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使坏招惹你 > 第三章

使坏招惹你 第三章

作者 : 术漓
    【第二章】

    温妍语拿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一进门就连忙对坐在沙发上等着她的姊姊炫耀。

    “妡语,你看。”

    “你又去乱买东西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一收工就要马上回来,你知道现在已经几点了吗?”温妡语手叉着腰不高兴的质问。

    “嘘!你不要这么大声啦!等会儿把妈给吵醒了。”温妍语捂住她的嘴提醒她。

    她拉下她的手,“你也知道现在是三更半夜,我一下课回来就没看到你,说,你这几天的酬劳是不是都贡献回去了?”她是不抱任何希望了,光看那堆提袋就知道。

    “还有剩一点啦!都给你。”

    温妍语乖乖交出所剩不多的薪水袋,要不是晚餐有人请客又有免费司机哪能剩这么多。

    “就这些?你不是说要存钱,以你的花钱速度,我看存到民国一百年都还口袋空空。”她实在对这个花钱如流水的妹妹没辙。

    “别这样嘛,人家可是替你买了一件漂亮的衣服,我找找看。”温妍语在一堆东西中翻来翻去,一下子就把那件雪纺纱的飘逸洋装找到。

    “你看,漂亮吧!我知道你喜欢这种轻飘飘的衣服,所以特地买来给你的。”她连忙将衣服塞给姊姊。

    “我真不知道该骂你还是谢谢你。”温妡语无奈的说。

    “我还帮妈买了一条项链,给干妈买了……”温妍语一一细数。

    “你以为在过圣诞节啊?”她替妹妹把东西搬到房间去。

    “过几天是爸的忌日,到时候我去拜托干妈陪妈出国散散心,妡语,你说好不好?”她不想妈又以泪洗面度过这个感伤的日子。

    “好,然后要我出钱对不对?”她还会不晓得妹妹说这话的用意吗?

    “妡语,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温妍语开心的抱住姊姊。

    “你每次都来这套,要不是看在妈的份上我才懒得理你。”她也不希望妈又陷入丧偶的创痛中。

    “妡语,你是最善体人意的姊姊。”

    “少来了,你吃过饭了没?”她知道一逛街就忘了自己是谁的妍语只有这时候会不知道饿。

    “吃过了,安总请我去乡间小栈吃饭,我告诉你喔,他居然忘了上个礼拜才跟我们看电影的事,你说气不气人?”温妍语不忘在姊姊面前参他一本。

    “你怎么会遇到他?”温妡语蹙眉问道。

    “说来还真是巧,我在百货公司遇到他,然后我就跟他打招呼,他还陪我逛百货公司买东西,后来又好心的请我去吃饭,顺便载我回来哟!”温妍语滔滔不绝的把今晚的事全说出来。

    “妍语,我不是叫你别跟他走得太近,人家是公司大老板家世又好,我们这种寻常百姓还是别跟他有交集得好。”她很担心妹妹会吃亏上当,从事这个行业要有点危机意识,那些有钱大爷绝对不会没事跟她们交朋友的。

    “安总人很好的,你干嘛不准我们交朋友?”单纯没心机的温妍语看着穷紧张的姊姊。

    “你怎么知道他是单纯的要跟你交朋友,还是别有居心的想从你这得到其他好处?”温妡语的警戒心比妹妹强多了。

    “我哪有好处可以分他,你别多心了。”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不安全。

    “我的意思是说他搞不好想得到的是你的人,懂不懂啊?”温妡语直接说破她的顾忌。

    “你是说……不会吧!他不像是这种人啊?”温妍语一听也知道她在暗示什么。

    “反正你不要太相信别人,小心点总是好的。”她语重心长的说完,随即瘫倒在自己的床上。

    “妡语,你先别睡,我还有话要跟你说。”温妍语推了推她姊姊。她还没告诉她今天的安庭逸和那天见到的有什么不一样。

    “有话明天说,我累死了。”温妡语将被子拉过头阻断妹妹的骚扰。

    今天真是个美好的礼拜六,早上没班、下午没课的温妡语正在书店找几本教授指定的用书。

    “嗨!真巧。”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挡在她面前。

    “安总!”她吓了一跳,手里的书差点掉到地上。

    “你好像很喜欢逛街。”

    安庭玮对于他们两次的相遇都是在闹区觉得有趣,当然他并不晓得眼前的她和那天的她并非同一人。

    “我?还好吧!”她敷衍的搭话。

    “你还在念书吗?”安庭玮比了下她手中的专业理论书籍。

    “嗯。”温妡语点点头。

    “高中?大学?”没想到她还这么年轻,相较之下他对她而言似乎有点太老了。

    “大一。”温妡语诚实的回答。

    “我不知道你还这么年轻。”安庭玮有些怅然若失的想。他们之间差了七岁……

    “安总……”温妡语迟疑的唤了他几声。

    “呃……什么事?”他从呆愣中清醒。

    什么事?这句话不是该她问的吗?莫名其妙的被个不大熟的人叫住,现在他居然还问她什么事,她真不该说什么好。

    “没事,没事。”她讷讷地回话。

    “既然你没事何不让我作东,一起吃个便饭吧?”话一说完,安庭玮被自己的主动邀约吓了一跳,这一点都不似他往常会有的举动。

    “这……”她想拒绝,但碍于他是公司的大头又不好推议。

    “别犹豫了,上回你不是说想尝尝岩烧的风味,走,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很棒的餐厅。”他不容她拒绝牵着她的小手就走。

