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睡了总裁难脱身 > 第三章

睡了总裁难脱身 第三章

作者 : 夜炜
    【第二章】

    韩向东,是三个月之前,在她家餐馆斜对面开的一家美术工作室的老板,是个长得帅气又略带忧郁气息的男人,留着齐肩的长发,经常穿棉麻材质的衣服。

    徐静池之所以认识他,是因为他经常来店里吃饭,并且都会错开高峰期,还每次都点卤肉饭。

    那天他包了一份卤肉饭和一份不加调味的清蒸鱼,后来她发现他没拿了餐具,就帮他送了过去。

    然后发现,他一个人坐在公园里吃饭,而清蒸鱼是给他脚边的三只流浪猫的。

    两个都不太擅长寒暄的人,最后是她主动走过去,跟他解释,“我以为你忘了拿餐具。”

    他回答,“谢谢。”然后继续看猫,吃饭。

    在他的旁边还立着画架,大概他是准备在这里画画,那她好像会打扰到他,她有些尴尬地要走。

    他突然开口说:“你做的菜很好吃。”

    她也只能回应他说:“谢谢。”

    但他又说了一句,“它们也喜欢吃。”

    他一直看着猫,并没有看着她,看上去有点冷漠又有点孤独。

    她说:“那请你代我转告一下,其实我不止卤肉饭做得好吃,下次请尝尝别的菜。”

    过了一会儿,他抬眼看向她,又过了一会儿,他点头说:“好。”

    然后她笑着说:“我叫徐静池。”

    他说:“我叫韩向东。”

    韩向东第二天来店里点了什锦炒面,店里的人震惊了,都说卤肉饭先生终于换口味了,作为奖励,那天她给他送了一碗贡丸汤。

    他下次再来的时候,又点了一碗贡丸汤加三杯鸡饭,她就给他送了一份花枝羹。

    这样来回了数次后,有一次他吃晚餐结帐,留下了超过好几倍的饭钱,她拿去工作室还给他,他说是支付她多赠的那些菜钱,说他吃得很好,谢谢。

    她就调侃道:“钱就不必了,你要真想谢,就给我画一幅画吧。”

    说完她就后悔了,因为店里的小丫头们,让他帮她们作画都被拒绝了,包括她的妹妹徐静雯,他也没有帮她画。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不自量力这么说,所以赶紧说了一句,“开玩笑的。”

    他却很认真地说:“我可以画你。”

    她好笑道:“这就是所谓吃人家的嘴软?你连我妹那么一个大美人都不画,居然愿意画我?”

    韩向东很平静地看着她说:“你的五官比你妹妹看起来更好看。”

    好像,她就是从他这句话开始,对他心动的。

    他们所在的街道,临河方向有一棵老樟树,此时正值夏季,枝叶繁茂的,站在树下能清除看到韩向东的工作室。

    这天晚上,徐静池拎着一个保温锅又来到了樟树下,眺望韩向东工作室。

    韩向东就坐在室内。

    她看了他半个小时,而他也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画了半个小时。

    奇怪了,都两个月了,她不断给他送汤送饭地示好,可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徐静池喃喃自语,“是我做的饭不香吗?是汤不够好喝吗?还是我长得不好看?”

    说完她立刻摇头,“不对,他说过我长得好看的,那问题出在哪里……”

    “出在你来送爱心汤都不会换下你的厨师服。”苏泽衍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徐静池吓得跳起来,回头警惕地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苏泽衍却不答只说:“就说叔叔阿姨都回家了,你怎么还不回,原来是在偷窥别的男人。”

    “什么叫偷窥……”好吧,她还真是找不到理由去接近别人,只能偷窥,“那又怎样?”

    苏泽衍嗤鼻一笑,也学她眺望起韩向东,但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好看的,“就那么喜欢他?”

    “不,不可以吗?”为什么在苏泽衍面前承认这个会结巴?她的脸莫名就发烫。

    苏泽衍看她突然红起来的脸,皮笑肉不笑地说:“可以,但你觉得,一个满身艺术气息的人,能看上你一身油烟味的厨师?”

    关于这个,她有暗示性地问过韩向东,但韩向东说的是……

    徐静池白了苏泽衍一眼,“他说油烟味没什么不好,人间烟火才真实。”

    “笨。”苏泽用食指戳了一下她脑袋,“难道女人说喜欢有男人味的男人,是喜欢他们身上的汗臭味吗?”

