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三生三世小桃源 > 第二章 这样才齐整

三生三世小桃源 第二章 这样才齐整

作者 : 雷恩那
    两刻钟后。

    朴素无华的小马车被一行人护着,离开腾云客栈往北而行。

    “爷,那些人还偷偷跟着,是否要处理?”隔着一道厚布帘子,马车外的属下低声请示。

    坐在车篷内闭目养神的宋观尘眉间不动半分,薄唇轻嚅——

    “去吧,一个都不能留。”

    “是。”

    车篷内蓦地响起一声惊呼,但很快便抑住。

    发出骇然惊声的自然不可能是宋观尘,而是这辆小马车的主人—— 苏练缇。

    两刻钟前她抱着孩子跌进宋观尘怀里,两人连半句话都未及交谈,她母女俩立时被他藏进马棚角落的干草堆后,他自个儿则又回复成一副闲适喂马的姿态,加上他那六名铁卫赶至,登时震慑全场。

    所有的目光都被他吸引走了,让她得以不动声色地带着孩子偷偷摸摸溜到停在一旁的小马车内。

    她离开锦京后不久,在某个还算繁华的小镇就将华美马车和烙有印记的骏马换掉,换成这辆外表陈旧、结构却甚是结实的小马车,马匹也换成善走温驯的马驹,想藉此避开夫家的追击,但显然没有成功。

    外头天寒地冻,若仅她一人逃命,她抢了马也能不管不顾扬长而去,但如今紧要的是得护住孩子,她只想着要先躲好,可是一避进马车里又觉无所适从,就怕被人来个瓮中捉鳖。

    结果事情的发展全然出乎她的意料。

    宋观尘命手下起程,竟让人把她的马驹和小马车一并拉走,好似老早就察觉到她带着孩子溜上车。

    他还弃马从车了,放着高大健壮的骏马不骑,大剌剌钻进她的车篷子里。

    这篷子当真小得可怜,空间仅够她和萱姐儿挨着躺平,此时她抱着孩子缩坐在里边,再挤进来一个他盘腿而坐,彼此间仅留半臂之距,让她太阳穴猛跳,发凉的感觉沿着背脊爬上。

    夫家派出来追捕她们的那些人,定然是认出他,也定然疑心她们母女俩就在马车内,却碍于他的身分,只敢偷偷尾随。

    而此时此际,他淡然令下——

    一个都不能留。

    为什么?

    令他动杀机的原由绝不在她们母女俩身上,最有可能的是……是……

    他出现在东黎北境、甚至打算穿过五狼山连峰的通商隘口往北陵去的这一件事,不能被谁知道。

    因此任何认出他的人,都不能留活口。

    果真如此……那、那她们母女俩将会如何?

    念头才浮上,苏练缇便见男人徐缓掀开眼皮,对着她怀里的孩子眨了眨眸。

    萱姐儿对这位新结交的“大朋友”完全心无芥蒂,同样眨动双眸,露出腼腆笑颜。

    下一瞬,男人探手过来。

    苏练缇真的不知他使什么手法,即便一双眼睛从头到尾眨都没敢眨,仍旧没瞧清他到底做了什么,好像……好像孩子的颈侧被他拂了一下,小脑袋瓜随即一歪,竟昏睡过去。

    “你干什么?”她惊怒交加,又急又恨,被吓到眸底泛泪,却颇有要跟他拚命的气势。

    宋观尘嘴角淡扬,嗓声和软——

    “所谓坦白从宽,既要妳乖乖坦白,有些话怕是不好让孩子听了去吧?”

    苏练缇依然死死瞪他,泪珠顺颊滚落,两眼仍眨也未眨。

    宋观尘接着又道:“昨夜,与小娘子家的小彪女相谈甚欢,她可说了不少事,嗯……她说,她被自个儿的阿爹关起来,阿娘想护她,护不了,不过最后还是寻到机会带她逃掉,还说等家里刚出生的弟弟长健壮了,到时便不用再逃。”

    他目光一转犀利。

    “这是为何?为何妳这位瀚海阁卓阁老家的当家主母得带着孩子仓皇逃离锦京?卓家大公子如此待妳母女二人,饱读圣贤书为东黎文官之首的卓阁老莫非无法替妳作主?”

