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买夫条件 > 第四章

买夫条件 第四章

作者 : 宛姝
    阮月池已经无言了,她只是有些心疼钱罢了,何必付全款呢,现在贷款有很多好处的,而且她上完学之后,就不住这里了,何必直接买下来,有这么多钱拿去投资不好吗?

    他们虽然是假订婚,可名义上还是夫妻呢,林明逸居然这么专断独行,也不和她商量一下。

    阮月池越想越觉得生气,等旁人都走光之后,依然査拉着一张脸,不给林明逸好脸色看。

    林明逸早就注意到她一张气鼓鼓的小脸,随便猜一猜,他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高兴吗?不喜欢这里?”

    阮月池坐在早就摆在客厅里沙发上,这可是豪华精装修房,沙发自然都是精心挑选的,讲究的就是用户体验,她一坐下来,就舒服得不行,只差在这沙发上睡一觉。

    “为什么都不问问我的意见。”舒服归舒服,她的语气可是不太好。

    林明逸微微一笑,他也坐下来,坐到她的身侧,有条不紊地解释,“速战速决不好吗?只是找个你上学时方便休息的地方,等你上完之后,我们就搬回去,况且我要是和你说太多,大概这房子是买不下来的。”他大概,要是和阮月池商量的话,这房子得到明年春天才能买下来。

    阮月池听出林明逸言语间的讽刺意味,她气得更厉害了,“你什么意思啊,是嫌我啰嗦吗?”

    臭男人!先前夸过他体贴的话统统收回,一顿早餐而已,她已经全部忘记了!

    林明逸哑然失笑,他自然地将她的身子掰过来,又十分自然地牵起她的小手,语气软了很多,“我哪里敢,我就是想让你尽快搬到这里,这样就不用每天花这么多时间在上学的路上了。”

    阮月池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于是便忘记将自己的手抽回来,连带着她自己心里燃烧的小火苗也熄灭了,她的神态缓和了,口吻也变得软糯,只是嘟嚷了一句,“好心疼钱,很贵的。”

    虽然在外人看来她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不知人间疾苦的千金大小姐,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她早就经济独立了,她知道赚钱有多辛苦,所以她才会这么心疼钱。

    她忍住抽搐的心脏,突然问了一句,“你的年薪是多少?”这绝对是阮月池心血来潮时才会问出口的,要是在平时理智的情况下,她才不会这么窥探别人的隐私,他们是假夫妻又不是真夫妻。

    不过话已经问出口,就收不回来了,林明逸似乎也并不在意,他挑了挑眉,动了动嘴唇,说了一个数字。

    他说得很轻,可阮月池清晰地听见了,在那一瞬,她感到自己左边的心脏又剧烈地跳动了一下,她的嘴角也禁不住微微抽搐,是顷刻间的释然也罢,是一刹那的嫉妒也罢,各种各样的情绪如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向阮月池涌来。

    她只想泪汪汪地仰天长叹几声,有钱人,有钱人,随便花,随便花,上天既然给了她挥金如土的机会,她就要牢牢把握住!

    总而言之,房子就这么定下来了,林明逸与阮月池十分有默契地对这件事情对家里的长辈持保密态度,再然后,叫了搬家公司,一个上午就把行李从原先的房子里搬了出来。

    对于先前那个窝,阮月池才勉强睡熟,如今又到一个新窝来,也不知又要花多久时间才能适应。赶在太阳落山前将行李整理好后,阮月池总算有空能够仔仔细细打量这华丽而明亮的住处,楼层不高不矮,一大开窗户就是大马路,马路边种着洋紫荆,黄昏里微风十分慵懒,拂面而来,熏得阮月池的脸红彤彤。

    屋里摆着的家具都很高级与鲜亮,阮月池不由自主地用手指往茶几上刮了刮,没有一点点灰。她又拨弄了一下茶几上的茶具,像是紫砂壶,也不是很确定,倒是和她爸那个有点像,看上去就很贵。

    说实话,阮月池虽然出身富贵,但阮家人本质上都蛮朴实的,阮父阮母把手起家,从前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苦日子,有钱之后也没有养成挥霍的习惯。就连他们现在住的地方还是当年赚到第一桶金时买的,地段不算名贵,房子自然也不金贵,比起其他富豪,阮家人实在算够低调了。

