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蒙个傻里傻气的情人 > 第一章

蒙个傻里傻气的情人 第一章

作者 : 可乐
    【第一章】

    法国

    清晨天还没亮透,一条位在巴黎治安较好区域的街道上,一栋拥有百年历史的老房子矗立其间。

    没有人知道,这栋老房子并不是普通民宅,而是一个以营利为目的的民间救援公司——“突援任务”的总部。

    团队集结了各个方面专才的菁英,是业界翘楚。

    此刻在老房子公共区域的大时钟滴滴答答走到五点时,原本一片寂静的空间陆续传来窸窣声响。

    容泰洗漱完毕,正准备到健身房,经过某间房,正打算举高手敲门的同时,门打开了,一张苍白的、萎靡的俊脸出现在眼前。

    容泰缩回手,讶异地扯唇。“今天……真早。”

    柳奕迪顶着一头乱发,哀怨的瞥了他神采奕奕的模样一眼,啐了声。“一群变态!”

    来到“突援任务”六年,他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哥哥们要这么对他?

    每天,只要客厅大时钟在五点准时敲响夺命的乐音,每隔几分钟,他的房门就会跟着传来敲门声……直到他醒来。

    显然,有人比他还早敲这颗天才烂草莓的门。

    容泰莞尔看着柳奕迪可怜兮兮的委屈模样,开口问:“一起?”

    “突援任务”所接的全是非常人能完成的救援任务,是危险性极高的卖命工作。

    团队成员拥有自己的体能训练场,规格配备都是最高级、最严格且专业,以提升战斗力以及体力为基本原则。

    因此,所谓的健身……很变态。

    体力活儿向来不是柳奕迪的专长,他被拉上一次就吐一次。

    柳奕迪敬谢不敏的连连摆手,跟着激动地抓住他的宽肩。“哥,老人家说孩子要多睡才长得高,我需要多睡——”

    他的抱怨还没说完,容泰皱起粗黑的浓眉,冷冷地打断他的话。“二十,一八三,够了。”

    在“突援任务”有两大面瘫闷王,除了陆皓白就是眼前这一个。

    如果不是已经相处一段时间,饶是他是智商超过两百的天才,也需要一点时间理解容泰说的话。

    容泰说的“一起”是问他要不要一起健身。

    至于他第二句话的第一个数字是他的年纪,第二个数字是他的身高。

    总结他老人家的意思就是,都过发育期长到一百八十三公分了,还长什么?

    柳奕迪默默哀悼自己的处境三秒,坚强的卖萌哀求。“哥,难得老大不在,放我一马,让我再眯半个小时!”

    昨晚他为了出任务中的韩简毅骇进某个国家的交通系统,让他大爷可以畅通无阻的一路狂飙,用最帅的方式执行他的救援任务,可以说是一整晚没睡。

    他躺上床都还来不及做个好梦,就被这群热爱健身体训的哥哥给喊醒,这还有天理吗?

    容泰冷冷盯着他假鬼假怪的模样,沉默半晌才开口:“那……早餐?”

    这个大家庭里全是男人,大老板雷霆难得善心大发帮他们请了个佣人,帮他们准备三餐、打扫、洗衣。

    只是帮佣的苏太太五十多岁,前段时间摔断了腿,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复职。

    没有苏太太的日子,是没有出任务的男人们灾难日的开始。

    柳奕迪是“突援任务”通讯组的天才技术人员,属内勤,又因为年纪最小,很容易就成为哥哥们奴役的对象。

    柳奕迪为了让自己摆脱日日被荼毒的命运,昨天晚上就自动自发去家乐福补了货。

    他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十分骄傲。

    “我昨天已经去家乐福买了一车麦片,补满整个冰箱的牛奶,哥饿了随时可以去补充热量,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赢来清晨的第一记爆栗。

    “干嘛打我!”

    “只有小孩才吃麦片。”

    柳奕迪抱头气得哇哇大叫:“你刚刚还说我过发育期,现在又说我是小孩……”

    看来只能吞麦片了……容泰无视像颗在身后哇哇哇哇巴拉巴拉叫的小跳豆,接受了寒酸的早餐,想着等等该做什么训练才好。

    雷霆收假回总部,一走进屋子,差一点以为自己走错房子了。

    他是来到流浪汉的住处?还是走进资源回收场?垃圾堆?

