑士的守护 > 第一章

魔魅骑士的守护 第一章

作者 : 紫苏
    【第一章】

    “呃……”

    聆听完遗嘱的内容,余飘然愕然的歪着头,睁大灿亮的美眸,直盯着律师。

    “余飘然小姐,请问你对这份遗嘱有不解或是疑惑的地方吗?”律师推了推鼻梁上的方框眼镜。

    她回过神来,甩了甩头,有些艰涩的问:“你的意思是……根据我爹地的遗嘱,我必须在百日内嫁人,还要在一年内怀孕,我的婚姻必须要维持五年以上……”

    “是的。”

    “而我要嫁的对象,必须经过东方宇的审核、同意,他认为是个好对象,我才可以嫁给对方。”余飘然的秀眉愈拧愈紧。

    “没错。”

    “必须要遵守以上三点,我才可以继承我爹地一部分的遗产。”

    “对。”

    “如果我没有做到以上三点,不仅无法完全继承爹地的遗产,只能领信托基金,还会连累宇,他将失去余氏集团执行长的职务,还必须永远离开余家,而且一无所有……”她讷讷的重复律师刚刚宣布的遗嘱内容。

    这对东方宇来说,根本是不平等条约啊!

    “没错,因为东方宇没有尽到监督的责任,这是对他的连带处分。”律师说,镜框后的眼眸闪现犀利的光芒。

    “处分!”余飘然的小脸皱得像颗酸梅。

    她爹地真是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宇呢?

    就算宇是爹地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可是他跟在爹地身边这么多年,就像亲生儿子,要他报答养育之恩,也不能用这种手段啊!

    “余飘然小姐,我相信你和东方宇先生都清楚余总裁的遗嘱内容了,如果没有问题,请你在这份文件上签名。”

    律师看了眼坐在一旁,从头到尾没有出声的东方宇,拿出相关文件,要她签收。

    “我可以抗议吗?这样对宇太不公平了。”她噘起嘴,用力的放下手中的金笔。

    “恐怕没有办法,余飘然小姐,余总裁的遗嘱是经过法院公证的,你要抗议这份遗嘱对东方宇不公平,恐怕得请余总裁再活过来。”律师摇头,冷冷的说。

    “你说的笑话很冷耶!律师。”

    “飘飘,没关系,签名吧!”东方宇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

    “可是……宇,这样对你根本就不公平,而且我也不要你离开我。”余飘然生气的看着他那依旧不冷不热的表情,她才不要签这种不平等条约。

    “没关系,只要你在百日内结婚,不就可以让我继续待在余氏集团,也可以继续待在你身边?”东方宇强压下翻腾的情绪,脸上的表情一如往常,连精明的律师都无法察觉他骤起波澜的心情变化。

    其实他在听到律师宣布的遗嘱内容的瞬间,与余飘然一样错愕,只是内敛的性格让他勉强维持镇定。

    他之所以如此惊愕,不是因为扶养他多年的老总裁未留给他任何财产,而是要他帮余飘然选夫婿。

    余飘然自小便是他捧在手心的小鲍主,他的存在是为了保护她,而今,总裁居然要他亲自为她挑选可以与她共度一生的男人,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是酷刑!

    “说得这么容易,要找到一个你看得顺眼的男人,然后嫁给他,很难耶!”余飘然没好气的瞪了东方宇一眼。

    她又不是不晓得他的眼光,是出了名的严苛,从她高中开始,就知道在他的眼底,没有一个男人可以与她匹配。

    “放心,我会努力帮你物色一个足以匹配你的好男人。”东方宇逼自己挤出笑容。

    “是吗?一定要好的哟!最起码要是个可以让我忍受五年的好男人,我才要。”

    要她嫁一个可能是她不爱的男人,维持五年的婚姻,生一个小孩,这些也许她都可以忍受,但是绝对无法忍受东方宇为了她落到什么都没有的下场。

    “如果没问题,就请余飘然小姐签名吧!”律师再次催促。

    看着东方宇那让人安心的深邃眼眸,余飘然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两个月后

    蔚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花香,清风吹拂进屋里,白色的落地窗帘轻轻飘动。

    布置得古典浪漫的房间里,走华丽宫廷风格的玫瑰花布沙发上坐着四名惬意的享用下午茶的女子。

    风情万种的卢盼蕴斜躺在贵妃椅上,小心翼翼的将高级的骨瓷茶杯放到一旁的桌上,关心的问:“飘飘,你说你昨晚又去相亲啊?”

