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买夫条件 > 第七章

买夫条件 第七章

作者 : 宛姝
    【第四章】

    林明逸身上的酒味太重,阮月池一点都不想闻,她想也不想就要将他推开。

    可林明逸就像八爪鱼一样扒着她不放,她越推,他缠得她越紧,抱得她越紧,他似乎真的发起酒疯来了。

    “林明逸!”阮月池气喘吁吁地挣扎,试图喊醒他,“别靠过来了,我快晕过去了。”他知不知道他现在就是移动的酒缸,而她完全喝不了酒,闻一闻就受不住。

    林明逸像是没听到一样,仍旧是用力抱着她,他的手臂硬得如同石头,紧紧环抱着她柔软馥郁的小腰,嘴里还在重复问着,“你怎么还没睡,是不是在等我?”

    终于,阮月池放弃了挣扎,明明夜里凉凉的,可她背后已经冒出很多汗了,她可不想再弄得更狼狈,她用手抵住林明逸挤压过来的胸膛,有些无奈地说:“我是睡不着,就随便等等你,看你什么时候回来。”她用手指扯松了他的领带,又有些气愤地说:“想不到等来一个酒鬼。”

    闻言,林明逸低声笑起来,胸膛一震一震的。

    他动了动手臂,扯住自己西装外套的下褛,道:“那我把外套脱下来,这样你就能少闻到一些了。”

    说完,他就要脱外套,阮月池立刻制止住了他,夜里凉,他又喝了酒,怎么能随随便便把衣服脱掉,这样是很容易生病的。

    她气呼呼地说:“酒鬼脱了衣服还是酒鬼啦,不准脱。”

    “好,不脱。”林明逸很听话,说不脱就不脱,只是又傻笑起来,将脸埋到阮月池的肩窝处。

    他鼻息间的热气就这么喷在她**的皮肤上,像是飘动的羽毛,刮得她胸口都痒起来了。

    既然挣脱不了酒鬼,就只好照顾酒鬼了,阮月池认命,她用手心轻柔地托起林明逸因酒意而发热的脸,耐着性子柔声问:“要不要喝点水?”

    林明逸点点头,又摇摇头。

    阮月池皱了皱鼻子,不解地问:“你到底是想喝还是不想喝呢?”

    林明逸道:“我想喝咖啡。”

    阮月池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他,没好气地说:“你都醉成这样了,还喝咖啡,是不是还嫌自己头不够晕?”

    林明逸有喝咖啡的习惯,厨房里还有一架他专用的咖啡机,精巧程度可见一斑,林明逸还爰研究各种各样的咖啡豆,有一次还兴致勃勃地给阮月池煮过咖啡,阮月池就喝了那么一小口,差点被苦死。她一点都不喜欢喝咖啡,可为了不拂了林明逸的面子,她还是将那一杯咖啡喝完了。

    当然,她紧接着就背着林明逸从冰箱里拿了一大盒牛奶,躲回房间里直接灌得干干净净,简直就是母牛现世,不幸的是,她因此拉了一晚上的肚子。

    至此,阮月池一听到咖啡这两个字就头晕,不过林明逸喜欢喝,平日她肯定也管不着,但今晩不同,林明逸已经喝过酒了,就不再适合喝咖啡了。

    阮月池想给他温一杯牛奶。

    “喝牛奶好不好?”她提议。

    “牛奶?”林明逸迟钝了几秒才重复地问。

    阮月池点点头,她之前在书上看到过,牛奶有解酒的作用,所以酒后喝牛奶是有好处的。

    林明逸轻笑,“我已经好久没有喝过牛奶了。”

    阮月池,她怎么觉得这话里有话,是她想太多?她推了推紧抱着她的男人,道:“快松开,我去给你泡一杯。”

    听阮月池让他松开,林明逸立刻不干了,反而将手臂收得更紧,嘟嘟嚷嚷着,“要是让我松开的话,我就不要喝了。”

