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紫竹神医 > 第二章

紫竹神医 第二章

作者 : 纪珞
    【第二章】

    洛阳城外,紫竹山庄。

    愈接近洛阳,夏芸所打听到有关“紫竹神医”的事迹也就愈多。

    “紫竹神医”不随便替人治病,收取费用数目也是依神医自己的心情而定,据说他曾向一个鱼贩要五十两黄金,也曾向一个富翁收取一颗松果作为治病的代价。

    又据说他所开的药方,大多都是普通大夫不常、或不敢用的药,神效之程度令人叹为观止,神医之名,不胫而走。

    等待通报的同时,夏芸环视四周,发现附近生有许多竹子,像是保卫紫竹山庄般群群立在山庄周围,从她一进入紫竹山庄的势力范围起,便这样觉得。

    “好美!”夏芸不由得发出赞叹。

    紫竹山庄周围和院内的竹子是奇景,它们一经阳光的照射,即反射出淡紫色的光,笼罩在竹身和竹叶周围,使绿竹看起来像是紫色的。

    地灵,无怪乎人杰。

    “姑娘你走吧!少庄主不见你。”守门的家仆告诉夏芸,在她面前又将大门关上。

    “等一等,为什……”夏芸拍打着门。

    一位妇人提着两篓空篮经过,刚好看到夏芸被杜绝在门外这一幕。“姑娘,你是来找神医的吗?”妇人问。

    夏芸闻声连忙转过身。“呃……是的。”

    “这样啊!来求医啊!你打哪儿来的?”

    “江陵。请问您是紫竹山庄的人吗?”

    “我不是啦!不过山庄里吃的水果都是我家种的。”

    看夏芸失望的神情,妇人有点不忍,又问:“姑娘,少庄主不见你,你打算怎么办?”

    “先到城里找个客栈落脚,我会再来。”

    “城里离这也有段距离,不如这样吧!我觉得与你也挺投缘的,你就到我家暂时住下,我家就在山庄附近不远的地方,你来回也比较方便。”看这位姑娘那么想见少庄主,肯定是为了难治的病而来。

    “不用了,这样太麻烦您了。”她不想添人家麻烦。

    “你一个姑娘家在城里太危险了,洛阳城里多的是当街欺负人的地痞,他们不管男女都欺负,更何况你长得这么漂亮,万一被看上了,就难脱身呀!”

    “怎么会这样?官府不管吗?”

    “哎呀!辟府捉贼还得靠那群混混提供线索、谁知是不是相勾结,官府根本不动他们,就算他们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官府也只是小小警告一下!”

    “姑娘,你还是住我家吧!虽然有点简陋,不过还算干净,只有我当家的和我住而已,你来了反而比较热闹。”

    “我……真的可以吗?”

    妇人微笑地点头。“帮我拿一个篓子好吗?”

    “嗯!谢谢您!”夏芸衷心感激这位陌生、却令她倍觉温暖的妇人。

    “你叫啥名?”

    “夏芸。”

    “我姓何,大家都叫我何大婶,夏姑娘看过满山的桃子李子吗?我带你去……”

    翠竹掩映,蜿蜒的小路散发着夏末果实熟透的香甜味道,虫鸣鸟叫,一片人间净土。

    一连几天下来,夏芸除了等待还是等待,紫竹神医不见她,但是,就这样回江陵,她会看到的是怎样的表情?总归不会是快乐的吧!

    不!她不想放弃!她不想就这样回去!

    你呀!碧执的个性和你爹一模一样,总是决定了的事便不容许旁人改变。

    夏芸想起这句话,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是玉娘常常对她说的话,想必玉娘一定时常对她的固执感到头疼吧!

    明天,她要再去试试,或许,直接冲进山庄找裴奕比较快。

    夏芸的嘴角又弯了起来,摇摇头,为自己失礼的想法感到无奈。是异想天开吗?总觉得自己的行为和傻子没什么不同。

    顺着早已摸熟的羊肠小径,夏芸的目标是之前发现的温泉瀑布。

    令夏芸纳闷的是,这干净又清幽的温泉怎会没有人来,自始至终她都是一个人来,又一个人离开,除了她,没见过半个人影。

    是她太闲了吧!紫竹山庄里的人各司其职,没人像她一样整天无所事事,坐在水潭边想东想西。

    知道不会有人到水潭边来,夏芸渴望温泉的意念也就更深,不过她还是没有勇气在白天的湖边宽衣解带,所以选择夜深人静的夜晚,踏着月亮的淡晕光芒,穿过竹林,到了瀑布水潭边。

    有人!

    正luo着上身在水潭中央、想藉温泉洗去一身烦躁的裴奕,发现岸边有人影靠近,立即提气潜入水中游到岸边的岩块旁,隐身至暗处,屏气凝神观察来者有何意图。

    非雾潭是紫竹山庄的势力范围、他练武的地方,他更明令过不可擅自闯入,违令者永不得再踏入紫竹山庄一步。山庄内的人都深知此项禁令,不可能以身试法,难道闯入者是外人?

    有了这层认知,裴奕全神戒备,手中的树叶随时准备用作武器射出。

    但由愈来愈靠近的身影和步伐判断,来人不会武,而且是个……女人!

    都已经是亥时了,怎么会有女人?