    “什么意思?”徐静池低头看自己的厨师服,忙了一天下来衣服上是有点油渍,但看着还算干净啊,她又揪起衣襟闻了闻,确实有油烟味,但她据理力争地说:“做中华料理的怎么可能没油烟味?”

    不满说完,她自己有点心虚,目光闪烁地问苏泽衍,“我真的很臭吗?”

    苏泽衍顿时哈哈大笑。

    可她是在认真问他话呢,他能不能适可而止不要再笑了?

    苏泽衍看她不高兴的样子,笑得更加止不住,“徐大池,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笨?”

    呵是,她以前就笨,笨到拿着他写给她妹的情书去赴约,莫名想到这个,徐静池眉头顿时深深皱起来。

    苏泽衍毫不收敛,一手搭在她肩膀上问:“你是不是到现在还没谈过恋爱,嗯?”

    徐静池低头看一眼他随意放在她肩膀的手,再看他撑着她笑得直不起腰的样子,表情更沉了下去,挥开他的手她转身就走。

    二十五岁的母胎单身怎么了?没谈过恋爱跟他又关系吗?

    她跟他这种走到哪里都闪闪发光的人是没法比,但他凭什么来嘲笑她这个那个的?

    苏泽衍跟了上来,“唉,徐大池,你以前脾气尚可,如今这脾气是随着体重渐长了是不是?”

    徐静池深呼吸。

    对了,以前他就经常嘲笑她胖,可愚蠢的是,当时因为大家都说他喜欢她,她内心还暗自觉得,他就喜欢她胖胖的样子,所以将他的嘲笑都当成了偏爱°

    她果然是笨得可以,徐静池的脚步迈得更大。

    “真生气了?”苏泽衍一把上前拦在她面前,“开玩笑也不行?”

    徐静池瞪着拦在她面前的人不说话。

    悉知她脾气的苏泽衍,顿时不敢惹她,讨好道:“好了,不闹你了。”

    她也没那闲工夫跟他闹,她冷着一张脸从他身边走开。

    他跨一步拦到她面前,“还真生气了?”

    她没理会,再绕道。

    他再跨到她面前拦住她,“我错了,不该跟你开这种玩笑……徐大池!”

    看她还沉默躲开,苏泽衍拉住她的手腕,连哄带劝,“我真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徐大池……大不了,我帮你追韩向东!”

    徐静池停下脚步,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但想到他以前就经常捉弄她,根本就不信。

    “走开,我要回去了。”

    她肯开口说话,那就表示他有哄好她的机会,苏泽衍倒着跟她走,“男人最了解男人,与其你这样经常无功而返,还不如让我来教你怎么接近他。”

    她斜睨了他一眼,“谁知道你是不是又在整我?”

    “我经常整你吗?”

    “对。”

    回答得那么肯定干嘛,他没好气一把搂住她的肩膀,“我也不是白帮你。”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若有所指地看向她手上的保温杯,“你至少也要给我准备,跟韩向东一样好吃的东西才行。”

    徐静池低头看了自己手里的保温锅,再看向他,“给你跟小雯准备的也都是好吃的。”

    虽然不是同样的食物,但作为厨师,她可不会怠慢任何一道菜。

    “我知道,但我就是想,不管我什么时候,想吃什么,你都要给我做!”他振振有词。

    这举动让徐静池莫名想笑,有些人,长得再大,身上还是有儿时的模样,她眼睛缓慢地眨动了一下,点头,“可以。”

    苏泽衍明显就笑了,继续得寸进尺地用手指着她手上的东西,“那我现在要……”

    “给你!”他没说完她就知道他想干嘛,伸手把那个保温锅送到他面前。

    反正她也没想到什么好理由把这个送给韩向东,就便宜这小子了。

    苏泽衍笑着一把将她手里的保温锅拿了过去,“走,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吃。”

    “不回家吗?”徐静池看着街上逐渐稀少的人群,她想回去洗澡睡觉。

    “我们吃完了再回去。”他不由分说一把架住她的肩膀,往河滨走去。

    “河边有蚊子我不去。”

    她反抗了几下,但最后还是被夹带着往河边的座椅去,陪着他在河边吹着风喝汤,还顺便喂了几只蚊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睡了总裁难脱身最新章节 | 睡了总裁难脱身全文阅读 | 睡了总裁难脱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