    苏练缇知道他定是从卓家派来的那群人口中得知她身分,只是没想到萱姐儿会被他哄着吐露了那么多事,她一时间有些怔忡,然,听到他最后的那句问话,心头陡酸,表情苦涩混着嘲弄。

    她好一会儿才叹道:“……侯爷此话可笑了,能请老太爷作什么主?一切就是按他老人家的意思操办的啊……”

    那半张玉面神态微动,薄唇轻抿,静待她进一步解释。

    苏练缇只觉面对眼前男子时,自己心绪转变犹如潮浪起伏,先是惊疑不定、纷乱骇然,跟着是被他引着话头,引出她心底的怅惘。

    他可以面不改色下令杀人,望着孩子时的眼神却温煦如阳。

    她能觉察出来,他是当真喜爱她家萱姐儿的,对待孩子没有半分不耐,从昨夜在客栈土火炉边的喂食、倾听、闲聊,到今晨的一连串变故,他总对孩子眨眸露笑,满满的安抚意味儿。

    或许她一条小命尚能留到此刻,全是仰仗他对萱姐儿的喜爱也说不定。

    内心苦笑,但的确也放松不少。

    她没有立时再说什么,而是解开身上的宽布条,小心翼翼托着昏睡过去的萱姐儿,让孩子能伸展四肢、在车篷内的软垫上稳妥躺落,睡个安稳觉。

    等布置好一切,她一手轻抚孩子额面,终才幽静启嗓——

    “锦京卓氏,瀚海阁阁老之名,吾家老长辈学富可不止五车……但饱学圣贤、忠义传世,皮囊养得精光灿烂,内里却是腐败破烂、臭不堪闻,若非深陷其中、深受其害,又有谁能知晓?”

    宋观尘忽问:“卓家长辈这般恶待,可是因孩子面颊上生了胎印?”

    他这算是以己观人吗?苏练缇不由得这么想。

    “侯爷也曾因残颜遭至亲之人轻贱吗?”话一冲口而出她就悔了。

    宋观尘明显一愣,之后却勾起嘴角,淡淡道:“从无。”他的至亲并非轻贱他,却常是不敢直视他的面庞,毕竟对他有愧。

    只觉他短短两字的答话似包含什么,她内心微揪,看向他的眼神不由得柔软些许。“从无吗?那……那当真大幸。”摸摸孩子的脸,又道——

    “卓家的阁老大人以及卓大公子,他们打算杀掉这个孩子。”

    沉静的语调道出不寻常的字句,宋观尘闻言瞇目,嗓声更沉,“说清楚。”

    是啊,她要说清楚,越多人知晓锦京卓家的下作作风和肮脏手段,那萱姐儿就会更安全。

    她要说,为何不说呢?

    她不要再当那个温良娴淑的锦京卓家大娘子,不要再任劳任怨、唯夫命是从。

    从来就不该进卓家大门啊,根本门不当、户不对。

    当年一叶障目,情生意动间,她听不下师父苦口婆心的劝说,不理会师弟和师妹哀求的眼神,她不管不顾一头栽进去,什么都看不清。

    如今落得这般境地,是她活该,可尽避如此,谁也别想伤她的孩子。

    于是她静下心,缓缓调息,继续以沉静语调叙说下去——

    事情起因确实与萱姐儿左颊上的红色胎记有关。

    锦京卓氏每隔两、三代便会生出脸上带有大片红胎记的孩子,且多是女儿家,此事外人一直不知晓,锦京百姓从未见过卓家哪位小姐脸上带红印,这是因为那些有红胎记的女娃没有一个能长大成人。

