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君子伴天涯 > 第九章

君子伴天涯 第九章

作者 : 月岚
    【第五章】

    专心一意做好眼前的事,向来是封久扬的原则,即使是面对自己心仪的人儿吐露情事,依然不改初衷。

    灼热的吐息烙在唇上,勾引出两人之间潜伏的热情,令他未曾停下亲吻的动作,却是更加深入。

    这温热的感觉,是季琰华从来未曾遇过的,带点被烧灼的刺激,又有着温暖的怀抱,她沉醉在封久扬的亲吻里,渐渐地被他牵引着大胆起来。

    火热的气息弥漫在两人之间。

    很快地,封久扬已将臂膀攀向了她的腰际,在紧搂的同时亦以指尖隔着她软薄的衣衫感受她的肌肤。

    这异样的亲昵,其实早已逾越他们的界线,但或许是山里的幽静,反倒将他们与世隔绝,让他们了外人眼光的包袱,更加坦然地面对这份看似来得突然,却又发生得如此自然的情意。

    话语诉不尽钟情心声,自然转化为行动,双臂的紧紧相拥,道尽了两人对于彼此的好感,却未能松开片刻。

    “久……久扬……”有些晕眩的感觉让李琰华在与封久扬的唇瓣分开后,不由得大口地喘气,努力呼吸着新鲜空气。

    “没事吧?”封久扬为她顺着气,淡淡的笑音渗透而入,听来远比先前的亲善语调更多一分宠溺。

    “嗯……只是……”季琰华仰起脸蛋,飞快地扫过封久扬一眼,才悄声道:“我……喜欢你的亲吻。”所以,她才会眷恋得不愿他松手。

    “就只有吻吗?”封久扬伸手抚过她的脸颊,有些粗糙的手指在颊上磨出些许麻人的触感。

    “也喜欢……让你这么抱着。”喜欢上一个人,就像这样吗?

    彼此相拥,即使少言少语,却也感觉到暖甜甜的气息。

    “那么……回头我请二弟当媒人,好向季爷提亲。”既然都明白了心意,这香唇也给他尝过了,不早些提亲,他可安不下心来。

    “爹一定会乐不可支。”想到爹亲每回说起南侠事迹时,总是一脸的夸赞,季琰华忍不住迸出笑声。

    “蒙他老人家赏识。”封久扬约略懂得季琰华在笑些什么。这事他当然是懂得的,他要娶季琰华,怕是季爷求之不得的大好喜事吧!

    “那么,看来爹的七十大寿要变成双喜临门了,因为还要加上你我的喜事,是吗?”季琰华勾住封久扬的宽肩,将脸蛋贴上他的胸膛。

    听着那心口的鼓动,她不自觉地闭上了眼。

    这声调听来真是令人心安,往后……她就要夜夜伴着这声音入眠了呢!

    “会舍不得吗?”封久扬轻抚着她的一头黑发,突兀地问了句。

    “咦?”舍不得什么啊?

    “你可是季爷老来得子的珍宝,如今我就这么把你抢走……”封久扬低头吻向她的发丝,淡淡幽香勾得他胸口一阵骚动。

    “我想,爹多少会寂寞的,不过,他也会高兴我找到你这个好归宿。”但是,舍不得的情绪多少会有吧!

    “若季爷不嫌弃,就偶尔到秋叶山庄住段时日吧。”虽然也能问季爷,是否愿意跟着女儿出嫁往江南一地移居,但是想想季爷大半辈子都住在江北一带,老朋友、习惯的环境都在这儿,突然移至江南想必是无法习惯的。

    “依我看,爹会宁可我们早生几个孙子,然后偶尔带孙子回家里逗他开心。”摇摇头,对于封久扬的体贴考量,季琰华仅是抛出淡笑声。

    “那倒是没问题。”封久扬干脆地应声,“只要你想生,几个都可以。”

    “你……”赤红的色调染上了季琰华的脸庞,她拉住封久扬胸前衣衫,几乎要把脸埋进去。“你在说什么嘛!都还没提亲呢,你就想着生孩子了!”

    那成亲后才会有的亲密关系,如今像是因为一句无心的闲谈而早到,让季琰华羞得想躲起来。

    “生孩子与成不成亲无关,不是吗?”封久扬不顾她的挣扎,将她的脸蛋捧在掌心,认真地瞧着,“更何况,这也是我想早些向季爷提亲的原因之一,因为……在明白你的心意后,一抱着你,我就会渴望拥有你。”

    他的直言令季琰华的脸蛋变得更为红烫,毕竟这话语听来虽是平淡,但却暗藏着火辣的隐喻啊!

    “你……你这是……”封久扬是想要抱她吗?

    虽然明白他说话直率、不隐瞒心声,但是这也太……

    “君子不言假。”封久扬迸出带着逗趣的回应,“或是说,你宁愿我当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才不……”咬咬唇,季琰华轻拍了下封久扬的胸膛,“我比较喜欢君子,因为跟柳下惠……才生不出孩子。”

    “那么,我们早些替季爷生个孙子,让他老人家高兴高兴吧!”封久扬握住季琰华捶打着自己的手臂,往她的手背上轻吻。

    “生什么生啊!这里可是荒郊野外,什么也没有的山上。”季琰华听出他的暗示,忍不住紧张起来。

    封久扬该不是等不及与她成亲,想在这山上就要了她吧?

