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睡了总裁难脱身 > 第一章

睡了总裁难脱身 第一章

作者 : 夜炜
    【第一章】

    位于老街的南边,一个老字号大小的牌匾写着大福餐馆几个字。

    餐馆一共两层,大厅跟二楼包厢加起来,正好三十六张桌子。饭馆不算小,在这条街经营了几十年,制作传统与家常菜的味道,历经徐家三代,一直被远近食客津津乐道。

    下午六点,大福餐馆的后厨已进入一天当中最忙碌的时候。

    厨房主厨位的炉灶,炉火烧得呼啦作响,灶前站着一位二十来岁的女子,一头长发完全整齐收拢在厨师帽内,身穿一件看起来有些旧,却十分整洁的白色厨师服,身前戴着大福餐馆字样的深红色的围裙。

    她个子高,体型看着有些壮实,看起来是个能做粗重的身材,修长并带着些肉感的双手,正无比娴熟颠勺,锅内火红的油火卷着鸡丁与料头不断翻滚。

    火光照在她略显圆润的鹅蛋脸上,没有经过修理的长眉下,一双眼睛专注得比火更炽热明亮,高高的鼻梁下罩着透明的厨师口罩,红唇饱满。

    这位女厨师,正是……

    “大池!”此时有人叫了她的名字。

    对,她叫徐静池,今年二十五岁,是大福餐馆的第三任主厨。

    她还有个双胞胎妹妹叫徐静雯,因为是异卵的关系,她跟妹妹长得并不像。

    妹妹比她长得好看,成绩比她好,在学校就是朵校花,而她差点没成为笑话。

    原因是高三那年,她误把校草苏泽衍写给妹妹的情书,当成写给自己的去赴了约,闹出令人笑掉大牙的乌龙。

    大概是姊妹俩悬殊太大,所以大家平时叫妹妹,小雯,而叫她,大池。

    小雯从小喜欢读书画画,高中毕业轻松考入重点大学,毕业后通过层层考核,进了知名外贸公司海瑞集团,成为一名在办公大楼上班的白领。

    而她从小看书就犯困,就喜欢进厨房跟爷爷或爸爸学做菜,后来勉强上了一所普通大学,毕业之后毫无悬念继承父亲的衣钵,在自家餐馆掌勺。

    “徐大池。”又一声叫唤之后,妈妈带着一位六十岁左右的大叔走进厨房,嘴里还说着,“大池做菜再好吃也是靠大家捧场,你有什么找她说就是……大池妳来一下!”

    “来了。”徐静池将手头的菜装盘,传唤一声,“红糟回锅肉。”

    等厨房传菜员的将菜端走,她将炉火关掉走了出去。

    “妈,什么事?”

    “是刘伯伯有事找妳。”

    徐静池猜到是什么,看向刘伯伯就问:“是伯母想吃什么吗?”

    刘伯伯有些不好意思,“对,我那个老伴不是生病了嘛,医生让她少吃肉,但她无肉不欢,我实在没办法,就想麻烦妳再给她做一次上次的猪肉料理。”

    徐妈问:“医生说不能吃肉,还能吃猪肉?”

    刘伯伯摆手,“不是真的猪肉,是大池用香芋跟素鸡做的,味道跟真的猪肉很相似。”

    徐静池微微一笑,“除了香芋排我再做几道别的素食,要是伯母爱吃,你明天早点过来店里跟我说,这样就不会耽误伯母的晚餐时间。”

    “那太谢谢妳了大池。”

    “不客气。”

    徐妈也笑着说:“是啊,不用客气,改天我们过去看一下嫂子,她应该好点了吧?”

    她一边问候一边将刘伯伯请出去,到了门口想起了什么回头交代徐静池,“对了,大池,妳妹说明天她上司会来家里吃午餐,让妳帮她准备一下。”

    徐静池有点意外,她妹妹性格比较冷,如果不是家里人问起,几乎从不主动说她工作上的事,可现在居然主动说请上司来家里吃饭,难不成又要升职了吗?

    那她是该好好做一顿饭招待这个上司。

    次日早上九点。

    结束早上厨房采购的徐静池,抽着两大袋食材回到家,朝楼上喊:“小雯,妳起床没?”

    楼上毫无动静。

    她将东西拿到厨房归置好,上楼,扭开妹妹的房门,果然床上还有个卷着被子在睡大觉的人,而室内冷得让她起一身鸡皮疙瘩。

    “冷气开十六度是想怎样?”她进房间翻到遥控器直接将空调关掉,“徐静雯,妳上司要来吃饭,妳至少得起来告诉我他爱吃什么,不吃什么吧?”

    床上的人动也不动。

    徐静池扯了一下她的被子,“那他大概几点来,妳不用起来准备一下吗?”

    床上的人依旧不回应。

    徐大池鄙视地挑眉道:“看来,妳是想从下周开始自己做饭吃了。”

    这话刚说完,被子里的人一把坐起来,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目光呆滞瞪着她,“按妳的口味他就一定喜欢,还有他知道我们家在哪不用接送,再来,他大概中午会到……”说完,双手揪着被子往后重新倒回床上,继续睡。

    看着平时加班像个工作狂,没有工作就像生活不能自理的妹妹,徐静池揪很想揪住她衣襟提起来揍一顿,但想想终归是自己妹妹,就放过她了。

    因为妹妹上司要来吃饭,爸妈没到中午就回家等候,还换了一身整齐的新衣服。

    全家除了妹妹不上心,其他人都全员准备迎接贵客,实力验证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戏码。

    临近中午,正在厨房做菜的徐静池,突然听到客厅传来妈妈惊喜的笑声,“啊?原来是你这臭小子,居然还敢跟小雯联合起来装神秘!”