    卓家不知哪一代的老祖宗信了密教,开启以血献祭的灵契,但凡家中诞下带红胎印的孩子,其心头血便为献祭而生,一条小命自然是要为献祭夭折。

    苏练缇初初得知这件卓家秘事,是在三个月前,由丈夫卓大公子亲口告知。

    当时卓府刚刚新添了一名小男丁,是萱姐儿同父异母的小手足,产下男丁的女子并非妾室身分,而是与她同为平妻的林御史家的闺女。

    林家小姐是阁老大人亲自为儿子挑选的媳妇,以平妻身分嫁进锦京卓家,进门不久便怀有身孕,顺利产下男丁……苏练缇不敢跟她比较什么,但他们卓家断不能拿她怀胎十月诞下的骨血去献祭。

    “咱们卓家能一代昌盛过一代,皆因慎守远久以前结下的灵契,誓言不可破,一旦诞下如萱姐儿这样的孩儿,就得照办,妳怎就不明白?”

    她求过又求,半点尊严都不要了,跪在地上、匍匐在卓大公子脚下,不断哭喊哀求,求卓家饶过她的孩子一命。

    她就是不明白啊,一个大家族的兴旺与否为何全系在一条无辜小生命上?

    那个远久流传下来的密教灵契,到底又算什么东西?

    然而,她得到的是狠狠一记掌掴,外加一脚狠踹,卓大公子恨铁不成钢的骂声震得她两耳轰隆隆作响——

    “妳要知道,我已经够容忍了!容忍妳,也容忍萱姐儿!萱姐儿那时一落地就该处理,是我在长辈面前硬扛着,对妳我也算仁至义尽,如今咱们家好不容易迎来一个健壮男娃,献祭的事再不办妥,只怕家里新添的男丁要留不住,这个风险我担不起,妳更担不起,所以萱姐儿得认命,妳也给我认命!”

    她不愿认命!

    不愿!不愿!不愿!

    曾有过的浓情密意短暂虚无,她悔不当初,至此,夫妻恩断义绝,不是卓大公子休她,是她唾弃整个锦京卓氏。

    她终是觉醒。

    于是她在卓府大祠堂放了把熊熊大火,趁机将孩子救走,直奔北境。

    她的处境,几句话便已简明道完,低幽嗓音最后却揉入明显轻颤——

    “这一次萱姐儿是逃出来了,但如她这样带有胎记的卓家娃儿……怕不知被书香传家的锦京卓氏断送了多少?”

    她所揭露之事骇人听闻,然宋观尘再清楚不过,世事本就不仁。

    “瀚海阁卓阁老的大公子先后迎进两名平妻,一位是妳口中林御史家的小姐,而小娘子妳……”他搜索脑中浮扁掠影般的记忆,侧目看向她。“妳当年是由圣上所指婚,因一幅名为『江山烟雨』的巨作绣屏深受皇上喜爱。”

    苏练缇微微苦笑。

    车篷内狭窄,她仍跪坐,端正着身子,朝男子作了一礼。“妾身『幻臻坊』大弟子苏练缇,见过侯爷。”

    宋观尘从容受她一礼,道:“都说令师尊花无痕虽是男儿身,一手『十指若幻、起落臻至』的织绣技艺堪称绝技,可惜几年前因哮喘急症病逝,『幻臻坊』无人坐镇打理便也收了,在锦京,确实无一位娘家人能帮妳出头。”

    提到“幻臻坊”和师父花无痕,那都是在戳她心窝子。

    她抿抿发干的唇瓣道:“不用谁来帮妾身出头,我……我能逃掉就好,带着孩子逃得远远,这样就好……”势单力薄,她斗不过整个锦京卓氏。

    “往后有何打算?”男嗓幽沉。

    男人的眼睛生得很美,即使顶着半张残颜,目光流转间仍异样神俊,如此近距离对视,苏练缇不得不敛下双眸稳住心神。

    她答道:“好好把孩子带大,除此之外已别无他想……凭着自个儿这一手刺绣织锦的技艺,妾身想,多少是能挣到钱的,能让孩子吃饱穿暖,让她读书识字,让她欢欢乐乐、无忧无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再不用框在礼教之下当什么大家闺秀,就当一只遨游天地的小雀鸟,应是更适合她的萱姐儿。