    就算她心里早许给了封久扬,不介意与他多一点儿亲亲昵昵的关系,因为她很清楚,封久扬不是个会把她吞了就一走了之的浑球,可是……

    这里没床没房子的,怎么可能在这里……与他先行圆房?

    “这里什么都有了,不是吗?”封久扬露出淡笑,“有天为顶、有地为床、有石为桌、有木为椅,若你想喝交杯酒,那我去附近找找有没有新鲜的果子权充代之。”

    在他看来,四周是什么样的地方可不打紧,重要的是没人能打扰他们的情意蔓延。

    而且这山上的美景,可不比装潢华贵的院落厢房差啊!

    “瞧你说的,能言善道的功力可不比日远差。”让封久扬的认真回应给逗笑的季琰华,脸上的燥热羞涩似乎也让他的轻松应对冲散许多。

    “我们是兄弟。”虽然娘亲不一样。

    “那……就依你的话,若你能找到新鲜果子代替交杯酒,我们……”语声说着越细,季琰华有些羞涩地轻续道:“我们就在天地的见证下圆房,早些给爹生个孙子……”

    季琰华边说,感觉心跳益发快速,几乎就要跃出她的胸口。

    这大概是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一次决定了吧!

    “好。”依旧是少了多余的赘言,封久扬朝着季琰华唇上一吻,露出俊雅的笑容,“你等我,我去去就回。”

    语声方落,封久扬已施展轻功飞跃入林,而季琰华捧着还残留下余温的唇,感觉自己的身子正微微发颤。

    环视周遭,确实就像封久扬说的,天地为房、石木为桌,真心相爱的他们,其实需要的并不多。

    想到待会儿自己就要与封久扬在此成亲、圆房,季琰华不由得浑身发烫起来。

    看看一旁用来充当桌子、架起古琴的平滑大石,季琰华环住自己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期盼而颤抖的双臂,再望向封久扬离去的方向,心里突地有了个更为大胆的决定……

    雾气轻飘、绿野味香。

    封久扬在不远处的林木上找着了新鲜可食用的鲜红果实,于是满心欣喜地带着它们回头去找季琰华,途中并顺手采了几株野花,想给她一点惊喜。

    只是没想到,在他以轻功落地,跃至原本练琴的空地后,所见的竟是令他讶异、错愕,甚至逼近血脉偾张的景象……

    古琴被细心收妥,搁于一旁草地,平滑大石铺上了看来眼熟的衣料,淡嫩素雅的月白色调,像是季琰华的衣裳。

    灵秀纤长的身影,仅裹着淡粉色调的肚兜,以及薄嫩的亵裤,露出大半的手脚肌肤,披散了乌黑秀发,正端坐在被布置得宛若新床的大石上。

    一脸的羞涩,说明了季琰华是在如何的决心下才做出如此决定。

    “琰华……”封久扬缓步踱近,喉咙里竟没了声音。

    说不出口、无法形容的美景,如今正活生生地展露在他的眼前。

    他纤巧秀雅的心仪人儿,早已备妥一切,等着他回来拜天地、度春宵。

    “你……不喜欢吗?”季琰华面对着封久扬灼热的眸光,仅剩的胆子差点就要消失殆尽。

    “我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只是……”封久扬的脸庞泛开微热,半掩着脸,有丝失措,“我只是没想到……”

    “惊喜吗?”季琰华露出轻笑。

    能教封久扬这沉稳性情动摇半分,都教她满足了。

    “又惊、又喜。”封久扬迸出浅笑。

    将果实与花递上,他倾身往季琰华的颊上一吻,“那么……来喝交杯酒吧,娘子。”

    “哪一『杯』是我的?”听着这一声陌生却令她心暖的呼唤,季琰华不由得笑了。

    拿起野花摇晃了几下,她打趣地问道。

    封久扬拿起一粒红实含入口中,毫无预警地扶住季琰华的脸庞,往她的唇凑上。

    被咬破的果实迸开微甜中渗点微酸的汁液,流入了季琰华的口中,封久扬的手臂亦顺着她毫无遮掩的细颈滑下,在她的肚兜绳结上打转。

    “唔……”季琰华识得这酸甜味儿,市街上偶有人以这果实入味,做成甜糕。

    可如今,从封久扬口中唱到这味儿,似乎远比市街上卖的甜品更加诱人……

    封久扬毅然地拉开了绳结,令肚兜滑至腰间,

    爱意,吐尽——

    “琰华……”封久扬吐出沉声低笑,那略透沙哑的嗓音,还渗着几分**,更有着浓浓的情意,在深山野林之间回荡。

    “我的好娘子……为了你,扮一回小人又何妨!”

    为着她绝美的娇吟、魅媚的声调,还有令她、令自己愉悦的求欢,在这一刻,他封久扬愿为小人,不扮君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君子伴天涯最新章节 | 君子伴天涯全文阅读 | 君子伴天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