    臭小子?难道来的不是小雯的上司吗?

    怎么爸妈像是迎接多年不见的儿子?

    还是说,小雯的上司还没来,是哪个亲戚突然登门拜访?

    徐静池戴上隔热手套,将清蒸石斑鱼从电饭锅里端出来。

    接着就听到妈妈喜出望外的声音喊她,“大池,妳快出来,看是谁回来了!”

    “来了。”

    家里的亲戚父母走得蛮勤的,徐静池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新鲜得让妈妈这么高兴。

    她顺道端了鱼从厨房走出来。

    刚跨出厨房抬眼一瞧,脚步不由就顿住。

    客厅里除了她爸妈,还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身上很简单地穿着一件米白的棉质衬衫,下身一条九分黑色长裤,笔挺的腿又长又直。

    在她看过去的时候,他也正好在看她。

    长眉如墨,一双内双眼皮的眼睛很好看,尤其那透彻的眼神看着坚定又睿智,鼻梁是令人羡慕的高挺,而且作为一个男人,他的唇形好看得有点过分。

    尤其在她父母面前显得谦逊,在见到她之后,就挑起好看的眉,慢慢扯起嘴角,然后笑出一口白白的牙齿。

    看她还没反应过来,他抬起一只手打招呼,“嘿,徐大池,好久不见。”

    徐大池三个字从他嘴里说出,她嘴角立刻抽了一下,也回他一句,“嘿,苏泽衍,好久不见。”

    然后,面无表情端着清蒸石斑鱼继续往餐桌上放。

    “妳这是什么反应?”妈妈对她过于平淡的反应不大满意,“有点礼貌好不好?”

    “哦。”她放好了鱼,再回头跟苏泽衍这张好看的脸,又确实不知道说什么,所以抬起一只手对他晃了晃,“你好,欢迎光临。”

    妈妈被气笑了,“什么你好欢迎光临,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朋友?之前她说,妹妹在学校是校花,而她差点成了笑话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校草苏泽衍,她就是把他写给妹妹的情书错当成写给自己,在人前闹了大笑话。

    但抛开这件事,她跟他算起来还是青梅竹马那类。

    他们的父母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两家人平时没事一小聚,过节一大聚的是常态。

    她跟妹妹还有他三人同年出生,但因为她从小就会做饭,在两家大人忙的时候,她经常给妹妹还有他做饭吃,这小子那时吃得还不少,经常举着碗跟她说“大池再给我盛一碗饭”。

    这么一想,她跟她不仅是朋友,还有点喂养大苏泽衍的功劳。

    不过,苏泽衍高中毕业,苏家人就移民去了澳洲,两家人的联络,通常是妈妈之间的视讯聊天。没想到七年之后,苏泽衍被调回海瑞公司当区域负责人,还成了妹妹的上司。

    所以此刻,他又跟以前一样出现在她们家的饭桌旁,跟她爸妈有说有笑。

    还理所当然地把吃完饭的碗递给她说:“大池,再给我一碗饭。”

    时隔那么多年,这使唤她的习惯倒是一点没变啊,她斜睨过去。

    他却将碗递得更近一点,笑容可掬地说:“妳做的菜比以前更好吃,妳都不知道我连作梦都想吃妳做的菜。”

    呵,徐静池皮笑肉不笑的,起身给他去盛饭。

    回到桌旁,就听到妈妈说到了,“现在还住在饭店?”

    “这次调动有点突然,还没来得及准备。”苏泽衍回答了妈妈的话,接过她递去的碗,还笑嘻嘻地说:“谢谢徐大厨亲自给我盛饭。”

    少谄媚了,她不吃他这一套,徐静池坐下来继续吃饭。

    爸爸这候说道:“饭店住着肯定不方便,都没办法自己做饭。”

    厨师通常最关心的就是能不能吃上饭的问题。

    妹妹漫不经心地提醒,“他住的是五星级饭店,随时能叫人送饭。”

    “再怎样,能有家里吃住放心吗?”妈妈说。

    父母的想法是,不管在哪里,哪怕吃山珍海味,那都不如在家里吃的踏实。

    妈妈继续说:“老这样不行,泽衍你也别找房子了,就来我们家住,反正有房间,而且从家里去你们公司上班很方便。”

    苏衍客气道:“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了?”

    “不麻烦,小雯也是这样每天去公司,就这么定了,你说好不好,孩子的爸?”妈妈就这么定了才回头问爸爸,非常诚意不足。

    但这种事爸爸向来都听妈妈的,何况他也很赞同苏泽衍住下来,“住在一起可以相互照顾,泽衍要是不嫌弃的话,尽避搬过来住。”

    “怎么会嫌弃?”苏泽衍受宠若惊,“我感激还来不及,谢谢叔叔阿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睡了总裁难脱身最新章节 | 睡了总裁难脱身全文阅读 | 睡了总裁难脱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