    小马车坐起来并不舒适,底下木轮辘辘滚动,震得人跟着乱晃,但她一开始就把孩子安置得很好,篷内的厚垫子和软枕全给孩子用上。

    当她轻声道出对将来的打算,低敛的双睫似墨羽柔翘,额面到鼻尖是一道秀致的弧,而菱唇静谧扬起,彷佛她脑海中正浮现那岁月静好的景致。

    ……我阿娘生得才叫好看。

    宋观尘突然记起昨夜孩子同他说的话。

    他这是怎么了?竟有心思胡思乱想?

    无视那份古怪心思,他面上从容,轻柔问:“妳只身带着孩子往北逃,欲过五狼山连峰进北陵投亲,就不怕人尚未踏进北陵国界便被狼给叼了去?”

    五狼山有狼群出没众所周知,往来过客皆结伴而行。

    苏练缇原想趁着白天人多,赶紧过通商隘口,然后尽全力往北陵的城镇赶路,看能否免于野宿,未料一早卓家派出的追兵赶至,让她一时乱了方寸。

    被他一问,她抬眼望他,很老实点头。“怕。”

    宋观尘淡淡勾唇。“怕的话,这一路本侯可护妳母女二人。”略顿了顿。“就不知小娘子敢不敢?”

    苏练缇知道他问这话是何意。

    把话说白了,其实就是问她怕不怕也被他笑笑地宰了灭口,如卓家派出的那一干人那样,暗中被他了结。

    然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到如今,她岂有更好的选择?

    “妾身谢侯爷义举,护我母女俩过五狼山连峰。”道完,跪坐的身姿再次一揖行礼。

    她只能赌了。

    人常会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所以她不好奇,对于宁安侯宋观尘为何出东黎北境,她一点……不!是丝毫都不想探究。

    她带着孩子安安静静随他们过五狼山连峰,穿过狼群曾出没的荒野,实是小马车再也禁不起加速折腾,那一晚一行人只得在野地夜宿,等待天明进城。

    虽在野外过夜,他的人却将一切安置得十分妥善,有火堆、有热汤热食,而萱姐儿再一次被他抱坐在大腿上,边烤着火,边张着嗷嗷待哺的小口由着他喂食。

    孩子亲近他时,小小脸蛋显得温驯害羞,更有掩不住的喜欢……觑见自家闺女那般模样,苏练缇想阻止她都开不了口,只觉心里疼得难受,明白孩子自小得不到亲爹疼爱,是有些移情了。

    这一夜,她将孩子哄睡,下了马车重新回到火堆边。

    他的人布在外围轮流守夜,火堆旁仅余他盘腿独坐,垂首的沉静姿态宛如坐禅入定。

    跳动的火光点点映照他身前,流金色暖,那张狰狞残颜在当下亦都柔和了几分。

    曾有一瞬,她顿住脚步,不确定该不该再次踏前,他却已然有所察觉,侧颜朝她望来。

    于是她走近,在他旁边敛裙坐下,捺住腼腆鼓勇问——

    “侯爷的劲装襟口有好些地方脱了线,若侯爷不弃嫌,可否容妾身近前补上几针?”老实说,他深衣襟口还是被她扯裂的,那时她抱着孩子往底下坠,哪管得了那么多,自然是有什么揪什么,揪得他的衣襟都绷线了。

