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跋扈总裁想啃妻 > 第四章

跋扈总裁想啃妻 第四章

作者 : 金晶
    【第三章】

    柏瑞起身往洗手间去,他脸色非常不好看,走到无人的走廊,他拿出手机,“喂?”

    “儿子,怎么样?对方是不是很漂亮,性格是不是很温柔?”

    柏瑞急躁地说:“妈,这是最后一次答应你跟女人吃饭。”

    “儿子,你这是怎么了?”柏母觉得儿子太难搞了,“你之前也同意的,不是吗?”

    是,他这个傻瓜!他想,黄思然都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他干嘛还记挂着她,要忘记是吗?他的记忆比金鱼还差,说忘就忘,正巧他妈又来催他相亲,他就同意了,但是相亲第一天,第一个女人,他打起了退堂鼓。

    第一个女人,他看着那个女人吃饭的样子,他发现他怀念黄思然毫不做作的样子。

    第二个女人,他看着那个女人的头发,他发现他想死了黄思然那头没有过护理带着自然香气的直发。

    第三个女人……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彭思月,他脑子有问题才会喜欢彭思月!这个暴力女,一看到她,他的忍耐力就下降了,想到黄思然那天没上药就走了,她的脸,应该没事吧?

    柏瑞已经不想说话了,“妈,我挂了。”

    “儿子,你别急啊,你先跟妈妈说清楚……”

    嘟嘟嘟。

    柏瑞将手机放在了口袋里,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揉了揉自己的眉。他站在走廊里,望着窗外,正好看到了一间书店,他垂下眼,想到了那一次跟她在书店见面的场景。

    他在书架上找书,心不在焉地转过身,突然一道带着香气的风擦过他的身体。

    “啊!”一个个子娇小,留着黑色长发的女人啪的一下被撞倒了。

    “对不起,我没看到你。”柏瑞开口道,伸手要去扶她起来。

    “没、没关系。”女人像受惊的小鹿,抬起头,露出一张姣好的小脸蛋,白嫩的肌肤上,一双水眸仿佛刚从水里捞起的紫黑葡萄,娇艳欲滴,水嫩的小嘴紧张地抿在一起。

    柏瑞僵在那里,但只一瞬,他恢复了正常,绅士地搭着她的手肘,借着男人霸道的力道,轻松地将她扶了起来。

    她红着脸,努力地想站直身体,可脚踝一阵的刺痛,她皱着小脸,越是想站好身体,越是往他的怀里钻,她整张小脸红得不得了,“我,对不起啊,我脚好像扭到了。”

    他的心脏,如台风天的大海,惊涛拍岸,但他面上讳莫如深,双手有力地搭在她的腰上,以巧力让她靠在墙上,这才慢慢地松开她,但是双手仍然护在她的周身,恰当地没有再接触她的身体,却又在她的旁边形成保护墙,“没事,我送你去医院。”

    “那不用,我有朋友在这里。”她咬着唇,小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凳子上,“可以麻烦你扶我过去吗?”

    他点点头,想要抱她过去的时候,她却红着脸说:“我、我跳过去就可以了,你的手借我扶一下……”声音越来越低,仿佛很不好意思。

    “可以。”他伸出手,她白晳的小手放在他的手臂上,配合着她的脚步,一步一步往那椅子走过去。

    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气,靠的近了,就更加的甜美,不断地撩着他躁动的血液,余光瞄到她小小的手,在她最后一个跳过去时,她体力明显支撑不住,小手顺着他的手臂往下,隔着衣料,仿佛擦起电流般,他下意识地张开五指,她玉葱的五指不小心插入他的指缝,与他手掌相扣。

    时间似静止了一般,她吓得收回手,仿若被蒸熟的虾,紧张地从包里拿手机,“谢谢你,我打电话给我朋友过来就可以了……”可越是急,越是做不好事,手机坐溜滑梯似地从她的掌心里飞了出去。

    “啊!”她惊呼一声。

    他动作灵敏地接住,耳边传来她感激的声音,“谢谢你。”

    他站起来,耳朵不自然地蠕动了一下,轻咳了一声,“不用客气。”将手机放在了她的手里。

    她拿着手机打了电话过去,不一会,一个身材显瘦的男人走了过来,看起来像是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看到他们,急急地跑了几步,“怎么这么不小心?”

    “没事的,多亏了这位先生。”

    男人真诚地朝柏瑞说:“多谢你。”

    “姐,跟你几次了,走路小心一点。”

    “阿幸,你很啰嗦诶!”

    柏瑞走得很慢,耳朵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原来这是她弟,不是男朋友。

    对柏瑞而言,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但她忘记了,她一直以为他们在蛋糕店里第一次见面。

    蛋糕店,是他跟她的第二次见面。

    柏瑞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没有走回餐厅,直接走人了。对彭思月,他没有一丝绅士风度,他没揍她都算好的了。

    而坐在位置上的彭思月则是慢慢地喝了一口红酒,她有把握,柏瑞会同意的,因为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受被别人利用,特别是柏瑞这样优秀的男人,这种男人通常很有自尊心。

    至于柏瑞出于什么目的答应跟她交往不要紧,只要她名义上是他的女朋友,她就有办法将他们的关系变得有名有实,最后做他的太太。

    开始的十分钟,她很有把握,直到半个小时了,柏瑞还没回来,她心里慌了。她故作镇定地买单,优雅地起身离开,等一走出餐厅,她疯狂地跺脚。

    该死的柏瑞,居然放她鸽子!