    只见公共区域的大客厅那张大桌上被啤酒罐、泡面杯以及麦片的空盒子给占满。

    空气里甚至充斥着一股诡异的味道。

    他不可思议的咆哮:“DD!”

    柳奕迪和容泰抗议完后,心满意足的回房继续与他温暖的被窝缠绵,但到底是过了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他便被这声熟悉的咆哮给喊醒了。

    他惊跳起身,压着小心脏狂跳的胸口,模模糊糊的想,靠,梦到老大了吗?

    这想法让他起了一身恶寒,正打算喝口水压压惊继续睡时,门被踹开了——

    “柳奕迪,你现在是在睡哪一个时段的?”

    柳奕迪透过模糊的视线看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高大男人,连忙摸来眼镜戴上。

    一看清楚,他结结巴巴的问:“老、老老大,你你你怎么回来了?”

    “苏太太呢?为什么满屋子垃圾?”

    “苏太太说跌断腿了,来不了。”略顿,他小心翼翼问:“有……满屋子垃圾吗?”

    在这个纯阳刚的大家庭里,除了柳奕迪,所有成员几乎都拥有佣兵的背景,雷霆算是回归到正常生活里,还拥有正常人生活习性的男人;其余的……全都不正常。

    柳奕迪刚进“突援任务”还是小屁孩一只,才短短的三年时间,就处在这样的环境里,跟着变得不太正常。

    想到这里,雷霆额角狂抽,转身走出去后找出苏太太的电话。

    “突援任务”总部里不能没有个人负责这群大男人生活琐碎杂务,他若置之不理,或等到苏太太回归那一日,总部应该可以直接改为猪窝!

    年多希下了课便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找到了这间民宅。

    一眼,她就被民宅的外观给惊艳!

    在法国多的是百年石屋,眼前这栋六层楼高的石屋建筑是仿洛可可风,每个楼层窗口左右对称,黑色的铁质围栏如卷草舒花,缠绵盘曲,连成一体,在坚硬的素材表现出一丝刚中带柔的柔性。

    她所在的大门是深蓝色的,中段雕花格窗,搭配铜质把手,衬映米灰色雕花石墙主体,更显典雅醒目。

    在她因为屋子的外观稍稍走神,突地,一抹男嗓由一旁墙柱上的对讲机传来。

    “年小姐,你没走错,直接推门上来吧!”

    突然听到声音,年多希猛地回过神,发现声音是对讲机传来,尴尬一窘后,赶紧推开门走了上去。

    片刻,当她来到堆满垃圾的大客厅时,诧异的一怔,这时身侧传来脚步声,她侧过脸望去。

    雷霆看清楚女孩的模样,皱起眉。

    稍早前他找到了苏太太,并委托她在今天下班前,一定要为自己找一个职务代理人。

    苏太太开始有些为难,但只用了半小时就给了他回覆。

    她的职务代理人是跟她住在同一栋楼的邻居,来自台湾的留学生,虽年轻,但勤奋,一直在找打工机会。

    约定时间到,她便准时出现在眼前,只是年纪与他认定的不符。

    “你说你几岁?”

    年多希看着眼前帅到逆天的金褐发帅哥,原以为沟通会是外语,却没想到竟是标准的中文,她先是一愣才开口:“今年刚满二十一岁。”

    “二十一岁?!居然还大我家DD一岁?”雷霆不置可否的挑眉。“你……看起来像十五岁。”

    号称二十一岁的女人顶着一头可爱短发,她的发色是蓬松的棕褐色卷发,塞到耳鬓后俏皮的发尾贴在巴掌大的脸侧;微卷的浏海,让她的脸看起来更小,年纪也更小。

    被人说看起来年轻跟看起来未成年的心情,简直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

    来到法国后也有很多课堂教授会这么说,年多希已经很习惯了,却还是不知道怎么回应的傻笑。

    雷霆看她那傻愣样,心里的质疑扩大,朝她伸出手,“有没有学生证、身分证什么的?”

    年多希一怔,明白他的用意,乖乖的从后背包拿出皮包,把自己的学生证递了上去。

    雷霆真的只是随口说说,他才不管对方有没有成年,能做事才是重点!

    但她真的乖乖递上自己的学生证?