    这时夏芸已经来到岸边,她又转头再次确定四下无人,才把及腰的长发揽至左胸前,缓缓地将腰带解开,解下来的腰带则被她放在一旁的大石上,然后是外衣、中衣、长裙。

    裴奕则被她的举动弄得愣在原地,这女人想干嘛?居然脱起衣服,显然,那女人根本不知道他在这里。

    现在夏芸身上还穿着兜衣及亵裤,雪白纤细的臂膀暴露在空气之中。她考虑该不该把兜衣和亵裤也脱掉。这里是野地,不是室内,难保不会有人经过,可是……她真的好想完完全全、没有顾忌地泡在温泉里,这可怎么办……

    这女人是到这里脱衣服发呆的吗!裴奕看到,体内的血气上升几分。

    可恶!他没耐性杵在这里跟女人蘑菇,既然她只是在这里脱衣服,又像个傻子似的发呆,那到别的地方也能做,他大可现身赶她走,省得……

    这正是裴奕现在的写照,因为夏芸退而求其次,只把兜衣解下,依旧穿着亵裤,小心翼翼地以手遮胸步入水中。

    哇!温热的水,好棒喔!夏芸一乐,把遮胸的手放开,伸手去拂动潭水。

    裴奕倒抽一口气,他隐身的地方正好将夏芸一览无遗。

    她的动作和左撩的长发,使得完美的曲线和雪背尽数落入裴奕已然冒火的眼中。

    夏芸忽然觉得身后好像有什么动静,快速将身体没入水中,转身一看究竟,就见两三片树叶飘至水面上。呼!原来是风把叶子吹下来了,害她吓一跳,该罚!

    她调皮地大吸一口气,然后探头把树叶用力吹开,发觉叶子被瀑布的水波影响,吹不远,甚至还在原地上上下下地飘呀飘,夏芸有点不服气,灵秀的大眼骨碌地一转,把水泼向上方繁密的树枝,虽然树高得让她泼不到,不过她却愈玩愈高兴,还大笑了出来,她真的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

    原本裴奕以为夏芸发现了他,结果是看到她幼稚的举动,刹那间,裴奕以为自己看到了落入凡尘的仙子,从月光的梯子上滑下来,在他的湖里嬉戏。银铃般的笑声、清丽绝尘的容颜,以及窈窕的身材,在在融合了清纯与性感,足以令每个男人疯狂。

    裴奕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看着在水中玩得不亦乐乎的女子,忽然涌起一股想疼惜她的念头。

    裴奕的神色陡然一黯,他厌恶这种失去掌握的感觉,他厌恶眼前的女人轻易地勾起他的注意,她必须滚出他的世界。

    “你是谁?”裴奕走到夏芸身后,低沉不带感情的声音透露出他的微愠。

    “啊!你……”听见后面的人声,夏芸吓了一跳,这回转身的确看到一个人,而且还是男人!她当场就愣住了。

    “说!你是谁?谁准你在这里?”裴奕边说边向夏芸靠近。

    “我……你别过来!”夏芸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这里居然有人!她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他的脸和身体被树影遮住,夏芸只知道对方是个男人,浑厚的嗓音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对,就是危险,她感觉自己已被危险所包围。

    “以我的标准而言是差了点,不过,你还挺大方的嘛!”裴奕对眼前所见的美景直言不讳。

    吃惊的夏芸不明白身前的男人在说什么,顺着他的眼光往下看,夏芸倒抽了一口气。

    “你……下流。”夏芸刚才根本吓得忘了自己光着上身,于是乎马上以双手护胸没入水中,只露出一颗头颅。天啊!她在做什么!

    “我下流?那你这个闯入者又多高尚了?”裴奕讪笑,认定她也是个和其他女人一样只是会尖叫的动物。

    “闯入者?”

    “你不知道非雾潭是私人禁地?”裴奕又不着痕迹地靠近她几步。

    “『非雾潭』……是这座温泉瀑布的名字吗?”

    非雾……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她第一次拜读白大诗人的作品就是这首词,词中蕴积着道不尽的深沉悲哀,她读了为之动容,是怎样的深切情感才能令人低回至此,连在梦中都割舍不下?

    “回答我的问题!”这女人居然又在发呆,把他的话当耳边风,让他气得牙痒痒。

    “『非雾潭』这个名字真美,但是替它取名的人却仿佛迷失在茫茫大雾之中。”她心疼它的主人,如此美丽的地方带给那个人的感受竟是如此不快乐,他的不快乐也像那首词一样吗?

    “你……”她一语道破他的心情,轻易窥知他的内心世界……不可能!他甚至不认识她……裴奕甩开莫名的情愫,大步跨向她,恼怒地吼道:“说!你到底是谁!”

    “不要过来!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不能来这里,我马上离开。”夏芸害怕地后退,这个始终让她感到危险、又摸不清面貌的男人,因为他的靠近,再度掀起她稍稍平复的恐惧,看样子,她是请不动他君子地转过身去了。

    “不要过来?怎么?做错事没胆承担?”他又前进了几步。

    这会儿,裴奕俊挺的身形显露在澄净的月光底下,简单利落的线条和胸骨纠结的肌肉显示主人的昂藏不屈与无限的力量;原本刚正俊美的脸庞,现在看起来却邪魅无情;嘲弄的眼神就像逗弄着猎物的百兽之王,不屑却专注。

    夏芸现在才完全看清楚眼前令她惶恐的男人,他也luo着上身,威胁的气味一直传到她周遭,笼罩她全身,她自觉,如果不快逃,她的命运将会从此改变,而她并不想要那种改变,那种仿佛会毁灭她的改变。

    “我已经道歉了,请你不要再过来了——”

    夏芸微微喘气,他的靠近让她紧张,转身就想跑回岸上,幸好她已经退到离岸边只有几步远的地方,就快到岸上了

    想逃?裴奕双手环胸,很满意自己对眼前女人所造成的影响。

    从来没有女人看到他这张脸后而惊慌逃跑的,反而会使出浑身解数勾引他,不过,眼前害怕得步伐不稳的小女人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有点打击了他身为男性的自尊,不过,他会证明事实永远不变。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紫竹神医最新章节 | 紫竹神医全文阅读 | 紫竹神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