    气质高雅的孔芮琦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小心的吹着仆人刚端上来的热奶茶,满脸讶异,忍不住追问:“印象如何?”

    俏丽的狄芊寻坐在双人沙发的一边,两手高举,满意的看着刚做完彩绘的指甲,用手肘推了推坐在她身旁的余飘然,“飘飘,你感觉如何?”

    “你们不要一次问我这么多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余飘然有些不安的绞扭十指。

    “那先说说看,你对昨天那个相亲对象的印象如何?”卢盼蕴的食指点了点。

    余飘然清灵的脸蛋布满困扰。

    看见她这号表情,狄芊寻替她解读,“不喜欢。”

    “不是。”余飘然摇头。

    “那是喜欢了?”孔芮琦接着问。

    余飘然的头摇得更猛,仿佛快要断下来。

    “飘飘,到底是喜不喜欢?你说清楚啊!现在不是元宵节,不要玩猜谜题的游戏。”卢盼蕴受不了的嚷着。

    “是……昨天的相亲对象,各方面的条件都很好,对我也很温柔,进退有理,可是……”

    “唉,这女人一定又把昨天的相亲对象拿来跟东方宇做比较了。”狄芊寻哀号。

    “是这样吗?”孔芮琦问。

    余飘然咬着红唇,羞涩的点了点头。

    “你哟,老是把相亲的对象拿来跟东方宇这个完人做比较,永远也别想嫁人,眼看期限就要到了耶!”卢盼蕴真是会被这个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姊妹气死。

    “我也没办法啊,就是会不知不觉的把他们跟宇做比较。”余飘然也很无奈。

    “你难道不能改掉这个坏毛病?”孔芮琦忍不住数落。

    “我也很想,可是就没有遇到过比宇对我更好的男人,他知道我的一切喜好,总是会事先帮我处理好,例如,他知道我喝饮料只加两颗冰块,喝咖啡只加一颗半的糖,一定会帮我切好牛排……那些相亲对象再好,也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所以我才会在无意中将他们拿来和宇做比较。”余飘然的手肘抵着膝盖,手掌撑着下颚,低声呢喃。

    “飘飘,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上东方宇?要不然为什么总是把相亲的对象拿来跟东方宇做比较,一个也看不上?”卢盼蕴质问她们当中年纪最小的余飘然。

    余飘然顿时脸红,“盼蕴,你怎么会知道?”

    “拜托,飘飘,你不可以喜欢上他,你忘了你爹地的遗嘱了吗?千万不可以!”卢盼蕴大声嚷道。

    余飘然难过得几乎掉下眼泪,“我办不到啊!每次只要一想到那份要宇帮我挑选结婚对象的可恶遗嘱,我的心都要碎了,这些日子以来,我简直是活在地狱。”

    “不过,飘飘,我很好奇,你什么时候爱上他的?”狄芊寻问。

    “这……一定要说吗?”余飘然满脸尴尬,绞扭着手指。

    孔芮琦紧盯着她,“从实招来。”

    “十七岁的时候吧……妈咪去世没多久,爹地就要把我送去英国留学,我顿时觉得自己是没人要的孤儿,伤心又难过的冲出家门。我记得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边走边哭,搞不清楚脸上的水是雨还是泪,全身又湿又冷,更有无止境的悲伤。

    “就在我终于受不了,蹲在路边哭泣的时候,忽然有件外套罩在我的头上,为我挡去了所有的雨水。我抬起头,看到了宇,刹那间,我看见了他一向冰冷的眼眸里流露出担忧和不舍。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揉了揉我的头,为我擦掉眼泪,背着我回家。即使当时他全身湿透了,可是靠在他的背上,我觉得他的背好温暖,当下有一股永远不要起来的冲动……事后我才听到佣人说,他是在书房里看见我冲出去,立刻尾随在后,这让我更感动,所以我想我是在那时候就爱上他的。”

    “嗄?十七?”