    她不知道的是,眼前男子对于她所谓的“近前”一说,内心暗暗怔愣。

    宋观尘本以为她会随孩子睡下,未想她去而复返,手中还多了一只小包。

    他本能点了点头,下一刻就见她扬唇浅笑,从小包中取出针线倾靠过来。

    她与他维持半臂之距,她的两手甚至没怎么碰触到他的身躯,只见那葱白十指灵巧如幻,来来回回在他胸前穿针引线。

    说是补上几针,实是补了上百针,针法堪称神技,既快又齐整,补得他的襟口宛然若新,瞧不出丁点曾被破坏过的痕迹。

    不出半刻,她断线收针,挺直了背脊,两只纤手在那被完美修补好的前襟轻轻地抚过又抚,他听到她愉悦且满足道——

    “好看,这样才齐整。”

    她抬起螓首,落入他瞳底的是一张极其婉约温柔的面容。

    然后她像也觉察到抚摸之举太过孟浪,一双柔荑连忙撤回。

    宋观尘垂目瞥了襟领一眼,目光重新落回她脸上。“多谢。”

    该道谢的人是她才是。苏练缇摇摇头,起身盈盈而立,朝他深深一福。“明日一别,各自天涯,妾身盼侯爷凡事能遇难呈祥、化险为夷,得一生顺遂。”

    他知道她瞧出来了,进到北陵是密谋着某件大事,她不问不探究,仅祝他吉祥平安。

    他亦知道,若要保消息不走漏,死人绝对比活人来得保险,杀了她母女俩才是正理。

    他却也知道,他不想对她和那女娃儿下毒手。

    随手往火堆里投进干木枝,火舌蓦地窜燃,火光在黝黑瞳底烁动。

    “明日一别,就盼……后会无期吧。”他语调幽沉,嘴角淡淡。

    与宁安侯宋观尘的邂逅,实是应了“缘若潮水,潮来缘至,潮去缘止”之言。

    苏练缇思忖,她应该很快就能将这段短暂相处的记忆搁置脑后,嗯……应该说,她本以为她可以,事实却不太容易。

    一是当宋观尘一行人护她母女俩进到北陵城镇,与她们分道扬镳之后,她竟才发现萱姐儿腰侧上系着一只鼓鼓小袋,打开一看,里头全是金叶子!

    欸,她用不着问也知道是谁系上去的。

    这下子欠大了,想还回去也不知他们快马加鞭往何方遁去。

    第二个令她无法轻易抛开的原因是,萱姐儿对她那位“大朋友叔叔”着实牵牵念念。

    即便之后她们去到师弟和师妹的大庄子,在那里住下,庄子里头有那么多新奇有趣的事天天在发生,女娃儿被许许多多从未见过、体验过的事物吸引,过得那样开心,然,常是在夜晚降临,她上榻哄孩子睡觉,孩子蒙蒙眬眬眨着爱困的眼睛,总时不时要问——

    “阿娘,萱姐儿今儿个吃烤肉,想起脸烧伤叔叔了……他是不是也会想起萱姐儿?”

    “萱姐儿会打水飘了呢,脸烧伤叔叔说过喔,他很会打水飘,往后见到他,萱姐儿要跟叔叔一块打水飘,看谁厉害,好不好?”

    “阿娘说,等弟弟长大,长得又高又壮,我们就可以回锦京,那、那到时候,萱姐儿也可以去寻脸烧伤叔叔玩耍对不对?阿娘说过的,叔叔的家也在锦京啊,不是吗?”

    他许是孩子的命中,头一个真诚待她的成年男子,才令孩子如此难以忘怀。

    每每被萱姐儿一问,她脑中便自然浮现宋观尘将孩子抱坐在膝上、仔细聆听孩子说话的身影神态,那样的画面令她内心涌出淡淡怅惘,既酸涩又柔软,无数意绪混作难以言喻的一团,总引得眸底微烫。

    真要说,那该是怜惜吧?