    她有说过这句话吗?温妡语大惑不解的自问。这个安总怪怪的,霸道的态度不若先前她所以为的温文儒雅。

    “等等,我……”温妡语强被他拉着走。

    “放心,我请客不会让你出半毛钱的。”他微微一笑看着她。上回第一次接触时他就有所领悟,不过她今天似乎不像上次那般坦率、大方。

    “我不是说这个。”温妡语急忙解释,她才不是那么小家子气的人。

    “喔?”他停下脚步。

    “安总,你今天没去总公司上班吗?”他这时候应该不会和她巧遇才对。

    “上班?今天是周休二日,干嘛上班?”证券业响应政府的行政措施,钧盛实施周休二日早就行之有年了。

    “周休二日!”公司什么时候发布这项新方案的?一直以来钧美就是采责任制的弹性上班,因此一有案子各部门都是没日没夜的工作,生意清淡时自然也没什么人到公司。

    “最近台湾市场的行情又不是顶好的,而且美国一周也只开五天的盘,所以没什么功课要做。”他笑着解释。

    “我们公司又不搞股票,行情好不好、美国开不开盘关我们什么事?”她真是愈听愈迷糊了。

    “你到底是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连自己公司的业务都不知道,你该不会连我的名字都不清楚吧?”他蹙紧眉头口气有些严厉。这话要是传出去,人家还以为他领导无方呢!

    “我当然认识你,你是钧美的总经理安庭逸不是吗?”温妡语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

    “当然不是,我是安庭玮,钧盛证券的总经理。”安庭玮马上发现问题出在哪里了,原来他一直将她误认为是自己的员工,只因为首次见面她便称呼他安总。

    “不会吧!可是……可是你们两个……长得一模一样!”温妡语瞪大明眸惊叫。

    “怪不得你上次在百货公司会认错人。”从小到大除了几个亲近的人外,几乎没人有本事认出他们兄弟俩。

    “百货公司?我很少逛百货公司的。”温妍语努力寻找记忆中的交集处,但她还是没半点印象。

    “怎么可能!那天我还帮你提着大包小包。”他破天荒陪女人买贴身衣物,那一套价值不菲的内在美还被他丢在车上!

    “大包小包……啊!对了,一定是妍语。”她回想起前些时候妹妹的迟归恍然大悟。

    “言语?”她在说什么?

    “妍丽的妍,温妍语,她是我妹妹,跟你们兄弟一样,我们也是同卵双胞胎。”她真会被这个啼笑皆非的错误打败。

    “原来她口中一直念着的妡语就是你。”安庭玮总算理出一点头绪。

    “世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温妡语微微一笑。

    “我想,我们该为此庆祝一下。”安庭玮执意请她吃饭,对于这对个性差异极大的姊妹花,他的兴趣不减反增。

    温妡语只好随他来到一家颇具风味的岩烧餐厅,看见侍者的热络,她猜想安庭玮大概是这地方的常客吧。

    入座点好餐后,两人开始闲聊。

    “安总……我是说那个安总和你这个安总,你们有点不一样。”温妡语想了一下才开口说。

    “别安总来安总去的,我叫庭玮,至于你刚才说的,我们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他很好奇她有何敏锐的观察见解。

    “安总……他不像你这么霸气、严肃、直接。”她印象中的安庭逸很有绅士风范,对女孩子很体贴有礼。

    “呵呵呵!你的观察力不错,庭逸是个斯文的谦谦君子,但我也没你说的那么糟吧?”第一次有女人敢当面批评他。

    “也应该相去不远吧?”温妡语大胆的说出心中所想的。

    “没错,我知道自己不是个好相处的人,我做事一向以严苛出名,不过私底下我也有轻松的一面。”安庭玮坦承。

    “就像现在吗?”和一个初见面的人谈天说地。

    “你太可怕了,我得考虑要不要付诸行动了。”他开玩笑的语气中有着非常明显的欣赏。

    “付诸行动?什么意思?”她不明白他说这话的用意。

    “考虑要不要追求你啊!”安庭玮一派轻松的口气。

    “追我?我们才第一次见面而已,我看你是想追妍吧!”想骗谁呀!

    这妮子还真不能小觑,竟被她说中了他的心意。

    “她很可爱。”他并未否认他的企图,早在他和温妍语第一次见面时他就有这股冲动了。

    “她既无厘头又冲动,做事老少根筋,不过,你的眼光真不赖,妍是很单纯又没心机的女孩,在这个社会已经列入保护级的了。”她相信安庭玮要是真有心肯定也有得耗。

    “你的意思是鼓励我勇往直前罗?”

    温妡语淡然的说:“不是鼓励,只是不反对而已。”她没笨到介入人家的情感世界中。

    “那……要是我的目标是你呢?你也不反对?”安庭玮好整以暇的瞅着她明媚的大眼问。

    “你想追谁是你的自由,当然,我要拒绝谁也是我的自由。”她话中有话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我都还没付诸行动就被打回票,你的聪明才智真是跟我旗鼓相当。”他深知两人有太多相似之处。

    “你这话是在捧我还是在称赞你自己?”她巧笑倩兮的看着他。

    “都有吧!”他朗声笑道。

    “要不要我帮你把妍约出来?”温妡语知道安庭玮心有所属,也无意跟他在这儿耗时间。

    “可以吗?”他是很想。

    “有何不可?”她说完就离开座位朝柜枱的电话走去。

    她草草和温妍语谈了几句便结束通话离去,独留下满心期待的安庭玮。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使坏招惹你最新章节 | 使坏招惹你全文阅读 | 使坏招惹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