    她们三个异口同声,神情惊诧。

    “你有没有说错?”孔芮琦不可思议的瞪着她。

    “没有,我真的暗恋他五年。”

    “飘飘,你超夸张的,哪有人会暗恋一个人那么久!”狄芊寻佩服不已。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一直偷偷爱他?我只知道,看着他深邃的黑眸,我的心就会不由自主的怦怦乱跳;看着他挺拔可靠的背影,我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要倚靠他的肩膀,将一切交给他,没有保留,没有犹豫,完全的信任,完全的交托,不需要怀疑,可以很放心的把自己交付给他……那种感觉从我十七岁那年一直持续到现在,始终没有变过。”余飘然神情羞涩,老实招认。

    “你根本是因为没有谈过恋爱,才觉得那个冰人什么都好,一点小恩惠就把你迷得团团转。”卢盼蕴嗤之以鼻,只要想到东方宇那张冰块脸,不禁浑身打颤。

    “我不准你这么说宇,你们都不知道他的好。”

    “飘飘,你无药可救了,居然中了东方宇的毒,而且中毒很深,简直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狄芋寻受不了的大嚷。

    “不是,飘飘不是中毒,她是中了东方宇的爱情降,她被东方宇下了爱情蛊。”孔芮琦掩嘴笑说。

    “你们不要笑我啦!我只知道,当律师宣布完遗嘱,如果宇没有完成爹地的嘱托,必须要离开我,离开余氏集团,我就好难过。”她的一颗心怦怦乱跳,脸色泛红,“愈接近百日的期限,我的心就愈慌,好怕以后不能再跟宇在一起。”

    “飘飘,你既然暗恋东方宇五年,难道不想将这份爱慕转为明朗化?”孔芮琦有些好奇的问。

    “是啊!你们之间又不像我们的恋情,有阻碍存在。”狄芋寻附和。

    “我不敢,我只要能看着他的背影,就觉得好幸福……”

    “你难道真的不想要跟东方宇斯守一生?”卢盼蕴逼问。

    “当然想啊!”余飘然沉默一会儿,有些伤心的说下去,“可是……就算我喜欢宇,宇也只是把我当成公主、当成妹妹一样的呵护,对我根本没有男女情感。”

    “怎么可能?依我看,他简直是把你当成女友、老婆在照顾,不然哪个男人会这样用心的对待一个女人?”卢盼蕴一副见鬼的模样。

    “而且余氏集团给他的条件也不是最优渥的,换做别人,早就跳槽了,哪有可能留下来,一天二十四小时为你做牛做马,还要兼当媒人包生子?”孔芮琦提醒她。

    “不可能啦!宇会继续留在我家,是因为爹地临终的嘱托,他没办法,才勉为其难的接受,要不然他也不会一直帮我找对象。”

    “飘飘,东方宇不是傻子,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男人,不可能只是为了报恩便留在你家,他一定是怕你无法继承家业,才忍痛帮你挑选结婚对象,相信我,绝对不会错的。”卢盼蕴仔细的分析。

    “真的是这样吗?”