    阮月池难得看到他这么孩子气的样子,这哪里还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徒有不良作风传闻,却是一副镇定沉着模样的林明逸,她不禁失笑,“不松开的话,你怎么喝得上牛奶,坐这里我的手臂可伸不到厨房。”

    “我说了,那就不喝了。”林明逸很固执地说。

    阮月池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好退一步,道:“那就不喝了,我扶你回房休息。”她试图拉动他的手臂,可林明逸依旧不动如山。

    “也不要回房休息,我就要在这里,我要躺沙发。”

    阮月池怀疑他是真的在发酒疯,她深呼吸了好几次,“可我想回去睡觉,你放开我好不好。”

    “你也不许回房睡。”林明逸从她的肩窝处抬起头,张着乌漆而明亮的眼珠瞪向她。

    阮月池差点给他一拳,实在是太欠揍了。

    明明心里窝着火,可逡巡着林明逸的眼睛,却能见到毫不掩饰疲态的红血丝,她一瞬间就心软了,只好耐着性子问:“为什么不想回房睡?”

    林明逸沉默了,他的脸与眼睛都像是罩着一层雾,仿佛听不懂阮月池问题,他似乎很茫然。

    阮月池疑惑地看着他。

    良久,林明逸才静静地说:“因为做了一件不得不做的坏事,睡不着。”

    阮月池愣住了。

    林明逸的神态很严肃,语气也很平稳,他似乎清醒得很,阮月池听着迷糊了,她不禁胡思乱想,林明逸做了什么坏事呀,不会是什么犯法的事情吧,不会连累到她吧,那她可太冤了,她可不是他真正的妻子。

    阮月池被她自己杞人忧天的想法逗乐了,她问:“什么坏事呢?”

    林明逸沉静地回答,“一件做了会后悔,但是必须得去做的坏事。”阮月池在他的脸上捕捉到了一抹一闪而过的痛楚,她的心不由咯瞪了一声,气氛不知不觉严肃起来,她说:“既然不得不去做,也许并不算坏事。”

    林明逸摇摇头,“我不是一个好人,我应该是个坏人。”

    这话听着幼稚,但从林明逸嘴里说出来却带着一股深长的意味,阮月池也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你才不是个坏人,你是一个很好的人。”

    林明逸,“……是吗?”他的神情竟然有些脆弱,“哪里看出来的?”

    阮月池咬了咬唇瓣,“你真的醉了吗?”要是醉了,为何他看起来又清醒得很。

    林明逸重重地点头,“醉了。”为了配合自己说的话,他还重重地喘了—口粗气。

    既然醉了的人总喜欢狡辩自己没醉,那真正没醉的是不是也会伪装成醉态的模样。阮月池的脑袋里忽然蹦出这么一句话,可林明逸没必要装醉啊。

    “快告诉我。”林明逸锲而不舍地追问。

    阮月池只好说:“你都能答应和我假订婚了,还不算好人吗?”

    “……就这个?”林明逸蹙了蹙眉,似乎有些失望。

    阮月池眨了眨眼睛,继续道:“还有很多,你哪里都好,反正不是个坏人,这段时间就可以看出来了。”

    细心地换房子,从不刻意打扰她的私生活,她喜欢安静的时候,他会沉默,她喜欢喧闹的时候,他又会陪她讲讲话。两个人其实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却已经养成了默契。

    阮月池自认是有些迟钝的人,有时候做事也并不细心,可她能感觉到林明逸的温柔与细心,单从平日里的点滴,就能感受到他绝对是个好人。

    真的哪里都好,阮月池在心底默默地重复。

    “哪里都好?”林明逸深深地看着她。

    阮月池受不了他这副深沉的样子,她凑近他的耳朵,故意提高了声音,

    “对啦,哪里都好,你是个好人,好了吗?可以去睡觉了吗,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忽然被一股猛力压倒在沙发上,

    林明逸睁开漆黑的眼眸,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他的样子十分平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买夫条件最新章节 | 买夫条件全文阅读 | 买夫条件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