    这年头居然有这么乖的小孩?

    多年来,“突援任务”里全是硬邦邦、随便一句话一个举动就可以气死身为老板的他的混蛋,久违的感慨让他对眼前的女孩莫名多了好感。

    雷霆看她学生证上的资料,心里暗暗诧异,还真的是二十一岁。

    他接着问:“外文系?”

    “对。”

    “混血儿?”

    “唔……我曾祖父是德国人,我有八分之一的德国血统。”

    难怪,她看起来肤色比一般人白、轮廓深邃,像个漂亮的洋娃娃,但这不是重点。

    他直接转入话题。“苏太太的工作不轻松喔,你确定可以?”

    “苏太太跟我说过她的职务内容,我在餐馆、咖啡厅都打过工,应该可以胜任。”

    她从小到大成绩就好,但因为曾被亲戚说过她除了会读书,什么都不会之后,她便发愤图强,不让自己落入人们对学霸的刻板印象里。

    雷霆不解她为什么强调,但只要确定她可以胜任,便没多细问,直接将话题带入重点。“知道我们的工作性质?”

    “嗯,苏太太有说,是保全公司。基本上就是打扫完离开,只是……我可以跟老板商量一下吗?”

    听到恭恭敬敬的语调,雷霆身为大老板的尊严终于回来了。

    他龙心大悦的开口:“说。”

    “因为我的课表不一定,可能没办法煮三餐,这样会不会让您太困扰?”

    “可以煮哪一餐?”

    “只煮晚餐可以吗?”

    短时间里,要再请一个像苏太太的人并不容易,能帮忙打扫做杂务外加煮一餐,已经够让他庆幸了。

    雷霆大方点头,接着神色郑重的交代:“你可以进出这里所有的房间,但走廊尽头的会议室,以及三、四、五楼的职员宿舍,千万不要上去,需要洗的衣物他们会集中放在洗衣间。”

    哦,原来这里还供食宿,想来福利很不错。

    年多希点头如捣蒜。“不会不会,我不会乱跑的。”

    雷霆因为她乖巧的反应心里很是满意,再交代了一些工作上的细节后,心情愉悦的回自己的房间补眠。

    年多希看着高大俊美的老板结束面试带着微笑离开,整个人瞬间松懈下来,却也不敢真的完全松懈。

    听苏太太说这里的工作虽不轻松,但至少薪水很不错,想到可以多攒些钱,她斗志满满的找了个地方把背包放下后,就开始她的新工作!

    也许是因为平常有苏太太在做整理打扫,就算她因为腿伤有好几天没来了,但基本上这个地方的打扫工作真的比她以为的还轻松许多。

    她动作俐落地先把眼睛看得到的垃圾全分类处理掉,在客厅的大桌子重见天日后,整个空间看起来舒爽许多,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只是当目光落在一旁的沙发上,年多希的好心情稍稍一滞。

    沙发上,一堆抱枕、衣服,还有类似毯子的布料堆成了一座小山。

    这间公司难道没有挂衣架吗?

    衣服到底有洗还是没洗就这样堆着?

    她百思不解,从洗衣间找来洗衣篮,把沙发上的衣服一件一件丢进去,只是在拿到其中一件时,却发现衣服怎么黏在沙发上了?

    年多希用力一扯却拿不起来,她觉得奇怪,定睛一看,竟看到一只手从衣服堆里伸了出来,往上扯掉盖在头上的衣服。

    一双鹰眸朝她射出炯然眸光。

    因为没想到会冒出一双眼睛,年多希吓了一跳的往后退。

    在对上视线的那一瞬间,容泰也被突然出现的女人吓了一跳,他都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她整个人夸张的一颤,猛力往后退,一副快要往后跌倒的模样。

    察觉这点,他直觉地伸出脚,挡住她往后倒退的身势,正打算坐起身,她却因为他抬腿的动作,在反作用力下,咚咚咚地往前扑倒。

    容泰错愕,他的力道没控制好吗?

    这想法才闪过脑海,他便看到女人一脸惊慌、一脸莫名地朝他扑来。

    容泰心一惊,下意识抬高手一挡,她却已经撞进他的怀里。

    年多希从后退到被一股力道往前推、最后不偏不倚扑进男人怀里的过程,只有短短几十秒,快到她的脑子呈现一片空白的状态。

    当她感觉到男人炽热的体温、硬邦邦的胸肌,这才惊慌回过神来。

    为什么?她到底是怎么撞进男人怀里的?