    他怎么能半途离开,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彭思月坐上车,一路哭回了家,彭母心疼不已,仔细一询问,知道是因为黄思然的缘故,生气极了,黄怡的女儿凭什么欺负她的女儿,黄怡都被她踩在脚下!

    “没事的,妈妈会帮你的。”

    “妈妈,我真的是太讨厌黄思然了!”

    “不哭、不哭,哭肿了眼睛可就不美了。”

    “嗯。”彭思月被劝着安静了。

    彭母心中盘算,要怎么让黄思然好看。

    黄思然没有太多存款,提款卡里的钱只够她三个月的开销,但是她很清楚,没有钱没有安全感,她不可能真的三个月不找工作,而且她很急。接下来的半个月,她找了不少工作,却都没有成功,熟悉的过程让她想到了彭思月。

    她咬牙切齿,在她为找工作焦头烂额的时候,房东太太找了过来,希望她能提早搬走,实在太过突然,她不可能短期之内找到一个住的地方。

    房东太太也是个和善的人,她租房子给黄思然两年,每一次黄思然都会准时交钱,房子也没有搞破坏,更没带乱七八糟的人回家,可是她正好缺钱,有一个富婆要买她这破房子,她当然二话不说同意了。

    “我要送我儿子去英国读书,得卖一间房子,有富婆看上了,也不知道她怎么喜欢这里,又不是什么好房子。”房东太太郁闷地说,但脸上是喜悦的。

    富婆……黄思然注意到了,她看了一眼房东太太,“一定很有钱吧?”

    “是有钱啊,一开始都是她助理出面,后来才见了我一次,真是有钱,保养得真漂亮,不像暴发户穿金戴银的,人家那是一整套的翡翠,我不懂行情,都看得出来水色好。”房东太太一脸的羡慕,“有钱真好。”

    自从陈美入住彭家之后,最喜欢的就是翡翠了,硬是要装出一个书香门第的太太模样,却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学着黄怡。黄思然想通了是谁,恍然之后,提醒了房东太太一句,“你可以适当地再加价。”

    房东太太愣住,“可是已经很高价了。”

    “不多,多添几百万没问题的,反正她喜欢,她又有钱。”黄思然笑着说。

    房东太太心里一动,回去之后真的跟助理说了起来,那助理语气很不好,可也没有立刻拒绝,回去商量之后又回来跟房东太太说,愿意再加三百万,但是要让黄思然立刻滚,房东太太立刻明白了其中的要点,“没问题。”

    当天,黄思然就搬出了房子,房东太太虽然赶人赶得急,但到底是有良心,心想这么乖的小女人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那个富婆,拿到了助理打的钱之后,偷偷地给黄思然退了两个月的房租,不过跟那三百万比起来不算什么,可房东太太自认这么做,良心上过意的去。

    黄思然笑了笑,没说什么,所谓的良心,大概就是这样吧,人之常情。她想了想,不知道陈美又发什么疯,本来想去阿姨那里住,但怕阿姨担心,她最后找了一个朋友,先借住几天,凑巧阿姨和姨丈南下,没注意到她这边的情况。

    她连表弟贺幸也没说,赶着时间找工作,找住处,意外之外,也在意料之中,她没有找到任何工作和住处,好像所有人都要将她屏蔽了。陈美当真能一手遮天?当然还没到这种地步,但是一些很差的工作,她实在不想去做。

    而陈美比彭思月更令她作呕的是,在这个时候,陈美打了电话喊她回家吃饭。

    这就是一场鸿门宴,她很清楚,但她也要知道,陈美到底要做什么,

    “好啊,陈后妈。”她一说完就挂了电话,完全不管那一边阴了脸的陈美。

    陈美的手段实在太粗糙了,比起一般嫁入有钱人家的后妈,她不知道什么叫捧杀,就一个劲儿地将黄思然逼到了绝路,以至于一些知道内情的人,说起陈美,都是满脸的不屑,彭建良前妻的女儿被陈美欺负到极点,连门面都不愿修饰一下。

    真的很恶毒。

    黄思然走进彭家,就发现家中多了几个不认识的人,是一家子,一对父母,一个儿子,父亲看起来精明,母亲则是刻薄,正挑剔地看着黄思然,那个儿子年纪有点大,大约三十五到四十岁之间,神色不好,有点纵欲过度的样子,看到她时眼睛一亮。

    她神色冷静地略过他们,走到陈美面前,“陈后妈,好久不见。”

    陈美一听到这称呼,脸色立刻就难看了,“思然,你的家教呢?”

