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神笔小福娘 > 楔子 双面人竹马

神笔小福娘 楔子 双面人竹马

作者 : 绿光
    车子急驰而来,在毛知佳面前停住时,扬起入夜后依旧散不去的暑气和沙尘。

    她用手搧了两下,走近车子,车窗滑了下来,露出一张温柔得足以驱逐黑夜却吓得她连退三步的灿烂笑脸。

    “毛毛,上车。”范姜逸笑眯眼,看似无害,却透着一股不容抗拒的霸气。

    当下,毛知佳超想转身就跑,但是不行,因为她还得赶到刑事局的法医室,有很多后续的资料都还没整理好,明明让二哥来载她的……

    察觉眉头不自觉地蹙起,她忙用指轻揉着眉心,她要是不这么做,这个恶人一会就会冲到她面前戳她的眉心。

    很无奈的,她拖着千斤重的脚步上了车,道了声谢后立即从包包里取出笔来,假装忙碌地填写资料以避免两人可能的交谈。

    不是她不想跟他说话,实在是这个人太棘手了。

    生得一副无害又温煦的邻家大哥哥模样,可是骨子里藏着恶魔,他的性子和外貌是百分之百的反差,唯有她这个可怜的小女子才得以窥见他不为人知的这一面,可天晓得,她一点都不想发现,是他喜欢在她面前扮双面人的!

    “你不问为什么不是你二哥来接你?”他开着车,状似漫不经心地问着。

    “……一定是因为二哥忙啊。”她二哥是侦三队的,这几天忙到没日没夜,会点名要他这个侦一队的过来载她一程,她也不会太意外。

    毕竟二哥跟他是同学,现在是同事,两个人二十几年的好交情,已经比亲兄弟还要亲,可是二哥从没发现他的好兄弟是个可怕的双面人,有着严重的双重人格。

    她曾经试图告诉家人,偏偏没人信,让她好挫折。

    范姜逸懒懒的睨她一眼,迳自道:“我听人说,人的愚蠢是有底限的,可是人生嘛,总是要眼见为凭,才会发现有人的愚蠢是没极限的。”

    毛知佳再怎么少根筋也听得出来隔壁这男人是在损她,而她最聪明的应对方式就是保持沉默,因为她从小到大就没辩赢过他半次,而且她愈是争辩,只会遭受更多无情的攻击。

    所以,沉默吧。

    见她没吭声,范姜逸也不以为意,在红灯前停住车子时,从后座拿了一只小纸袋递给她,“生日快乐。”

    毛知佳傻愣愣地看着他,拿出手机一瞧,惊觉再过一个钟头她的生日就要过了。“……谢谢。”她嗫嚅地道,突然生出腹诽他人又受人好意的复杂情绪。

    是了,这个怪人,每年一定都记得她的生日,自从她有记忆以来,他年年都送她礼物,送的通常都是她喜爱而且实用的,可她真搞不懂他为什么总知道她需要什么、想要什么。

    “本来早上要拿给你,可是我忙你也忙,好不容易现在才挤出一点时间,先看看礼物喜不喜欢,要是不喜欢,我再找时间去换。”

    男人俊逸的面容淡淡的没表情,专注在开车上。

    她应了声,拉开纸袋一看,里头是只很精美的木盒子,打开盒盖,蓝色绒布上躺着一支她最喜欢的品牌钢笔,她惊讶极了。

    “你怎么会知道?”她正打算买一枝钢笔犒赏自己呢!

    范姜逸嘴角微翘,黝黑的眸子喩着她没察觉的温柔。“很难猜吗?听说你稿子过了,亏你忙得要死还有时间写稿,真是服了你。”

    毛知佳直睇着他的侧脸,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二哥那里知道她写稿过稿,就能知道她想要什么东西?她连二哥都没说呢。姑且不论他怎会知道,但他到柜上帮她挑,这点倒是教她很感动。

    因为他比她还忙,可他竟然还亲自帮她挑礼物……

    曾经,她是钦慕他的,毕竟他这个人不管做什么都行,既是个学霸又是个跆拳道国手,好像没什么事能难倒他,而且科班出身的他当了警察后,就连晋升的速度都比二哥快,最可怕的是,他长得好看,阳光男的外表和无敌的亲和力几乎横扫每个年龄层的女人,这样几乎零缺点的男人,谁不青睐?