    瞬间,她嫩白的小脸涨成蜜桃红,双手激动的边挥打边叫:“变态!变态!”

    女人很激动,动作有点大,但对容泰来说,那力道却像被好几只蝴蝶同时扑上,不痛,甚至有点痒……

    只是他虽不痛,却感觉有些无妄之灾,但细想,这一切他似乎也得负一点责任……还有,他的同事也需要负责任!

    这些混蛋同事,看他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不发挥同事爱替他盖被子就算了,却往他身上丢衣服?

    他睡死了,根本无知无觉……只是这女人到底是哪儿来的?在总部只有苏太太一个女性生物,啊,对了,苏太太腿跌断了休假中。

    理清思绪,容泰定睛一看,竟觉女人有点眼熟?

    年多希激动的不断挥打了一阵子,却发现身下的男人一动也不动。

    心猛地一凛,男人被她打晕了吗?

    她有这么用力吗?

    年多希停下动作,一脸担心的垂下眼眸看他。

    容泰不解地看着她轻蹙着秀气的眉头,那双眸子小心翼翼打量着他,忍不住开口:“怎么了?”

    听到男人沉冷的嗓音,怕自己不小心把人打晕的年多希暗松了口气,窘着脸起身拉开两人的距离。

    他开口,“抱歉……不是故意吃你豆腐。”

    年多希想到那个尴尬的状况,脸红得像是要炸开,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容泰正想问,突然听到雷霆的声音响了起来。

    “多多,忘了交代,今天的晚餐——”瞄到光着上身坐在沙发的容泰和站在一旁脸红得夸张的小痹乖,他蹙眉看向容泰问:“你做了什么?”

    突然被点名,容泰一怔,正想开口,却看到年多希奔到雷霆身边,恭恭敬敬的开口。

    “老板,您有什么吩咐?”

    雷霆看她乖乖巧巧的模样,忍不住想摸摸她的头,夸她好乖的冲动。

    他原本对着容泰的凌厉眼神,在瞬间变柔的看着年多希说:“公司里的家伙不挑食,中西口味皆可,冰箱有什么食材就煮什么,真的没有食材再跟我报告。”

    年多希颔首,接着问:“那需要煮几人份?”

    雷霆酌量片刻才回答。“虽然有几只混蛋没在公司,但我这些员工一个比一个食量大,你先煮个十人份。”

    年多希不懂雷霆感慨什么,却被这需要煮的饭量吓到了,她接着又问:“那几点吃晚餐?”

    苏太太跟她说过这家公司虽然在欧洲,但公司职员多半来自台湾,因此许多生活习惯跟在台湾无异。

    但因为不放心,她还是做了确认。

    “没一定的时间,大家有空就吃,你煮好就放着。”

    愈听年多希的压力愈大,多怕第一天上工就让人饿肚子,给老板不好的印象。

    “好,我明白了,那……那我可以先去忙了吗?”

    备受尊重的雷霆点头如捣蒜的露出姨母笑。“去吧!去吧!”

    等小女人走远,容泰看着他的眼神以及脸上的笑容,不解地问:“那女人是谁?”

    “苏太太的邻居,帮她代班。”

    “那你为什么笑得很变态?”

    雷霆嘴边的笑容一垮,火冒出来了。“我都还没问你刚刚做了什么?”

    容泰当然不可能据实以告。“没事,一点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把我的代班小痹乖搞得脸那么红?”

    “代班……小痹乖?”容泰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没回他的话,也没说话。

    雷霆被容泰的眼神搞得火更大,却因为瞥见年多希忙着将一大篮脏衣服搬回洗衣间的背影,欣慰的露出微笑。

    只是当他回过神拉回目光,却发现容泰已经消失在眼前。

    这也是这些员工最让他跳脚的地方,满屋子都是身手敏捷的男人,一个一言不合,或不想鸟他,人就这样不见了?

    臭小子!雷霆烦躁地爬爬发,碎念着转身回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蒙个傻里傻气的情人最新章节 | 蒙个傻里傻气的情人全文阅读 | 蒙个傻里傻气的情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