    自从开始相亲,她的情绪一直是沮丧、灰暗的,好友们的一席话,让她整个人瞬间活了过来,感觉又充满阳光、充满希望。

    “哎哟,飘飘,你先不要管东方宇对你的态度、感觉、定位,现在只要跟我们说,你想不想和东方宇在一起?”狄芋寻直截了当的问。

    “我当然想跟宇在一起,不要说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我不想他离开我身边,可是也不是我说想要就能得到,尤其感情这种事是勉强不来的,他还有一个要好的女友耶!”一想到他的女友,余飘然的心就好痛。

    “嗄?谁说那是他的女友?”孔芮琦突然冒出话来,随即暗自哀号,糟糕,她怎么会说溜了嘴?这下肯定会被司空劲骂到臭头。

    “琦琦,你这是什么意思?”卢盼蕴挑起眉头,准备挖出惊悚的八卦。

    “没什么意思……”孔芮琦翻了翻白眼。

    “快说,司空劲给了你什么独家内幕?”狄芊寻活动十指,准备逼供,“别忘了,我们可是发过誓,绝不互相隐瞒,你现在是想背弃当初立下的誓言吗?”

    “好啦,好啦,我说,可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我可不想让劲哥骂到臭头。”孔芮琦为难的看着三位好姊妹,摇头叹气。唉,爱情与友情真是难以兼得啊!

    “说!”

    她们三个异口同声。

    “其实飘飘说的那个女人,根本不是东方宇的女友,她跟东方宇他们曾经待在同一家孤儿院里,据说她后来被一位黑道大哥领养,长大后继承了黑道大哥名下的酒店。”孔芮琦头皮发麻的说出她男友的好友的秘密。

    “嗄?酒店!”

    她们三人再次异口同声,惊讶不已。

    “嗯,酒店。”

    “琦琦,你说清楚点,这是怎么回事?”卢盼蕴睐了她一眼。

    “劲哥说……因为他们那位同伴很知情识趣,也很懂得怎么取悦男人,所以把酒店经营得有声有色,很多大老板也都指名找她,因此若是有生意上的往来需要或是情资,他们都会去她经营的酒店,请她帮忙穿针引线……所以东方宇他们跟那位同伴,只有兄弟姊妹的情谊。”

    “她很会取悦男人……”余飘然漂亮的眉头瞬间打结。

    “听说是这样,在他们四个男人当中,东方宇和酒店大姐的感情算是最好的,只要东方宇出面,任何事情她都会答应,久而久之,就传出了东方宇有位在酒店上班的女友的消息。”狄芋寻仔细回想之前听到的八卦。

    “原来那位同伴那么厉害,对付男人也很厉害,难怪宇从来不把我当个真正的女人看待……”余飘然顿时愁眉苦脸。

    她既不知情,也不识趣,甚至欠调教,更别提取悦宇,对于男女感情,她根本一窍不通,宇一定很讨厌她这样无趣的女人……

    想着想着,她几乎要哭出来。

    眼看她的神情愈来愈不对劲,卢盼蕴连忙哄道:“飘飘,你不要胡思乱想,说不定真如司空劲所讲,东方宇跟她之间纯粹是手足的情谊,你先别吓自己。”

    “会是这样吗?”

    “相信我们,飘飘,你在东方宇的心目中绝对有特殊的地位,否则不可能他每次跟蔚迟绍他们聚会都要先走,理由统统是回去陪你,一个正常的男人不可能这么关心一个被他当作妹妹的人。”卢盼蕴双手交抱胸前,回想她家蔚迟绍的报告。

    “如果真如你们所说,那我该怎么做才能让宇把我当成一个……他爱的女人,而不是一个时时刻刻要他保护、伤脑筋的公主?”

    “嘿嘿,飘飘,你开窍了嘛!”狄芋寻贼笑的说。

    “哎哟,你们不要糗我了,教教我吧!姊姊们。”余飘然红着脸,轻声嚷道。

    “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受他疼爱了二十二年的女人最后嫁给别人,东方宇现在应该是在压抑,所以……你必须要激怒他。”卢盼蕴露出诡谲的微笑。

    “嗄?激怒他?”

    “还有,想办法让他吃醋。”狄芊寻紧接着出点子。

    “还要让他为你紧张。”孔芮琦也连忙提议。

    余飘然根本不懂她们的意思,也不知道从何做起,只能哭丧着脸,不断的摇头,“可以说清楚一点吗?”

    “就是这样如此……如此……”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魔魅骑士的守护最新章节 | 魔魅骑士的守护全文阅读 | 魔魅骑士的守护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