    可是,坏就坏在他嘴长坏了,坏到她什么粉红泡泡都消失不见,只想退避三舍。

    “……我都是用笔电写稿的。”好半天她才移开目光,要自己别痴心妄想。

    “是,但是你了得,你是用钢笔打草稿的。”

    他又知道了?又是二哥那个叛徒跟他说的?“我只是喜欢钢笔而已。”不要说得好像她多挥霍。

    “我知道。”

    又知道了?她到底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觉得不能再对话下去,她干脆从包包里拿出笔记本,拿起钢笔试写了几个字,觉得如自己猜想般的好用,便自顾自地写起她刚拟定的大纲。

    她喜欢罗曼史,喜欢编写一个个属于自己的故事,哪怕每天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只要能够进行她喜欢的工作,累也开心。

    前两天她刚开的稿子才设定好几个角色,大纲也只有开头跟结尾,她得赶紧把一些桥段摆进去才成。

    “毛毛、毛毛。”

    “不要再叫了,都被你叫毛了。”她没好气地道。

    范姜逸笑得愉悦,迳自道:“毛毛,还记不记得你五岁时跟我做了个约定?”

    她正书写的字体狠狠往旁边撇去,垂着脸压根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听,有谁会跟个五岁小女孩做约定的?怪人,他就是个怪人!

    “其实,不管你记不记得,你的家人应该都记得,偶尔想起就会提一提,而现在你都三十岁了,又没有男朋友,是不是该跟我定下来了?”

    她吓得手一抖,把笔给掉了,弯身捡起笔,头偏又往车门的方向撞了下,教她吃痛地低嘶了声。

    “要不要紧?”他问着,大手探过来轻抚着她的头。

    她回头瞪去。“你好好开车,你——”话还没说完,她的余光瞧见车子正前方有四道强烈的光线袭来,第一个跳出来的念头是——有没有搞错,在这种路上逆向行驶还尬车吗?

    “小心!”

    几乎同时,她被人紧紧护住,然后耳边爆开物品撞击发出的轰然巨响,不过瞬间,她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死寂。

    她不禁想问,发生什么事了?

    静寂的屋内,灯灿如昼,映照出床褥上几乎失去气息的身影。

    床边,一名男子双眼眨也不眨地直瞅着床上面泛死气的男人,而离床几步外,另一名男子手持卜具卜算,在纸上一一写下卦象。

    眼见他正写下最后一笔,站在床边的男子突道:“醒了!罗与,二爷醒了!”

    罗与把笔一丢,一个箭步来到床前,欣喜若狂地道:“二爷,您总算醒了。”

    被唤为二爷的男子虚弱地微张眼,连话都尚未说出口,双眼又随即一闭。

    “二爷?”

    “罗与,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二爷只要醒了就没事?”

    “重恩,你冷静一点,我方才卜了卦,这才发现卦象有异。”

    “又怎么了?二爷到底要不要紧?”

    “得先找个人才行。”

    “朱太医?”

    罗与翻了个大白眼。“不是,得找个能替二爷续命的,横竖这种事又不是没干过,你别吵我了,盯着二爷就是,我先把这个人找出来才行。”

    “罗与,二爷真的不能有个三长两短。”纪重恩沉声喃着。

    罗与瞧他一脸悲愤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放心,二爷的命硬得很,这些年什么劫没遇过,还不是一路过关斩将?”

    虽说总拿别人的命来顶替有损阴德,但如果不能成事,老天也不会让他卜得卦象,既然卦象现了,那就是老天允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神笔小福娘最新章节 | 神笔小福娘全文阅读 | 神笔小福娘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