    “家教?我妈被你们气死了,我爸又不疼我,大概是有父母生没父母教吧。”黄思然语气无所谓地说。

    陈美冷冷一笑,“是我们以前不够关心你,以后会好好关心你的。”

    语气里的冷意令黄思然打了一个冷颤,看看陈美的脸,再看看那一家子,她忽然就想到了她年纪不小了,二十五岁,该婚嫁,陈美打这个主意?“对了,他们是谁?”黄思然故作不知地指了指这陌生的一家子,“是彭思月的未来婆家吗?嗯,跟彭思月挺配的。”

    “住嘴!你胡说什么,他们是你未来的婆家!”彭思月刚从房间出来,听到这话,整个人怒发冲冠,根本不用陈美解释,她就说得清清楚楚。

    “彭思月,你不用不承认,毕竟我那个只提供了精子的老爸可是养大了你,家里快破产了,你不好好回报他?”

    “黄思然,说回报,你也不为过吧?”彭建良从书房里出来,听到这话沉下了脸,“老子当初让你念书,可也花了不少钱,更不要说生活费了,每个月还不要脸地跟你陈阿姨说你钱不够花,死皮赖脸地要钱。”

    “钱?”黄思然余光扫到陈美紧张的神色,“我高中开始就半工半读了,陈后妈可是一分钱也没给我,呵……钱?你还好意思说。”

    彭建良愣住了,他再没良心,也不可能苛扣黄思然这个钱,何况那时候他正是风光的时候,给的钱可不少,“黄思然,你胡说什么!老子也给了你几百万!你这是不认帐?”

    “我没有不认帐,不如你查一查帐再来问我?”黄思然冷笑,“陈后妈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她是那种乐意给我几百万的人?别说几百万,就是一分钱也不会愿意给我的。”

    “陈后妈……”彭建良被黄思然一口一个陈后妈带的也跟着念,反应过来,连忙改口,“你这是污蔑你陈阿姨借了你的名目,乱花钱?”

    “难道不是吗?自从我妈死了,我就跟孤儿一样。”黄思然除了阿姨那时候替她扞卫拿回了妈妈的首饰盒,她什么也没有拿,当时妈妈名下所有的财产都被彭建良骗走转走,只剩下几款珠宝首饰,如果拿去卖是能换不少钱,但她舍不得。

    所以过得很辛苦时,她也没想过换钱,珠宝首饰一直锁在银行的保险柜里,只要拿出来,她可以买得起房子,节省一点用也可以不工作了,但那是妈妈最后留给她的念想,她舍不得卖。

    陈美当初眼馋首饰盒,也是想逼着她没钱了拿出来乱卖,陈美好坐收渔翁之利,低价买回去。

    只是陈美料不到黄思然这么倔强,苦到要没地方住了,还这么倔,可黄思然越是这样,陈美于是不客气地打压她,逼着她。

    “我没有拿过你们彭家的任何东西,我姓黄。”黄思然一字一字地说。陈美不知道会捅破这件事,吓得赶紧阻止,可是黄思然一张嘴,她就知道完蛋了,心中急切不已。

    “我明明让你陈阿姨……”彭建良想到了一个可能,不敢置信地看向了陈美。

    “彭先生,你没听到我叫她陈后妈吗?陈阿姨,她有什么资格让我这么喊,她破坏我幸福的家庭,勾搭你害死了我妈,现在还想害我一辈子?她又不是没女儿,这么害别人的女儿,可真的是缺德,啧啧!”

    黄思然看向那一家子,对着那母亲说:“你也看到了,我可什么价值都没有,我还不受管教,打起人来也不客气,你要不要试一试?”

    这一家子早听明白了,连忙拉着人就走,陈美想拦,那母亲大声喊道:

    “呸!还说给一笔好嫁妆,我看你是想坑我家吧!”她们之前说好了,女方出一笔不菲的嫁妆,可眼下她是听明白了,这个前妻留下的女儿什么价值也没有。

    那一家人赶紧走了,陈美没拦住人,急死了,想找黄思然算帐,彭建良先抓住了她的手,“那些钱呢!”

    陈美心肝颤了颤,想找借口,黄思然淡淡地落井下石,“你老了,不中用,养养小鲜肉,快活快活啰。”

    彭建良当然不相信黄思然的话,可这么一大笔钱确实是不见了,他拉着陈美大声吼道:“钱去哪里了!”

    “我……”

    “爸,你别这么凶,吓到妈妈了。”彭思月连忙帮忙劝和。

    看了一圈,黄思然站起来,“看来陈后妈喊我回来是想把我卖一个好价钱吧,你作梦,对了,彭先生,你一定要搞清楚陈后妈说给我的钱去哪里了,毕竟她勾搭人的本事,你也不是不知道,可厉害呢。”

    黄思然不管彭家现在陷入了什么情况,他们越乱她越开心,突然庆幸陈美吞了那笔钱,不然按照彭建良的想法,用了他给她的钱,她还得用一辈子来还,那么她妈妈的命,黄家的一切,彭建良打算用什么还。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跋扈总裁想啃妻最新章节 | 跋扈总裁想啃妻全文阅读 | 跋扈总裁想啃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