    怜惜孩子,也怜惜着……会怜惜孩子的他。

    萱姐儿是直到几年后,像是突然间有所顿悟,很可能是她家师弟、师妹对孩子不小心说出了当年她们逃离卓家的真相,令孩子明白过来,她们母女俩今生是绝不可能再踏进东黎锦京,关于宋观尘的话题才渐少被提及。

    但她晓得,萱姐儿一直留着那袋金叶子。

    宋观尘这位“脸烧伤叔叔”当年系在孩子腰间的玩意儿,她原封不动留给孩子,萱姐儿时不时就整袋子倒出来把玩,没用掉半片。

    她曾以为,那一小袋金叶子有朝一日是要变成萱姐儿的嫁妆,陪大姑娘出嫁。

    她没有想到的是—— 世事难料。

    孩子的命仅走到十五岁及笄的这一年。

    没有任何病痛,不见半分征兆,就是很寻常的一个秋阳灿烂的午后,当她发现时,孩子正静静躺在桂花树下,飘落的花瓣衬得她的嫩脸彷佛吹弹可破,一切是那样宁祥,好像轻轻一唤,就能将孩子从深眠中唤醒……

    “灵契既定,长着红胎记的孩子就是祭品,妳以为破誓不守就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吗?作梦!我告诉妳,即便带着孩子逃远了,孩子也活不久。哼!本不该存在的命,又岂能长久?”

    她记起卓大公子曾狠厉冲着她道出的话。

    但,她不信的。

    萱姐儿离世时的脸蛋是那样安静,肤透粉嫩,唇儿还似有若无般带笑,令她不由得都要跟着笑了。

    她深信自己的直觉,深信当年带着孩子出逃,她做得很对。

    逃出锦京的这十个年头,刚开始的半年,她们在师弟和师妹的大庄子住下,好好歇了口气,之后实是怕锦京卓氏又会遣人追踪过来,拖累了师弟和师妹,她遂又赶着马车带孩子再度启程。

    用了将近四年的时间,她带孩子走过不少地方,一方面是为了避祸,另一方面也想让孩子开阔眼界。

    直到一切真的风平浪静,感觉东黎那边完全没有了动静,她才又带着孩子返回北陵,在师弟和师妹的大庄子里真正安顿下来。

    在萱姐儿身上所做的所有决定,她都不曾后悔。

    她知道孩子离开东黎的这十年,过得很快活自在,只要孩子活得好,身为娘亲的她便没有遗憾,尽避只有短短十年,却是她能给孩子最好最好的东西了。

    她的萱姐儿没能长成大姑娘家,没能动心动情去体会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也许……也许是不幸中的大幸也说不定。

    人最怕就是动了情。

    情一动,欲念横生,爱恨嗔痴,如何都是苦。

    所以萱姐儿的最后是这个样子,那就这样吧,能这样……也是好的。

    对孩子,她这个阿娘已无多余念想,只求这天上地下的一切神灵大发慈悲,引领这最纯净的魂魄,一路看顾,让所有事皆能拨乱反正,取一个自在圆满。

    朴素简单的一座小小坟茔,就建在萱姐儿“睡沉了”的那棵桂花树底下。

    小小石碑上的字由苏练缇亲手所雕琢,一旁摆着从野地采来的各色小花,以往孩子就喜欢采上一大把,将五彩缤纷的花束带回来送给她。

    “这一生,妳已圆满了呀……”伫足在孩子坟前,她雪容有掩不住的憔悴,眸眶一直微红微肿,却已能将心定静。

    “阿娘不哭了,真的,真不哭了,萱姐儿乖乖去吧,一切都会好的,望妳能跟在佛祖身边,再不受苦。”

    她蹲下,徒手在墓碑边挖啊挖的,待挖出一个深深小洞,她将鼓鼓的一只小袋埋进洞里,重新将土掩实。

    她笑。“妳的宝贝金叶子,总不能落下了。”心中忽而有感。“如若可以,也看顾他一二吧……”

    话中的“他”指的是谁?

    虽未言明,但她想,与她心有灵犀且心心相印的孩子定然是明白的。

    野地秋风蓦地张扬,来回穿梭,扫得桂花尽卸了去,白色花瓣满天旋舞,美得不可思议……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三生三世小桃源最新章节 | 三生三世小桃源全文阅读 | 三生三世小桃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