    阮月池看着这房间的摆设可比她家的好不少,当然,她当初的那个婚房其实也不差,可毕竟是长辈们买的,所以有些东西都不太讲究,哪比得上这里啊。

    只是,她就是看着不太习惯,至于哪里不太习惯,她又说不上来。

    转了一圈后,阮月池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床大得不可思议,能够躺下四个她。这里其实是主卧,所以特别宽敞,她原先和林明逸讲她睡侧卧就可以,但林明逸坚持自己睡侧卧,理由是他是男的,东西不太多,不需要这么宽敞的房间。

    阮月池很无言,她看了看她化妆台上的化妆品还有衣柜里的衣服,忍不住肮诽她的东西也不算多呀,她懒得和林明逸解释,爰睡不睡吧。

    想了一会,阮月池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疼的胳膊,整理也是一件累人的活,现在松懈下来,只感到困得不行,她仰面瘫倒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过了一会,才软绵绵地翻了个身,跃入眼帘的是灰色的床单,摸上去很光滑,躺在上面就和躺在丝绸上面一样,就是颜色她不太喜欢。

    正想着,林明逸不知何时来到了房间门口,他抬手轻轻敲了几下门。

    阮月池立刻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她纳闷地看着林明逸。

    林明逸笑道:“带你去吃饭,不饿吗?”

    哦,阮月池总算想起吃饭这件事了,难怪她觉得自己有气无力,特别特别累,原来是饿了。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朝林明逸尴尬地笑了笑,轻巧地跳下床,跟着他去吃饭了。

    一出门就可以发现附近的餐厅真的非常多,她第一天来这里看房子就注意到了,她怀疑是因为附近的居民都懒得做饭,所以这里才这么多餐厅。

    阮月池把这个想法随口告诉林明逸,林明逸哭笑不得,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傻子,阮月池有些不高兴了,忍不住朝他狠狠瞪圆了一双杏眸,她觉得林明逸真的很欠揍。

    填饱肚子后,林明逸提议去附近的百货公司逛一圈,阮月池问他是不是想买什么东西,林明逸说自己没有,他是带她去买。阮月池糊涂了,她又没什么购物欲望,她现在只想睡觉,懒得逛街。

    本想拒绝,但脑袋里忽然间又蹦出什么,阮月池冷不丁地问:“百货公司可以买到床单被套吗?”

    林明逸显然被这么问题给问住了,他愣了下,“什么?”

    阮月池嘟了嘟嘴,“我想换个床单,现在的这个不太喜欢。”

    林明逸笑了,“这样,我也不知道那里有没有,好像……”他挑了挑眉,大概是真的在思考,“好像有吧,去了就知道。”其实他根本没印象,他很少逛街,自然就很少去百货公司,更不可能知道哪里有卖床单被套。

    阮月池的眼珠转了转,她有些怀疑地看着林明逸,去还是不去呢,她现在吃饱了饭就犯困,可不想白跑一趟,可要是不去呢,这床单就肯定买不成,她还得另外找时间出来,那岂不是更麻烦。

    想了想,她还是准备去。

    两人沿着大马路一路逛过去,中途经过了一家超级大的超市,门口的广场聚集了很多人,一眼望过去,能看到很多小孩。

    阮月池能听到他们发出来的纷纷乱乱的笑闹声,还能听到一个小孩喊得特别大声,他咂:“妈妈,我明天要吃糖醋排骨!”她不由自主地停住脚步,忽然想起来厨房里还是空荡荡的,什么米啊,油啊,盐啊,都没有买,厨房里那台又高又大的冰箱还是冷冷清清的。

    他们总不能一直在外面吃饭吧,总得自己做。

    想到这里,阮月池又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和林明逸在家里吃过一顿饭,早餐不算,奇怪的是他们居然从来没有一起吃过中饭和晚饭。

    林明逸因为上班的缘故,中饭一般在公司解决,晚上会有加班的习惯,而她则过着非常规律的学生生活,所以两人晚上也很少碰面,可就算再难碰面,也不至于没一起吃过一顿晩饭吧。

    可事实上是,他们确实没有,到了两人都有空的周末,就会像今天这样—起去外面吃饭。

    阮月池感到不可思议,她虽然厨艺不怎么样,往热锅里倒个油都恨不得带个防护头盔,可她也是会做饭的。她认为,她应该请她的同居人尝尝她的手艺,两人也算共患难一场,算是朋友了,不必每天出去大张旗鼓地觅食,实在浪费时间,窝在房间里随便解决一下也是可以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买夫条件最新章节 | 买夫条件全文阅读 | 买夫条件全集阅读